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相逢

陈轻絮抱怨了一句,脸上却没什么愠色,倒像是被这些不速之客闯门闯惯了,她进屋将手中草药放在一边,先对几个生人见礼道:“敝姓陈,是个江湖郎中。”

她自称江湖郎中,举手投足间很有些大家闺秀的气质,又不笑,面上冷冰冰的,那妇人见了就有些拘谨,讷讷半晌,言语不能,只会一个劲地作揖。陈轻絮看了一眼正在施针的长庚,说道:“他算我半个徒弟,起死回生是不能够的,寻常的病症倒也应付得来,大姐放心就是。”

她长得让人看不出年龄,打扮倒是姑娘的模样,旁边的小将士看得心里直打鼓。

一个没嫁人的姑娘,哪怕是个大夫,自家殿下就这么招呼也不打地随便进人家屋子……合适吗?看那轻车熟路的模样,指不定来过多少回了。

这要是在京城,有些讲究人家里,夫妻间互相见一面,也要派下人先去说一声的。

虽说是江湖儿女不拘小节吧……

小将士头一次独自跟着长庚,不断揣测这陌生女子与四殿下的关系,又不知道这事要是让顾昀知道得气成什么样,心里开水冒泡似的,想不出怎么跟大帅禀报,快急哭了。

说话间,那榻上的老人哼了一声,重重地咳嗽了几下,悠悠转醒。

长庚也不嫌脏,从旁边取来一个痰盂,助他吐出了一口浓痰。

妇人见了大喜,千恩万谢,陈轻絮递给长庚一块手巾,指使道:“你去开副药来,我给你把关。”

她说话语气轻缓,但内容却很有些命令意味,长庚二话不说,应声铺开纸笔,略作沉吟,便动笔写起了药方。

玄铁营的小将士的眼睛差点瞪出来,他跟在顾昀身边的时候,听顾大帅提起过不止一次,说四殿下大了,有点管不了了——可这分明是指东不往西,比学堂里的小学生还乖顺,哪有一点从小就当面和安定侯吵架的不驯?

他自己风中凌乱,陈轻絮已经和那妇人攀谈起来。

见病人好转,妇人放松了不少,这一聊起才知道,原是本地耕种傀儡大肆推行后,大家都没有地种,虽然朝廷有规定,令乡绅地主不得亏待佃户,可时间长了,谁愿意养吃白饭的?拖欠和缺斤短两也是常有的,那些有了傀儡仍在干活的人心里渐渐也不平衡起来,到后来,农人一派,长臂师一派,其他做小买卖的、看地的又是一派,都觉得自己亏,互相看不顺眼。

那妇人的丈夫不愿在家里游手好闲惹闲气,跟老乡去了南边找事做,不料这一去就音讯全无,家中老公公又病,孩子年纪幼小,指望不上,她们村里的赤脚医生嫌整日没有事做,早已经走了,她这才只好勉力自己背起老公公,长途跋涉去寻医。

陈轻絮闻言一皱眉:“南边?南边今年方才发了一场大水,赈灾还来不及,有什么事好找?”

那妇人面色茫然,显是久居山村,除了家门口的一亩三分地,也不知天下有别的地方,全无概念。

正在写药方的长庚却问道:“那今年配给的粮食大婶拿到了吗?”

妇人闻言看了榻上苟延残喘的老人一眼,面露愁苦:“不瞒公子,还未曾,我……我这一把年纪了,也不好上门讨要闹事,好在今年粮价低,家中还有些积蓄,出去买些也使得。”

她话是这样说,但是长庚心里明白,这些人世代耕种,节俭惯了,轻易是不花银钱的,花一次心如刀割,否则她怎么会大老远的路,背着公公一步一步走来,也不舍得雇辆车呢?

陈轻絮:“不是有朝廷的公地么?我听说朝廷公地每年缴足国库、分派官员,剩下的凡本地在籍者都能领一些的。”

那妇人苦笑道:“我们那公地没种,撂荒两年了。”

长庚:“因为什么?是地不好吗?”

