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蛟祸

一瞬间,顾昀什么脾气都没有了。

他伸手接住长庚,顺势拍了拍长庚的后背,下巴蹭过对方肩膀,感觉那副臂膀已经不再是一副徒有其表的骨头架子了。

顾昀也想很直白地说一句“我也想你了”,可是他长这么大没说过,一句话在胸腹中三起三落,最后还是怯场了,临阵脱逃回了肚子里。

他只是淡淡地笑道:“多大了,还撒娇。”

长庚闭了闭眼,心里知道不能再逾矩了,情不能自禁,四肢身体却是能自禁的。

他便从善如流地放开顾昀,从容不迫地在一边站定,忍着胸口一团看不见的野火丛生弥漫。他知道自己想要得太多,多得没有道理,乃至于由此生出的种种怨愤,也都是面目可憎的,因此丝毫不敢露出形迹来。

长庚深吸了一口气,问道:“义父怎么会到江南来?”

顾昀横了他一眼,没好气道:“还有脸问,不都是因为你?”

长庚不敢多看他,微微低下头去。

顾昀却只当自己把话说重了,一番训斥已经到了舌尖,又被他自己匆忙叼回去了。他将自己的拇指收进手心,一个关节一个关节地来回捏过两三遍,奔波千里的疲惫感这才涌上来,他忍耐着这股突如其来的疲惫,斟酌几遍,他尽可能心平气和地对长庚道:“坐,跟我说说为什么跟那个秃……咳。”

顾昀意识到当着长庚的面叫“秃驴”好像不太合适,“大师”他又万万叫不出口,卡了一下壳。

长庚:“了然大师要南下游历,是我自作主张非要跟着的,义父要是因为这个去找他的麻烦,我心里也十分过意不去的。”

顾昀:“……”

长庚太会说话了,既知道替那秃驴开脱,又知道怎么开脱才不搓火,一句话道清了内外有别,弄得顾昀都差点跟着“过意不去”起来。他第二次暗暗吃惊,这才不过一年的光景,以前那说话跟棒槌一样的孩子从哪里学来的这一套?

“义父像我这么大的时候,已经南下平叛剿匪了,我却还是文不成武不就,所以想离开侯府看看外面的世界,”长庚偷偷看了顾昀一眼,发现他眼睛里居然有血丝,立刻就说不下去了,满心愧疚从胸口涨到了嗓子眼,低声道,“……只是手段任性,还让义父奔波,我错了,你罚我吧。”

顾昀沉默了一会,忽然说道:“我第一次随军出征,其实是杜老将军联合老侯爷一干旧众,向先帝强求来的。”

长庚蓦地抬头。

顾昀并不是什么很谦虚的人,喝多了也时常满嘴跑火车,什么“蒙着眼塞着耳也能在半柱香的时间放倒二十个铁傀儡”之类的鬼话他都吹过,可是细想起来,他少年成名、挂帅西征、重整玄铁营的那一串光辉历史,分明哪一件事说出去都够吹半辈子的,顾昀却从未提起过。

顾昀又拿出一个杯子,给长庚倒了一杯微酸的酒水:“这是楼兰人的酒,你也大了,可以尝几口。”

长庚喝了一口,没品出什么味来,便放在了一边。他与顾昀良久未见,见他一面已然是血脉扰动,实在用不着酒水加持了。

顾昀:“我那时什么都不懂,跟着去纯属添乱,又年少轻狂,不肯虚心承认。剿匪途中,我一次急躁冒进的私自行动捅了好大一个篓子,一场小战役折了三十多个真金白银堆出来的重甲,还累及杜老将军重伤……你听说过杜长德将军吗?”

长庚听了然讲过,那和尚对前朝今朝文武百官如数家珍,恐怕比对佛祖真经还要熟悉些。

十几年前老安定侯夫妇相继病殁,顾昀还小,是杜老将军周旋于边疆与朝堂,独撑大局,可惜后来旧伤复发,死在了远赴西北的半路上,这才让当时不过十七岁的顾昀挂帅西征。

顾昀:“要不是因为那次,他老人家本来可以硬硬朗朗的,不至于被一场风寒就引得旧伤发作。那年南下剿匪班师回朝时,他老人家上书报奏朝廷,对我的过错只字未提,通篇都在表功,硬是让我留在了军中。”

顾昀说到这里,顿了一顿。

他忽然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一路上心里想的都是抓住长庚以后要如何教训,从文斗琢磨到武斗,谁知莫名其妙地演变成坐下来交代自己丢人现眼的陈年旧事。

他本以为自己会对那些事讳莫如深,可是如今扒拉出来一看,突然也就能坦然面对了。

这简直超出了他对自己的了解。

也许沈易说得对,幼子与老父,确实都是沉甸甸的担子,能把人压得低下头,看清自己。

“我之所以在这个位置上,不是因为我比谁厉害,而是因为我姓顾,”顾昀看着长庚说道,“有的时候,你的出身就决定你必须要做什么,必须不能做什么。”

