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求佛

老人寿辰大办,叫做过寿,孩子生日热闹,是又长大一岁不易,爹娘多松了口气。

顾昀既不老也不小,姥姥不疼舅舅不爱,倘若他正好在家,老管家还能记得替他张罗一二,但大部分时间他都是不在家的,自己都把正月十六这天忙得忘了过去。

说实话,也没什么好庆祝的,坊间讲究“初一的娘娘十五的官”,说的是女生初一男生十五乃为佳,他本可以生在大富大贵的元夕之夜,偏要在娘肚子里多拖几个时辰,可见是条天生的烂命。

曹娘子不但打扮了自己,还伙同长庚等人,将侍剑傀儡也拖出来蹂躏了一番。

他们给那夜游神画了两个淳朴的红脸蛋,不知从哪弄来了几条陈年旧绸缎,把它的铁臂五花大绑起来。

侍剑傀儡火树银花地手里捧着一碗面,呆呆地与顾昀面面相觑,黑黢黢的脸上好像有说不出的委屈。

顾昀低骂道:“混账东西,侍剑傀儡是让你们这么玩的?”

葛胖小上前分派功劳:“侯爷,红脸蛋是假丫头擦的,煮面的火是我生的,面里那鸡蛋是大哥打的呢!”

顾昀一时竟有一点拘谨起来,只觉得冷清了多年的侯府一下热闹得他都有点不认识了。

长庚:“义父,吃完面再进门。”

顾昀:“好。”

他端起碗来,看了长庚一眼,特意将里面的鸡蛋先挑出来吃了,第一口就咬到个嘎嘣脆的蛋壳,他没有声张,连壳再蛋一并嚼碎吞了,像是八辈子没吃过饭一样,几口就把一碗面扫荡一空,汤也喝得干干净净。

自古温柔乡是英雄冢,顾昀哪次离京都是来去无牵挂,唯有这一回满心惆怅。

可能是因为每次都是“回”边疆,只有这次是离家远赴吧。

可惜,不要说这种温柔的惆怅,就算肝肠寸断,也别想绊住安定侯的脚步。

第二天,顾昀没事人一样地整装出门,到底没跟长庚打招呼,只身前往北大营,回头看了一眼京城的方向。

可惜,从这样远的地方,他只能影影绰绰地看见一个起鸢楼。

沈易溜达到他身边,问道:“大帅,良心发现了?”

顾昀叹了口气:“下次回来没准又不认我了,唉,我这义父的头衔总在摇摇欲坠……走吧。”

玄铁营开拔,军容整肃,仿佛黑旋风一样毫不留情地碾过,所有人都不由得退避三舍。

他们要押送天狼族的世子北上,再直奔西边,在西域剿杀沙匪,保证古丝路能安全畅通。

他们离开后第二天,长庚照例早起,想起顾昀不在家,却还是忍不住牵着铁傀儡到了他空无一人的院子里,一个人和铁傀儡练剑过招,又一个人用完了早膳。

临走,他一抬头,看见院里的梅花开了。

日前刚刚下了一场雪,花瓣上结着一层剔透的凝霜,长庚越看越觉得喜欢,便忍不住伸手折了两支,他第一反应永远是给顾昀留着,纵然知道义父三五天之内不一定回得来,还是细细地拂去枝头的霜雪,想找个花瓶放进顾昀房里。

可惜,顾昀偌大一间屋子,比脸还干净,他找了一圈,连个能茶插花的酒瓶子都没找着。

长庚推开窗,对老管家喊道:“王伯,有花瓶吗?”

老管家应了一声,自去寻找,长庚就捏着两枝梅花赖在顾昀房里左顾右盼。

突然,他目光落在顾昀床头,愣了一下——床头那件让整间卧房都显得值钱起来的狐裘不见了。

这时,王伯拿这个青瓷的花瓶走了进来,向着长庚笑道:“四殿下,您瞧这个行吗?放哪合适?”

长庚目光有些发直地盯着空荡荡的床头,问道:“王伯,侯爷那件狐裘怎么这么早就收起来了?”

