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心事

顾昀刻意把呼吸放得很缓,可是一口气到最后,身体总会不由自主地颤抖,方才他站得和桅杆一样,别人看不出来,这会长庚抱着他,感觉某种剧烈的痛苦快从他身体里爆出来了。

顾昀轻轻地喘息片刻,眉心不易察觉地一皱,冲长庚胡乱笑了一下,睁眼说瞎话地诽谤道:“好了,一个东瀛人而已,给你摸摸毛,吓不着——快别抓我这么紧。”

长庚:“……”

真是又心疼又想打死他。

顾昀拄着东瀛刀的长刀鞘,将自己重新撑了起来,青色的血管从他的苍白的手背上条分缕析地露出来,几欲破皮而出。陈轻絮给他端的那碗酒里放了他平时喝的药,顾昀凑近一闻就闻出来了,他在“聋瞎”和“头快爆了,但是能看见东西”之间徘徊了一下,很快就选了后者。

其实不喝问题也不大,毕竟,顾昀事先也不知道临渊阁的“乐师”那么巧就是陈神医的孙女,可是当那碗药端到面前的时候,他到底没能克服他骨子里的掌控欲。

顾昀承认沈易是对的,也知道,总有一天,他必须和这有残缺的身体和平共处,只是知道是一回事,一时还做不到。

哪怕他知道自己不靠视力和听力,也能没什么障碍地活下去。哪怕他心里明白,任何一种病痛,一旦成为习惯,也就不算什么病痛了。

可是老侯爷为了这个,剥夺了他的童年少年时代最无忧无虑的时光,想来虽然时过境迁,到底还是意难平吧。

这个暂时没办法,难平也只好慢慢平,等光阴解答一切——其实这几年磕磕绊绊地和长庚相处,顾昀心里对上一辈的怨气已经淡了不少了,他虽然肯定不会像老侯爷一样严厉地对待长庚,但也逐渐能理解老侯爷的为父之心了。

世间所有仇与怨的消弭,大抵一边靠忘,一边靠将心比心吧。

长庚咬牙切齿道;“我不。”

他非但没松手,抱着顾昀的双手还紧了紧,死活要黏在他身上,一路近乎胁持着顾昀,黏着顾昀进了船舱。

顾昀奇道:“你怎么又发明了一种撒娇的新花样?”

长庚一字一顿地反讽:“被东瀛人吓死了呢。”

顾昀:“……”

长庚心里对自己说道:“淡定,淡定一点。”

他一边沉默着拼命自我平静,一边扶着顾昀在方才那匪首的椅子上坐下,调整了一个相对舒服的姿势让他靠着。

长庚皱着眉端详了一下顾昀的脸色,压低声音在他耳边问道:“义父,你哪里难受?”

顾昀心知瞒不过去,想了想,果断选择了耍赖,便冲长庚勾了勾手。

长庚神色凝重地凑过去。

顾昀低声道:“经水不利,少腹满痛。”【注】长庚先开始没反应过来:“什么?”

问完,他才回过味来,少年的脸“腾”一下就红了,不知是不好意思还是活活气的。

顾昀头痛欲裂,恨不能撞墙,又见长庚脸嫩得可爱,一边忍着一边笑,消遣止痛两不误。

长庚眼睛里几乎喷出火来,愤怒地瞪着他。

顾昀深谙“调戏一下要摸摸头”的节奏,当下又干咳一声,正色道:“晚上没来得及吃东西,又喝了陈姑娘一碗凉酒,有点胃疼,没事。”

这话乍听起来好像有点道理,可常年行走行伍的,哪个不是饥一顿饱一顿?

像顾大帅这种格外皮糙肉厚的,怎么有脸装这种娇弱?

