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香凝

长庚追着了然和尚来到城外的时候,夜色已深,周遭万籁俱寂,城里木头小车打更的声音也隐约远去了。他于是停下脚步,开口叫住了前面的人:“了然大师,且先慢点走。”

了然脚步一顿。

长庚说话慢条斯理,态度也不见一点火气,温和有礼,像往日在禅房里沉默不语的喝苦丁一样。

唯有手掌已经移动到了剑柄上,随时拔剑出鞘,便能将那和尚串成肉串。

长庚:“这些日子以来常与大师清谈,我受益匪浅,也知道大师心系天下,不是安于禅院谈佛论道的人——我的出身来历,可能大师有些耳闻,侯爷纵横千里,纵然是一代名将,但不论家国江山将他摆在什么位置上,对我来说,他也只是个相依为命的亲人,我一介小人物,没什么本事,手中铁勉强够立足而已,顾虑不了大事,心里只有巴掌大的一个侯府和几个人,还望大师谅解。”

了然:“……”

长庚平时跟顾昀怎么说话他不知道,不过对外人,一直是“三分的话,十分的含蓄”,了然本以为自己已经领教过了,但他还是万万没想到,世上能有人把“交情归交情,敢动到顾昀头上,我就一剑戳死你”这种杀气腾腾的话说得如此春风化雨。

了然低头看了看自己跑了一天已经看不出底色的僧履,试探道:“殿下天潢贵胄,心怀仁厚,该有一番天地,不必妄自菲薄。”

长庚神色淡淡的,不为所动:“男儿生于世间,要是连周遭一亩三分地都打理不好,有什么必要把视线放那么远?”

了然苦笑了一下,知道他不好糊弄,只好信誓旦旦地比划道:“顾帅乃是社稷之栋梁,牵一发必动全身,和尚怎敢有半点不轨之心?”

长庚的手掌依然撑在剑柄上:“但大师确实是有意要将我义父引到此地。”

了然正色:“请殿下随我来。”

长庚凝视了他片刻,重新将佩剑提起来,微笑道:“那就有劳大师带路解惑了。”

解不好还是要戳死你。

了然和尚把僧袍一扒,里外翻了个,只见那披麻戴孝一般的白僧袍居然有两面,里面是黑的,往身上一披,再罩上脑袋,和尚就融入了黑暗里。

长庚:“……”

他心里不由自主地浮现了一个疑问——他们从京城溜达到江南的这一路,好像确实没见了然换过衣服,那么他这僧袍里面究竟本来就是块黑布,还是他老也不洗,一面穿黑了就翻过来接着穿?

这么一想,长庚整个人都洁癖了起来,几乎没有办法与高僧并肩同行了!

身着“夜行衣”的了然带着长庚在江南细密曲折的小桥流水中穿梭而过,很快到了内运河码头。

大梁海运与内陆运河之间的通路早在十年前便已经打通,双线并行,往来船行十分便捷,曾经成全过河畔一线繁华地,近几年因为税赋过重,倒是显得有点萧条了。

不过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此时已经夜深,码头上依然有商船和船工在忙碌。

了然摆摆手,止住长庚的脚步,比划道:“前面已经有玄铁营的眼线了,不要再接近。”

长庚瞥了他一眼,摸出一只千里眼,往水面上望去。

码头上风平浪静,船工与脚夫来来往往,岸边有一些从江南驻军中调来的将士正在检查货物,他既看不见玄铁营的人,也看不见水面有什么异常。

长庚此时不太信任了然,并没有直言询问,自己默默地观察起来——船工正在往上载货,货物统一用薄木盒子装着,上船前要把箱盖打开,放在一个齿轮转动的传送条上,让守卫驻军查看过了,再运到另一头,有几个船工在那等着,挨个封箱抬上船。

前几天经过的时候,听当地百姓闲聊提起过,海运与河运码头对商船查得一般没有这么严,是江南最近开始推行耕种傀儡,朝廷下放了一大批紫流金,为防有宵小之徒私自倒卖才紧张起来的。

验货的箱子一打开,隔着百丈远,长庚都忍不住皱起了鼻子:“什么味?”

了然在旁边的树上写道:“香凝。”

长庚一愣:“什么?”

