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给我买一个人形的娃娃

周一清晨的办公室里飘着一股早饭的味道, 祝红从食堂买了三斤包子,个个的皮薄馅大十八个摺, 七里飘香, 十步必杀,起晚了饿肚子的,准备啃干面包和苏打饼干凑合的,全都循着香味来了, 连对面办公室里、他们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赵处都给勾引了过来。

赵云澜早把沈巍嘱咐他要禁烟禁酒禁油腻的事给忘在鞋跟里了, 两口塞了一个包子,还伸出油乎乎的爪子, 敲敲郭长城的脑袋指使说:“小孩, 去把电视打开。”

郭长城屁颠屁颠地去了,祝红看了一眼他的背影, 得意洋洋地说:“小郭这人不错, 勤快懂事, 就是胆子太小, 到现在就敢吃我给的东西。”

赵云澜:“正常, 他有恐人症。”

祝红刚想点头, 忽然发现有什么地方似乎不对。

赵云澜低头看了她一眼, 又好心补充说:“他不怕你, 说明他没把你当人看。”

祝红:“……”

这时, 她看见不知什么时候蹿上了办公桌的大庆, 大庆探头探脑地侦查了片刻,然后趁着赵云澜拿包子往嘴里送的瞬间, 眼疾爪快地一身爪,准确无误地把包子馅给拍了下来,那时机之精确、动作之矫健,简直要让人忘了它是那么胖的一只猫。

接着,大庆神勇地从桌子上扑下去,凌空叼住肉丸,敏捷地后空翻三百六十度,落地,一系列动作如行云流水,然后它扭着屁股、踩着猫步,晃悠着尾巴走了。

只给目瞪口呆的领导留下了一个滴油的发面皮。

赵云澜:“靠,死猫!”

祝红:“该,报应。”

这时,电视上早间新闻正播到头天晚上地震的事,好像有震感的地区不少,但是影响都不大,震中在一个人烟稀少的偏远山区里,基本也没造成人身财产损失。

赵云澜嘀咕一句:“怎么没再大点呢,我还敞开着怀抱等着给人压惊呢。”

“知道内情”的林静神秘地笑了一下。

祝红看看他,问赵云澜:“你又勾搭上谁了?”

“别说那么难听,世界要春暖花开,群英芬芳不能少了爱情这一味,你们这些龌龊的人不要侮辱别人纯洁的感情。”

林静:“我佛慈悲……”

祝红:“救命。”

赵云澜用油乎乎的手去抓她的头发,祝红尖叫着躲开,楚恕之往后退了一步让出场地,他无意中一抬头,惊讶地说:“汪徵?你怎么白天出来了?”

屋里的人全体愣了一下,随后祝红跳了起来:“拉窗帘,快把窗帘拉上!”

郭长城和林静连忙一起七手八脚地把窗帘拉上,办公室的棉布窗帘外面还有一层防紫外线材料的,两层一拉上,屋里立刻黑得晨昏不辨、昼夜不分,吃完了包子馅的大庆往墙上一扑,小胖爪来了个连环踢,把灯踹开了。

此时汪徵的脸色已经白得快要透明,等屋里没有一丝阳光了,她才敢飘进来,软软地瘫在了一把椅子上,蜷缩成一团,看起来虚弱得就快消散了。

林静从自己的抽屉里拉出了一把香,点着了凑到汪徵鼻子下面:“快,吸一点香火。”

一根香烧了小一半,汪徵才缓过来,她轻轻地呼了口气,身体看起来也真实了一些,不像个虚影了。

“你怎么回事?”赵云澜毫不怜香惜玉地在她脑门上拍了一巴掌,他竟然能触碰到对方,汪徵直接给拍得往后一仰,“不想活了是不是?不想活了回头我给你弄一个日光浴,让你好好美美黑!”

郭长城头回见到领导发脾气,吓得一哆嗦。

汪徵深深地看了赵云澜一眼,抬手指向电视。

新闻里正好播到救援队和记者靠近震中附近的山村,清点损失的现场情况。

震源在大西北,那公路条件极差,居民也少,想深入进去,很长一段路都只能靠走的,顺着镜头,能看见山上有零星的几个小土房子,也不知有没有人住,被震塌了半个屋顶。

村口一块破旧的石碑上写着“清溪村”。

汪徵的眼睛即使对女孩来说,也算特别大的那种,因此目光看起来总是有一点散乱,她呆呆地盯着那块牌子看了一会,镜头转开,才轻轻地说:“那是我……”

郭长城以为她会说出“家”或者“家乡”之类的字眼,可是汪徵顿了顿,好一会,才转向赵云澜,大大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说:“那是我埋骨的地方。”