长庚方才为了平心静气做出的努力彻底化为泡影,气得快炸了,脱口道:“顾十六,你……”

“你”了半天,没想出下文怎么发作。

顾昀忽然笑了,抬手拍拍长庚的脑门:“怎么,大了,知道心疼义父了?没白疼。”

他手掌如天幕,长庚心里的滔天怒火就这么被劈头盖脸地拍下去了,转眼就只剩下了一点微不足道的青烟,灭得又无力又无奈。

长庚心想:“鬼才心疼你,嘴里没有一句实话,我干嘛要操这份闲心?反正也死不了。”

可是顾昀难看的脸色刺得他眼睛疼,长庚管得住自己说什么想什么,却管不住心里的焦躁。

他独自生了一会闷气,暗叹了口气,转身绕过那把气派的大椅子,双手按住顾昀的太阳穴,一板一眼地揉起来,一脸刚吵过架的面沉似水。长庚看出顾昀的肩膀是放松的,一般不会是胸腹有伤痛,四肢也活动如常,想必胳膊腿上的一点皮肉伤也不至于把他疼成那样,想来想去,大概还是头疼——长庚记得他从雁回镇往京城赶的半路上也犯过一次。

边按,他一边忍不住讥讽了一句:“义父上次还跟我说你是偏头疼,今天忘了吧?”

顾昀:“……”

他确实忘了,这辈子扯过的谎浩如烟海,要是每条都记得,脑子里大概也没地方放别的东西了。

长庚:“嗯?”

顾昀:“头疼也是有的,不都是为大梁鞠躬尽瘁累得多愁多病么,唉!”

他竟说得毫不脸红,长庚拜服,彻底没脾气了。

顾昀说完,祭出“倒头就睡”的绝招,闭着眼地享受着长庚的服侍,只可惜外面事还没完,他得时刻留着一只耳朵,不敢真的睡过去。

长庚刚开始心无旁骛地为他按着穴位,按着按着,目光便不由自主地落到了顾昀的脸上。

对于看惯了的人来说,其实俊还是丑区别都不大,连和尚那张妖异的小白脸,在眼前晃得时间长了,他都感觉和侯府王伯没什么区别了——哦,王伯还比那和尚爱干净。

唯有顾昀是个例外。

顾昀被东瀛人打散的头发没来得及再绑起来,落花流水地铺了一肩。长庚盯着他看久了,深深压抑在记忆里的种种梦境不由自主地就浮上心头,倘若他不加克制,那些记忆还会得寸进尺,激起他一些延伸的幻想。每每到这时,他都会像对抗乌尔骨一样,强行打断自己的思绪,把了然教他的那些毫无意义的经文拿出来反复在心底默诵,像是用一把磨刀石,反复地磨着自己的心。

可是这一招不知怎么的,突然不管用了。可能长庚全部的自制力都用在刚才克制怒火上,思绪一下子信马由缰起来。

身体里蠢蠢欲动的乌尔骨给他编织了一个无法言喻的幻想。

他仿佛看见自己弯下腰,亲吻顾昀的额头、眉心、鼻梁……一路徘徊到嘴唇,那嘴唇的必定不会很柔软,也不会很甜,大约还是清苦的,像他身上永远挥之不去的药味,或是带一点酒香,长庚还很想咬他一口,这想法一冒出来,他唇齿间仿佛立刻浮起了一丝微甜的血腥味,这让他整个人都战栗了起来,长庚狠狠地哆嗦了一下,蓦地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痴痴地站在顾昀椅子后,舌头被自己咬破了皮。

下一刻,长庚意识到自己的手指还在顾昀的耳侧,顿时仿佛被烫着一样缩回了手。

他僵立片刻,气息不稳地轻唤道:“义父?”

顾昀正装睡装得投入,没睁眼,也就没有看见长庚眼睛里没有褪去的血光。

长庚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拎起自己的佩剑,快步跑出了船舱。

船舱外海风猎猎,玄鹰徘徊在主舰附近护卫,下面正牌的江南水军正在姚镇的指挥下有条不紊地收拾战局。树倒猢狲散的东瀛人干脆跳到海里,准备乘小舟或是游走,四面海蛟已经在水里张了暗网,不多时就抓了一大堆自投罗网的。

黄乔被亲自带到姚镇面前,姚镇面带玩味,正在不远处弯腰和他说什么。

这些匆匆入了长庚的眼,统统没往心里走,他身上脸上灼烧一般的热意在海风中缓缓消散。

海上独有的、如附骨之疽一般湿润的阴冷悄悄地钻进了他的骨缝,冷得刻骨铭心,长庚面朝大海,心里对自己说道:“你这个畜生。”

