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侯府

京城一场大雨后,隐而不发的寒意揭竿而起,露出内里行将露结为霜的萧条凛冽来。

长庚懵懵懂懂地跟着一堆陌生人送走了老皇帝,送葬那天,有八驾马车拉着九龙的棺椁,大路两边竖起十万蒸汽号,自发地奏响哀乐,喷洒出白烟如盖,罩住了整个帝都,重甲隔出闲人莫入的藩篱,甲阵外,观礼者人山人海,有大梁人、夷人、百越人、蛮人……甚至还有数不清的西洋番邦人。

无数窥伺、揣度的目光或明或暗地落在长庚——身世成谜的皇四子李旻身上,可惜谁也不敢在安定侯眼皮底下上前跟他搭话。长庚被顾大帅明目张胆地藏了起来,数日来,除了太子和魏王各自在他面前转了两圈,他一个闲杂人等都没接触过。

等这一切尘埃落定,长庚被带到了安定侯府。

侯府从外面看,真是威风得不行,八字开的大门,挂着青面獠牙的兽头两只,口鼻中喷着白汽,三十六个齿轮同时转动,重重的门闩“嘎吱嘎吱”地抬起,便露出内里一边一只人高马大的铁傀儡。

影壁墙上挂着两套玄铁武将的甲胄,汽灯幽暗,家将护卫在侧,一股冷森森的肃杀气扑面而来。

当然,走进去一看才发现,安定侯府上气派的只有大门。

侯府庭院虽深,草木却十分零落,门面威严得吓人,里面其实就有几个寡言少语的老仆,见了顾昀,也只是驻足行礼,并不多话。

民间大部分傀儡与火机烧的都是煤,只有很小一部分用紫流金,通常是大堤坝、开荒傀儡等巨物,归当地直属府衙所有,至于那些金贵的小部件,便只有一定品级的达官贵人才有资格用。

当然,规定归规定,民间遵不遵守就两说了——譬如雁回太守郭大人的品级是万万不够的,他家里紫流金器可不止一件,顾大帅的品级尽管非常够,但府上居然意外清贫朴素,除了几具铁傀儡外,几乎看不见几件烧紫流金的器物。

整个侯府最值钱的,大约就是一代大儒林陌森先生手书的几块匾额——听说陌森先生是安定侯的启蒙老师,想必这几块匾也是白要来的。

葛胖小和曹娘子随着长庚一道搬来,三个没见过什么世面的乡下孩子探头探脑,葛胖小童言无忌道:“十六叔……”

曹娘子小声呵斥:“那是侯爷!”

“嘿嘿,侯爷,”葛胖小嬉皮笑脸地凑上去问道,“您家好像不如郭大人家精致。”

顾昀不以为意地笑道:“我哪能跟郭大人比?他们那天高皇帝远,富得流油,哪像我,为了省点钱,逢年过节就要去宫里蹭饭。”

这听起来像句玩笑话,但长庚在旁边听着,隐约觉得他是话里有话。

还不等他细想,曹娘子又跟葛胖小叽咕道:“戏文里不是说世家公子家里都有花园秋千、美貌丫鬟的吗?”

葛胖小好像很懂的样子,腆着肚子道:“花园都在后面呢,大户人家的女子不管主仆都不能随意抛头露面的,是给你随便看的么?你不懂别瞎问。”

顾昀笑道:“我家没丫鬟,就一帮糟老头子和粗使老妇,不瞒你们,侯府最美貌的算来应该是本人,要看可以看我。”

他说着,还风骚地眨眨眼,笑出一口白牙。

曹娘子连忙娇羞地别开眼,葛胖小没料到堂堂安定侯竟然和“沈十六”一样不要脸,也跟着目瞪口呆。

顾昀背着手,手里把玩着先帝留给他的旧佛珠,不慌不忙地路过萧条的庭院:“我娘没的早,我又没娶媳妇,我不老不少的光棍一条,要那么多漂亮丫头干什么?显得怪不正经的。”

这么一听,好像他是个正经人似的。

曹娘子不太敢正眼看顾昀——长得好看的男子他都不大敢看,在旁边怯生生地问道:“侯爷,别人都说‘一入侯门深似海’……”

顾昀忍俊不禁,调笑道:“怎么,你要别了萧郎嫁给我啊?”

