第51章 风月

顾昀的话音一落地,便感觉长庚那脉搏又快了几分,简直已经不能算脉象了,被他捏在掌中的手腕滚烫,脉门下面好似藏了一座火山,稍一震荡便歇斯底里地喷薄而出,要将长庚周身经脉震个寸断。

顾昀完全没料到自己都已经这样委婉了,长庚居然还有这么大反应,又担心他有什么不妥,一伸手轻轻抵住长庚的胸口:“凝神,别胡思乱想!”

长庚一把将他的手拽了下来,狠狠地扣在手心里,骨节“嘎啦”一声响,顾昀眼皮一跳。

长庚面如金纸,双瞳似血,眼前闪过无穷幻影,耳畔如有千军万马鸣铁敲钟,妖魔鬼影幢幢,魍魉横行而过,一根乌尔骨饮着他的心血轰然涨大,枝杈森然处荆棘遍布,撕心裂肺地如鲠在喉——

而那乌尔骨的尽头,有一个顾昀。

……犹在千山万水之外。

顾昀一时心惊胆战,嘴唇微动,却不知道该怎样接下去了。

就在这时,长庚双手紧握着顾昀那只手,捧起到自己胸口处,似乎发出了一声含混的呜咽声,他闭上眼,颤抖着将自己的嘴唇烙在顾昀冰冷冻裂的手背上。

顾昀虽然早有些惴惴不安的揣测,但事先没预想到这一幕,长庚灼热的呼吸顺着他的袖口钻了上去,他头皮炸了起来,一句“你疯了吗”便要脱口而出。

长庚却突然推开他,往后退开半尺,整个人蜷缩起来,低头呕出了一口紫得发黑的血来。

顾昀:“……”

这一切快如电光石火,顾昀惊怒未起,惊慌已至,目瞪口呆之余被自己卡在喉咙里的话噎得嗓子眼生疼,呆在了原地。

长庚脸上带了一点近乎灰败的惨淡,这一口淤血吐出来,他心里清明了不少,神智也渐渐回笼,一偏头避开顾昀要来扶他的手,低声道:“冒犯义父了,要打要骂……咳,都悉听尊便。”

顾昀倒抽一口凉气,心里错综复杂的诸多滋味凑成了一篇堪比“沈将军季平之语录”的长篇大论,愣是一个字都没敢往外吐,把他憋闷坏了,心道:“我还没有兴师问罪,他倒先吐血了,我他娘的还敢开口吗?”

他一弯腰将长庚抱起来,安置在宽敞的马车小榻上,收敛起满腔的心乱如麻,低声喝道:“闭嘴,先调息你的内伤。”

长庚顺从地闭上眼,不吭声了。

顾昀在旁边守了他一会,翻遍了马车,也没翻出一滴酒来,只好将小炉架上的驱寒汤药端下来喝了,被里面一点生姜味冲得脑仁疼。

他以前只是觉得长庚或许有一点迷惑,可能就是被他那天酒后做的混账事影响,产生了一点不那么合适的念头,本想着这孩子慧极,稍微点一点他就能明白,谁知道只是轻轻戳了戳,还没开始点,长庚自己居然先漏了!

怎么会这样?

顾昀郁闷地看了闭目调息的长庚一眼,顶着一脑门半懂不懂的雾水,坐在旁边专心致志地发起愁来。

古人讲“修身齐家安天下”,顾昀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从身就没修好,乃至于家与国全都一团乱麻,好不焦头烂额,闹心得要死。

从皇宫到安定侯府,统共没有几步路,马车就算是乌龟拉的,也不过一时片刻就到了。

顾昀刚一下车,迎面便飞来一只木鸟,不偏不倚地落到了他肩膀上,栩栩如生地歪着头跟他大眼瞪小眼。

忽然,顾昀身后伸出一只手,长庚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悄无声息地下了车,将那鸟捉走了。

他脸色依然难看,却已经恢复了平日里的宁静。

长庚手握着木鸟,没急着打开看是谁的信,只是趁老管家收拾马车的时候,走到顾昀身边,低声说道:“义父要是心里觉得别扭,我可以搬出去,不会在你面前碍眼,以后也绝不再逾矩。”

那双眼睛里血光褪尽,长庚的神色略显清冷,眉目低垂,显出一种心如死灰般的周到。

顾昀木然站了一会,实在没有无计可施,一言不发地转身走了。

葛晨和曹春花是一大早起来才知道头天夜里出事了,早已经等在门口,这会连忙迎上来,却见顾昀招呼也没打,沉着脸色与他们错身而过。

长庚目送着他的背影,脸上神色晦暗不明,将一点苦涩深深地藏在瞳孔中,他嘴角似乎还有血迹,脸色竟比跪了一宿的顾昀还憔悴些。

葛晨:“大哥,到底怎么了?”