妇人:“听说是因为离一个什么官老爷的老家很近,县太爷想占那两亩地修个祠,上面又不知怎么不同意,反正一来二去,谁也说不明白这地要干什么,便撂了荒。”

此言一出,屋里三个人都安静了下来。

“三山六水,统共一分田,还要撂荒,”陈轻絮叹道,“这些人哪……”

长庚没吭声,不知想起了什么,他飞快地写完药方,递给陈轻絮检查,陈轻絮道:“嗯,尚可——大姐跟我来吧,我这里存着些常见药,便不用你再买了。”

说着,她带着千恩万谢的妇人转到后院去了。

一见她走,玄铁营的小将士这才松了口气,磨磨蹭蹭地转到长庚面前,也不吭声,只是跟前跟后,见长庚要干什么,就一声不吭地撸袖子上去先做好,不一会工夫,他已经麻利地洗涮了痰盂,拾掇好了纸笔,这才终于酝酿出了第一句话,磕磕巴巴地说道:“少爷对这里很熟啊。”

长庚应了一声:“嗯,来蜀中时经常在这落脚。”

什么!孤男寡女!

小将士脸都憋红了,深感自己任务重大,此事若是不弄清楚,自己回去说不定会被侯爷削成一只痰盂。

长庚见他那被雷劈的表情,才明白他在想什么,忙笑道:“想哪去了?这虽然是陈姑娘的房子,但她一般都不在的,房子平时空着,江湖朋友们谁恰好来了就住几天。若是偶尔赶巧她在家,女的就留下,男的自己出去另找地方——这回本想带你来蹭两天,不过既然她回来了,我们俩还是出门找客栈吧。”

小将士想先是放下了一半心,想:“哦。”

然而这一半心还没完全放下,很快又提起来了,小将士有些心酸地想道:“堂堂四殿下,一点住店钱都要省。”

再看长庚那身破袍子,小将士脱口道:“大……主人要是知道少爷在外面过这种日子,心里指不定怎么难受呢。”

他不太会说话,有点敏于行讷于言的意思,因此偶尔这么说一句,就让人觉得格外真挚。

长庚心里一滞,一时没接上话。

正这当,陈轻絮抓好药,带着那妇人出来了,瞥了一眼长庚的脸色,皱眉道:“平心静气,我说过你什么?”

长庚回过神来,苦笑了一下。

陈轻絮是他半个老师,这话没错。

两年前长庚乌尔骨发作时,被师父撞见,这个只有天知地知和他自己知道的沉重的秘密终于有了另一个出口,他师父自称不通医理,带他辗转多地,最后在东都找到了陈轻絮。只可惜乌尔骨乃是北蛮巫女的不传之秘,见多识广的陈神医一时也没有头绪,只好一边给他开些平心静气的药,一边慢慢钻研。

期间,长庚找她打听过顾昀的事,拐着弯地问道:“陈姑娘,世界上有没有一种人,耳目时灵时不灵的?”

陈轻絮当然知道他的意思,只是不便多嘴,于是只是简单地回道:“有。”

长庚又问:“那什么样的耳目不灵能用药缓解?”

陈轻絮答道:“天生的不行,后天受伤造成的视受损情况而定,中毒的或许可以。”

她以为长庚拐了这么多弯,接下来会直接问出顾昀的事,可是没有,她发现自己好像低估了这少年的聪明通透。

长庚听完,只是沉默了许久,最后恳求她收自己为徒。

陈家世代出神医,又讲究又不讲究,家训只有“悬壶济世”四个字,像话本中那些性情古怪的“神医”那样只接疑难杂症、“看病下碟”的,必要被逐出家门的,重伤重病、奇毒绝症她治,小儿风寒、妇人难产找她,她也欣然而往,对平生所学自然也不会敝帚自珍,没有什么“家学不能传外人”的规矩,有人求,她就教,只是陈姑娘说自己也不算出师,不敢名正言顺地收徒,所以只能算半个师父。