曹娘子整个人红成了一张纤细的猴屁股。

长庚脸色黑了下来:“义父。”

顾昀这才想起了自己的长辈身份,连忙艰难地庄重下来,憋出一脸蹩脚的慈祥,说道:“我这里没什么规矩,想吃什么自己跟厨房说,后院有书房有武库,还有马厩,读书习武还是骑马都随意,平时沈易有空会过来,他要是忙,我就另外给你们请个先生——出去玩也不必知会我,带好侍卫,到外面别给我惹事就行……唔,让我想想,还有什么。”

沉吟片刻,顾昀又回过头来说道:“哦对了,还有就是家里有些老仆年纪大了,反应难免迟钝些,多担待点,别跟他们着急。”

他只是平平无奇地交待了一句,长庚的心却莫名地被他话里难得的温情扫得酥了一下——虽然温情不是冲他。

顾昀拍拍他的后背:“我这里是冷清了点,以后就拿这当家吧。”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长庚都没见过顾昀,新皇要登基,魏王要敲打,北疆绑回来的蛮族世子要发落,蛮人无故毁约入侵也要讨个说法……还有无数的应酬,无数的试探,等等等等,不一而足。

长庚自以为勤勉,可是每天早晨等他起身,顾昀都已经走了,晚上他睡了一觉惊醒,顾昀还没有回来。

转眼溽暑已经尽,过了个匆匆来去的秋天,就到了个生炉子的季节。

深夜,石板路上铺着一层眼皮一般的薄雪,空中微微起了白雾,马蹄声从小路尽头响起,不多时,两匹通体漆黑的马拉着一辆车穿越薄雾而出,停在了侯府的后门。

马车发出“噗”一声轻响,车身周围三条保暖的管道释放出白汽来,车门从里面打开,沈易从里面钻了出来。

沈易呵出一口白气,回头对车里的人说道:“我看你也别下车了,直接让人把门打开赶车进去吧,太冷了。”

车里人应了一声,正是顾昀,他脸上倦容很深,但精神似乎还好,吩咐车夫道:“开门去。”

车夫一溜小跑地去了。沈易原地跺了跺脚,问道:“药劲过去了吗?”

顾昀懒洋洋地拖着长音道:“过去了,再宰几个加莱荧惑不在话下。”

沈易:“今天皇上叫你进宫怎么说的?我听说天狼部派了来使?”

“老瘸子死皮赖脸地呈上了一张奏表,鼻涕都快抹上去了,说要把每年紫流金岁贡还给我们加一成,让皇上看在他儿子年幼无知的份上,将他放回去,那老瘸子愿意以身代之,自己过来当阶下囚。”顾昀兴致不高,嘴里也没好话,“龟儿子,崽子都下了七八个了,还年幼无知,莫非是关外没好土,苗都长得慢?”

沈易皱了皱眉:“你没当庭发作吧?”

“我哪来那么大脾气?可我若是不发作,那穷疯了的户部尚书敢一口答应下来。”顾昀冷冷地说道,随即他语气一转,叹了口气,“满朝圣贤,都不知道‘放虎归山’四个字怎么写。”

蛮人进犯雁回时穿的重甲短炮装在胸前,那是西洋人的设计——中原人骨头天生要细一些,即便是军中将士,也普遍没有那么壮,重甲的设计也看重轻便敏捷,通常不在战场上玩“胸口碎大石”。

荧惑加莱背后毫无疑问就是那群始终垂涎大梁的西洋人。

顾昀垂下眼,看着地面微微反光的薄雪,低声道:“四境之外皆虎狼啊。”

他有心想纵长蛟入海,直下西洋,一路打到他们番邦老窝去,可是连年征战,大梁国库都快被他打空了,眼下因为顾昀拥立新皇上位,及时雨似的镇住了趁着先皇病危时蠢蠢欲动的魏王,新皇凡事都给他几分颜面。

但是颜面……是能长久的么?