了然比划道:“殿下久居安定侯府,用的熏香想必都是御赐的不曾见过这些平民老百姓用的便宜货,这是将一堆香料的下脚料压制成油或膏状,气味非常浓烈,买回去要加三层密封罐才能让它不走味,每次只消取出一点,以温水化开,便能用上数月,一粒香凝的香膏只有拇指大,用上十年八年不成问题,才一吊钱。”

压制的香过于浓烈,香到了一定程度,完全就是恶臭了,长庚被熏得脑仁疼,没顾上纠正和尚的误会——侯府从不用熏香,洗完的衣服只有皂角味。

长庚抬高了千里眼,忽然见那商船上有个男人的身形一闪而过,发饰穿着都与中原人不同,想起了然给他讲过的海外见闻,便问道:“我好像看见了一个大师说过的东瀛人,那么这是送往东瀛的商船……东瀛人要这么多香凝做什么,拿回家煮着吃?”

了然赞赏地看了他一眼。

盛放香凝的木头箱子蜿蜒如一条长龙,四五艘隐没在暗夜中的大船等在那里,比旁边运送新鲜水产的商船还要壮观。

要是一粒香凝就能用上十年八载,怎么还会有人买这么多?

别说巴掌大的东瀛列岛,就算大梁民间也不一定买得完这几船。

码头驻军被熏得眼泪汪汪,拿着手帕捂着鼻子,拼命催促船工快点过货箱,旁边本来有一条协助稽查的狗,早已经给熏得趴在一边不动了。

长庚低声问道:“请教大师,驻军身边的狗是查什么的?”

“那是‘狗督察’,”了然说道,“紫流金有一股淡淡的清苦气,人是闻不到的,狗却十分敏感,紫流金事关重大,武帝时期下死命令整顿紫流金黑市的时候,狗督察立下大功,至今仍在用。”

狗督察给劣质香凝熏得直翻白眼,别说是紫流金,就是肉骨头想必也闻不出来了。

长庚:“所以大师怀疑这一队东瀛上船有不可告人的目的,引我义父是来查这个?”

了然还没来得及点头,长庚便紧接着逼问道:“那么敢问大师,你怎么知道我家侯爷会亲自前来呢?而且这本该是应天府和江南驻军的事,他又是开小差而来,你怎么笃定他一定会插手呢?为何你不去找应天巡抚,不去找按察使督察使大人,非要舍近求远,费尽心机地将他从西北引来呢?”

了然:“……”

他本想着,这少年头一次独自出远门,便撞上这么大一桩阴谋,震惊之余,很容易忽略其他的事——可他没想到,长庚居然并不怎么震惊,从头到尾只是皱了个眉,而且非要刨根问底了。

和尚忍不住想起当年顾昀从雁回小镇将这孩子领回来的传言——有人说雁回镇的蛮族叛乱,是由四殿下的养母一手促成的,四殿下大义灭亲,方才让玄铁营有了准备,将蛮人一网打尽。

可长庚那时候才多大?充其量十二三岁吧……

了然忽然很想问一句“雁回动乱时,你杀过人吗”,片刻后,又咽回去了,因为感觉没必要问。

长庚静静地看着他,月夜下,了然从他的眼睛里看见两团浅浅的黑影。

他早知道长庚身上有种特殊的早慧和早熟,还以为那是他年幼时身份突变,在京城寄人篱下而生的敏感,直到这时,和尚才忽然意识到,这个少年眼睛里恐怕看见过别人谁也不知道的暗处。

他甚至怀疑,连顾昀也是不知道的。

了然的态度慎重了起来,斟酌了片刻,才缓缓地比划道:“我知道他会来,我也知道他只要来了,就一定会插手,此事牵连甚广,不是一个小小的应天府可以摆平的——有些事,侯爷心里应该是与我们心照不宣的。”

长庚眯了眯眼,敏锐地注意到他说了一个“我们”。

就在这时,身后忽然有风声响起,了然还没反应过来,长庚腰间那装饰一般的佩剑已经尖鸣一声出了鞘,这是他无数次与铁傀儡过招的本能反应。

雪亮的佩剑撞在了玄铁割风刃上,长庚认出来人是个玄鹰,两人同时撤兵器后撤。

玄鹰顺势单膝跪下:“惊扰殿下了——侯爷让属下带殿下和大师回去。”

长庚方才放下的眉梢轻轻地提起来,顾昀怎么知道他和了然偷遛到这里?

了然和尚说的“心照不宣”指的又是什么?