这句话成功地给办公室带来了一股小阴风。

“赵处,我想请个假。”汪徵用她那种特有的、飘渺却平板的声音说,“我想入土为安。”

赵云澜皱皱眉,摸出根烟:“你……”

汪徵往后一样,面无表情地说:“不要让我吸二手烟。”

赵云澜:“……你只是个鬼好吗汪徵女士,不会得肺炎的。”

汪徵认认真真地说:“鬼也闻得到烟火味,你再这么下去,迟早会变成一根人形蚊香。”

赵云澜闷闷地把打火机又塞回兜里:“你入了镇魂令,都算是永不超生了,入土也安不了,何必呢?再说你们那不是不兴土葬吗?”

汪徵不言语,只是低着头,过了一会,又重复了一遍:“我想回家。”

赵云澜叹了口气:“就算你想回家,那你打算怎么去?”

汪徵:“还没想好。”

“你难道准备在青天白日下想?”赵云澜没好气地问。

汪徵不说话了。

赵云澜刚想说话,忽然手机响了,他出门接了个电话,等再回来,脸上带上了憋都憋不住的坏笑。

他干咳一声,抬起自己的表,对汪徵说:“这样,你先进来躲一躲,晚上我再把你放出来,我想个办法……到时候跟你一起过去。”

汪徵来不及废话,立刻化成一缕白烟,眨眼间就钻进了他的表盘里。

其他人却全都惊诧了。

楚恕之问:“赵处,你懒得像什么一样,出差从来都派别人去,什么东西能劳动你移驾大西北了?”

赵云澜:“滚蛋,我是身先士卒。”

林静说:“阿弥陀佛,我看你是无利不起早。”

赵云澜看起来还打算说点什么,可他实在日理万机,这么一会的工夫,电话又响了,他皱着眉摸出手机,瞪了这些胆大包天要造反的下属一眼,转身往外走去,在电话接通的一瞬间,脸上本能地露出了一个春光灿烂的笑容:“喂,哎,姐夫啊……咳,说什么呢?你别跟我客气啊,有姐夫跟自己小舅子客气的么?”

祝红呆呆地叼着包子,看着他招摇而去的背影,奇怪地问:“哪来的‘姐夫’?他什么时候又有个姐夫了?”

“那是宋部长。”大庆跳上桌子,就着肉味东闻西闻。

祝红:“哪个宋部长?”

“光明路这片不是给规划成商业街了么,咱们最近一两年可能要搬家,他看上了一处独门独户的小四合院,在市中心,紧邻大学城,闹中取静,现在正寻摸着走关系呢。”大庆舔了舔爪子,以一种超脱一般猫咪的八卦之心为她科普。

祝红不耻下问:“那那个宋部长怎么成他姐夫了?他连姐都没有。”

大庆从鼻子里喷了一下:“谁知道,反正十几顿酒喝过来,他就算没姐,也多了一大帮姐夫。”

沈巍讲完早晨的课,学生们开始陆陆续续地往外走,他站在讲台上收拾着桌上的教案。

教室外的阳光打进来,晃了一下他的眼,沈巍手上的动作一顿,低下头,就看见一股金线从窗外不知什么地方“勾”进来,一直缠住了他颈上的吊坠。

沈巍伸手想把那团线拉下来,可是手指径直穿了过去,金线就像是有生命一样,慢慢地分出很多股,缠上他的手指、身体、脖颈上。

沈巍闭了闭眼,再睁开,面前什么都没有了。

他忍不住伸手握住那团光芒四射的小球,心里明白,见了那人一面,以后恐怕就躲不开对方了。

赵云澜温暖的手几乎让他心乱如麻,一天过去了,他手背上似乎还残留着那时的温度,那么烫,那么灼人。

还是……先躲他一阵子吧。

赵云澜早晨就跑出去了,一整天没人影,直到晚上快下班,才一个电话打到了办公室,此时,林静和祝红已经在领导带头缺勤的情况下翘班跑了,大庆趴在一台电脑的主机散热口后面,睡得人事不知,楚恕之依然板着那张棺材脸,旁若无人地乒乒乓乓扫雷。

郭长城只好自己接了电话:“喂?”