长庚只是摇头,等顾昀的背影再也看不见了,他才收回视线,伸手拨开木鸟小腹,从中间取出了一张纸条。

只见那纸条上写道:“元年伊始,顾大帅押送北蛮世子出关,大病一场,族中二哥专程从太原府赶去,一月方归。”

落款一个“陈”字。

木鸟不知飞了多久,两翅都已经有微微的磨损痕迹。

陈轻絮的话说得没头没尾,换一个人可能都看不明白,长庚为谨慎起见,还是敲了敲木鸟的后脑勺。

那鸟张开铁喙,喷出了一簇小火星,转眼便将纸条焚毁了。

曹春花小心翼翼地问道:“大哥,我看最近木鸟频繁出入侯府,是你在查什么事吗?”

“查一桩旧案。”长庚道,“我一直觉得他到了西北之后性情虽然没变,但对很多事的看法似乎变了很多,本以为是楼兰古丝路上潜移默化的结果,看来并不是。”

葛晨和曹春花面面相觑。

长庚短暂地从方才的怅然若失中恢复过来,几不可闻地低声道:“自北疆出关的路上,到底发生过什么事?”

是什么让这个天塌下来当被子卷的安定侯在行军路上险些一病不起,甚至惊动了太原府陈家?是他在关外遇见了什么……还是知道了什么事?

长庚忽然道:“小曹,阿晨,你们俩能替我跑趟腿吗?”

曹春花低调出府后,长庚就过起了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日子。

顾昀辗转反侧良久,本想找个日子和长庚好好聊聊,却愕然发现根本找不着人了!长庚根本躲着不见他。

他整日里没事好做,闲得胡思乱想,便干脆连药也不吃了,听不见看不清倒也落个清静。

而与此同时,朝堂上又不消停起来。

先是隆安皇帝要重启“融金令”一事,刚刚宣布,便立刻遭到了工户两部的联合上书,连被隆安皇帝清洗成自家小棉袄的兵部里都出现了不一致的声音。

李丰王八吃秤砣,铁了心了一意孤行,很快做出回击。

二月二,先是户部侍郎被御史台参了一本“收受他国贿赂以谋私利”,随后彻查过程中又翻出了各地官员吃拿回扣等一系列的烂事,很快演变成了隆安年间最大的一起贪污舞弊案。

工部尚书跟国舅爷有点像,虽有一颗为国为民的心,但是没有为国为民的胆,见烟就卷,一见皇帝态度,马上识趣地缄口不言,闷头盖房去了,再不敢逆着真龙逆鳞提融金令的事。

二月初十,顾昀被软禁在侯府已有小半个月,一个玄鹰悄然飞到京郊北大营外,换下玄鹰甲,连夜便装入京,神不知鬼不觉地来进了侯府。

顾昀也终于有机会见了避他如蛇蝎的长庚一面。

长庚将药汤端到顾昀面前,两人之间静谧到了尴尬的地步:“有个玄鹰来了。”

顾昀点点头,把药端起来喝了,长庚已经准备好了银针,见他放下药碗,便将针平摊到顾昀面前,用眼神示意:“行吗?”

他这样疏远客气,反倒让顾昀更加无所适从。

长庚再没有放肆的让顾昀躺在他腿上,他就像个陌生的大夫那样,凡事只是打手势,或是虚扶,甚至不肯碰到顾昀。

顾昀合上眼睛闭目养神,随着药效开始起作用,他听力渐渐恢复,周遭便“吵”了起来——屋外下人扫雪时低声说话的动静,侯府家将护卫们甲胄与兵器摩擦的动静……乃至于长庚行动间衣衫拂动的窸窣声,全都一股脑地扎进顾昀的耳朵,他聋了十多天,十分不适应。

顾昀忍住烦躁,抓住机会问道:“长庚,跟我说说为什么行不行?”

