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除夕

安定侯不可能每天在家休息,大梁文武百官们奔波劳碌的一天通常从晨起点卯开始。少数闲职人员,申时可以回家各找各妈,不过顾昀显然不是干闲职的。

就算下朝,他也一般不是皇上找,就是同僚找,好不容易有一天没事没应酬,他还要去北大营转一圈,很少能在日落前回府。

总之,过着鸡狗不如的日子。

因此想要得到顾大帅的贴身指导,就得赶他早晨上朝前活动筋骨的时间。

长庚便从此开始起五更爬半夜,每天鸡都还在瞌睡,他就领着他的侍剑傀儡去顾昀院里等着。

蹿个子蹿得又细又高的少年拎着他的剑在前面走,侍剑傀儡便在后面稀里哗啦地跟着,一双铁臂向前平伸,左臂挂着一盏汽灯,右臂挂着一个食盒,活像个送饭的夜游神。

到了顾大帅那里,早起的老仆会把食盒接过去,用小火在一边煨着,顾昀开始给他的干儿子上早课。

送饭的夜游神于是成了挨揍的夜游神,当牛做马,十分悲惨。

一堂天马行空的课讲完,早饭也热好了,两人各自吃了,然后该干什么干什么去——顾昀要出门,长庚自行回去等先生来领着念书,过了午,还要跟着侯府的家将习武。

顾昀着实不算什么好老师,和沈易一样,他也有想起一出是一出的毛病,时常刚刚定住铁傀儡,嘴里已经讲到了重甲如何排兵布阵,怎么分配重甲轻甲的比例最省紫流金,乃至于西域的马和中原的马品种有什么不同,哪产的高粱最扛饿等等……

等这话题天上人间地绕着大梁转一圈,顾昀大概才回过神来,问长庚道:“我又跑题了是吧?我最开始想说什么来着?”

长庚:“……”

俩人就只好坐在铁傀儡的大脚上,就着那铁怪物身体里齿轮转动的“嘎吱”声,一起冥思苦想跑了十万八千里的主题是什么。

刚开始,听闻顾大帅亲自传艺,葛胖小和曹娘子都激动不已,也克服万难,哈欠连天地跑来跟着听了几次,不料从头到尾只听出了一个心得——什么玩意!

葛胖小私下评价道:“我感觉还不如听沈先生念经。”

“是沈将军,怎么老记不住呢?”曹娘子没好气地纠正完,摸了摸自己的良心,在美男子与良心之间居然选择了良心,补充道,“我感觉也是。”

只有长庚对此毫无意见,每天能和顾昀待一会,让他通宵达旦地守在门口都行——反正睡着了也是反复的噩梦,没什么好留恋的。

他像相信自己一定能镇住乌尔骨一样,相信自己能成为一把利刃,每天磨去一点多余的、不好的东西,包括对他小义父的想入非非。

何况顾昀只是没条理,要真听进去,他讲的东西起码都是真实可靠的。

顾昀很小的时候就被他没轻没重的爹娘带上过战场,没在宫里过几年锦衣玉食的舒坦日子,十五岁又开始跟着一位已故的老将军南下剿匪,那以后就一直在行伍中打滚。

七大军种,除了铁蛟行于水中,他尚且不算太熟悉以外,其他全部交过手,打过胜仗,也吃过很多亏,因此说起各自的优点劣势如数家珍。

长庚听得如饥似渴,顾昀对他而言就像一座高山,他每天抬头望上一望,便是给一整天找了个低头前行的方向,再一步一个脚印地压抑住自己心里不适宜的想法。

不过顾昀本人却不认为这算什么教导。

他另外专门请了先生和武艺师父教导长庚他们,每天清晨无论是指点长庚和铁傀儡过招,还是天南海北地说他的见闻,在顾昀看来,其实都只是他挤出点时间来跟长庚玩。

长久的观察下来,顾昀并不认为长庚适合走他的老路,因为长庚在他面前永远是一副温和克制的样子,有几分小固执,但总体而言很讲道理。

顾昀觉得,他长大以后应该会是个翩翩君子,而不是什么神鬼退避的杀将。

这样一晃,转眼就到了年关。

新皇第一年登基祭天,改年号为隆安,当日便宣布要大赦天下。

既然是天下,当然也包括了囚禁于帝都的蛮族世子加莱荧惑。

皇上按捺了两个多月,用这种方法迂回地表达了自己的看法——老狼王加一成岁贡的条件太有诱惑力,他又不想当面驳顾昀的面子,于是此事议一次压一次,户部的和安定侯的折子全都扣着拖延,一直拖到了天子祭天,总算见了分晓。

