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将离

了痴方丈领着他的小白脸师弟走过来,对顾昀稽首一礼,笑出了一脸璀璨绽放的龙爪菊:“多年不见,侯爷风采依旧,实在是我大梁江山之幸。”

顾昀被他老人家的丑脸寒碜得胃疼,心说:“可不是吗,还没被你咒死呢。”

当然,身为安定侯,他不太方便由着性子无理取闹,起码面子上要过得去,当下只是神色淡淡地微微颔首:“托大师的福。”

那眉清目秀的白脸和尚了然跟着见礼,却只是笑盈盈的不吭声,顾昀又忍不住看了他一眼。

了痴解释道:“侯爷勿怪,我这师弟虽然悟性极佳,精研佛法,但可惜天生是个修闭口禅的。”

顾昀一愣,这个了然居然是个哑巴。

了然和尚上前一步,向顾昀伸出双手,这和尚白得几乎炫目,显得眉目越发的黑,像一段横陈在雪地上的焦木,倘若不是个和尚,必有一把黑如墨迹的长发,加上唇红齿白,简直像个白瓷做的妖物。

顾昀微微皱眉,心想:“这是要干嘛,给我开光?”

了痴和尚道:“侯爷身系边疆安稳,不日想必又要离京,师弟想为侯爷祈福祝安。”

顾昀一哂:“有劳大师,这倒不必了——我也没念过一天经,没上过一炷香,就不去吵佛祖他老人家了。”

了痴:“阿弥陀佛,佛法无边,普度众生,侯爷此言差矣。”

顾昀听见“阿弥陀佛”四个字就很想打人,耐心已经到了极限,再不想跟他们扯淡,面色淡淡地撂下一句:“皇上还在等,我便不多耽搁了,择日再拜访大师,少陪。”

说完,他便拽着长庚随祝小脚往宫殿里走去,长庚无意中回头看了一眼,见那了然和尚丝毫没有受顾昀态度的影响,依然虔诚如跪在佛祖坐下,口中无声地念念有词,仿佛要不由分说地将祈来的气运加在渐行渐远的顾昀身上。

信不信在你,度不度在我。

长庚正出神,手上突然被人拉了一把,顾昀没好气地低声道:“和尚有什么好看的,看多了晃眼。”

长庚从善如流地收回目光,问顾昀道:“义父,那位大师说你还要离京,是真的吗?”

顾昀:“唔。”

长庚追问道:“什么时候?”

“说不好,”顾昀道,“看皇上的意思——我要是走了,侯府里你最大,你说了算,有什么事不懂的,和王叔商量。”

好好读书,专心习武之类的事,顾昀没嘱咐,因为在这方面长庚实在自觉得让他这个做长辈得都觉得汗颜。

长庚听了这话,结结实实地愣住了,好半晌,他才艰难地问道:“义父不打算带我去吗?”

“啊?”顾昀莫名其妙道,“带你去干什么?”

长庚蓦地刹住脚步。

这日之前,长庚从未想到过还有这一茬事。

从雁回到京城,顾昀一直是把他带在身边的,长庚根本没有意识到,一旦小义父再次领兵上西北,会与他相隔大半个中原河山。

眨眼间,长庚心里茅塞顿开似的突然联想到一连串的事——自己在义父眼里,恐怕就只是个文不成武不就的小孩子,将士远赴边疆,会带刀带枪带铠甲,谁会带个拖累人的家眷呢?

将来顾昀去了西北边疆,要是那边平安无事,他或许还能一年回京述职一次,倘若稍有不太平,就说不准要在那边待到猴年马月了,如今他已经满打满算的十四岁了,加冠前的少年时光还剩几年呢?

到时候他便要离开安定侯的庇护,独自搬出侯府。他会顶着个莫名其妙的虚名,活在空无一物的京城里……

义父也总会娶妻生子,到了那时候,他还会记得当年扔在侯府放养的小累赘吗?

他们以父子相称,可原来缘分就像一寸长的破灯捻,才点火就烧到了头,只有他还沉浸在地久天长的梦里。

这么一想,整个皇宫都好像变成了一个大冰窖,把他囫囵个地冻在了里头。

顾昀见他突然停下,便回过头来疑惑地端详着他。

长庚一时有些惶急脱口道:“我也要跟你去边疆,我可以从军!”

