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哎呀妈呀,狗眼都瞎了

出发那天, 直到他们到了机场,赵云澜的脸都板得像个棺材。

当那个真人等身大小的充气/娃娃被寄到光明路4号, 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时候, 连没来得及走远的快递员小哥都听到了赵处愤怒的咆哮。

他说:“郭长城,你脖子上扛得是个夜壶吗?!”

郭长城没能适应骤然撕掉温情面纱的领导,一脸信息量太大、拥堵了他反射弧的呆样。

大庆好奇地伸爪扒拉了一下面前的大娃娃,也不知道触动了什么机关, 那东西发出了一声十分逼真的……不和谐的叫声。

大庆的毛炸起来老高, 赵云澜的脸都青了,指着那娃娃, 气得足足有半分钟没说出话来。

郭长城就像个受到了惊吓的小耗子, 眼珠都不动,呆呆地贴着墙角站着。

赵云澜好容易把胸口憋得这口气咽下去, 噎得他嗓子疼, 好半晌, 才虚弱地对祝红说:“你能不能……给衣服找件它穿上……”

说完, 自己也觉出不对, 还没来得及更正, 他放在自己办公室里的手机短信提示音就响了, 赵云澜嘀咕了一声:“气死我了。”

就捂着胸口摔门出去了。

祝红扭过头来, 对郭长城说:“你是把鬼见愁气得‘说都不会话’了么?厉害。”

郭长城:“……”

他奇迹一般地领会了祝红嘴里的“鬼见愁”指的是谁。

林静拍拍他的肩膀:“我刚发现, 小郭, 你才是真壮士!”

郭长城快哭了。

楚恕之默默地抱起了大庆猫,伸出手捂住了它的眼睛, 带着他一贯苦大仇深的表情,扭过了头,避开这一摊不堪入目的东西。

临到出发的时候,祝红不知从哪找来了一个巨大的军需袋,把娃娃囫囵个地塞了进去,对着空气说:“委屈你在明鉴里再待一会,等下了飞机再进来。”

一缕白烟从赵云澜的表盘上飞出来,绕着祝红飞了一圈,最后在她面前停了下来,露出一个模模糊糊的少女的模样,赵云澜身边大概不那么让鬼舒服,汪徵看起来明显憔悴了不少。

“全当我是晕机了。”汪徵用一种起如游丝的声音说,然后她看了看自己未来的身体,总是雾蒙蒙的眼睛里终于露出了一点无法言喻的谴责来。

郭长城头也不敢抬。

最后,光明路4号刑侦科全体,还是厚颜无耻地跟着一起去了,他们闲得蛋疼,决心去围观究竟什么东西请动了赵云澜这尊大佛。

不过一路上也没人敢去触赵处的霉头,连大庆都变成了一只指头大的猫咪挂坠,老老实实地趴在了祝红的手机上——他们的头儿看起来就像是要去劫机的。

……直到他们在候机大厅碰上了沈巍和他的学生们。

众人眼睁睁地看着赵云澜青得发黑的脸一瞬间就雨过天晴了,冷冽的眼神一瞬间就融化了,方才身上悠悠地转着的那股黑气一瞬间就消散了。

然后他毫不犹豫地抛弃了自己的同事,大步走向了被学生们围在中间的男人,在精心设计的相遇中装模作样地说:“沈巍,怎么这么巧!”

沈巍的眼睛闪了闪,赵云澜一时没看出来他是得到了惊喜还是受到了惊吓,反正过了好一会,沈巍才推了推眼睛,点点头:“赵警官。”

祝红看着那边,好像忽然间明白了什么。

在一帮象牙塔里的老师和学生之间,赵云澜轻而易举地就成了那个掌控全场的人,沈巍连句话都没来得及说,这些熊孩子们就三言两语地被赵云澜套出了具体目的地和考察任务。

赵云澜笑眯眯地问:“城区和清溪村中间有十几个小时盘山道的车程,你们打算怎么去?”

沈巍立刻明白了这家伙的不怀好意,可惜猪一样的队友太多,他刚要开口,穿红衣服的女班长就快言快语地说:“坐大巴呀!”