陈家在太原府,到了秋冬时节,陈轻絮一般不在南方逗留,长庚料想她此时还在蜀中,必然有事,便从怀中取出个钱袋交给那玄铁营的小将士,打发他雇车将老人和妇人送回去。

小将士哪里肯接他家穷困潦倒的四殿下的钱,忙胡乱推拒一番,匆匆去了。

等这些闲杂人等都走了,陈轻絮才取出一个布袋子:“碰见你正好,这是我新调的安神散,你带回去试试。”

长庚道了声谢,接过来收好,取了一点塞进自己的荷包里。

陈轻絮无意中瞥见那荷包,眼前一亮,只见上面没有什么“鸳鸯戏水”、“蝴蝶双飞”之类让人看着就眼晕的绣活,干净的绸子里,外面包了一层磨得极薄的软皮,皮上用刻刀镂空刻了一小圈花纹,像是个铁腕扣,机关勾连,尖端还露出一侧刀刃,几欲飞出,极其精巧。

陈轻絮随口夸了一句:“这是哪里来的荷包?好别致。”

长庚:“自己做的,你要吗?”

陈轻絮:“……”

饶是陈神医千军万马中泰然自若,此时也不由得露出了一点震惊。

“很结实的,”长庚推荐道,“对了,还没问你,中秋都过了,你怎么还在蜀中?”

“安定侯南下路过蜀中,约我在此,”陈轻絮反问道,“怎么,你不知道?”

长庚:“……”

风水轮流转,这回被震惊的换了人。

好半晌,长庚才借着安神散的余香,艰难地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不、不知道,我义父……他南下做什么?”

陈轻絮莫名其妙道:“安定侯离开西北当然是有军务,我不过仗着祖荫同他说过两句话而已,他要做什么也不会跟我说呀。”

长庚:“可是刚才那位玄铁营的小兄弟告诉我,他头年会回京……”

陈轻絮听了更加莫名其妙:“这还没到重阳,侯爷头年回不回京,跟他现在身在何处有关系吗?”

长庚:“……”

他哑然片刻,终于忍不住失笑,想来大概只有他这样盼极了也怕极了的,才会将三四个月的光景视为无物。

“我还以为你是因为知道这事才来的,闹了半天是凑巧经过,”陈轻絮道,“他信上说约莫就是这几日,你要是不急着赶路,不如留下等他一等。”

长庚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思绪早已经飘到了千里之外。

“长庚,长庚!”陈轻絮在他耳边一声低喝,长庚蓦地回过神来。

陈轻絮正色道:“我和你说过,若不是解药,再安神的配方也终究只是个辅助,乌尔骨最忌心绪不宁,你心里的每一段浮想都是那毒苗的养料,今天短短一会,你已经走神两次了,到底怎么回事?”

长庚道了声“惭愧”,神色淡淡地垂下眼,不想多谈,,自然而然地将话题转向了方才自己开出的药方上。

想来她行医天下,肉体上刀伤剑砍、沉疴宿疾医过不知多少,却也不知该如何医治一个人的心吧?

没多久,送人的玄铁营小将士就匆匆忙忙地赶了回来,见长庚没抛下他再次失踪,先大大地松了口气。

长庚借了几本《药经》,与陈轻絮告辞,带着小将士住进了附近镇上的一家客栈。

蜀地秋虫猖狂,夜深人静时显得越发聒噪,长庚将新配的安神散放在枕边,感觉陈姑娘的新药实在不怎么样,非但不安神,反而很醒神,熏得他半宿没睡着,只好爬起来秉烛夜读,点完了一碗灯油,将三本《药经》背下了两本半,才挨到天亮,依然没有一点困意。

他胸口里好像莫名多出个金匣子,正白汽蒸腾地烧着永不见底的紫流金。

无论长庚在心里默念几万遍“平心静气”,如何以平常心态看待顾昀不日将至,甚至如何尽量不想这件事——热切与焦躁依然并形成双地缠住了他的骨头,每时每刻都拿着长满尖刺的藤蔓抽着他的心,一会疼一会麻,自欺欺人也不管用。

第二天一早,长庚便叫住了那位玄铁营的小将士:“小兄弟,你们要是想经蜀中南下南疆,一般走怎么走?”