顾昀心说:“别闹了,把你挖出门溜达一圈都那么难,从什么军?”

不过他经过了小半年的磨合,大概找到了一点当长辈的窍门,并没有当面打击长庚,只是带着装过头、显得有些浮夸的鼓励笑道:“好啊,将来去给我当参军吧小殿下。”

长庚:“……”

显然,顾昀找到的是如何当一个四岁幼童长辈的窍门,活活晚了十年。

长庚一腔绝望的眷恋被对方风轻云淡地卷了回来,完全没当真。

少年于是沉静地闭了嘴,不再做无谓的挣扎,紧紧地盯着顾昀颀长的背影,好像盯着一扇穷极一生非过不可的窄门。

隆安皇帝李丰是长庚名义上的兄长,但从面相上,看不出他们俩有一点血缘关系,皇上长得更像先帝。

算来还是长庚第二次见他,比起上次兵荒马乱,这回看得更清楚了些,新皇刚过而立,正是一个男人一生中最好的年纪,长了一副端正的好面貌,纵然不是皇帝,单瞧他的面相,一生也潦倒不到哪去。

长庚心很细,特别是到了京城以后,尤善察言观色,顾昀提得少,但沈先生没那么多忌讳,私下里对皇上很有些抱怨,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一个尖酸刻薄、小肚鸡肠的形象,但其实不是。

顾昀前脚还没进屋,隆安皇帝已经吩咐一边的内侍去拿火盆了,口中还道:“我早跟他们说了,皇叔肯定来得早,快进来暖和暖和,我看你就冷。”

隆安皇帝称他为“皇叔”,其实是不太合礼数的,因为顾昀毕竟不姓李,当年先帝私下里爱宠,随便说说也就算了,皇上却将这年幼时的亲昵习惯保存了下来。

他在顾昀面前并不称朕,热情中带着点随意的亲昵,不像待臣子,倒仿佛是来了个家人。

“小长庚也过来,”李丰看了看长庚,喟叹道,“这少年人可真是一天变一个样子,上回见他还没这么高呢——我新近继位,总是战战兢兢,这几个月焦头烂额的,也没顾上你,过来让皇兄好好看看。”

长庚本来已经做好了不受待见的准备,不料皇上的“不待见”如此隐蔽,以至于他完全没感觉出来。

这皇城帝都,恩仇皆是隐蔽,乍一看谁和谁都是一团和睦欢喜。

顾昀和皇上一来一往地随意聊了几句闲话,间或回忆一下童年过往,隆安皇帝便搬出了给长庚准备的“压岁钱”。

长庚一个雁回镇长大的野孩子,没怎么接触过人情世故,也不曾见过什么世面,只知道“无功不受禄”,听着祝小脚一件一件地报,几乎有点不安起来,怀疑顾昀一大早把他拎起来领进宫,就是为了找皇上收租子的!

隆安皇帝和颜悦色地问了长庚读书习武的进度,又说道:“你是我李家后人,往后可要勤勉,得长本事,将来好给皇兄分忧啊——长庚将来想做些什么?”

长庚看了顾昀一眼,说道:“将来愿为大帅亲卫,侍奉鞍前马后,为皇上开疆拓土。”

隆安皇帝大笑,看起来龙心甚悦,连连夸奖长庚有志气。

顾昀在一边端起茶碗喝茶润喉,不插话,只是笑,笑得眼角都飞了起来,温暖得不行。

“谁侍奉谁?”他心里无奈地想着。

一边无奈,他一边又觉得顺耳,一直从耳朵舒爽到了心里,连方才见了和尚的晦气都一扫而空了。

隆安皇帝又玩笑似的道:“话是这么说,可边疆将士们苦得很,你义父哪舍得让你去受那个罪?”