沈巍:“……”

“大巴一天只有一趟,清晨六点出发的。而且和你们的目的地不完全是一条线路,我知道你说的那辆车,那是往一个县区去的。”赵云澜见人上套,越发好整以暇。

女班长愣了一下:“我查了地图,好像中途可以下车,然后走过去似乎也不远……”

“以你们的小身板,能走四五个钟头吧。”赵云澜往后一靠,用眼角扫着沈巍,“东边的平原西边的山,在山地地区,地图上不远的距离,你可能要翻好几座没有开垦过的荒山,我说四五个小时,还得在你们不迷路的前提下,你想,你们从车上下来的时候,就已经是晚上了,再走上四五个小时,估计要露宿荒郊的,现在这个季节,那边已经冷到你没法想象的地步了,露宿雪地……”

学生们不负众望地发出了一阵焦头烂额的讨论。

赵云澜发现沈巍正在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顿时有种刻意讨好被人看出来的尴尬感,忍不住蹭了蹭鼻子,干咳一声:“好了好了,同学们稍安勿躁,这么着,我那边有几个朋友,帮你们叫几辆车来,到时候大家正好可以一起走,也有个照应,你们觉得好不好?”

女班长愣了一下:“这……太麻烦你们了吧?”

赵云澜摆摆手,已经掏出了电话,伸手一勾沈巍的肩膀,冲她挤挤眼睛:“有什么不好的,我跟你们老师是什么关系……”

沈巍侧过脸,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什么关系?”

赵云澜卡了一下,沈巍的眼神像带了钩子——这个问题,说远了是打自己的脸,说近了呢,又显得太不要脸,赵云澜心里一转:“邻居啊!小同学们得记着,以后出门在外,就是远亲不如近邻,这要是相处得好,邻居会比真正的亲人还亲,是不是沈老师?”

沈巍带着几分无奈地对他笑了一下,直接把心怀鬼胎的赵处给电晕了。

“谢谢。”赵云澜听见他说。

“谢什么?”赵云澜站起来,殷勤地说,“哎对了,这个时间你们还没吃饭吧,等等我啊。”

沈巍一个没拉住,他已经转身走了。

片刻后,赵云澜拎着几个大塑料袋走了出来,好在他没有晕彻底,路过的时候还顺手塞了两包给郭长城。

楚恕之说:“哟,难得,我以为他把我们忘了呢。”

林静对着炸鸡腿例行公事地说:“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然后这酒肉和尚迫不及待地把鸡腿叼在嘴里,还伸手拿了一杯可乐。

郭长城怀里的东西瞬间就被瓜分干净了,就在他还愣神的时候,旁边有人递了个汉堡给他。

郭长城一偏头,发现是祝红。

祝红递给他吃的,却没看他,眼睛瞟着赵云澜那边——不知道赵云澜说了什么,一圈人全都笑了起来,大概那个人不管在哪里,都是所有人瞩目的中心。

“谢……”

“不用谢。”祝红打断他,垂下眼,目光往旁边扫了一下,交头接耳地问他,“哎,那男的是谁?”

郭长城反应过来她说的是沈巍:“那是龙城大学的一个教授,上次的案子多亏了他帮忙,赵处不在的时候,我们还一起对付了饿死鬼,不过赵处说他不会记得那段事。”

祝红细长的眼睛眯了起来,嘀嘀咕咕地说:“他都已经是教授了?看起来真年轻……不过教授应该年纪都不小了吧?他该结婚有小孩了吧?”

郭长城纳闷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我怎么知道?”

祝红斜了他一眼,目光又转到了赵云澜身上,只见沈巍才刚拿起一个鸡块,赵云澜就立刻撕开酱盒子递到了他手边,那目光,隔着老远,都看出温柔得像能滴出水来,跟早晨那个跳着脚又骂人又摔门的狗脾气领导简直不是一个人。

“唔,好吧,那看来就是还没有家室。”祝红观察了片刻,得出了这个结论,“鬼见愁虽然臭不要脸,但是从来不对有妇之夫和有妇之夫下手……哎呀妈呀,狗眼都瞎了。”

祝红和郭长城一同围观到,赵云澜那热线一样的电话又响了,他一手举着杯饮料,一手拎着自己的电话,而后一低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叼走了沈巍手上一根薯条。

