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顶撞

顾昀匆忙披衣而起,一出里屋,却惊讶地发现长庚在外间,居然没睡,似乎也是刚刚披上外衣,手边亮着一盏豆大的袖珍汽灯,膝头上还有一本看了一半的书。

外间通常是夜里服侍的下人们住的地方,顾昀简单惯了,不留人守夜,只有老管家前半夜的时候偶尔过来,给屋里的地火添点炭。

“长庚?”顾昀愕然道,“你怎么在这?我以为是王伯……”

长庚:“我等你睡着再走。”

“你堂堂上了玉碟的郡王,”顾昀皱紧眉,意有所指道,“委屈在下人待的地方成何体统?”

“虚名而已,还不如给义父当下人自在,”长庚淡淡地说道,起来将暖炉上烘着的小壶拿下来,倒了一碗药茶递给顾昀,“进宫吗?你要是不肯穿裘,起码先喝点热的垫一垫吧。”

顾昀:“……”

他心里怪堵得慌的,娶个老婆大概都不会比长庚周到了,这念头刚一起,他就在心里给了自己一巴掌,心道:“混账,走火入魔了吗?”

顾昀将那杯药茶接过来一饮而尽,还杯子的时候两人的手指不小心碰到了一起,长庚好像被针扎了一样,飞快地一缩,随即又若无其事似的转身将小壶放回原位。

顾昀看着他的背影,眼神微微一黯,心想:“不能再这么下去了,等从宫里回来,无论如何我也得跟他好好说一说。”

外面宫人在催,顾昀不好再耽搁,只得匆匆去了。

正月里霜寒露重,顾昀本就有些昏沉的头被冷风一吹,针扎似的清醒过来。

领路的内侍头也不敢抬,走在宫墙下,两侧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的排满了麒麟弩,都是整整齐齐的兽头,面目狰狞,獠牙中幽幽地冒着白汽,脖颈里的齿轮缓缓地转动,发出嘶吼一般的摩擦声,让这满目朱墙琉璃瓦越发森严得无法逼视。

巨大的宫灯飘在半空,朦胧地罩着一层氤氲气,没看出仙气,反倒是阴恻恻的,似有鬼气。

隆安皇帝的贴身内侍祝小脚引着几个人从西暖阁里走出来,刚好与顾昀走了个对头,那是几个西洋人,为首一个满头白发,清癯高挑,五官像极了猎鹰,有逼人的眼睛,高挺而回勾的鼻子,几乎看不见嘴唇,只有刀痕一般的窄缝。

祝小脚忙上前一步,冲顾昀施礼道:“侯爷——这几位是西边的教皇大人派来的使者。”

白发男子细细地打量着顾昀,开口问道:“这位难道就是安定侯阁下吗?”

顾昀的睫毛上落了一层小雪,整个人身上裹着一层寒意,冷淡地拱了拱手。

白发男子倒是十分郑重地将手放在胸前,冲他欠身道:“没想到安定侯是这样年轻英俊的男子,幸会。”

顾昀:“过誉。”

两拨人错身而过,等洋人走远了,顾昀才看了祝小脚一眼。

祝小脚冲他眨眨眼:“几个洋毛子方才不知道和陛下谈了什么,陛下这会兴致高得很,连声说让他们去请侯爷来,侯爷放心,不是坏事。”

这老太监骂名遍天下,是个名副其实的弄臣马屁精,不过和顾昀关系还可以,也算是看着顾昀长大的,有一次他不知怎么的触怒了先帝,正好顾昀碰见,顺便在先帝那说了几句好话,算是保了他一条小命。

祝小脚虽然人品恶劣,但居然意外地知恩图报,一直记着这点恩义,头几天救张奉函的事,也对亏了他在其中帮着牵了条线。

然而他这么一说,顾昀反而不敢放心了。

皇上要是不太高兴,他心里大概还有点底——多半是有人参他从黑市上私自买过紫流金。

参就参了,反正顾昀已经叫人处理干净了,无凭无据,最多打一场嘴仗……可皇上“兴致高得很”又是怎么回事?

顾昀的眼皮跳得更厉害了。

他进去的时候,李丰正低头看一封奏章,灯下的隆安皇帝确实不怎么器宇轩昂,比刚闹完头疼的顾昀还憔悴几分,不等他见礼,李丰便摆摆手,和颜悦色地道:“这里又没有别人,皇叔不用和我多礼。”

李丰又转向祝小脚道:“去问问后晌的参汤还有没有,给皇叔端一碗暖暖手。”

“无事献殷勤,”顾昀心里暗叹,“非奸即盗啊。”

李丰不知道他心里是怎么编排自己的,神色颇为轻快地问道:“我记得皇叔上回说过,叛贼傅志诚所得的紫流金有一部分是来自于南洋?”