顾昀知道皇上这是绕着弯地敲打他,十分有眼色地接道:“臣要是敢把小皇子带上沙场,皇上这做兄长的第一个饶不了臣呢。”

隆安皇帝满意了,招手将祝小脚叫了来:“洋人教皇的使者上回送来一个大座钟,比御花园的假山还大,活脱脱是座小楼,每半个时辰里面就有傀儡出来表演歌舞,热闹得很,你带长庚去瞧瞧新鲜,朕跟皇叔再说几句闲话。”

长庚知道他们有正事要谈,立刻识趣地跟着祝小脚走了。

祝小脚对这个知书达理、身世复杂的四殿下十分殷勤,一路把他引到了暖阁里。

“暖阁”是一个半封闭的花园,外面罩着光怪陆离的琉璃砖,通风的地方都装了蒸汽火盆,里面四季如春,繁花似锦。

隆安皇帝说的大座钟就摆在正中间,像是山野风光里闯进的一台西洋景。

长庚感慨了一下洋人做工的精致,但和多数中原人一样,他也不太能欣赏得了那些浓墨重彩的图画,新奇过后,很快就失去了兴趣,目光落在了暖阁一角——那里有个人,正是方才路上碰见的了然和尚。

了然不会说话,轻轻地比划了几下,身边的小沙弥立刻上前见礼道:“四殿下,祝公公,我与师叔蒙圣上恩典,在御花园逗留赏玩,途中遇见魏王,师父与魏王说话去了,我们在这等他,希望没扫了四殿下的雅兴。”

长庚彬彬有礼道:“打扰大师了。”

了然又做了几个手势,他不管干什么都有一种行云流水般的仙气,让人一点也感觉不出这哑僧的局促。小沙弥在旁边解释道:“师叔说他看见四殿下就觉得投缘,让您以后如果得空,去护国寺坐一坐,必以好茶相奉。”

长庚客气道:“自然。”

了然和尚向长庚伸出手,长庚不明所以,犹豫了一下,将自己的手递了过去。

了然便在他手心写道:“殿下信我佛否?”

长庚不像顾昀那样讨厌和尚,这些僧人身上出世清静的气质让他一见就心生好感。

但他也并无信仰,因为毫无概念,不了解,也就谈不上信与不信。

长庚不想当面驳了然的面子,便只是笑。

了然随即了然,不以为忤,反而露出了一点笑容,在长庚手心一字一字地写道:“未知苦处,不信神佛,幸哉,大善。”

长庚一愣,少年正对上哑僧如包万象的眼睛,突然觉得自己心里的沉疴被对方一眼便洞穿了,一时间,乌尔骨、秀娘、真假难辨的出身、难以启齿的妄念全都流水似的从他心里滑过,被那“未知苦处,不信神佛”八个字一箭洞穿。

了然对他合十一礼,正要离去。

长庚却突然叫住他:“大师,日后我会去护国寺拜会的。”

了然笑了笑,领着他的小沙弥飘然而去。

正这当,到了暖阁中大钟报时的声音,轻快的乐声响起,长庚蓦地回头,见座钟十二道小门以此打开,钻出了十二个小小的木傀儡,有拉琴,有跳舞的,还有引吭高歌的,欢欢喜喜地唱完一首,鞠了个躬,又转身转回了小门中。

热闹都尘埃落定了。

这天之后,顾昀就过上了比先前还要早出晚归的日子——隆安皇帝的意思是派他代表大梁,同西洋教皇的使者签订通商条约,现在西域边境开通一个集市,倘若顺利,就再将商路打开一点。

这样一来,他马上就得准备启程了,顾昀在京城和北大营中间一天要跑几个来回,走之前还得摆平户部,紧盯着这一年配给军中的紫流金额度,忙得不可开交。

正月十六那天,顾昀和沈易照常晚归,已经订好了第二天就要离京,两人有些事要商量,便一起回了侯府。

沈易:“皇上怎么把加莱荧惑也交给我们押送了,不怕我们半路上偷偷宰了那蛮子世子?”

顾昀苦笑道:“皇上驳回了我今年增加紫流金配给的奏折,说是灵枢院从洋人那偷师了一种新傀儡机,可以代人耕种,神得不行,亩产能增加一半,今年打算先在江南推广——紫流金又多了一项出处,实在分不出来了,我能怎么说?玄铁营还能与民争利吗?皇上又说,玄铁营是国之利器,短谁也不能短了咱们,所以将蛮人加的那一成岁贡拨给了我们,你说我还敢动那蛮人世子吗?”