两口吃进去,还看着人家舔舔嘴唇,弄得沈巍十分不自然地缩了缩空了的手指。

郭长城脸上呆呆的表情终于慢慢演化成了震惊。

在特殊调查处全体工作人员被他们的领导抛弃了三个半小时——赵云澜以“想听听沈教授给学生讲清溪村”的名义,醉翁之意不在酒地换了座位——他们的飞机终于落地了,到了距离目的地最近的一个有机场的城市。

刚出机场,所有人还没有真正感觉到这种高海拔的地方特有的冷冽时,门口停得一排越野车上就下来了一个裹着裘皮大衣、狗熊一般的中年胖子,胖子手里举着“赵处”的牌子,正伸着脖子四下张望。

赵云澜带着两拨人,直接走了过去,胖子看着他,表情先是迟疑,然后变成了一个恍然大悟的笑容,热忱地迎了上来:“赵处!肯定是您对不对?我一看这精气神就知道您是领导。”

“哎,什么领导。”赵云澜上前一步,伸出双手跟他握了握,“这地方乍一来真找不着北啊,亏得有朗哥您,我们这一路心里都有底。”

胖子朗哥抓住他的手上下猛摇一通:“哪里,谢元明给我打电话的时候,跟我说让我帮忙派个车安排一下,我说那能行吗?我跟谢哥可是拜把子的交情,他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啊,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有朋自远方来——我得亲自来接啊!”

赵云澜故作惊讶地睁大了眼睛:“是吗?您跟谢四哥还有这交情?”

朗哥说:“可不嘛,有一次喝多了拜的。”

赵云澜伸手一指他,板起脸:“这是你不对,谢四哥的把兄弟跟我自己的把兄弟有什么区别,老哥哥刚才还叫我什么?见外了不是?”

朗哥是个上道的,只愣了一秒,立刻就坡下驴,哈哈一笑:“呸,可不是嘛,你看我这张嘴——这敢情好,将来我得到处跟人说,龙城来的领导是我兄弟,这多有面子!走,先带你们安顿下来,再给你们接风!可不能跟老哥客气,客气就是看不起你老哥我!”

两人你来我往,基本没有别人插话的份。

沈巍带着的学生们面面相觑。

祝红一边跟着,一边小声地对手机上的大庆说:“得,我算明白宋部长是怎么变成他姐夫的了。”

分享到:
赞(422)

评论44

  • 您的称呼
  1.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匿名2018/08/07 13:12:03回复
  2. 只要是个官,都是赵云澜亲戚