顾昀:“是,恕臣无能,没能查明这批紫流金的来源。”

李凤丝毫不以为忤:“不妨,那些叛贼都奸猾得很,皇叔人生地不熟,仓促间能大破贼人密道,将其一举擒获,已经是大功一件了,若你都自称无能,朕的满朝文武还不得一股脑地全扔出去吗?”

顾昀摸不清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忙道不敢。

“大梁境内的紫流金黑市实在太猖獗了,”李丰话音一转,很快说到了正题,“朕这一阵子正在派人私访彻查,发现很大一部分货源竟然都来自国境外。”

顾昀一听就明白,境内那些从官油中往外漏货的大概已经通过各种渠道得到消息,相继望风不动了,江充他们查到的都是些挖私矿的小鱼小虾,便没接话。

李丰:“皇叔常在边疆走动,比我们这些整日在京城中坐井观天的人见识多,可知道这些挖私矿的一般都在什么地方出没?”

顾昀:“回皇上,一般都在北蛮人的草原上。”

“不错,”李丰笑了起来,“只是没说全啊——皇叔快来看看这个。”

顾昀犹疑地接过李丰甩给他的密奏,一目十行地扫过去,脑子里顿时“嗡”的一声。

只见那密奏详细列出了几条挖私矿倒卖紫流金的线路,大部分顾昀心里都有数,只除了最后一条——那里豁然写着“楼兰国”。

怎么会有楼兰?

顾昀在古丝路入口处的玄铁营就驻扎在楼兰国旁边,从未听说过那帮就知道喝酒唱歌的二百五家里有紫流金……

这密奏是哪里来的?

上奏的密使有什么目的?

李丰:“怎么?”

顾昀心里一瞬间转过了无数个念头,冷汗都快出来了:“皇上,玄铁营与楼兰国比邻而居多年,从不知楼兰国内有紫流金矿,恕臣失礼,敢问这折子是何人所奏?有何依据?”

“唉,皇叔怎么还多心起来了,”李丰笑道,“朕又没有说你和挖私矿的宵小有联系,不过此事你不知道也不奇怪。”

顾昀深吸一口气,勉强按捺住,做出洗耳恭听的姿态。

李丰:“此时说来话长,去年九月皇叔就带人前往南疆了,你不在的时候,楼兰国向留守的玄铁营将士求援,要围剿一伙沙匪,当时参将邱文山派兵前往,后来大获全胜,捕杀沙匪百十来人,还救出一伙被沙匪扣住的天竺客商。因为这伙客商手里有我大梁的通关文牒,邱将军便按制将他们护送到西口驿站——不料驿站却发现这伙商人的文牒是假的。”

李丰心情好得不得了,说到这里,故意停了一下,仿佛要刻意吊人胃口似的,不料一回头,却只见顾昀神色莫名凝重地听着,没有一点要追问的意思,皇帝也不由得有些气闷。

他便只好没滋没味地接着说道:“按律,伪造通关文牒者应转交都护所调查处置,西北都护一查才知道,原来这些天竺人竟不是商队,是一伙紫流金黑市上的‘金斗子’!”

“金斗子”就是走私紫流金的亡命徒。

“也是恰好,朕的密使刚到西域,脚还没落定,便被这一伙‘金斗子’撞在了手里。据这伙贼人招供,他们本来在北大关外的私矿里活动,是最近刚得到了一张‘藏宝图’,标记了楼兰国地下有大量的紫流金矿,方才来碰运气。你说这件事奇不奇,朕居然比楼兰人自己都先弄清楚了他们地下有什么。”

顾昀蓦地想起四年前抓住的那伙沙匪,汗毛都竖起来了。

那一批沙匪早已经被他和沈易秘密灭口,之后顾昀不止一次派人暗访楼兰国,既没有找到所谓的“紫流金矿”,也没再碰到过类似的事。

不料几年过去,就在此事渐渐被他抛到脑后的时候,竟以这种形势被翻了出来!

而且……为什么下令出兵的人是邱文山?

邱文山是玄铁营一位主管布防的参将,并不怎么接触商路的事,否则换一个有经验的人来,断然不会在没有核实文牒真假的情况下就直接将人转交西北都护所——西北都护所直属中央,一旦转交,玄铁营将无权过问后续事宜。

顾昀带走了沈易,可三大营督骑都在,当时人都去哪了?

顾昀:“臣斗胆请问陛下,沙匪进犯是什么时候的事?”

李丰道:“去年年底,怎么?”