两行御林军分开两边,沈易纵马长驱直入,直跑到一身轻裘甲的顾昀身边,才“吁”一声停了下来。

顾昀看了他一眼,缓缓地拨转马头往回走去,沈易连忙跟上,低声道:“大帅,我看皇上这回是铁了心的要放虎归山,怎么办?”

“天子祭天是金口玉言,是向老天爷发了宏愿,覆水难收,我有什么办法?”顾昀面无表情地说道,“为了安抚我,张口许给玄铁营三十战车和四百钢甲,旨意已经下到灵枢院了,他仁至义尽到这份上,我还好意思为了那点小事没完没了吗?”

新皇刚过而立之年,比风烛残年的先帝更强硬。

顾昀无心弄权,皇帝强硬与否他并不在意,但问题是,皇上对边境的政策竟比先帝还要目光短浅。

两人并肩沉吟了片刻,顾昀开口道:“不过国库空虚也是事实,皇上新近继位,多少有些迫不及待——你不知道,昨天洋毛子‘大高帽’派了个尖嘴猴腮的使者过来,叽叽咕咕地说了一下午,我现在耳边都嗡嗡。”

“……”沈易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你是说西洋教皇?”

在大多数大梁人心里,洋毛子家都十分不成体统,那“教皇”不好好在庙里烧香,整天戴个大高帽四处抛头露面,什么事都要搀和,皇帝说话反而不管用——这不是要翻天吗?

顾昀点点头:“说是要通商,昨日我陪着听了一阵,他们想将古丝路沿西域境内扩出一条大商路来,由我双方派兵镇守,保障往来互通,说得天花乱坠的,连地图和想象的实物图都画出来了,给皇上算了一笔忽悠账。”

沈易笑道:“通商是好事,你说得什么话?”

“没说不是——只是做生意的事我不太懂,”顾昀道,“但还是觉得,洋人若与我通商,他们未见得占得到便宜。”

这是实话。

西洋货自武皇帝年间便开始流入大梁了,那些个琉璃灯、西洋景之类的小玩意很是新鲜了几年,可惜都不长久,因为流入的西洋器物精致归精致,很多都要烧紫流金,一入中原,间接炒热了紫流金的黑市。

当年武皇帝感觉这么下去,国将不国,为了严控民间私用紫流金,他准备了软硬两手,在一天之内下了四道法令,着各地严查紫流金私用之事,抓一批杀一批,全部以谋反论处,概不姑息,先用高压铁腕勒住了这根国之命脉。

随后令灵枢院牵头,聚集了一大批民间长臂师,很快加班加点地仿出了一堆功能相近、但以烧煤上弦为动力的仿西货。

硬刀子卡死了紫流金出口,软刀子直接斩断了西洋货的市场——哪怕弄得到紫流金,谁还不愿意烧点便宜的燃料呢?再者西洋画花里胡哨,在中原人看来,多少有点上不得台面。

真正的西洋货很快便被仿物取代,洋商人的东西在中原一代卖不出价。

反而是丝绸一类的细巧物件,听说在洋毛子那里火得不行。

顾昀道:“既然没有好处,也未必有好心啊。”

沈易默然无语片刻:“皇上怎么看?”

顾昀的嘴角翘了翘,露出了一个说不出是酸是辣的笑容,说道:“皇上有恃无恐,他觉得有我玄铁营镇守西北,大梁便能刀枪不入,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这么大本事,你说我愁不愁?”

沈易想了想,问道:“皇上是当着你面这么说的?”

