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起鸢

长庚从头皮红到了脚后跟,熟得外酥里嫩、七窍流香,气得真是叫都叫唤不出。

曹娘子却对这等房梁待遇十分羡慕,流着哈喇子对顾大帅的背影发花痴,咬着葛胖小的耳朵道:“有生之年要是能让侯爷扛一次,我可真是死都值了!”

葛胖小十分讲义气,闻言立刻一抹鼻涕,结结实实地扎了个马步,气沉丹田,挺胸叠肚憋住一口气,仿佛即将去扛大包似的拍拍自己的肩膀,视死如归道:“来!”

曹娘子与他对视片刻,啐了一口,愤怒地迈着内八字的小碎步跑开了。

除夕之夜,金吾不禁。

到了外面,顾昀总算还记得给他干儿子留点脸面,将他放了下来。

长庚面沉似水,大步流星地走在前头,腰杆直得活能去当旗杆,披风在身后起伏翻滚,俨然已经有了将来身量颀长、器宇轩昂的模子。

顾昀蹭了蹭鼻子,追上去死皮赖脸地笑道:“生气了呀?”

长庚甩开他搭在自己肩头的手,硬邦邦地说道:“岂敢。”

顾昀:“每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你不腻吗?小孩……”

长庚阴森森地看了他一眼,顾昀难得长了一回眼色,忙纠正道:“年轻人——年轻人要活泼一点,你才过了几个年,就看腻红尘了?”

长庚与这种活泼的义父无话好说,木着脸,不置一词,再一次要挥开顾昀拉他的手,谁知刚好碰到了顾昀的指尖,被冰得激灵了一下。

长庚一皱眉,反手抓住了顾昀的手,见那爪子冻得发青,凉得活像刚从地底下刨出来的死尸。人肚子里又不烧紫流金,寒冬腊月天穿着单衣满街跑,能不冷吗?

简直是吃饱了撑的!

长庚心疼,疼得心火也跟着旺盛,他一边生闷气,一边三下五除二地解下了身上的披风,不由分说地拢在顾昀身上,顾昀被他拉得不得不低下头,却没有躲闪,纵容地任凭他给自己系上领扣,笑眯眯地享受了一回气鼓鼓的孝敬,心想:“有儿子真好,等小长庚长大了,我自己也找人生一个去——要能生个姑娘就更好了。”

京城的除夕夜里,从酉时三刻开始,一刻有一声长号,提示人们来年逼近的脚步。

满城锣鼓鞭炮喧天,红纸四下翻飞,宛如彩蝶,河边、楼上、大路中间……到处都是两条腿的人,长庚只看了一眼就觉得头皮发麻——那可真是好似全天下的人都挤在了小小的四九城里,跟这种热闹比起来,雁回城里每年把人挤到河里的集市简直可谓是荒凉寂寞了。

无论是强迫他出门的顾昀,还是兴致勃勃的葛胖小和曹娘子,此时此刻在长庚眼里都那么的不可理喻,他一边抓着顾昀冰冷的手,尽可能地想给他暖一暖,一边还要留神那两个东张西望的乡下孩子不要走丢,哪怕周围有几个神出鬼没的玄铁营侍卫,还是忙得焦头烂额。

可能有的人天生就是操心的命。

这时,空中传来一声像鹰啸又像鹤唳的长音,人群欢呼起来。

“红头鸢!”

“快看,今年第一条红头鸢飞起来了!”

京畿重地,天子脚下,平时是有空禁的,九门上装了无数支白虹箭,便是玄鹰,倘若胆敢从天上靠近京城,也只有被射下来一个下场。

唯有除夕这天例外。

出皇城一条宽宽的大路直通城外,矗立着整个中原的标志——“起鸢楼”。

据说那些乘着大船漂洋过海的西洋人刚到中原时,所知道的唯二两处名胜,一个是皇宫,另一个便是起鸢楼。

起鸢楼并非一座楼,乃是先帝在元和二十一年的时候,用削减出来的军费建的,迎宇内八方来客,气派得不行,共分南北两区,北区一排圆顶高塔,取名“云梦大观”,南区则是一座高台,有人背地里调侃说这是“摘星台”,当然,当面没人敢这么叫,民间一般就称其为“停鸢台”。