顾昀勉强笑了一下:“没什么,只是臣有些奇怪,西域沙匪肃清已久,为什么又突然冒出头来?”

他的头更加疼了起来,好像被长庚用针灸压制住的药劲又翻上来了——是了,年底古丝路入口上有万国大集,玄铁营要增派人手护卫,北疆押运的岁贡过西北往帝都转运,通常也会借调一部分玄骑……人都被支出去了。

为什么偏偏赶上这时候?

为什么西北都护所前脚刚查出的“金斗子”,隆安皇帝的密使后脚就到,连回旋的余地都没有。

而且中间种种,为什么事前事后他没有接到一点消息?

顾昀脑子里一时乱成一团,在四季如春的暖阁中骤然有点喘不上气来。

李丰道:“西域沙匪平时逡巡在大梁境外,你们非接到求援也不便出兵,确实不好和他们周旋。朕今天特意将皇叔找来,不是想问那边有几个沙匪,而是想交给皇叔一件重要的事。”

顾昀抬头看着他。

李丰目光如火:“朕的密使现在已经微服深入楼兰境内,恐怕八九不离十,楼兰地下的确准有一个罕见的紫流金矿……皇叔明白朕的意思吗?”

顾昀的心缓缓地沉了下去,一字一顿地说道:“恕臣愚钝,还请皇上明示。”

李丰拍了拍他的肩膀,顾昀身上仿佛永远也暖和不过来一样,随时随地都像一块寒冰里冻了三天的石头。

“我与皇叔交个心,眼下我大梁的内忧外患,皇叔是知道的,”李丰叹了口气,说道,“朕心甚忧,午夜梦回无处可诉,身上压着这样一副江山不容易。”

顾昀谨慎地琢磨了一下措辞,委婉地说道:“皇上日理万机,乃是万民之望,千万保重龙体。臣不通政务,但这几年看着古丝路一点一点建成,每年都更活跃一点,西北的大商人都开始往外走,中原百姓从来勤恳,臣想多不过三五年的光景,这一点繁华就能扩散到大梁全境,到时候……”

他说辞委婉,但李丰也不傻,当然听得出其中的拒意。

隆安皇帝本来兴致极高地招来顾昀,不料他连句逢迎拍马的好话也没有,一开口就是一盆凉水了下来。

“顾卿,”李丰突然换了个称呼,不客气地打断他,“你确实不通政务。商路通商往来,这几年确实在赚钱,但你能保证一直这样下去吗?买卖人的事,你说得清吗?朕倒是不知道,安定侯除了能上阵杀敌外,竟也懂商市往来之道了。”

顾昀知道,听见“顾卿”两个字,他就应该立刻闭嘴领旨,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他一时沉默了下来,皇帝身后的汽灯不知为什么,突然火力不稳地跳动了一下,“呲啦”一声轻响。

顾昀想,自己前一阵子好像还和江大人信誓旦旦地说过“不敢轻贱其身”的话……

李丰抬手揉了揉眉心,压下火气,给两个人找了个台阶下,有些生硬地说道:“算了,你且先回去休息吧,此事朕交待你了,回去也好好想想,如今尚未入春,西北天寒地冻,爱卿不必急着赶回去……““皇上。”顾昀微微闭了闭眼,突然一撩衣摆跪了下来——他说过不争脾气与义气,可这又岂是脾气与义气的事?

“皇上恕罪,”顾昀缓缓地说道,“紫流金固然重要,但恕臣愚钝,未能了解皇上此举深意,古丝路如今太平繁华来之不易,皇上当真要为了一点莫须有的紫流金弃它于不顾?”

“古丝路能有今天,顾卿功不可没,朕也知道多年心血,你舍不得……难道朕就不心疼吗?”李丰耐着性子跟他掰扯,“可是偌大一个国家,就好比一个四处漏风的破房子,稍微来一点风雨,朕就要疲于奔命地拆东墙补西墙,哪里不是捉襟见肘?”

顾昀心里在冷笑,面上不便带出来,只好一脸漠然。

“地上凉,我看皇叔脸色不好,身上药气未散,不要一直跪着。”李丰的神色缓和下来,试图跟顾昀讲理,“朕记得小时候林太傅讲过,一国之力,无外乎‘天赐’‘人为’两只臂膀,皇叔还记得吗?”

顾昀:“记得,他说‘天赐乃山川草木,土种鱼畜,地下流金;人为乃圣人之说,工建技艺,火机钢甲’,此二者也,如梁如柱,可以独倚,不可俱断,为君者当谨记于心‘。”

“皇叔真是过目不忘,”李丰垂下眼看着他,“如今这两根梁柱全都给虫蛀空了,朕怎么办?”