隆安皇帝的意思很明确——加莱世子掉一根汗毛,玄铁营的铁怪物们就不用烧紫流金了,你顾昀自己推去。

沈易想了想,无言以对,只好气得笑了。

两人越过侯府看门的铁傀儡,沈易问道:“对了,你明天要离京的事,跟四殿下说好了吗?”

顾昀摸了摸鼻子。

沈易:“怎么?”

顾昀压低声音,在他耳边道:“我跟他说我陪皇上去香山,明天晚上不回来住,一会万一见了他,记着别给我穿帮。”

沈易沉默片刻,感慨道:“……大帅,你真有种啊!”

顾昀也苦恼,自从他无意中透露出一点自己可能要回边疆的意思,长庚整个人就不对了,以前练武是勤奋,现在成了玩命,头天还把手腕震伤了,肿得馒头一样,下午又不管不顾地去射箭,吓得教他武艺的师父天天找顾昀告罪。

顾昀觉得长庚有点太粘他了,别人家的父子也这么肉麻么?

棉袄太贴身了,把他穿出一身热汗来,实在是个熨帖的负担。

两人并肩走进侯府,一进门,却发现这个点钟了,侯府居然灯火通明,谁也没睡。

一个花红柳绿的小丫头炮仗似的从里面冲了出来,回头喊道:“大哥大哥,侯爷回来了!”

顾昀愣愣地想道:“侯府什么时候有姑娘了,莫非门口大柳树成精了?”

再仔细一看,“小丫头”居然是曹娘子,他将自己盛装打扮成了一个小娘子,还是个准备欢欢喜喜过大年的小娘子。

顾昀纳闷道:“你们干什么?”

“长庚大哥说今天是侯爷寿辰,特意嘱咐大家伙都等您回来呢。”曹娘子说道,“沈将军也来了,正好能一起吃面。”

沈易闻言一口答应:“好,来得早不如来得巧!”

说完,他意味深长地看了顾昀一眼,巧妙地用目光传达了自己的意思——你这个骗子,内疚吗?

分享到:
赞(94)

评论16

  • 您的称呼
  1. 广播剧里说的是:“顾子熹,你的良心难道不会痛吗?”哈哈哈哈哈哈,想想沈老妈子就想笑

    匿名2018/08/27 23:56:11回复
    • 未知苦处,怎信神佛懂尘寰。

      樱酒小殿下2019/02/18 12:49:57回复
      • 盛世将倾,深渊在侧,我辈来担

        原味2019/04/08 00:23:09回复
  2. 哈哈哈哈哈哈

    小澜孩2018/09/23 22:28:08回复
    • 又看到你啦小澜孩哈哈哈哈

      超爱p甜甜!2018/10/05 19:30:32回复
  3. 谁侍奉谁?
    哈哈哈顾昀你对自己的攻受属性很清楚嘛(ಡωಡ)

    匿名2018/12/15 13:36:10回复
  4. 啊哈哈哈楼上精辟

    匿名2018/12/22 00:04:33回复
    • 精辟啥那是屁精

      门口大柳树2019/01/18 19:01:50回复
      • 哈哈哈你怎么扛着品如的衣柜

        歇山2019/06/29 09:02:22回复
  5. 内疚吗?十六哈哈哈

    匿名2019/01/05 09:19:30回复
    • 皮断腿的顾昀~

      陈栎媱2019/01/25 15:51:40回复
  6. “未知苦处,不信神佛”

    155512019/02/15 19:50:15回复
  7. 未到苦处,不信神佛

    沈葭白2019/02/19 22:39:43回复
  8. 长庚可是一直都想顶替沈易在顾昀身边的位置呢,一直到沈易成亲长庚才放心他的小义父不被别人拐走!

    匿名2019/04/07 16:28:13回复
  9. 看来沈易给了小长庚很大的危机感啊,都差不多成眼中钉肉中刺的情敌了

    大爱巍澜2019/06/07 09:20:49回复
  10. 我居然把签订通商合约看成了和亲。。。。和。。。亲。。。。。 长庚我错啦表打我呜呜呜

    -沈-2019/06/23 18:22:07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