这是顾昀头一回当面和长庚解释自己不能带他去西北的缘由,虽然十分隐晦。

长庚一动不动地看着他。

顾昀斟酌了一下,又道:“但你要是真的想好了自己要走一条什么样的路,倒也不用有太多顾虑,只要我还活着,总有力气替你把那些不该有的障碍扫一扫。”

长庚本以为自己跟着了然和尚已经练就了一张见了什么人都敢开口说话的嘴,此时他才发现,这个“什么人”,依然要把顾昀剔除出去,他面对顾昀的时候,变得异常拙嘴笨舌。

他一直以为自己是先帝扔给顾昀的累赘,是个垂涎着不属于他的世界的贪心人,可原来不是的。

长庚心想,再不可能有谁像顾昀一样对他了。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一道人影闪过:“大帅。”

顾昀回过神来,对长庚摆摆手道:“早点去休息吧,跟着那和尚吃没好吃住没好住的——唔,还是说你要留在这跟我睡?”

长庚:“……”

他脑子里“轰隆”一声炸开了花,登时面红耳赤起来。

顾昀笑道:“你还学会不好意思了,以前做噩梦的时候吓得哭,不都是我哄你睡的么?”

长庚实在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种当面砸来的诽谤——关键顾昀说得还那么坦荡,好像真有那么回事一样!

这方才还仿佛要舌灿生花的少年终于哑火,脚步有些发飘地跑出了顾昀的屋子。

长庚离开后,顾昀才对门外招招手:“进来。”

一个身着玄鹰甲的将士立刻应声而入。

玄鹰道:“属下奉命追捕那位僧人……”

了然私下拐带小皇子出京,尽管这事确实是办得出圈离谱,但现在人已经找到了,顾昀倒也不便把护国寺得罪得太惨,何况长庚方才还说过情。

顾昀:“算了吧,跟重泽说一声,把通缉令撤了,就说是场误会,改天我请那位了然大师吃顿素斋。”

“重泽”就是姚镇姚大人的字——他话虽然这么说,但了然只要长了心,必不敢来赴宴,顾昀有把握让他对着自己这张脸连口水也喝不下去。

那玄鹰低声道:“属下无能,还没有发现那位高僧的踪迹,今天傍晚的时候见他登上了一艘渡船,随官兵上传搜查的时候,发现了这个。”

他说着,从怀中摸出了一个小布包,打开以后发现是一根布条,上面沾着一点金色的粉末。

顾昀接过来只看了一眼,眉头就皱了起来。

这东西他很熟悉,名叫做“碎心”,是一种与紫流金相伴而生的矿石,碾成沫以后按着一定比例加入紫流金中,能防止长途运输途中紫流金意外燃烧,使用时用特殊的工艺过滤出来就好,十分方便。

可是一般朝廷运送紫流金,不是用巨鸢行于空中,就是干脆走官道,由各地驻军派兵护送,一艘和尚都能随便混上去的渡船里怎么会有这东西?

顾昀:“你没声张吧?”

玄鹰:“大帅放心。”

顾昀站起来,在原地踱了两步:“这样,通缉令不要撤了,对外就说我一定要捉到那和尚,兄弟几个替我把那批渡船盯紧了,哪里来的,往哪里去……”

顾昀说到这,话音突然戛然而止,他愕然地发现自己的视线开始缓缓地模糊了下去,不远处的玄鹰身上有了一圈不轻不重的虚影。

“坏了,”顾昀不动声色地想,“走得太急,没带药。”

怪不得隐约觉得好像忘了什么事,沈易这饭桶,也不提醒他。

玄鹰:“大帅?”

顾昀若无其事地接上了自己的话音:“如果有可能的话,最好能知道船主人是谁,特别注意平日里谁在和他们往来。”

玄鹰不疑有他:“是。”

“等等,还有,”顾昀叫住他,“如果找到了那和尚,带他来见我。”

玄鹰立刻领命而去。

打发了这名玄鹰,顾昀拧亮了桌上的汽灯,一动不动地坐了下来。

江南不产紫流金,要是那几艘渡船真的有问题,来路无非两条——要么是江南这边有官员私自倒卖流出去的,要么是来自海外的。

如果是前者,倒还好说,江南富庶地,天高皇帝远,借着此间推行耕种傀儡之时,偷偷摸摸地揩油徇私罢了,此事自有按察督察来办,轮不到他伸手。

但若是后者,恐怕就复杂了。

大梁七大军种都不弱,尤其以“甲”和“鹰”二支最为厉害,那是三代灵枢院的呕心沥血的积累,单就装备而言,也绝不逊与擅长奇技淫巧的西洋人。

唯独“蛟”不行。

大梁的“蛟”虽为水战之用,但一般仅作海防,极少出海,和西洋人乘风破浪的巨帆大船不太好比。

历来也是这样的——当年海上商路贯通东西南北的时候,沿海一线所有港口码头中停靠的几乎都是洋人的船,那时候武帝当政,大梁正是财大气粗,根本不在乎与西洋蛮夷的日常通商,都是洋人们上赶着跑来淘金。