小将士回道:“公务自然走官道,其他的可能要便宜从事,那就说不准了,山沟里爬进来也是有可能的。”

长庚默默地点了点头。

不多时,小将士惊诧地发现,长庚竟将他那身跑江湖时穿的烂袍子换了下来,换了一身衣服,虽未见多华贵,但十分考究,也隐约能看得出非富即贵来。

长庚摇身一变,便从穷书生变成了不折不扣的佳公子,连客栈掌柜见了他,说话都不由自主地恭敬了几分。

他就这样做少爷打扮,每天去官道上遛马,也不知是等人还是展览。

少爷衣服不禁脏,一天尘土喧嚣下来,晚上回来就得落一层灰,长庚不肯劳动别人,都是自己动手洗干净——他非洗不可,因为傍身的“少爷行套”只有两套,不勤快跟不上换洗。

每天长庚跨上马的一瞬间,心里都在想:“要么我还是走吧。”

四年多没见过顾昀了,思念日复一日罗成了山,他看着那山不由得担惊受怕,生怕它稍有风吹草动,就“轰隆”一声塌了。

他又想跑,又舍不得跑,一路在心里自己跟自己打架,还没打出个所以然来,就已经到了官道上。长庚只好既来之则安之,一整天徘徊在周遭喝风吃沙子,通常连只兔子也等不到,晚上回去的时候,他就想:“明天一早我就结账走人。”

然而第二天早晨再次食言而肥,依然打着架来到官道边。

这样疯魔的日子过了足足四五天,傍晚长庚调转马头回客栈的时候,见西方残阳烈烈如血,煞是好看,便不由得放慢了速度,让他那马边踱步边吃草,溜溜达达地回想起这些天自己的所作所为,他有点啼笑皆非,心道:“此事要是被了然知道,大概能把他笑成个没板牙的高僧。”

就在这时,长庚忽然听见身后传来马蹄声,似乎有车马队经过,他拨转马头靠边让路,下意识地一回头,见几匹好俊的高头大马转眼便飞奔而至,后面还拉着一辆马车。

远远一看,那些骑士身上都是便装,与其他匆匆赶路的旅人并无区别,但长庚的心却不知为什么,骤然开始狂跳。

分享到:
赞(49)

评论13

  • 您的称呼
  1. 心疼长庚

    匿名2018/11/16 12:23:21回复
    • 很可爱啊啊啊

      匿名2018/11/25 22:51:55回复
  2. 哈哈哈哈哈今天是遛马长庚

    长庚小甜心2018/11/19 23:11:10回复
  3. 哈哈哈哈哈艹

    隔壁魔道爬墙来的2018/12/03 23:21:13回复
  4. 长庚啊,暗恋不容易啊,以后要变本加厉要回来哈哈哈哈

    匿名2018/12/18 16:43:46回复
    • 打扮漂漂亮亮的等义父~

      陈栎媱2019/01/26 17:44:02回复
  5. 长庚别着急,以后有的是机会

    汪叽2019/02/11 16:31:41回复
  6. 哈哈哈长庚好可爱啊

    敢动阿洋劳资把你碎尸万段2019/02/18 18:40:58回复
  7. 甜心太太太甜了吧

    n刷p大文章的食堂阿姨2019/02/19 11:48:34回复
  8. 特定地点,换衣打扮,时间每天,来……遛马。。。对,我就是来遛马的,所以我们遇见绝对是个巧合!!!

    沈葭白@( ̄- ̄)@2019/02/20 11:26:28回复
  9. 蜀中大雨连绵关外横尸遍野
    你的笑像一条恶犬撞乱我心弦

    too too2019/03/30 19:43:20回复
  10. 可怜的什么都不知道就被遛了

    忘羡2019/04/17 20:20:31回复
  11. 马都廋了好几圈吧,哈哈哈哈哈

    我的名字此处省略2019/04/21 21:45:55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