长庚当然知道他问的是什么,一时没有吭声。

顾昀:“是不是因为……那天我喝多了酒,对你做了什么……呃……”

长庚手一颤,将要落下的针在空中停顿了片刻。

他一直沉默,顾昀心里真是别提多难受了——从李丰那受再多的气,他问心无愧,自可以俯仰天地直面良心,可是长庚这里,顾昀虽然摸不着头脑,但总觉得一个巴掌拍不响。

要是他自己没有什么不太妥当的行为,长庚怎么至于……

“不是。”长庚忽然平静地回道,“那天其实是我先对义父不敬的。”

顾昀:“……”

“没有原因,”长庚轻轻按住他的头,不让他乱动,口吻异常稀松平常地说道,“这种事能有什么原因?要说起来,大概也是我从小爹不疼娘不爱,除了义父没有人疼过我,长此以往便生出了些许非分之想吧。你一直没注意过,我也本不想跟任何人提起,只不过那天心情一时激愤,不小心露了形迹。”

顾昀只觉从天上掉下来一块脑袋大的石头,“咣当”一下砸在自己胸口上了,砸得他半天喘不上气来——本以为是真气一时走岔,谁知道居然是陈年痼疾!

“义父也不用放在心上,权当没这事就好。”长庚漠然道。

他手中落针纹丝不乱,若不是先前自己亲口承认,顾昀大概还要以为自己为老不尊、自作多情了。

但这怎么能当没发生过?

顾昀快疯了,一股未老先衰的感觉油然而生,头一次发现“西北一枝花”不再青春年少了——他开始不明白年轻人心里都是怎么想的了!

“这两天皇上叫我入朝听证了,”长庚忽然生硬地转开话题,问道,“我听他们整天再吵,吵出了一场贪污舞弊的大案,大概也明白皇上的想法了,义父打算怎么办?”

顾昀一脸面瘫地看着他,没心情跟他讨论朝政。

长庚微微叹了口气,伸手将顾昀的琉璃镜摘下来放在一边,借着这动作隔绝了顾昀的视线,一脸“我什么都不会跟你说”决绝神色。

“我什么都愿意为你做,倘若你看见我烦,我可以不让你看见,倘若你只想要个孝顺懂事的义子,我也保证不再越过这条线。”长庚说道,“义父,此事我已经无地自容——你就不要再追问我心里想的是什么了,好吗?”

顾昀整个人就是一张大写的“不好”。

长庚开始将他身上的银针往下卸,平静地问道:“那你希望我怎么样呢?”

不等顾昀开口,他又兀自接道:“也都可以。”

倘若长庚真的以下犯上纠缠他,顾昀大概早就叫上侯府三百家将,将他收拾到已经建好的雁北王府去了。

快刀斩乱麻,狠下心来冷他个一年半载,什么事都没了。

可长庚偏偏给他来了一个“你就是把我发配到天涯海角,我也甘之如饴”的对策。

顾昀头疼得厉害,感觉自己这是狗咬王八壳——无处下口。

憋了好半晌,顾昀问道:“你伤好了吗?”

长庚点点头,惜字如金地“嗯”了一声。

顾昀:“怎么弄的?”

长庚坦然道:“经年痴心妄想,一时走火入魔。”

顾昀:“……”

更闹心了。

长庚说话间收拾好银针,转到屋角,取出一点安神散点了,神色淡淡地问道:“我去叫那位玄鹰兄弟进来吗?”

“殿下,”顾昀忽然郑重其事地叫住他,“你是天潢贵胄,金枝玉叶,日后或能贵不可言,他人皆待你如珠似玉,臣也希望殿下无论何时何地都能珍重自己,不要妄自菲薄,也不要自轻自贱。”

长庚大半张脸埋在阴影里,八风不动地接道:“嗯,侯爷放心。”

顾昀:“……”

长庚站了一会,仿佛在等着听他还有什么吩咐,等了一会见顾昀哑口无言,便悄无声息地转身走了。

顾昀用力往后一靠,长出了一口气。

他宁可长庚像少年时那样,不由分说地跟他大吵一架,因为他发现,这个混蛋一旦无欲无求起来,几乎是立于不败之地的。

焦头烂额的顾昀在屋里溜达了几圈,决定再也不没事妄想软香温玉、红袖添香什么的了,太够受了。

这时,久候的玄鹰敲门进来了。

那玄鹰大概是一路赶着飞过来的,虽然已经简单梳洗过,却依然是一脸憔悴,胡茬都没来得及刮。

“大帅。”玄鹰拜倒在地。

“虚礼少行,”顾昀强打精神道,“怎么回事,何荣辉让你来的吗?”

玄鹰:“是!”

