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虚实

曹娘子试了第六把钥匙才将那铁牢的门撬开:“快,快出来。”

里面关着的人已经成了惊弓之鸟,一见他手中的棍子,先吓得集体往后缩了缩。

牢房里为首一个花甲老人,颤颤巍巍地拱手道:“小将军,我等只是被叛军抓来的长臂师,不是跟着他们造反啊,小将军一定要报给顾侯爷知道。”

曹娘子忙把铁棍背在身后,道:“我家大人都知道,还有件事需要仰仗诸位帮忙。”

于是这条不起眼的小船上,一帮光脚狼狈的长臂师互相搀扶着从牢笼中鱼贯而出,纷纷跳进海里,往四面八方游了出去,脚步声震颤着甲板,守卫哼哼唧唧地刚要醒来,迎面又挨了一闷棍。

曹娘子干完这一票,叉着腰低头看了看那守卫,只觉匪夷所思——美男晕倒必然我见犹怜如玉山倾倒,丑男晕倒为什么都要将白眼翻到头盖骨上呢?

他摇头径自道:“不可理喻。”

然后捏着鼻子将此人拖到了牢笼里,“咔哒”一声落锁,大功告成,也跑了。

此时主舰船舱中,身边只有两个少年的顾昀从容不迫地负手而立,似笑非笑地看着面前这群披甲执锐的私兵。

一个人十五六岁初出茅庐的气质,与历尽沙场刀剑磨砺后会天差地别,乍一看可能认不出来,但只要不破相,五官模样却不大会变了。

黄乔听顾昀开口说话便是一脸惊疑不定,盯着他仔细看了半晌,忽然倒抽一口凉气,蓦地往后退了一步:“你、你是……”

顾昀手里握着那把方才随便抢过来的东瀛武士刀,漫不经心地掂了掂,把蒙眼的布条绑在了披散的头发上,笑道:“难得,看来黄提督是认出在下了。”

黄乔一方才还一副器宇轩昂礼贤下士的模样,眨眼间,整个人好像中了邪一样,不受控制地哆嗦起来:“顾、顾……”

顾昀应了一声:“嗯,顾昀,久违了。”

他话音没落,便听“呛”一声,竟是那私兵中有人握不住手中兵刃,吓得脱了手,船舱内一片寂静,唯有角落里弹琴的白衣女好像全然没听见一样,手中琴弹得一个乱音都没有,一曲江南的渔舟唱晚在这种场合下显得格外刺耳。

“不可能!”方才大放厥词的中年人脱口道,“安定侯在西北剿匪,怎会……”

“造反要多读书,”顾昀看着他语重心长道,“东海没前养‘鹰’,可你听总该听说过吧?”

他话音没落,船舱外突然响起惨叫,有人猛地提灯去照,只见两三条鬼魅一样的黑影极快地在船舱外穿梭而过,与主舰一触即走,雁过拔毛,落地必杀一人。

“玄鹰!是玄鹰!”

“不……不可能!闭嘴!”黄乔喝道,“东海怎么会有玄铁营,怎么会有安定侯!不可能!放箭!放白虹箭将这些装神弄鬼的射下来!”

“大人小心!”

玄鹰从他头顶上方掠过,箭矢如雨,要去启动白虹箭的先被弓箭追赶得抱头鼠窜。

四下混乱成一团,墙角里弹琴的姑娘岿然不动,伸手一扒拉琴弦,噼里啪啦地换成了十面埋伏,格外应景。

黄乔瞠目欲裂:“顾昀在此又能怎么样?我不相信他能将远在大漠的玄铁营一起带来!宰了他,看那狗皇帝还依仗谁去?上!”

一帮士兵们“刷拉”一下拉开兵器,杀气腾腾地逼视着被围在中间的三个人。

葛胖小一愣,在乐声的掩盖下偷偷拉了长庚一把:“大哥,说得对呀!怎么办?”

长庚没来得及答话,顾昀已经回手在葛胖小毛发稀疏的脑门上敲了一下,坦然笑道:“不错,我身边只有这几个玄鹰侍卫,黄提督有胆有识,说得好!”

葛胖小眨巴眨巴眼睛:“大哥,不对,侯爷底气足得很呢。”

长庚:“……”

拉开兵器的一排小兵你上前一步我退后一步,排成了波浪形,一会涨潮一会退潮,愣是没人敢山前。

葛胖小整个人已经晕了,心想:“他到底有人没人?”

长庚虽不敢自负聪明,但平时总比葛胖小想得多些,不料此时跟葛胖小懵得一样厉害,心想:“他到底聋是不聋?”

让人费解的顾大帅八卦迷魂阵一样笑盈盈地走向黄乔,根本无视他周围进进退退的兵:“要是我没记错,黄提督师承常知禄,好像是魏王的舅公?怎么,当年先帝驾崩,魏王动用御林军不成,现在又想走水路了吗?”