王伯眼角微微抽搐了一下,有些不自然地答道:“侯爷不是跟皇上出门了吗,想是带走了。”

长庚的心缓缓地沉了下去。

除夕夜里,跟在顾昀身边的玄鹰告诉过他——大帅在京城从不穿冬衣,只有出了关遇上白毛风,才偶尔拿出来。

除夕那天他就觉得有点奇怪,顾昀既然不穿冬衣,为什么要将一件狐裘挂在外面?准备做什么用?可当时兵荒马乱,他又噩梦缠身,脑子不太清醒,竟没有细想。

长庚蓦地转过头,声音干涩得像一根拉紧的弦:“王伯,他到底去哪了?您别骗我不爱出门,那我也知道香山还没有北大营远呢。”

王伯举着个花瓶,手足无措地站在那。

顾昀那甩手掌柜自己走得倒干净,走了就不管了,老管家早料到迟早有这么一出,可他没想到这么快。

长庚深吸一口气,低声问:“他是已经启程离京去边疆了吗?哪?北边,还是西边?”

老管家讪讪地赔了个笑:“这个,军务的事,老奴也不懂啊……殿下,我看侯爷也是不想让您挂心……”

长庚手里“咔吧”一声,将花枝折断了,一字一顿地说道:“他不是怕我挂心,是怕我死活非要跟着去吧。”

老管家闭了嘴。

长庚虽然名义上是顾昀的养子,但再没有人待见,毕竟也是个姓李的,将来好歹是个郡王。老管家心里发苦,感觉自家那不厚道的主人是临阵退缩,将这烫手的山芋丢给了自己,预备好了要挨上一顿发作。

可是等了好久,长庚却一声都没有吭。

长庚郁结而生的大吵大闹、大吼大叫都在心里。

不止是顾昀的突然不告而别,反正他被顾昀坑过不止一次,早就习惯了,理应平静相待。

可是这一回,他进京以后就一直积压在心里的不安与焦躁终于按捺不住,决堤而出了。

长庚心里其实跟明镜一样,他一直都清楚,自己的存在对谁都是多余的,他无意被卷进来,注定是一枚无关紧要的棋子,会像身处雁回镇那条暗河中一样,身不由己地被卷着走。

他却被这些日子以来粉饰太平的安乐欢喜蒙住了眼,生出贪心,想要抓住一点什么,自欺欺人,拒绝去细想以后的事。

“你想要什么呢?”长庚扪心自问,“想得也太多了。”

可是任凭他心里惊涛骇浪,面对着白发苍颜的老管家,长庚却什么都没说。

老管家战战兢兢地问道:“殿下……”

长庚默不作声地从他手里取走花瓶,小心翼翼地修剪好被他掰断的花枝,安放好以后放在了顾昀的案头,低声道:“有劳。”

说完,他就转身出去了。

长庚离开顾昀房中就忍不住跑了起来,侍剑傀儡都被他扔下了。

葛胖小手里拿着一个不知从什么地方卸下来的紫流金盒子,正往外走,堪堪与长庚错身而过,纳闷道:“哎,大哥……”

长庚恍若未闻,一阵风似的便卷了过去,冲进自己屋里,回手锁上了门。

就像顾昀最喜欢他的一点,长庚是个天生的仁义人,有天大的愤怒,他也没法发泄在不相干的人身上,在这方面,秀娘功不可没,她十几年如一日的虐待练就了他惊人的忍耐力。

同时,从小埋藏在少年身体里的乌尔骨也好像一株需要毒水浇灌的植物,渐渐开出了面目狰狞的花。

长庚开始喘不上气来,他的胸口好像被巨石压住了,浑身的肌肉绷成了一团生锈的铁,小腿不由自主地颤抖着。

他耳畔嗡嗡作响,惊恐地发现一股一股陌生的暴虐情绪东突西错地从胸口翻涌出来,他无意中将手指捏得“咯咯”作响,头一次在清醒的时候尝到这种被梦魇住的滋味。

长庚明显地感觉到,自己心里好像有一只看不见的手,正生硬擦抹掉他心里所有温暖的感情。

刚开始,长庚意识清楚,心惊胆战地想:“这是乌尔骨吗?我怎么了?”