顾昀:“信件拿来我看。”

他手腕一抖展开了玄鹰带来的信札,飞快地从头扫过,玄鹰总都尉何荣辉的字难看得要命,话却说得简明扼要——

月底,西域小国且末与龟兹因边贸生了龃龉,因西域诸国之间的事务向来都是由其自行调节的,大梁官军不便介入,刚开始并没有过多关注。

楼兰国与这两国刚好呈三足而立,楼兰国君便派其亲弟为使,斡旋其中,不料使团在龟兹国边境遭劫,全军覆没。

刚开始以为是沙匪,结果楼兰国君派人彻查后,在遗迹里发现了龟兹国君禁卫的剑徽,马上向龟兹国质问,龟兹国上下拒不承认,反而声称楼兰偏袒且末,将使者羞辱一番。楼兰遣王子殿下为先行,带三千轻骑前往龟兹讨说法,龟兹国刚开始闭门不肯应,而后忽然城门大开,内里竟有数百‘沙虎’。”

所谓“沙虎”,是一种沙漠中行走的战车,极重,也极耗紫流金,工艺异常复杂。

顾昀十年前在西域平叛的时候就遭遇过,当时对方只有三辆大沙虎,险些困住他半个营尚未成熟的玄骑,但据他所知,那三两沙虎已经是西域诸国凑在一起凑出来的全部家当了。

顾昀蓦地起身,眉头皱得死紧,手指无意识地捏着手中珠串——此事与西南叛乱何其相像,他压低声音问道:“是真沙虎,不是空壳子?”

玄鹰口齿异常伶俐,飞快地回道:“大帅,是真沙虎,不到一盏茶的时间便将楼兰轻骑打得溃不成军,小王子险些战死,被手下士兵拼死救出。当天,楼兰便派人往我军驻地求救,但是火漆尚未拆封,古丝路上万国驻地已经纷纷得到消息,各自风声鹤唳。西域其他国、天竺、洋人,全在各自的驻地里集结兵力,西北都护所孟大人亲至营中,令我等静候‘击鼓令’。”

顾昀狠狠地一拍桌子:“荒谬。”

玄鹰以为他指的是击鼓令,便接道:“咱们玄鹰的何将军也是这么说的,玄铁营本就不归击鼓令节制,可那孟都护却说,大帅正被皇上禁足,责令闭门反省,令我三部等候圣旨——”

分享到:
赞(45)

评论16

  • 您的称呼
  1. 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个顾昀

    沈韵2018/10/13 21:05:42回复
  2. 真的觉得这样的长庚很让人心疼,不过为什么这么帅啊啊啊啊

    妄想顾昀做攻2018/11/26 22:13:31回复
  3. 心疼一下长庚

    隔壁魔道爬墙来的2018/12/08 09:44:35回复
  4. “夺舍”难道P大也是道友吗

    匿名2018/12/18 21:17:55回复
    • 魔道在杀破狼后啊小可爱 杀破狼是20150123 魔道是2015十月份……虽然我也看魔道但能别这样吗?……

      匿名2018/12/22 22:11:43回复
      • 而且夺舍这词貌似也不是什么原创吧……

        沈葭白2019/02/20 12:09:43回复
  5. 别ky别ky,夺舍一说中国封建社会那会就有了,还有个相似的叫借尸还魂

    匿名2019/01/07 18:06:40回复
    • 剧情如此跌宕起伏大家能不能不要老纠结其他问题……我都快被这狗皇帝气死了→_→

      陈栎媱2019/01/26 23:00:39回复
      • 他早晚会被自己气死的……•﹏•

        沈葭白2019/02/20 12:10:30回复
  6. 这皇帝啊woc

    顾长卿2019/01/29 01:18:55回复
  7. 我也快被这狗皇帝气死了……

    哈哈哈2019/02/09 17:22:34回复
  8. 我要是说看不懂对得起让我免考的老师吗。。。。P大的智商是真的高

    敢动阿洋劳资把你碎尸万段2019/02/19 11:12:49回复
  9. 抱住甜心。( 。ớ ₃ờ)ھ

    顾昀这辈子都不可能攻的2019/02/19 17:16:31回复
  10. 为什么觉得这沙虎很像坦克的样子。。。。

    面面家阿姨2019/02/19 23:53:49回复
    • 我也这么觉得

      都喜欢2019/03/29 12:38:06回复
  11. 经年痴心妄想,一时走火入魔。这话太经典了

    我的名字此处省略2019/04/22 15:20:28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