他想,自己不能再待在侯府或是顾昀身边了。

两天后,姚大人府上。

院里的桃花开了,含着芳菲的水汽扑面而来,顾昀坐在窗口,磕着瓜子等姚镇写奏折——唯恐京城生变,加急奏折早已经送往京城。

京城封锁了消息,不过各方都有自己的眼线,已经传出了只言片语,说皇上震怒,令御林军围捕魏王,魏王打算趁夜逃离京城,走到德胜门被追了回来,具体怎么处置,谁也不知道了。

眼下江南尘埃落定,得再上一张折子,向皇上奏明前因后果。

姚镇一脸睡眠不足地搁下笔:“侯爷,您看此事怎么算?”

顾昀漫不经心地回道:“就说按察使大人察觉到海上有异,暗地派人明察暗访,在叛军未成形时一举挫败其阴谋。”

姚镇:“不不,我一介书生,上蛟晕蛟,上鸢晕鸢,一路吐过去的,何德何能?自然是侯爷只身入敌阵,力挽狂澜。”

顾昀笑道:“侯爷?安定侯远在西北,难道他会飞天遁地之术?我倒是听说姚大人临阵机智百出,令手下兵将着黑甲,震慑叛军,令其自乱,这样的手段实在让人佩服。”

姚镇脱口道:“我不干,你别害我。”

姚大人今年三十有六,正是一个男人最年富力强的岁数,留着两撇精神的小胡子,天生一张精明强干的脸,此人半生仕途几起几落,始终赖在鱼米之乡不走,毫无建树,身怀一天一宿长睡不起的绝技。

人们大概都已经忘记了,元和十二年,顾昀的老师林陌森还在世,正是那一届会试的主考官,见姚镇文章,不由得拍案叫绝,上呈元和皇帝,御笔亲封了状元郎。

顾昀意味深长地说道:“平东海之叛,将一场可能危及京畿重地的大战消弭于无形,这么大的功劳你不要么?将来出将入相指日可待啊姚大人。”

姚镇苦笑道:“有多大能耐吃多大碗饭,下官无才无德,偏安一隅舒坦养老就好,哪有乘风化云的本领?侯爷绕了下官吧。”

顾昀:“我还想上报皇上,派你来西北做监军呢。”

姚镇抱头作揖:“下官上有八十老母,下有幼子嗷嗷待哺,求英雄饶我一条狗命,看上我家什么好,您尽管拿去。”

顾昀:“……”

“要么侯爷您看这样,这个事出在我们这里,两江总督周大人肯定是绕不过去,我去跟他老人家商量商量,”姚镇赔笑道,见顾昀脸色似乎不太好,忙又补充了一句,“对了,还有小殿下,小殿下游历江南,偶然见到叛军征抓民间长臂师,路见不平,只身潜入,与我军里应外合,亲手抓到匪首,您看这样好不好?”

这话一出口,顾昀便不吭声了。

对长庚的出身,当今虽然不便明说,但肯定心怀芥蒂。现在这个事搞不好要牵涉魏王,皇上必然心寒,再看这一直不待见的幼弟旗帜鲜明地站在他那边,说不定愿意放下上一辈的恩怨。

长庚眼看着快要到可以封王的年纪,如果能得皇上偏爱,将来的路或许会好走一点。

顾昀权衡片刻,没好气地瞪了姚镇一眼——此人确实非常有才,否则也难在一面之缘后跟安定侯保持长期的友谊,但不求上进也是真的,全部的追求就是混吃等死,将聪明才智都放在了上下打点、溜须拍马上。

姚镇笑嘻嘻地又问了一遍:“侯爷,您看这样行吗?”