长庚恍然间想起来了,当年顾昀带他回京城,是拖着小半个玄铁营一起的,直接将玄铁营留在京外,剑指京城,他们俩急匆匆地赶往宫里时,在先帝殿外和跪在那的魏王与太子——也就是现在的皇上打了个照面,顾昀还停下来打了个招呼。

现在想起来,那个招呼真是格外意味深长。

原来魏王那时候就想造反,只是被赶回京的顾昀镇住了吗?

黄乔一听这话,如遭雷击,顿时就以为自己阴谋败露了。

那么是皇上早就察觉魏王的异心,京城那边露了马脚,还是两江之地自己人里出了叛徒——这都已经不重要了,他只知道,顾昀来了,他死定了。

当然,黄乔打死也想不到,顾昀纯粹是对朝中一些武将师承隐约有点印象,随口蒙人的。

葛胖小目瞪口呆地想:“什么,原来侯爷早知道魏王要造反!”

长庚的手按在了腰间佩剑上。

黄乔知道自己死到临头,只好拼了,他恶向胆边生,当即大吼一声,面目狰狞的向顾昀扑了过来。

船舱里的角落中,几个本是装饰作用的铁傀儡同时发出怒吼,咆哮着举起手中利器。

长庚蓦地从顾昀身后掠过,抢在顾昀出手前架住了黄乔的剑,沉声道:“领教大人武艺。”

主将已经身先士卒,后面的小兵再害怕也不能退缩,顿时要一拥而上,冲进小小的船舱里。

葛胖小慌忙在自己身上摸着,没摸出什么能保命的东西,连忙跟紧顾昀。

顾昀平端东瀛刀,细窄地刀身一横,随手拨开一把砍向他的刀,笑道:“嘘,诸位没听见吗?”

他装神弄鬼的功夫比手上的真功夫还要出神入化,众人情不自禁地侧耳听去。

长庚手中长剑从黄乔刀刃间划过,尖鸣刺耳,“嗡”的一声,那少年面无表情地飞起一脚,狠狠地踹在黄乔的腰眼上,黄乔惨叫了一声,跌到了一只铁傀儡脚上。

铁怪物敌我不分,见人就砍,黄乔躲得好不狼狈。

船舱中琴声铮然——那女的不知是怎么想的,从十面埋伏又换成了凤求凰。

外面海浪依稀,玄鹰呼啸而过,渐渐的,所有人脸色都变了。

他们听见了喊杀声、哨声和锣鼓声!

仿佛有千军万马从四面八方合围过来。

黄乔心里大骇,那一刻,他不由自主地想起了玄铁营的可怕传说——

当年北疆关外,漫天的白毛风、一望无际的吃人草原,狼与羊一同瑟瑟发抖,狂风卷来了阴兵,他们身着乌黑的铁甲,背后白雾翻滚,破风而来,神鬼为之惊惧……

这时,突然,大片海蛟在黑夜中亮着的光渐次黯下去,越来越多的船舰动力被切断,暗处好像有一只所向披靡的怪物,大口大口地吞吃着无还手之力的海蛟,船上兵将与东瀛武士乱成一团,空中突然炸开一团巨大的烟花,照亮了半个天空,有眼尖的人惊叫道:“玄铁营!”

烟花残光里,一队身着漆黑重甲的将士俨然已经上了船,为首一人回头,目光如电。

长庚蓦地欺身而上,居高临下地斩向黄乔,葛胖小眼珠转了转,从自己怀里摸出一个药丸大的铁球,伸手向黄乔脚下扔去:“大哥,我助你一臂之力!”

铁球好像自己会加速,“咻”一声冲向黄乔脚下,黄提督脚步顿时乱了,胡乱挡了几剑,被长庚一剑挑了手腕,大叫一声扑倒在地。

而那小铁球直接从人群中往外飞去,跳出甲板,呼啸而上,在空中炸了个满堂彩。

长庚回手将手中剑鞘插进逼近他的铁傀儡胸口,一拧一压,铁傀儡当场发出几声呛咳声,不动了。

长庚:“义父,贼首已经制住。”

顾昀大笑道:“贼首尚在朝中啊。”

说完,他旁若无人地往船舱外走去,竟无人敢挡。

甲板上玄鹰盘旋,顾昀从怀中摸出一个巴掌大的铁牌,往上一扔,一个玄鹰抄手接住,站在高高的桅杆上,将海蛟上的铜吼卸了下来,朗声道:“叛军首领已拿下,玄铁虎符在此,有江南水军将士者,若见此令者弃暗投明,既往不咎,违令者就地处斩!”