很快,他连惊恐也消失了,意识模糊起来,他开始弄不清自己身在何处,脑子里千万重念头潮水一般大起大落,朦胧的杀意自无来由处而生。

他一时想着顾昀走了,不要他了,一时又仿佛看见顾昀站在他面前,面无表情地嘲讽着他的无能无力。

长庚心里所有的负面情绪被发作的乌尔骨成百上千倍放大。

这一刻,顾昀好像再也不是他小心翼翼托在心里的小义父,而是一个他无比憎恨,迫不及待地想要抓在手里、狠狠羞辱的仇人。

长庚死死地攥住胸前挂着的残刀,手指被磨平了尖角的残刀活活勒出了血痕。

这一点在无限麻木中异常清晰的疼痛惊醒了长庚,他本能地找到了一条出路,十指狠狠地抓进了肉里,在自己手臂上留下了一串血肉翻飞的伤。

等乌尔骨的发作逐渐平息下来的时候,日头已经开始偏西了。

长庚身上的衣服被冷汗打透了,胳膊、手上,到处都弄得鲜血淋漓,他筋疲力尽地靠在门边,总算是领教了乌尔骨的威力,才知道以前以为乌尔骨就是让他做噩梦的想法有多么天真。

这一次秀娘没有对他手下留情。

老管家等人见他久久不出来,敲门也不应,早就担心得不行,在外面不住地徘徊,隔一会就要叫他一声。

这一点人气让长庚好受了些,他眼皮微微眨动了一下,一滴冷汗就从额头上滚下来,落到了眼睫上,压得他险些睁不开眼:“我没事,让我自己待一会。”

“您这都一天没吃东西了,”老管家说,“侯爷要是在,肯定不忍看见殿下这样糟蹋自己的身体——哪怕喝碗粥呢,要不然老奴给您端进去?”

长庚心神俱疲,听他提到顾昀,便将那人无声地在心里念叨了两遍,强打精神道:“没事的王伯,我要是饿,晚上自己会找宵夜吃,不用管我。”

老管家听他声气虽然微弱,却有条有理,也不好再劝,只好回身冲伺候长庚的老仆与探头探脑的曹娘子和葛胖小摆摆手,各自一步三回头地散了。

长庚靠着门坐着,一抬头就看见顾昀挂在他床头的那副肩甲。

那东西黑沉沉冷冰冰、一副不近人情的样子,却是原主人为了给他驱散噩梦而留下的。

不知坐了多久,屋里的火盆才渐渐温暖了他冰凉的身体,长庚有了点力气,就爬起来收拾了自己一身的狼狈,他换了身衣服,找到某天练剑受伤时师父给他的外伤药,洗干净伤口仔细涂好,摘下顾昀的肩甲,抱在怀里,仰面把自己放倒在床上。

他没有哭。

可能是没力气了,也可能是因为刚刚流过血。

选了流血的路,通常也就流不出眼泪来了,因为一个人身上就那么一点水分,总得偏重一方。

长庚方才与那个注定要与他纠缠一生的敌人交了一回手,输得一塌糊涂,也见识了对方的强大。

只是他奇异地没有怕,像雁回镇上他在秀娘房里独自面对穿着重甲的蛮人时那样。

他态度温和,但是任何东西都别想让他屈服。

唔……除了顾昀。

长庚有气无力地想道:“我恨死顾昀了。”

然后他试着把顾昀的肩甲挂在了自己身上。他没穿过甲胄,也不知道合不合身,只觉得这东西压在身上比他想象得沉,他披着甲胄倒头睡去,梦里还有千万重艰难险阻等着他。

第二天,长庚宣布,他要出一趟门。

整个侯府都震惊了——除夕夜里四殿下被顾大帅扛出大门的场景可还历历在目。

顾昀的原话是:“拖上三五天,到时候反正我们都过七大关到北疆了,他没地方追去,也就老实了。”

可这还没过三五天呢,老管家唯恐长庚是要让他备马追上去,忙小心翼翼地说道:“殿下,玄铁营不比普通行伍,脚程快得很的,千里神骏也追不上,再者军中不留无军籍之人,这是老侯爷传下来的规矩了,您看……”

长庚冷静地回道:“王伯,我没想追过去添乱,我不是不懂事的小孩。”

老管家:“那您这是……”

长庚:“我想去一趟护国寺拜访了然大师,以前跟人家说好了的。”

老管家的脸色再次一言难尽起来。

大帅将来回府,要是发现他不在家的时候,小殿下居然叛国通敌到了和尚庙里……

老管家简直不敢想象顾昀的脸色——那还不得活像戴了绿帽子一样?

不过眼下当务之急,是哄着侯爷的义子能高兴一点,老管家没办法,只好咬着后槽牙答应了,如临大敌似的点了一排家将护送长庚去护国寺。

浩浩荡荡的如同上门踢馆。

了然和尚煮了茶,见到长庚也并不惊诧,仿佛早料到他会来,和颜悦色地邀请他坐下,倒了一杯茶水给他,又让小沙弥拿来了纸笔和烧纸用的火盆,摆出长谈的架势。

才不过大半个月没见,了然和尚发现面前的这少年眉目间的茫然和焦灼都不见了,整个人带来了几分郁郁的沉静与坚定,像是化蝶的虫挣脱了第一层蛹。

长庚道了谢,接过茶碗来喝了一口,险些呛出来。

这和尚上回说要以好茶相奉,敢情纯粹是客气话,给他泡了一杯不知道什么玩意,苦得舌根疼,全无茶香。

长庚:“这是什么?”