沈易摇摇头:“不提这个了,四殿下在你那怎么样?”

“四殿下?”顾昀一愣,“挺好的啊。”

沈易问道:“他现在每天做些什么?”

顾昀思量片刻,不确定地答道:“……玩吧?不过我听王叔说他好像不大出门。”

沈易一听就知道,顾大帅把四殿下当羊放了——每天给草吃,其他就不管了,不过这也怪不得他,因为当年老侯爷和公主就是这么养活他的。

沈易叹道:“先帝当年是怎么对你的,忘了?”

顾昀脸上尴尬之色一闪而过,他其实没想太明白应该怎么和长庚相处。

长庚已经过了跟大人撒娇要糖吃的年纪,性格又早熟,在雁回小镇的时候,甚至是那孩子照顾他这不怎么样的义父多一点。

顾昀不可能整天带着一帮孩子玩,但也很难作为一个长辈,对长庚做什么引导。

因为他实在是被强行赶鸭子上架,还没有能做好一个父亲的年纪和资质。

尽管顾昀说过,将来想将玄铁营留给长庚,但那毕竟只是一句玩笑话,他自己心里也清楚,那是不可能的。再者说,想在军中闯出个什么名堂来,要吃多少苦顾昀心里再清楚不过,只要他还活着一天,还挑得动大梁的江山,就不太想让长庚经历同样的苦。

然而同时,他也希望这交到他手里的小皇子能有出息,最起码将来能有自保能力。

那么一个人要如何能不吃苦又有出息呢?

古往今来的父母都在为这个问题的答案求而不得,更不用说他这个半吊子的义父,他只好干脆放任长庚自由成长。

车夫已经打开门,点好了灯,在旁边等着顾昀发话。

沈易对顾昀说道:“指望你心细如发无微不至,那是太苛求了,但是他遭逢大变,身边的亲人只剩下你这么一个,你待他实在一点吧,哪怕不知道该干什么,时常在他面前晃一晃、给他写两幅字帖也是好的。”

顾昀这回大概是听进去了,耐着性子应道:“嗯。”

沈易将一匹马从车上卸下来,牵起缰绳。

他已经跨马要走,走了几步,又忍不住回头唠叨道:“大帅,懵懂幼子,久病老父,都是教你成人的,碰上哪一个,都是幸运。”

顾昀痛苦地揉了揉眉心:“娘啊,你这光棍碎嘴子,求求你了,快滚吧!”

沈易笑骂一声,纵马而去。

分享到:
赞(34)

评论9

  • 您的称呼
  1. 给奶奶安利了杀破狼,我们第一个想的问题就是紫流金是什么……理工女没错了QAQ

    故人2018/10/14 15:29:45回复
    • 哈哈哈哈,其实我也没有搞清楚紫流金是什么,干脆就直接一知半解的看下去了。

      魔系白佛系黑2018/11/16 13:17:47回复
  2. 石油

    匿名2018/11/26 18:55:59回复
  3. 紫流金可能就是石油。那会设定大概是古代,自然会有“深紫似乌”的想法,把黑色的石油当紫色了。再者石油又金贵,那会的科技也抽不了多少,自然就是“流金”了

    鼠太2019/01/06 22:44:33回复
    • 没毛病石油p大类比的可能就是这个意思吧……沈易和大帅相处日常好有爱啊(ಥ_ಥ)小长庚其实挺爱吃醋的╮(╯▽╰)╭

      陈栎媱2019/01/25 05:34:05回复
  4. 我想问一下,现在的皇帝是谁啊?

    匿名2019/02/14 06:10:04回复
    • 当然是以前的太子咯

      樱酒小殿下2019/02/18 12:26:55回复
    • 长庚他哥………@( ̄- ̄)@

      沈葭白2019/02/19 22:26:16回复
  5. 虽然不应该,但胸口碎大石不得不想到另一位

    匿名2019/02/21 17:18:18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