顾昀其实挺想说“你要是不推行那荒谬的掌令法,指不定也没那么多虫子”,不过说也没用,奉函公抱着他的狗儿子闭门思过呢。

这一问一答,让李丰想起了两人年少时一起读书的事,顾昀小时候身体不好,三天两头生病吃药,脾气很臭,也不爱搭理人,但对他们兄弟几个却很有做“叔叔”的自觉,尽管他比魏王还小一点,但有什么好吃好玩的,都会给他们留着,从不争抢,而且有问必答,有求必应,李丰曾经一直非常喜欢他。

“快起来吧,”李丰脸上最后一点怒色也消退了,“皇叔是国之利刃,朕还要靠你安定四方呢。”

顾昀闻言,缓缓俯身,额头微微碰了一下自己撑在地上的指尖。

李丰舒了口气,感觉此人算是说通了——顾昀这些年来为人越发圆滑,也足够识时务,早不再像前几年那样一点就炸了,方才不轻不重的顶撞,大概也是他听见“楼兰”俩字有些反应过激而已……

楼兰么,顾昀在那边五年多,感情想必是深厚的,也不是不能理解。

这么一想,李丰的心里又软了不少,甚至打算亲自伸手去搀顾昀。

不料他这手还没伸出去,顾昀却已经直起身来,平静地说道:“皇上,楼兰虽小,但与我朝一向友好,当年西域多国叛乱,我军在黄沙荒丘中被围困了二十多天,唯一与我通风报讯、偷运粮草药物的是楼兰人,后来西洋、西域、天竺等地多国与我大梁缔结古丝路新条,楼兰也在其中——”

李丰伸到半空的手就这么僵住了,他先是一愣,随即大怒,喝道:“够了!”

“因觊觎他国之物,兴兵进犯,乃是不仁;抛却旧恩,毁约背信,乃是不义!”顾昀丝毫没有一点要够了的意思,字字如刀,毫不拖泥带水地砸在金殿暖阁的地上。

李丰气得哆嗦:“住嘴!”

他转手拂过桌案上文房四宝,顺手抄起一方砚台,狠狠地砸了出去,顾昀躲也不躲,任那方砚台重重地磕在他肩上的轻甲上,“呛啷”一声脆响,尚未收干的墨水顺着安定侯那云锦朝服的胸口淌了下来。

李丰:“顾昀,你想干什么?”

顾昀面不改色地说完了自己的话:“不仁不义之师不祥,玄铁营五万将士,虽不畏死,亦不敢奉此召,请皇上收回成命。”

分享到:
赞(49)

评论17

  • 您的称呼
  1. 楼兰,woc,我可能背诗有点魔障了

    沈韵2018/10/11 22:54:29回复
    • 姐妹,你打卡打的好勤

      我是阴司哎2018/10/21 20:46:23回复
    • 诗是什么东西?背诗?不存在的

      匿名2018/12/08 08:20:40回复
  2. 我一直觉得长庚如果当皇帝可能对他和顾昀来说不是一件好事,但是李丰是绝对不适合当这皇帝的

    匿名2018/12/27 09:58:36回复
    • 这李丰真是花式作死小能手……给我家顾昀添堵→_→

      陈栎媱2019/01/26 22:39:35回复
    • 对,作死•﹏•

      沈葭白2019/02/20 12:06:36回复
  3. ???我的马鸭李丰怎么这么会作妖

    匿名2019/02/06 19:30:21回复
  4. 皇帝真让人发愁。

    哈哈哈2019/02/09 16:39:16回复
  5. 李丰穷疯了

    匿名2019/02/10 16:27:39回复
  6. 李丰是想干嘛啊,

    王老吉2019/02/13 16:06:15回复
  7. 心里堵得慌

    嗯嗯嗯嗯2019/02/13 18:01:47回复
  8. 他心里怪堵得慌的,娶个老婆大概都不会比长庚周到了
    没错就是这样哈哈哈哈

    在下薛成美2019/02/15 14:39:28回复
  9. 我要表白楼上,谁也别拦我

    敢动阿洋劳资把你碎尸万段2019/02/19 10:53:01回复
  10. 甜心太贤惠了吧

    顾昀这辈子都不可能攻的2019/02/19 16:55:23回复
  11. 李丰:妈的我都穷疯了你知道吗!!!!

    北辰2019/03/30 09:16:01回复
  12. 猪头皇帝 可怜了我的顾山羊

    忘羡2019/04/18 07:10:42回复
  13. 有没有人组团去削爆李丰的狗头

    我的名字此处省略2019/04/22 13:25:20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