了然和尚笑盈盈地写道:“苦丁,清目活血,可除烦助眠。”

长庚:“那不就是瓜卢吗?我在侯府喝过,好像……”

口感没有这么恶心。

了然:“那是小叶,此为大叶瓜卢。”

大叶的听起来有点厉害,长庚刚想顺着夸两句,便见那和尚实在地写道:“大叶的便宜些。”

长庚:“……”

他仔细地打量着和尚的茶碗,碗是好碗,刷得也很干净,可惜用得太久,难免磕碰,好几个都已经豁口了。

了然和尚:“僧舍粗陋,殿下见谅。”

整个京城都给他留下了一个纸醉金迷的印象,好像所有人都很有钱,满城都是奢侈的消遣,西洋人说大梁帝都铺的地砖是包了金子的,其实并不算很夸张。

但不知为什么,长庚身边认识的几个人都是穷鬼,沈易不必说,天生长着一张世代贫农的穷困苦瓜脸,还有顾大帅,坐拥偌大一个侯府,整个就是个空壳子,初一一早就迫不及待地带着长庚去宫里找皇上打秋风,现在又多了一个用豁口杯子的了然和尚。

长庚道:“护国寺香火旺盛,大师却安于清贫,果然是出世修行的人。”

了然笑了笑,写道:“和尚走南闯北,落魄惯了,慢待贵人了。”

长庚问道:“我听人说大师还坐铁蛟去过西洋番邦,是为了宣扬佛法吗?”

了然:“我才疏学浅,不敢效仿古时云游高僧,出门只是为了看看四方世界,看看人。”

长庚又含了一口苦丁,越品越苦,毫无回甘,只好失望地咽了下去:“我从小在边陲小镇长大,没离开过小镇一亩三分地,来到京城,又鲜少出侯府,是不是太安于一隅了?但我总觉得天底下的喜怒哀乐大抵是一样的,看了别人的,还是没地方安放自己的。”

了然:“心有一隅,房子大的烦恼就只能挤在一隅中,心有四方天地,山大的烦恼也不过是沧海一粟。”

长庚听说,愣了好久,看着了然和尚将写过了字的纸一点一点地填进火盆里烧干净。

“大师,你那天跟我说,‘未知苦处,不信神佛’,现在我知道了苦处,来讨教神佛,可否请您指点迷津?”

分享到:
赞(58)

评论13

  • 您的称呼
  1. 看到下一章的篇名了,有点给力

    长顾长顾顺序不能乱2019/01/05 09:28:25回复
    • Me too

      樱酒小殿下~~~2019/01/20 12:11:37回复
  2. 大概少人是因为没多少人知道这个网吧

    匿名2019/01/25 13:34:18回复
    • 好的作品值得好的读者去品味~

      陈栎媱2019/01/25 23:01:15回复
      • 了然这秃驴~拐跑了混血小甜心~

        疯癫的陈栎媱2019/01/25 23:02:15回复
    • 其实我jio得是我们这些看的人没钱,才误打误撞找到了这个网站。。。

      樱酒小殿下2019/02/18 12:57:01回复
      • 。。。这么直白的嘛@( ̄- ̄)@

        沈葭白2019/02/19 22:40:50回复
  3. 长庚体内的毒让人有点担心。

    哈哈哈2019/02/08 20:46:30回复
  4. 我这义父的头衔总在摇摇欲坠……
    嘿嘿嘿顾大帅你很有自知之明嘛

    镇魂女孩2019/02/15 12:19:27回复
  5. 绿帽子哈哈哈哈哈…老管家好会噢~

    155512019/02/15 20:05:26回复
  6. 但感觉这网站真的很不错

    沈千秋2019/02/18 19:33:03回复
  7. 心有一隅,房子大的烦恼就只能挤在一隅中,心有四方天地,山大的烦恼也不过是沧海一粟。”受教

    匿名2019/04/16 03:35:56回复
  8. 下一章章名瞩目 我看好你呦

    顾山羊2019/04/16 22:48:24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