了然却并不吃惊,从善如流地摘下他可笑的头巾,宝相庄严地稽首行礼,无声胜有声地表达了“如此就叨扰”。

第二天一大早,就有个玄鹰敲门。

那玄鹰道:“了然大师要继续游历,大帅也要赶回西北,托属下护送殿下回侯府,请殿下示下,合适方便出发。”

如果不是头天晚上在运河渡渡口目睹了那批诡异的东瀛商船,长庚觉得自己就信了。

可还不待他开口,对面有人轻轻敲了敲长廊的木扶手。

玄鹰回过头去,见那行踪诡秘的哑僧不知什么时候站在那里,了然冲长庚做了个“稍候”的收拾,整了整衣冠,直接伸手推开了顾昀的房门。

玄鹰和长庚一同目瞪口呆——那和尚竟没敲门!

要不是整个侯府都知道顾昀讨厌光头,长庚几乎要怀疑这两人关系匪浅了。

大概是怕被打出来,了然推开门并没有直接进屋,只是对着屋里人一稽首。

顾昀居然没跟他急,有点不耐烦的声音从屋里传来:“大师有什么见教?”

了然比划道:“大帅,雏鹰并不是在金丝笼中长大的,何况你此番身边正缺几个侍从避人耳目,何不带上殿下同你一起?先帝为殿下留下雁北郡王之位,过上一两年,他也该要上朝堂了。”

顾昀冷冷地回道:“大师未免管太多。”

这时,了然上前一步,突然跨过门槛,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他似乎对顾昀做了一个什么手势。

屋里的顾昀突然就沉默了。

长庚听见曹娘子在身后小声问道:“什么意思啊?大帅要带我们去哪?”

他心里突然一阵狂跳,以顾昀的性情,是万万不肯带他去的,长庚心里有数,他本以为自己要在“偷偷跟去、擅自行动”与“老老实实地回京,不让他操心”之间选一个,从未指望过顾昀竟肯将他带在身边。

这会骤然燃起期冀,手心里出了一层汗。

与蛮人对峙的时候他都没有这样紧张过。

好半晌,他听见顾昀叹了口气:“跟来就跟来吧,不准离开我身边,按着之前说的做。”

根本不知道要干什么去的葛胖小和曹娘子“嗷嗷”地欢呼起来,长庚低下头自己轻咳了一声,把嘴角的傻笑压下去,同时,又一个疑问从他心头浮起——了然对顾昀说了什么?

世上竟然还有能说服他义父的人吗?

不多时,一辆破破烂烂的马车就往城郊的方向走去。

赶车的是个和尚,车里是一个“文弱”的公子带着两个小厮和一个丫鬟,顾昀随身的几个玄鹰已经不见了踪影。

长庚又忍不住去看顾昀,他把一身甲胄都卸了,换了件广袖的高领长袍,把颈子上的伤口挡住了,发未竖冠,风流不羁地披了下来,仿佛是对赶车人大光头的嘲讽,眼睛上蒙着一块黑布。

看不见他的上半张脸,长庚懊恼地发现,自己的注意力总是不由自主地在小义父苍白的嘴唇附近打转,只好眼观鼻鼻观口地收回视线。

葛胖小忍不住出声道:“侯爷,你为什么要装成这样?”

顾昀往他的方向微微偏了一下头,指了指自己的耳朵,一本正经道:“我聋,别跟我说话。”

葛胖小:“……”

聋得真霸气。

不知是谁出的馊主意,顾昀打算以香师的身份混上那几艘香凝船,民间有些香行认为五感会妨害嗅觉,遂将人从小弄瞎弄聋,让他们以嗅觉为生,这样培养出来的香师是最顶级的,民间尊称为“香先生”,一旦出师,千金难求。

顾昀把眼睛一蒙,假装自己是个聋子,从出门开始就这幅样子,还要求别人不要跟他说话,演得格外投入。

行至码头,已经有人在那里接应,长庚一掀车帘,只见一个胖墩墩、笑起来一团和气的中年男子冲着马车道:“张先生来得晚了些,是路上有事耽搁了吗?”

顾昀也不知神不知鬼不觉地顶了谁的名号,长庚心道真正的香师大概是被玄鹰半路上劫走了。他神色不变,拱手道:“对不住,我家先生耳目不便。”

那中年男子一愣,顾昀伸手拍了拍长庚的臂膀,伸手让他扶。

长庚忙接住他,同时心里疑惑道:“纵然是装的,他眼睛也蒙着,怎么行动不见一点不便?”

