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惊觉

了然吃了一惊,万万没想到安定侯有一天会大驾光临护国寺,忙冲长庚比划道:“安定侯不是踩一点香灰都觉得晦气吗?今天他老人家深入虎穴,回去会不会用艾叶洗掉一层皮?”

长庚没顾上搭理他,脸上不自在的神色一闪而过。

他还没准备好面对顾昀的兴师问罪。

要说起来,阴差阳错间,他们俩居然都以为自己酒后失德,非礼了对方,各有各的心虚。

了然奇怪地看着长庚——这些年因为要压制乌尔骨,长庚静心养气的功夫练到了极致,面壁坐禅可以两三天不动,连了然这个“高僧”都得甘拜下风。

有时候满身焦躁的人看见他的眼睛,都会不由自主地就能跟着他安静下来,那俊美无俦的白衣公子坐在贫寒僧人的旧蒲团上手持云子,本来有种入了化境幽静高玄,不料骤然被“安定侯”三个字打碎了一池涟漪。

长庚似乎是坐立不安地动了一下,莫名其妙地抬了一下手,也不知想去摸什么,抬到一半发现了然正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又勉强压下心绪,没着没落地放在了茶杯上,掩饰性的低头喝了一口水。

饶是惯于装神弄鬼的了然大师,也纳闷起来,心说:“怎么,侯爷是来讨债的?”

顾昀很快进来了,眼角眉梢上吊了一挂呼之欲出的嫌弃,恨不能踮着脚尖走进来,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地看了了然和尚一眼,皮笑肉不笑打招呼道:“几年不见,大师白净了不少。”

了然大师风范,不跟他一般见识,双手合十起身见礼,比划道:“阿弥陀佛,和尚心如明镜台,无处惹尘埃。”

敢情不洗澡也能引经据典了!

顾昀仿佛又闻到了馊味,在此是非之地一刻都待不下去了,转向长庚道:“你在这打扰大师清修好几天了,差不多回家吧。”

长庚好不容易安定下来的心神又被“回家”俩字撩拨了一下,心知哪怕留在菩提树下也念不出“色即是空”了,只好揣好他的七上八下,顺从地站了起来。

顾昀被护国寺里烟熏火燎的檀香呛得咳嗽了两声,火速撤到禅房外等着,百无聊赖地看着长庚跟了然道别。

其实亲人朋友之间有时看惯了对方,很难注意到对方是美是丑,顾昀一直知道长庚更像他那北蛮母亲,如今仔细打量才发现,原来也不尽然,他长开了的五官清俊端正,一时也瞧不出像谁,只是觉得人如墨玉,有种别样的赏心悦目。

顾昀愣了愣,想起江湖上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尤其自海运开通后,大梁民风普遍开放,特别东海沿岸一带,据说男风也很是风靡,长庚白龙鱼服,不会有不长眼的人招惹过他吧?

所以他那天才那么生气?

“对啊,”顾昀脑子里豁了个洞,信马由缰地胡思乱想道,“要是我啃了沈季平一口,他肯定不往心里去,长了那么一脸穷酸相,压根不会往哪方面想,啃他一口还是我吃亏呢。”

他越想越觉得有道理,越想越觉得尴尬,飞快地琢磨了一下,干脆决定装傻,于是若无其事地对走过来的长庚说道:“怎么耽搁这么久,护国寺的白菜豆腐那么好吃?”

长庚见他神色平静,心里稍定,回道:“佛音素食能静心。”

“年纪轻轻的就该鲜衣怒马,又不打算出家当和尚,静什么心?”顾昀与他并肩走着,习惯性地想伸手搭他的肩膀,刚一抬手,怕长庚多心,于是又默默地缩回来背在身后。

长庚坦然道:“考虑过。”

他曾经想过,了断尘缘三千遁入空门,说不定满腹妄念也就被无边佛法化了。

“什么?”顾昀脚步一顿,刚开始没反应过来,愣了愣,才难以置信道,“……你说出家?”