南北对望,取意天圆地方,与皇宫遥遥相望。

每年除夕,停鸢台都会变成整个京城的中心,南来北往的名妓名角们无不削尖了脑袋想上去献唱一曲,台下围观者人山人海,云梦大观的观景台上也不乏达官贵人。

而酉时三刻一过,围着停鸢台会升起二十只“红头鸢”。

红头鸢和边境巨鸢原理相似,只不过巨鸢让无数蛮人闻风丧胆,红头鸢则完全是玩乐用的。它是船型,首位两头刻着火红的锦鲤,靠九九八十一只火翅升上天,船身上则用一种半透明如蛛丝的特殊绳索拴在停鸢台上。

火翅一发,二十多条红锦鲤似的红头鸢便稳稳当当地悬挂在半空中,微微晃动,摇曳生姿,帝都斟酒夜空如水了。

上面视野极佳,有一个雅间和一圈露台,要酒要菜都能顺着那些蛛网似的绳索传上去,人在上面,能看见万家灯火、红墙宫禁。

顾昀轻车熟路地带着三个半大少年从停鸢台旁边的小路上拾级而上,值夜的卫兵认出他来,吃了一惊,正要俯首做礼,被顾昀轻飘飘地摆手止住:“带孩子来玩的,别多礼——看见沈将军了吗?”

一个火侍者远远地跑过来:“侯爷,这边请,沈将军在红头鸢上等您呢。”

顾昀面上淡定地点点头,心里却不由得有点叹服——他其实只是带长庚他们来凑凑热闹,完全没料到沈易居然这么无所不能,居然还真给定来了一艘。

葛胖小盯着红头鸢的眼都直了,紧跟着顾昀问道:“侯爷,咱们要升天吗?”

顾昀:“不着急,过几十年再升,咱们今天先上去踩个点。”

长庚聆听着这两人大年夜里别开生面的吉祥话,实在想将此二人的嘴一并塞严实了。

红头鸢上的雅间中温暖如春,顾昀进屋就把披风解下来搭在了椅背上。

沈易已经叫好了一桌酒菜,雅间中还有几个美貌少年少女侍立在侧,有那胆大的还不住地偷眼瞄着顾侯爷。

顾昀打眼一扫,先是一愣——沈易是个未老先衰的学究,看西洋画都嫌脏污眼睛,二十年如一日地假正经,怎么会留下这么一群小嫩肉?

当即便投去了一个询问的目光,沈易在他耳边低声道:“这是魏王听说以后执意要让给你的。”

顾昀听了一时没言语,脸上喜怒莫辨。

火侍者很有眼力劲,立刻上前问道:“侯爷,点火吗?”

顾昀顿了一下,点了点头:“点吧——对了,叫露台上守着的兄弟们进来吃顿年夜饭,今天没外人,不必拘虚礼。”

火侍者得了令,立刻恭恭敬敬地退出了红头鸢,跳下露台甲板,长长地唱和了一声。

几个玄铁营的将士应声进来,训练有素地齐刷刷行了礼:“大帅!”

一时间,玄铁的冷意顷刻间侵袭了十丈软红尘,雅间里暧昧难明的气息顿时被驱散一空。

顾昀眼角瞟了一眼识趣退出去的侍者们,其中一个格外赏心悦目的临走还含情脉脉地偷看了他一眼,顾昀便冲她笑了一下,同时心里遗憾地想,他身边带着三个半大孩子,这半夜三更的娱乐恐怕也就只能止步于眉来眼去了。

沈易道貌岸然地干咳了一声,顾昀若无其事地收回视线,人五人六地抱怨道:“魏王也老大不小了,可真够不着调的。”

沈易皮笑肉不笑道:“呵呵。”

幸好,那三个少年人被红头鸢周遭成片亮起来的火翅群吸引,全都趴在窗口往外张望,没注意到屋里这些暗潮汹涌地龌龊着的大人。

火翅的爆鸣声嗡嗡作响,一股温暖的热风“呼”地一下席卷而来,吹得窗棂猎猎作响,长庚只觉得脚下一空,不由自主地抓住了木窗边,曹娘子在旁边大呼小叫,整个红头鸢都轻轻颤动着,往天上升去。

正这当,戌时到,一团烟花从停鸢台上蓦地平地而起,在二十来艘红头鸢中间炸了个满堂彩,将那些彼此相连的蛛丝都遍染橘红。

停鸢台徐徐升起,下面铁齿轮环环相依,一个红衣舞娘抱着琵琶亮相开嗓。

天上人间,最繁华莫过于此。

沈易开了一瓶葡萄酒,抬手给顾昀倒了一杯:“这是西域叛乱平定后他们头年进贡的,葡萄美酒夜光杯,美酒合该配英雄,尝尝吧。”

顾昀盯着那夜光杯看了片刻,神色不由得淡了下来,他接过来啜了一口又放下——并不是酒不好,但总觉得有点不是滋味。

顾昀:“算了,喝不惯这个,还是换花雕吧,看来我不是英雄是狗熊——哎,诸位都坐,别管他们仨,他们在家都吃过了,让他们玩去吧”

说话间,他开始觉得视线有一点模糊,便低头伸手掐了掐鼻梁,知道自己前几天喝的药效恐怕快要没作用了。

药效消退时间大约是小半个时辰,一般他会先瞎后聋。

沈易一见他小动作就知道怎么回事:“侯爷?”