他伸手拍长庚之前连摸索的动作都没有,落点准确,倒像是瞎习惯了的。

然而这疑惑只是一闪而过,顾昀下车的时候微微弯下腰,几乎就靠进了长庚的臂弯里,他突然除去甲胄,此时看上去竟然有些削瘦,长庚有种自己伸手一揽就能将他整个人抱起来的错觉。

这让他陡然口干舌燥起来,质问了然时一句紧逼一句的清明荡然无存,只堪堪维持着面上的镇定,一边心猿意马,一般行尸走肉似的扶着顾昀来到那中年人面前。

那中年人脸上飞快地闪过疑惑和戒备,拱手道:“恕在下不知道阁下竟是为‘香先生’,我们小本生意,卖的都是几文钱一罐的香凝,哪里请得起您这样的……”

他话没说完,几个船工打扮的汉子纷纷回过头来,个个目露精光,太阳穴微微鼓着,打眼一扫就知道,这些人根本不是什么船工。

长庚微微低下头,只当没看见,上前一步,微妙地将顾昀挡在身后,在顾昀手心上写道:“先生,人家问咱们来路呢。”

分享到:
赞(83)

评论21

  • 您的称呼
  1. 沈易这个木头
    了然这个秃驴

    混血小甜心kal2018/10/14 13:54:50回复
    • 沈易这个饭桶,了然这个秃驴。
      每次看到这句话脑海里就自动配音了现在……o(≧v≦)o~~

      沈葭白2019/02/19 22:46:27回复
  2. 长庚我的心肝

    魂火2018/12/01 18:38:25回复
  3. 顾昀我的宝贝

    匿名2019/01/05 10:00:30回复
  4. 了然做了个手势顾昀沉默了……为什么我这个沙雕一下子觉得是竖了个中指啊QAQ

    y2019/01/19 20:09:30回复
    • 你很优秀。

      樱酒小殿下~~~2019/01/20 13:01:14回复
    • 了然大师有点可爱哦~不过我也很好奇那衣服是不是脏到一定程度了~

      陈栎媱2019/01/26 13:22:15回复
    • 那估计顾帅就不仅仅是沉默的问题了。。。而是把了然推出去斩首五分钟

      -沈-2019/06/23 18:46:20回复
  5. “竖中指”那个评论……很优秀。

    哈哈哈2019/02/08 22:06:30回复
  6. 竖中指那个你是幽畜吗哈哈哈哈哈哈

    断袖不作受2019/02/11 14:39:10回复
  7. 二刷的我还是不知道顾昀为什么看得懂了然的手势……他不是讨厌那秃驴吗

    惜惜2019/02/15 14:49:26回复
    • 因为顾帅眼睛不好的时候就打手势的缘故吧……@( ̄- ̄)@

      沈葭白2019/02/19 22:47:54回复
  8. 我看着我以前的评论,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樱酒小殿下2019/02/18 13:16:53回复
  9. 眼睛不好的时候看不到手势吧?到是耳朵不好的时候可能需要别人对他打手势

    匿名2019/02/26 11:34:02回复
  10. 诶呀呀

    鸟予2019/04/07 09:00:50回复
  11. 我也挺好奇顾帅为什么看懂手势的

    匿名2019/04/25 09:25:51回复
  12. 侯爷纵横千里,纵然是一代名将,但不论家国江山将他摆在什么位置上,对我来说,他也只是个相依为命的亲人!
    ——终于有人只简单的把十六当做亲人,而非其他种种,幸也!

    入戏的过客2019/05/11 11:39:51回复
  13. 长庚平时跟顾昀怎么说话他不知道,不过对外人,一直是“三分的话,十分的含蓄”,了然本以为自己已经领教过了,但他还是万万没想到,世上能有人把“交情归交情,敢动到顾昀头上,我就一剑戳死你”这种杀气腾腾的话说得如此春风化雨。
    哈哈哈xswl

    匿名2019/06/10 13:07:50回复
  14. 关系匪浅…
    所以长庚这是吃醋了咩

    wifi已断2019/06/27 15:10:10回复
  15. 没人注意到长庚的“我家侯爷”嘛哈哈哈,甜skr人啊啊
    p大的文笔还是一如既往的幽默
    还有那个竖中指的,我的奶茶都被笑喷了一桌子哈哈哈哈哈

    猫丞2019/07/20 15:08:00回复
  16. 啊哈哈哈哈哈,你们都很优秀

    被秀死的林秋石2019/07/22 16:53:27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