顾昀懒得理他,翻了个白眼,披衣而起。

他准备悄悄离开江南,这件事中,临渊阁和玄铁营都参与了,但是都不便露面,怎么编圆了,全靠姚镇一支笔了。

顾昀推门而出的时候,见长庚在院里削竹笛,葛胖小曹娘子还有姚大人的两个小女儿都围着他,长庚手巧又温和耐心,一人给削了一支小竹笛,像模像样的,两个小丫头都不到十岁,围着他又蹦又跳。

顾昀看见长庚就觉得心情很好,他虽然从未说出来过,但一直希望长庚能长成一个敏锐但不过分机灵外露,仁义又不优柔寡断的人,既不要像他父亲一样懦弱,也不要像他母亲那么偏激。

长庚的成长完全和他的设想不谋而合。

连模样也是从父母中挑了优点继承。

他走过去,从长庚手里将一根新成型的笛子抽出来,笑道:“有我的吗?”

长庚脸上放松的笑容一顿,又将笛子拿了回去,递给一边眼巴巴等着的小女孩,口中道:“哄孩子玩的小东西,粗陋得很,义父不要取笑。”

顾昀:“……”

他默默地盯着小姑娘手里的笛子,心想:“我也想要。”

还没有顾昀腿长的小孩将手往身后背了背,悍然无畏地仰头和顾大帅对视。

长庚将手头的东西放下,示意葛胖小他们带两个小丫头玩,自己跟上顾昀,将心绪沉了沉,对顾昀说道:“义父是不是要回西域了?”

顾昀:“嗯,你替我回京面圣,该怎么说,重泽会教你,不要担心。”

长庚默默地点点头。

“这回你立了功,皇上可能会有封赏,”顾昀道,“可能会让你提前上朝听政,你要是提的话,他说不定还会放你来西北找我。”

今年再见,长庚俨然是个临危不乱的大人了,去年还满身稚气的样子荡然无存,顾昀坚决不带他去西北的心也松动了,眼下趁着西北还勉强算是太平,顾昀心想,也可以带长庚去长些见识,反正不用他跟着干什么,将来回朝还能算他的资本。

顾昀离家时,长庚曾经那么一门心思地想要跟他去西北,顾昀本以为他终于得偿所愿,起码会喜出望外一次。

不料长庚脚步一顿,沉默了片刻,却说道:“义父,我不想去西域了。”

分享到:
赞(81)

评论15

  • 您的称呼
  1. 为什么这里这么清净

    隔壁魔道爬墙来的2018/12/03 22:39:07回复
  2. 经水不利,少腹满痛可还行,哈哈哈哈哈

    匿名2018/12/15 22:14:29回复
  3. 这么久了顾大帅对长庚的感情还没出来吗

    匿名2018/12/18 16:18:27回复
    • 毕竟是他义子啊哪能那么快……

      陈栎媱2019/01/26 17:23:25回复
      • 不得不说大帅太皮了~╮(╯▽╰)╭

        陈栎媱2019/01/26 17:23:50回复
  4. 他默默地盯着小姑娘手里的笛子,心想:“我也想要。”
    哈哈哈“我也想要”哈哈哈……

    哈哈哈2019/02/09 00:03:05回复
  5. 哈哈哈哈哈哈顾大帅跟个魔鬼似的

    .........2019/02/11 16:10:15回复
    • 哈哈哈,和小姑娘抢笛子的顾帅?哇啊啊啊,不得不说好可爱\^O^/

      沈葭白2019/02/19 23:03:57回复
  6. 真的是太喜欢这个网站了,连名字都起的这么合人心意

    面面2019/03/29 19:53:58回复
  7. 委屈巴巴的顾帅:我也想要。

    北辰2019/03/29 21:00:57回复
  8. 顾昀奇道:“你怎么又发明了一种撒娇的新花样?”
    ———哈哈,十六,你不知道什么是借题发挥吗?小长庚早就想如此了,现在刚好可以光明正大、名正言顺的如此了!

    入戏的过客2019/05/11 17:07:16回复
  9. “义父,我不想去西域了。”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肯定很难过吧。

    匿名2019/05/30 04:18:38回复
  10. 竟然有一丝丝肉!虽然还是注水肉吧。。

    匿名2019/06/29 11:33:08回复
  11. 摸摸毛吓不着hhhhhhh

    今天的顾大帅依旧很皮2019/07/12 22:14:10回复
  12. 重要的笛子出場了啊

    哎呀2019/07/14 14:45:19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