那时所谓“通商”,是人家送货到门口,这边才纡尊降贵地开一开码头,勉为其难地留下洋人的鸡零狗碎,打赏他们点零花钱。

及至先帝与当今,虽然看到了海运通商的利润,热情都很高,但因为西北一线一直不太平,“巨蛟入海”的海防一事始终被搁置,不是没钱,就是没紫流金配额。

如果那批渡船上真的有人在私自倒卖紫流金,那么极有可能威胁到东海一线的海防。

还有了然和尚,将他们引至渡船,到底是无意为之,还是蓄谋已久?

这么一会工夫,顾昀眼前已经越发模糊了,他往怀里摸了摸,摸到了那片琉璃镜,凑合着架在鼻子上,这样起码一只眼睛能稍微看清一点东西。

顾昀苦笑一声,心道:“这可要怎么办?”

长庚脚不沾地地逃回自己屋里,心跳还没平复,一推门先看见了一个白惨惨的和尚,他一口没吞下去的气再次提起来,连忙掩上门,压低声音道;“了然大师,你怎么在这?”

了然笑眯眯地合掌一竖——阿弥陀佛,贫僧无孔不入。

这和尚想必是练过来无影去无踪,十分神出鬼没,连按察使府邸都能随时进出,也实在是个神人。

和尚同长庚比划道:“安定侯恐怕这次大概能放过我了,殿下不必忧心。”

长庚没有忧心他,他心思剔透,微微转念就回过味来,问道:“你是故意利用我引他来的吗?应天府到底有什么?”

了然激赏地看着他,缓缓地伸出两只手,打着手语:“东海蛟妖要化龙,和尚特地引来大天劫。”

这是什么暗示?魏王要造反吗?

还是有别的什么事?

一时间,好几个念头从长庚心里划过,他以前只知道这和尚入世,没料到他入世入得这么深,眼神里不由自主地带上了些审视与防备。

然而不等他多问,了然冲他做了个跟上的手势,轻车熟路地从窗户里跳了出去,长庚迟疑了一下,取下自己的佩剑,跟了出去。

分享到:
赞(93)

评论18

  • 您的称呼
  1. 怎么没人呢?

    匿名2018/12/19 21:19:47回复
  2. 我有点飘。。。

    樱酒小殿下~~~2019/01/20 12:54:56回复
    • p大写感情部分很细腻,幽默风趣的也得心应手呜呜呜我太感动了(ಥ_ಥ)

      陈栎媱2019/01/26 13:11:35回复
  3. 看太多遍了,也懒的发评论了。心里感叹就对了..

    n刷p大文章的食堂阿姨2019/02/17 01:10:49回复
  4. 有人,我在呀

    匿名2019/02/17 09:09:24回复
  5. 嗯……

    樱酒小殿下2019/02/18 13:10:50回复
  6. 有人啊……

    沈葭白2019/02/19 22:44:38回复
  7. 二刷,边听广播剧边看。补细节

    金刚妈咪2019/04/28 20:45:20回复
  8. 顾昀也想很直白地说一句“我也想你了”,可是他长这么大没说过,一句话在胸腹中三起三落,最后还是怯场了,临阵脱逃回了肚子里。
    ~唉,内敛的顾十六呀!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情感!好在小长庚没有他小义父那么……

    入戏的过客2019/05/11 10:11:19回复
  9. 长庚闭了闭眼,心里知道不能再逾矩了,情不能自禁,四肢身体却是能自禁的。
    ~~情难自禁,爱是克制!

    入戏的过客2019/05/11 10:22:19回复
  10. 顾昀却只当自己把话说重了,一番训斥已经到了舌尖,又被他自己匆忙叼回去了。他将自己的拇指收进手心,一个关节一个关节地来回捏过两三遍,
    ~~小义父也长大了,不再像孩子一样任意妄言,知道去关注他人的感受了!

    入戏的过客2019/05/11 10:25:56回复
  11. “饭桶”沈易:我TM的冤。

    白银十卫2019/05/31 21:56:43回复
  12. “秃驴”了然:我他妈更冤

    被葛大爷坑了的苦逼高考狗2019/06/15 19:07:03回复
  13. 沈易这饭桶,了然这秃驴啊哈哈哈哈哈完了被顾帅语音洗脑了怎么办

    -沈-2019/06/23 18:40:22回复
  14. 了然水有点深哦, 是个有城府的人(⊙﹏⊙)

    歇山2019/06/29 09:47:48回复
  15. 沈易这饭桶,了然这秃驴……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匿名2019/07/09 15:56:55回复
  16. 想到了撒野,丞哥无处不在

    匿名2019/07/09 17:05:00回复
  17. 哈哈哈,表白这网站

    匿名的林秋石2019/07/22 15:32:22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