长庚难得从他脸上见到错愕,笑道:“只是想了想,没敢真去。”

顾昀心想:“废话,你要是敢,我打断你的腿。”

可是长庚如今已经不是被他庇荫在侯府中无依无靠的小小螟蛉义子了,他加冠后承爵郡王,如今依然叫他一声“义父”,那是情分不是名份,顾昀到底不便再把他当真儿子教训,所以方才那话没说出口。

他脸色微微一沉,问道:“为什么?”

长庚彬彬有礼地跟迎面走过来的小沙弥互相行礼,不慌不忙地回道:“我少年时就看着义父房里不可避世的字长大,后来又跟师父走遍山川,一口世道艰险不过方才浅尝辄止,岂敢就此退避?此身生于世间,虽然天生资质有限,未必能像先贤那样立下千秋不世之功,好歹也不能愧对天地自己……”

……和你。

最后两个字长庚隐在了喉咙里,没说出来。

当年秀娘将他拖到马后,没能拖死他,乌尔骨缠身,到现在没能缠疯了他——长庚有时候觉得,只有顶着风浪不停地逆流而行,走到一个自己能看得起自己的地方,或许才能配得上在午夜梦回的时候稍微肖想一下他的小义父。

顾昀神色稍霁,依然没好气地问:“那你老往和尚堆里扎什么?”

长庚随口搪塞道:“找了然大师喝茶,我有时候心火太旺容易睡不好觉——陈姑娘不是还给我开过一副安神散吗?我放荷包里了,不过这两天突然找不着了。”

顾昀一下哑巴了。

长庚:“也不知掉哪了。”

顾昀面有菜色——有个人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顾大帅在良心的煎熬下沉默了一会,还是从怀中摸出那牛皮做的小香囊,一言不发地递给长庚:“给。”

长庚:“……”

这惊吓来得猝不及防,一不小心作茧自缚的长庚险些咬了自己的舌头,刚才还“走遍山川”一派高人风范的雁北王手心里顿时冒了一层白毛汗,结巴道:“怎、怎么在义父那?”

顾大帅顶着他千锤百炼过的脸皮,不动声色地赖道:“不知怎么的掉到我床上了,可能是我那天喝多了发酒疯,不小心给你拽下来了。”

长庚心惊胆战地打量着他。

顾昀臭不要脸地装无辜道:“怎么了?”

长庚忙摇摇头,心里松了口气,知道这事算混过去了,往后还能像从前一样坦然亲密地在一起。然而同时,他又难免有些隐秘的失落。

顾昀见他神色有异,以为长庚还在介意,便带了点讨好地问道:“前两天忘了跟你说,皇上想让你入朝听政,想领个什么差事?我去给你想办法。”

长庚飞快地收敛心神,正色道:“六部各有各的势力范围,我不便进去搅局,这些年文不成武不就,又闲散惯了,皇上真让我听证,我就光听着就行了——要么让我跟着大理寺的江大人查案也可以。”

顾昀不知道这答案是不是长庚心里想的,但是肯定是皇上愿意听的,一时有点心疼,不想把长庚送到隆安皇帝那屈才受气。

可那是不可能的,他姓李,哪怕将来当一个风花雪月的闲散王爷,也不可能一辈子躲在安定侯府里。

“想去大理寺可以过一阵子,最近先不要去了,”顾昀道,“最近皇上要查紫流金黑市,江大人那里焦头烂额,已经够乱了,你不要搀和,别再把临渊阁搅进去。”

长庚“哦”了一声,对这个消息并不意外:“这么快?皇上果然等不及了,前两天我还在想皇上准备什么时候重启融金令呢。”

顾昀:“你怎么知道?”