玄铁虎符乃是武皇帝赐给安定侯的,危急时刻可以号令天下七大军种,一共三枚,顾昀手中一枚,朝廷保管一枚,皇上手中一枚。

三十多个被关起来的长臂师在水里把海蛟的动力切断了大半,谁也联系不上谁,叛军中的私兵有一多半都是黄乔带来的水军,少部分是征来的杂牌军,闻听玄鹰喊话,顿时乱成了一锅粥,有坚持负隅顽抗的,有当场反水的,更多的不做所措,被吓坏了的东瀛人攻击,莫名其妙地就和自己人打了起来。

主舰灯光大亮,长庚把五花大绑的黄乔推了出来,主舰上的叛军见大势已去,纷纷扔下武器。

那没心没肺的乐师姑娘还在弹琴,换了不知多少首曲子,全都弹得像模像样。

顾昀的脸在微光显得平静无波,长庚迷惑地看着他,心里一时想他肯定见过很多这样的场面,一时又忍不住疑惑那些玄铁兵从哪来到的。

两三个玄鹰便于藏匿,玄铁兵也能藏吗?

再说他是怎么将玄铁兵从西北大漠带来的呢?

方才他到底是装聋还是装不聋呢?

一时间,连长庚也忍不住觉得,顾昀是很早就知道魏王盯上了东海水军,就等着他们船炮备齐,再一举包圆。

远处传来熟悉的隆隆声,姚镇终于调动了江南水军,巨蛟出海,一只长鸢已经在空中露出了形迹。

顾昀与天上玄鹰交流全靠简单的手势,一只玄鹰带着玄铁虎符领命飞上长鸢,接管了姚镇带来的水军。

黄乔死死地闭上眼——大势已去了。

没完没了的乐声终于停了,白衣女琴师抱着琴不慌不忙地从船舱里走出来,看了一眼被五花大绑的黄乔。

黄乔狰狞地瞪着她,嘶声道:“陈轻絮,连你也要背叛我吗?”

陈轻絮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一眼,面无表情地从他身边走过,她的脸好像一张画皮,敬酒的时候面无表情,弹琴面无表情,听见厮杀面无表情,被人质问还是面无表情。

她款款走到顾昀面前,开口道:“侯爷。”

顾昀忙收敛了方才二五八万一样的傲慢:“多谢姑娘援手,不知姑娘和陈卓老先生是……”

陈卓就是多年前给他开药的老神医。

“那是我爷爷,”陈轻絮意有所指地说道,“海上风大,侯爷最好还是去船舱里面坐一坐。”

顾昀听出她是来提醒那药头痛欲裂的副作用的,当下微微笑了一下,没吭声。

陈轻絮见他不听,也不废话,只敛衽道:“愿盛世太平安康,诸君长命百岁。”

顾昀再次道:“多谢。”

陈轻絮转身下船,可能是弹琴弹累了,看也不看那些打得乱七八糟的叛军。

葛胖小:“哎,索道那头好多人打得乱七八糟的,那个姐姐怎么这么走了?”

顾昀一皱眉,刚要叫住她,便见索道上冲出了一个东瀛人,张口向她喷出一支口中暗箭。

高处的玄鹰一箭立刻指了过去,东瀛人应声落海,陈轻絮脚步轻移,似乎是踏着索道晃荡的节奏走了个舞步,东瀛人的暗箭“当”一声打在了铁索道上,与她擦肩而过,她眼也不抬,依旧女鬼似的飘忽而去。

葛胖小:“……”

果然天下怪胎,尽出临渊阁。

巨鸢与蛟龙抵达的时候,叛军已经自己乱得差不多了,玄鹰将主舰上的阶下囚看了起来,正规军开始收拾残局。

一个玄甲兵这才冲上主舰,面罩往上一弹,长庚震惊地发现,此人竟是了然大师。

了然大师俨然还不如突袭雁回小镇的北蛮人熟悉重甲,虽然在机械加持下力大无穷,但走路顺拐,跑动间动力控制不好,一蹿一蹿的,像一只英勇笨拙的大兔子,勉强抓住桅杆站定,好悬没直接跪下。

仔细看,他身上那“玄甲”居然有点掉色,露出里面惨白的金属色,身上还带着一股销魂的腥味。

所以方才吓破叛军胆子的“玄铁营”就是这帮货色!

那喊杀声哪里来的?口技吗?

长庚不动声色地磨了磨牙,感觉又被顾昀坑了。

了然和尚吃力地撑起两条机械手臂,想比划几句手语,奈何机械手控制不好,十个手指头掰不开缝,像海带一样悠悠颤动,谁也看不懂。

他比划得额头都冒了汗,在重甲中奋力挣扎起来。

葛胖小呆呆地说道:“侯爷,大师好像有紧急军情。”

顾昀微微扭头看了一眼,说道:“没事,那蠢货出不来了,你从外面帮他卸一下甲。”

葛胖小:“……”

和尚被困在重甲中,无辜地和他对视,葛胖小抽了口气:“大师你不是精通各种钢甲火机吗?”