顾昀苦笑了一下:“不光当着我面说,还赐了我一件狐裘呢。”

顾大帅一年四季只穿单衣的毛病满朝文武都知道,也就是在关外遇上白毛风的时候加点衣服,皇上赐他冬衣是什么意思,很难不让人多心。

沈易默然。

顾昀:“过完年我差不多也该回西北了,玄铁营老在北大营里待着,皇上有点睡不着觉。”

千里江山,锦绣河山在新皇一句话中凝成了一线,压在了安定侯肩上。

他们觉得他手握玄铁三大营,战无不胜、无所不能。

又倚仗他,又畏惧他。

顾昀玩笑道:“你说我要是有一天嘎嘣一下死了怎么办?”

沈易脸色一变:“哪来的混账话,呸!”

顾昀不太在意地说道:“这有什么好忌讳的,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我们顾家就没有命长的,非但命不长,连儿女运也是黄鼠狼下耗子,一代不如一代,老侯爷那时候每天看见我就长吁短叹,到了我这里更是……后继无人了。”

沈易:“不是还有四殿下呢吗?”

顾昀摇摇头:“那孩子不是吃沙子的命——啧,好好的大年夜,咱俩聊这些添堵的事干什么?快去给我订个‘红头鸢’,我回家接儿子去。”

说完,他打马上前,将沈易甩在身后。

沈易愤怒地咆哮道:“你不早说,全城就二十条红头鸢,今天还怎么订得到?”

顾昀:“你看着办——”

“办”字飘然而落,裹着西北风糊了沈易一脸,那安定侯已经绝尘而去。

长庚本来踏踏实实地在屋里看书,大门陡然被人从外面破开,狂风卷雪劈头盖脸地扑过来,他桌上没来得及镇好的宣纸稀里哗啦地四散奔逃。

这样扰人清静的讨厌鬼非顾昀不做第二人想,长庚无奈回头:“义父。”

葛胖小和曹娘子一左一右如哼哈二将,跟在顾昀身后,一起冲他招手:“大哥大哥,侯爷说带咱们出去坐红头鸢。”

长庚:“……”

长庚天生不爱出门,喜静不喜闹,看见人多就烦,以前去将军坡练剑,也是因为自家院子不够大,自打到了侯府,他就没有渴望出去放风的想法。

在他看来,过节守岁,大家一起在家里围个小火炉,温二两酒,聊两句闲话不好吗?

非要出门喝风看人,这算什么志趣?

顾昀已经自作主张地将他的外袍拿了下来:“快点,别磨蹭,王叔说你自打住进侯府就没出过门,种蘑菇吗?”

一想起京城那人山人海、万人空巷的“盛景”,长庚浑身都起鸡皮疙瘩,哪怕是跟顾昀出去,他也是百般不愿意,于是在原地磨蹭着找借口道:“义父,守岁有讲究,得有人留下看家,我……啊!”

顾昀不由分说地把长庚往那外袍里一卷,直接把他当成一段会叫的房梁,扛在肩膀上拖出了屋子:“小毛孩子,讲究恁多。”

分享到:
赞(33)

评论8

  • 您的称呼
  1. 长庚小天使应该是金牛或者摩羯座吧

    顾帅家的宇琪吖2018/10/14 15:31:25回复
    • 为哈?

      你猜2018/12/21 23:36:31回复
      • 不爱出门,闷骚?

        奈何缘2019/02/18 15:35:38回复
        • 哈哈哈哈嗝,这个解释真的想笑o(≧v≦)o~~

          沈葭白2019/02/19 22:29:14回复
  2. 小毛孩子,讲究恁多。
    长庚现在一定后悔没早些睡了哈哈哈哈哈哈

    匿名2019/01/06 22:56:11回复
    • 心疼顾昀……既倚仗他又畏惧他……而且我觉得这里的描述好像中国近代史……

      陈栎媱2019/01/25 11:33:18回复
  3. л̵ʱªʱªʱª (ᕑᗢᓫา∗)莫名觉得小傀儡好可爱,心疼

    2019/01/26 00:17:46回复
  4. 用扛的啊

    噜啦啦了2019/02/11 20:10:25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