“猜的,”空中开始飘起小雪,长庚顺手从一个僧舍门口拿了一把油纸伞,伞小,长庚又一直将伞在往顾昀那边推,不多时,露在外面的肩膀就覆上了一层浅浅的雪花,他也不去掸,依然走得不徐不疾,还好像颇为享受似的,“其实也不能算猜,义父想,皇上、先帝、甚至武帝——他们虽然各有各的英明神武,但在紫流金上都是一样,将此物视为心头大患。”

顾昀一直将他视为后辈,头一次与他并肩而行,听他的想法,觉得颇为新鲜,便不插话,只是听。

“我小时候在雁回镇的时候,亲眼看见过朝廷为了紫流金劳民伤财,这些年也一直在想,为什么非要严加管制呢?倘若大家都能像买粮食撕布一样随意买卖紫流金,不也就没有黑市了吗?”长庚摇摇头,“后来才知道那是不可能的,说句大逆不道的话,别管谁当这个皇帝,是昏是明,是文弱还是好武,都不能容许民间紫流金交易,否则自今往后,大商户、洋人、夷人、甚至掌握一部分资源的官员、为非作歹的贼人……每个人手里都会握着一把这样的刀。”

顾昀:“像南疆那几个土匪。”

“不错,”长庚接道,“这还只是黑市,只是土匪,只是小小南疆的几个山头,若扩大到大梁全境呢?若人人手中有‘刀’呢?朝廷不可能兼顾所有人的利益,到时候必然按下葫芦浮起瓢,会受制于那把‘最大的刀’,这样每个人都想握住这把屠龙宝刀,他们会无法无天地互相争斗吞并,像养蛊一样,等蛊王出头,江山是谁家的?”

顾昀皱皱眉:“长庚,这些话我听完就算,不要跟别人提起——那按着你的意思,重启融金令是势在必行吗?”

“那也不是,其实最好就是延续先帝时对紫流金不松不紧的管制,稳住了,先解决当务之急的银子问题——自从耕种傀儡推行,每年产的粮食好多都烂在了粮仓里,米价越来越贱,屯粮的都改成了存金银,统共那么一点金银,都囤到仓里了,国库自然充实不起来,银子是不可能凭空变出来的,增加铸币现在看来也是远水解不了近渴,只能靠从洋人那里来,古丝路一旦完全打通,义父是不世之功,平一百个叛乱也抵偿不了。”

“有了钱,等于房子有梁,人有了主心骨,到时候再小火慢炖,一点一点调理内政,问题虽然都在,但事态不至于被激化,百年的国泰民安可保,平稳过度一两代人,或许会找到一条出路。”长庚说到这,略叹了口气,“可惜几年之内两场叛乱都和黑市有关,皇上反应过度不足为奇——所以我一直怀疑东海与南疆的事并非出于偶然,正在借着临渊阁的力量追查,刚刚隐约摸到了一条线,但他们是在太狡猾了,义父,你一定要小心。”

顾昀听完好半晌没吭声,脸上也看不出是喜是怒,长庚不去吵他,慢慢地陪着他走出护国寺,寺里暮鼓声声响起,徘徊山间,远近鸦雀寂寂,山雪簌簌无言。

钟蝉老将军有定国安邦之能,可他教不出治国安天下的卿相之才,顾昀心里第一次升起浓浓的遗憾,心想:“他为什么要姓李?”

他要是不姓李,科举入仕必然易如反掌,说不定早已经平步青云,将来能成一代中兴名臣,而不是在这破寺院里寥寥几句只说给自己听,声称自己只想当一个花瓶摆设闲散王爷。

……都是命。

长庚:“天气不好,义父衣衫单薄,回去别骑马了,坐我的车吧。”

顾昀正走神,乍一听他出声,便突兀地一偏头,不料猝不及防地遭遇到了长庚的目光。顾昀心里忽然“咯噔”一下,以前从来没注意过长庚看他的眼神居然是这样的,那目光专注极了,微微映着一点浅浅的雪光,好像要将他整个人装在眼里。

长庚先是错愕,随后飞快地移开视线,欲盖弥彰地低头甩了甩袖子上,他的袖子已经湿了,黏在手上,顾昀这才发现,长庚半个肩头已经被小雪覆了一层冷冰冰的水汽,可他非但一直没吭声,还陪着自己慢慢溜达。

顾昀伸手摸了一把,触手冰凉:“你……”