和尚说不出来,也比划不了,只好用他那双异常灵动的眼睛试图传达一个意思:精通不等于会穿,出家人又不是上战场用的。

葛胖小只好和长庚从外面动手将重甲拆卸下来,了然大师从重甲中滚出来,来不及整理仪容,便走到顾昀面前,正色比划道:“大帅,江南水军已到,姚大人已在鸢上,无论如何,你先进船舱休息休息。”

长庚一愣,从这话里感觉到了什么,猛地扭头望向若无其事的顾昀。

顾昀倒是没坚持,应了一声,把玩着他半路缴来的东瀛刀缓缓地往回走去,长庚忙跟上去。就在这时,那蛇一样的东瀛人悄悄地贴着甲板上的阴影来到近前,手腕上的贴袖口中袖中丝露出淡淡的光。

蛇男露出一个扭曲的笑容,看准顾昀即将走进船舱的瞬间,一双铁袖口同时发作,六枚袖中丝射向顾昀。

玄鹰呼啸而下。

长庚吃了一惊,本能地扑上去想保护他,利器割破的海风却已经先一步传达到了顾昀身上。

他伸手将长庚一揽,带着他连错几步,手中东瀛刀弹开,三把袖中丝同时打在刀身上,直接将刀碎成了三截,顾昀转手一甩,袍袖翻飞,抱着长庚利索地滚了出去,袖中丝打散了他绑头发的黑布条,蛇男被高处的玄鹰一箭射死。

顾昀并没有将这小插曲放在眼里,他拍了拍长庚,漠然道:“漏网之鱼,没事。”

说完,他撑了一把长庚的肩,想站起来,谁知脚下却一个踉跄。

长庚魂飞魄散地接住他,无意中摸到他后背,发现顾昀的衣服活似刚从水里捞出来的——后背已经被冷汗打透了。

分享到:
赞(79)

评论13

  • 您的称呼
  1. 被冷汗打湿是认真的嘛哈哈哈,顾昀演技好的雅痞哈哈哈

    隔壁魔道爬墙来的2018/12/03 21:06:22回复
  2. 怕是疼的了

    长顾2019/01/05 10:30:58回复
    • 疼的啊……心疼大帅啊……了然大师英勇笨拙的大兔子……好有画面感

      陈栎媱2019/01/26 14:42:34回复
  3. 顾昀真会装神弄鬼啊……
    也替他疼一把……
    是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吗?人说能者多劳,但很多能者原本不是能者,是肩上的责任让他们变成了能者。其实有的时候应该反过来,责任越大,能力越大。当下定决心去承担一个责任的时候,你才会真正的强大。
    比如说顾昀,顾昀在磨炼中长大,这份磨炼也是一份砸在身上的责任,让他强大。
    但强大的背后全是伤啊啊啊啊啊啊顾昀啊啊啊啊啊啊……

    哈哈哈2019/02/08 23:47:52回复
    • 呜呜呜,看的好想哭……〒_〒

      沈葭白2019/02/19 22:54:48回复
  4. 有人吗

    敢动阿洋劳资把你碎尸万段2019/02/18 16:28:54回复
  5. 杨传乐

    沈千秋2019/02/18 21:19:05回复
  6. 顾大帅装的一手好逼

    匿名2019/02/26 12:40:03回复
  7. 我虽然当时吓得要死,但依旧要保持我金光闪闪的外表

    顾昀2019/03/10 21:46:48回复
  8. 当年北疆关外,漫天的白毛风、一望无际的吃人草原,狼与羊一同瑟瑟发抖,狂风卷来了阴兵,他们身着乌黑的铁甲,背后白雾翻滚,破风而来,神鬼为之惊惧……
    为什么我想到了 在苍茫的大海上,狂风卷集着乌云,在乌云和大海之间,有一只海燕,在高傲的飞翔,,,

    原味2019/04/08 01:15:30回复
  9. 说完,他撑了一把长庚的肩,想站起来,谁知脚下却一个踉跄。
    长庚魂飞魄散地接住他,无意中摸到他后背,发现顾昀的衣服活似刚从水里捞出来的——后背已经被冷汗打透了。
    ~~好心疼顾帅,英雄真的不易!

    入戏的过客2019/05/11 16:50:25回复
  10. 楼上的楼上这么爱高尔基么hhhh

    巫女2019/06/02 09:23:07回复
  11. 刚追,好喜欢顾大帅!!

    爱羡羡2019/07/05 22:10:06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