“小郭?”赵云澜问,“忙么,不忙帮我做件事。”

郭长城:“好,您说。”

“明鉴——哦,就我那块表,里面煞气太重,汪徵不能久待,过两天我要想办法带她走,得找个别的东西当载体,你上网给我买一个人形的娃娃,最好大一点,得能站起来、能动就更合适了,找同城的店,跟他们说急用,让他们明天就送到。”

郭长城一边点头一边夹着电话在网上搜:“赵处,我找到一个,是真人等身,关节灵敏,能站立……”

赵云澜那边似乎有什么事,有点急,听到这就打断他:“行行行,这个不错,就买这个,让他们快点送货。”

郭长城应了一声,才想点击购买,无意中扫了一眼店名,骤然被雷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他发现这是一家情趣用品店。

纯情小宅男的脸“腾”一下就红了,支支吾吾地对电话那边说:“赵、赵处……这个……这个有点……”

赵云澜:“什么呀?哎呀贵一点不要紧,你记得要发票就行,全额报销——行我不跟你说了,这有点事,你给我抓紧时间啊!”

说完,那边不由分说地挂断了电话。

郭长城盯着电脑屏幕,默默地……蛋疼了。

分享到:
赞(337)

评论30

  • 您的称呼
  1. 祝红的性格和剧里的红姐性格不太一样啊……?

    居居的小澜孩2018/08/04 15:06:06回复
    • 我觉的也是

      居居夫人2019/02/13 21:01:37回复
  2. 这是什么梗?

    匿名2018/08/12 21:55:28回复
  3. 祝红:爱他就要看他被压

    白居过隙,巍澜可期2018/08/18 14:07:06回复
    • 红姐:人间不直的

      是花城主嗷~2018/10/17 16:11:20回复
  4. 还是更喜欢兄弟情的朱一龙

    匿名2018/08/20 19:06:10回复
  5. 电视里的兄弟情给人以在爱情的边缘徘徊的感觉,但是好看

    匿名2018/08/28 11:08:42回复
    • 对对对,迷迷茫茫啊,就似兄弟情又好似爱情,打着兄弟的名号,心里想的确实爱情的事

      匿名2018/09/02 07:41:48回复
  6. 北老师拿的是兄弟情的剧本,龙哥拿的是爱情剧本,咳咳咳咳,哈哈哈哈哈哈哈

    匿名2018/09/12 13:04:19回复
    • 想起了那个主持人问的:您认为,在剧中,沈巍和赵云澜除了是兄弟还是什么关系呢?bygg:(……战!友!)李砚:(这个问题搞事情)疯狂鼓掌ing

      是花城主嗷~2018/10/17 16:09:20回复
      • 哈哈哈哈,其实大家都知道怎么回事。

        匿名2019/01/05 22:29:14回复
  7. 自动带入两位老师及特别调查处

    今天睡到朱一龙了吗2018/09/26 00:44:43回复
  8. 楼上,我忍你ID很久了

    沈美人是我的2018/10/04 13:59:21回复
    • 难道你的ID就,,,咳咳咳

      匿名2018/10/07 15:44:40回复
      • 哈哈哈哈还是匿名好

        2018/10/08 14:29:53回复
  9. 红姐,人间不直的

    朱一龙在我床上2018/10/25 16:59:01回复
  10. 你们的ID都好皮啊:-D

    居居,我的2018/10/26 21:43:41回复
  11. 那根金线是啥?

    匿名2018/10/30 21:50:49回复
  12. 那根金线是什么东东?

    调皮的金线2018/11/25 20:53:11回复
  13. 郭长城盯着电脑屏幕,默默地……蛋疼了。

    郭长城盯着电脑屏幕,默默地……蛋疼了。2018/11/26 22:02:59回复
  14. 金线求回复啊

    你们睡朱一龙,我睡沈巍2018/11/28 21:54:54回复
  15. 这个买娃娃的片段电视剧还原的很棒啊(๑•ั็ω•็ั๑)

    一约既定,万山无阻2018/11/29 12:41:01回复
  16. 只有我喜欢李砚大庆的?

    抱走李砚!2018/11/30 23:44:02回复
  17. 郭长城以为她会说出“家”或者“家乡”之类的字眼,可是汪徵顿了顿,好一会,才转向赵云澜,大大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说:“那是我埋骨的地方。”

    匿名2018/12/04 17:25:57回复
  18. 电视剧看到第30集就不忍心继续看了,还是来看小说把电视剧的人物代入进去

    匿名2018/12/11 20:06:02回复
  19. 情趣用品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鬼见愁想骂娘哈哈哈哈哈哈

    故司2018/12/14 18:39:22回复
    • 纯情小宅男……

      陈……栎……媱2019/01/12 13:00:06回复
  20. 充气娃娃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为难小郭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人间不直的2019/01/18 20:15:20回复
  21. 所以小澜孩把那个滴油的包子皮怎么了?吃了吗?

    睡沈巍还是朱一龙2019/02/14 14:45:55回复
    • 默默地说一句其实我喜欢包子皮……嘿嘿嘿

      陈栎媱2019/02/14 19:58:14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