“没事,”顾昀摇摇头,换了酒,冲席间举杯道,“诸位都是我大梁万里挑一的勇士,跟了我,却既没有荣华富贵,也没有权势好处,边疆清苦,连饷银也就那么一点,都受委屈了,我先敬弟兄们一杯。”

顾昀说完,一口干了,随即不由分说,又给自己满了一杯:“第二杯敬留在西域的弟兄们,当年我不知天高地厚地把他们带出去,没能把他们带回来……”

沈易:“大帅,过年呢,别说了。”

顾昀笑了一下,真就住了口,举杯一饮而尽了,旋即再次满上。

“第三杯,”顾昀轻声道,“敬皇天后土,愿诸天神魔善待我袍泽魂灵。”

长庚站在窗边,不知什么时候,外面的盛景已经不能吸引他了,他侧过身,眼睛一眨不眨地注视着顾昀。

他从未见过落寞举杯、一饮而尽的顾昀,这样的义父对他而言几乎是陌生的。

算起来,顾昀在他面前就没发过火,也鲜少流露出疲惫或是不开心来,好像总是在逗他玩,又可亲又可恶——好像除了这一面,其他诸多神色都是不方便透露给他看的。

因为他只是个无能为力的孩子。

长庚突然间生出一种想要立刻变得强大的渴望来。

这时,葛胖小突然回过头来喊道:“侯爷!沈将军,洋毛子带了一大堆野兽在跳舞!快来看哪!”

分享到:
赞(42)

评论17

  • 您的称呼
  1. 侯爷要升天吗哈哈哈哈哈小胖子怎么这么可爱

    妄想顾昀做攻2018/11/25 15:54:49回复
  2. 呜哇顾大帅说他要生娃哈哈哈哈

    2018/12/21 23:44:40回复
  3. 送美貌的少女可以理解,为什么还送美貌的少年,难道说……

    匿名2018/12/25 09:37:19回复
    • 孩纸,你真相了。。。

      樱酒小殿下~~~2019/01/20 11:50:38回复
      • 一群幽畜……

        陈栎媱2019/01/25 11:42:51回复
        • 落寞的顾昀……有点撩人

          陈栎媱2019/01/25 11:43:47回复
  4. 顾昀这会瞅着应该还是个直的,不过以后会弯的。

    哈哈哈2019/02/08 14:47:43回复
    • 不,顾昀估计不是个直的,而且是连魏王都知道的不直,不然他怎么会送美貌的少年呢?

      匿名2019/02/13 18:20:33回复
    • 反正早晚会弯(>^ω^<)

      沈葭白2019/02/19 22:31:15回复
  5. 顾大帅好歹也妄想着生女儿 ,所以当然是很直的吧。

    n刷p大文章的食堂阿姨2019/02/16 02:04:24回复
  6. 顾应该是双性恋吧,算不上直也算不上弯

    匿名2019/02/25 20:46:53回复
  7. 看了镇魂,默读,杀破狼,感觉P大文里,不弯不直的都是受。

    匿名2019/02/28 16:55:46回复
  8. 那个云梦大泽……不是故意刷m d哈,只是觉得墨香写md前可能看过p大文,
    也不是黑md啊,勿喷

    匿名2019/03/02 21:38:25回复
    • 气吞云梦泽,是出自古诗句。
      啥都是你们墨香是不是?

      费渡2019/04/07 16:23:08回复
  9. 我第一遍看到这里的时候,还以为是曹娘子的flag,甚至连易容成长庚最后替他死了,然后终于被顾帅扛了一次都脑补了出来。。甜甜果然不忍心发刀的呀,这么明显的flag都不收~

    匿名2019/04/02 20:36:18回复
  10. 敬皇天后土,愿诸天神魔善待我袍泽魂灵。看到这里,让人鼻子一酸

    眉目如画2019/04/16 03:07:10回复
  11. 顾帅是直是弯不自知 应该是双性恋

    顾山羊2019/04/16 21:08:54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