    匿名2018/08/15 21:55:42回复
    • 哈哈哈哈哈哈哈,总结到位

      匿名2018/09/16 22:08:58回复
    • 总结十分到位

      薛成美2018/10/01 10:52:22回复
    • 很精分

      orpheus2019/01/10 22:27:46回复
    • 精辟哈哈哈

      匿名2019/01/25 21:39:55回复
    • 正解

      匿名2019/01/31 10:07:39回复
  3. 赵云澜虽然八面玲珑,但也是为了大家啊,现实中这样的领导上哪找去

    匿名2018/08/22 20:39:47回复
    • 匿名2018/09/04 10:40:04回复
  4. 有夫之妇 有妇之夫

    居北2018/08/23 20:52:37回复
  5. 赵云澜平常看着八面玲珑油嘴滑舌的,其实内心细腻得不行,对谁都很好很温柔。

    匿名2018/08/26 21:31:03回复
    • 八面玲珑这个词真是用的太频繁了,已经不止一个人形容一个人了

      地对地导弹到底2018/10/18 23:06:45回复
    • 内心不细腻,咋能追到妹子,沈巍,等等

      夏天玫瑰花开了2018/12/05 04:30:16回复
  6. 原著林静居然是个和尚

    匿名2018/09/07 14:03:11回复
    • 俗家弟子,重点是俗家。。。

      匿名2018/10/31 14:57:07回复
  7. 哈哈哈哈哈哈,真·找不着北

    奈何万载无福2018/09/23 19:13:12回复
    • 真找不着北哈哈哈我也看到了,白宇和赵云澜的缘分啊

      匿名2018/09/25 00:47:07回复
  8. 哈哈哈哈,又多了一个亲戚

    今天睡到朱一龙了吗2018/09/26 00:52:21回复
  9. 匿名2018/10/01 18:47:27回复
  10. 真•找不着北

    沈美人是我的2018/10/04 14:02:27回复
  11. 真心是觉得导演角色选的好p.大写的好

    2018/10/08 14:48:40回复
  12. 沈巍带着几分无奈地对他笑了一下,直接把心怀鬼胎的赵处给电晕了。

    哈哈哈哈哈哈笑死

    匿名2018/10/20 16:12:01回复
  13. 赵云澜发现沈巍正在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顿时有种刻意讨好被人看出来的尴尬感,忍不住蹭了蹭鼻子……
    龙哥和白叔都是看过原著的吧,嘿嘿!那个沈巍给赵云澜手臂抹药油的名场面,赵云澜说沈教授卧室窗户对着啥啥啥的,说漏嘴了,尴尬的时候就是用手去蹭鼻子的。

    匿名2018/10/30 22:03:23回复
    • 好像是主演都熟读全文并背诵了

      喵了个大庆2018/12/01 08:01:01回复
  14. 那么多学生里面就没有看出这两人猫腻的吗

    某幽畜2018/11/03 14:27:09回复
    • 嘿嘿嘿,吹爆这对

      南洵2018/11/26 19:47:53回复
    • 会看出来的哦呵呵呵呵呵~

      陈栎媱2019/01/12 13:04:34回复
  15. 小澜孩对沈美人真的一点坏脾气都没有

    匿名2018/11/15 17:30:29回复
    • 匿名2018/12/02 05:05:31回复
  16. 真找不着北啊

    北宇的暧昧2018/11/18 14:32:56回复
  17. 哈哈哈哈哈商业互吹

    镇魂女鬼绝不认输2018/11/25 11:20:09回复
  18. 只要是个赵云澜亲戚,亲戚的兄弟就是兄弟本兄弟

    匿名2018/12/10 13:52:06回复
  19. 是有夫之夫

    匿名2018/12/16 14:28:30回复
  20. 好像都是熟读原著了,

    匿名2018/12/25 09:58:36回复
  21. “唔,好吧,那看来就是还没有家室。”祝红观察了片刻,得出了这个结论,“鬼见愁虽然臭不要脸,但是从来不对有妇之夫和有妇之夫下手……哎呀妈呀,狗眼都瞎了。”

    祝红和郭长城一同围观到,赵云澜那热线一样的电话又响了,他一手举着杯饮料,一手拎着自己的电话,而后一低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叼走了沈巍手上一根薯条。

    两口吃进去,还看着人家舔舔嘴唇,弄得沈巍十分不自然地缩了缩空了的手指。

    郭长城脸上呆呆的表情终于慢慢演化成了震惊。

    灵子爱一龙2018/12/26 13:07:28回复
  22. 神特么推了推眼睛

    匿名2018/12/27 18:50:44回复
  23. 镇魂选角太厉害了,白居演出原著的感觉了

    匿名2019/01/05 21:20:07回复
  24. 沈巍的眼睛闪了闪,自动带入居老师纯良无辜的卡姿兰大眼睛。

    匿名2019/01/05 22:36:46回复
  25. 名场面打卡

    匿名2019/01/09 03:09:50回复
  26. 我喜欢男的,无关我自己的性别

    叶楠bjt(同微博)2019/01/13 21:23:56回复
  27. 长袖善舞,八面玲珑

    匿名2019/01/21 18:49:18回复
  28. 就是就是呵呵

    你妹呀2019/01/26 22:36:00回复
  29. “郭长城脸上呆呆的表情终于慢慢演化成了震惊。”
    还真应了祝红的话“哎呀妈呀,狗眼都瞎了”
    (⊙_⊙)

    白墨2019/02/08 22:24:04回复
  30. 赵处的圆滑和骆闻舟真真儿是如出一辙,不愧是女神笔下的人物(话说,默读和镇魂里都有一只猫诶,女神不会是猫奴吧……)

    巍澜可期2019/02/16 04:19:16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