他这么一抬手,长庚立刻细微地紧绷了一下,虽然只是一瞬,但到底没能逃过顾昀的眼睛。

顾昀私下里有些不拘小节——也就是没心没肺,一些细枝末节很少会留意,可是那天酒后尴尬还在,使他不由自主地就有些敏感起来。

“错觉吗?”顾昀惊疑不定地想着,坐上了马车。

车里事先生好了暖炉,顾昀便靠在一边闭目养神,半睡半醒间,突然感觉到有人靠近,他没睁眼,随后感觉长庚将一卷薄毯搭在了他身上,轻得像一片羽毛,好像生怕惊醒他——沈易从来都是直接扔过来砸在他身上的,就算是最周到的亲兵,也没有这样轻柔几近呵护的动作。

顾昀一瞬间睡意全消,辛苦地闭着眼继续装,一动也没敢动,脖子都僵了,总觉得有一双眼睛盯着他。

世上大概是没有能藏得天衣无缝的心事的,只是少了一点细致入微的体察。

顾昀心里的弦悄悄绷紧了,接下来便不由自主地暗中观察起长庚来,几天下来,非但没有打消莫名其妙的疑虑,反而越发觉得胆战心惊。

除此以外,他还要一边惦记着融金令和皇上打击紫流金黑市的手,一边还要拐着弯地捞出灵枢院第一杠头奉函公,简直心力交瘁、苦不堪言。

正月二十三,顾昀在京郊送走了前往即将前往西南赴任的沈易。

正月二十五,皇上去御花园,不知怎么的,龙辇半路坏了,内侍无意中一句话,让皇上想起了奉函公跪在地上替他调试蒸汽龙辇的事,心里的火也就消了大半,稍微一打听,听说老头孤苦伶仃一个人,下狱这几天,除了灵枢院的学生们来看过他,连个送饭的家人都没有。皇上正好心情不错,听完又有点可怜那老东西,便叹了口气,命人将张奉函放回去,只罚俸半年略作惩处,将此事揭过了。

这两件事以解决,顾昀便觉得这京城一天都待不下去了,立刻上书奏表,请回楼兰。

他也确实该走了,皇上没什么异议,当天就批了。

顾昀整装临走的头一天,夜已经深了,顾昀刚喝完药躺下,长庚虽然给他扎了一回针,但毕竟只是缓解,并不能根治头疼,就在他有点辗转难眠的时候,宫里突然来人,连夜传安定侯入宫面圣。

不知是药物作用还是怎样,顾昀的眼皮突然跳了起来。

分享到:
赞(44)

评论12

  • 您的称呼
  1. 瞒不住的基情啊

    沈韵今天会嘤嘤嘤了吗2018/10/11 22:47:54回复
  2. 啊啊啊啊啊啊啊真好

    隔壁魔道爬墙来的2018/12/06 18:25:04回复
  3. 藏不住了哟

    匿名2018/12/18 19:21:00回复
    • 狗皇帝又要作妖了→_→

      陈栎媱2019/01/26 22:28:36回复
  4. 不祥的预感……

    哈哈哈2019/02/09 16:23:09回复
  5. 据说政治背后就是经济

    哈哈哈2019/02/09 16:35:24回复
  6. 政治依然看不懂⊙﹏⊙

    沈葭白2019/02/20 12:05:22回复
  7. 过度发行货币就通货膨胀了

    匿名2019/02/26 22:05:21回复
  8. 长庚:怎么办好像要翻车。

    北辰2019/03/30 09:09:59回复
  9. 据说杀破狼也要拍剧了,不知道谁来演呢?居老师演长庚似乎太老了点,还是演沈易比较好。刘昊然的气质应该可以演长庚,就是眼睛太小了。

    匿名2019/04/03 08:03:07回复
  10. 艹,谁出演是你能决定的吗?,你又不是导演,在这瞎叨叨个啥

    匿名2019/04/13 16:48:40回复
  11. 机械化普及造成的劳动力过剩,以及对重要能源的宏观调控,P大的格局从不让人失望

    我的名字此处省略2019/04/22 13:06:32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