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某种微妙的感觉

沈巍腾出一只手来, 摸了摸赵云澜的额头:“有点发烧,你还站在这干什么?快把被子盖好。”

赵云澜被他一说, 才发现自己的头有点重, 晕晕乎乎地被他推进了卧室里。

沈巍把温水,消炎药和胃药一起放在他的床头,轻声说:“吃完药再睡一会,不用管我, 我去给你弄点吃的。”

赵云澜心里乱七八糟地想:要是喜洋洋自己洗干净了钻进灰太狼的窝, 灰太狼还能仰头睡大觉么?

那怂狼一定智齿长得脸都肿了。

然而也不知道是他烧迷糊了,还是消炎药里有助眠的成分, 一分钟不到, 赵云澜就真的睡着了。

沈巍过了好半天才把他带来的东西都放好,足足填满了赵云澜的大半个空荡荡的冰箱, 又在厨房翻了翻, 发现他这里, 从国产小砂锅到进口大烤箱, 全部应有尽有, 只是一水的全新, 连标签都没拆。

沈巍想了想, 把小砂锅拿出来, 洗干净放在了一边, 然后不慌不忙地处理好食材, 煮开了一回,又放了小火, 加上调料慢慢地炖。

做完这些事,沈巍洗了手,把手在暖气上烤热了,才轻手轻脚地走到屋里,赵云澜已经睡着了,沈巍轻轻地把他露在外面的胳膊塞进了被子。

他站在床边,低着头,安安静静地看了赵云澜一会,好半晌,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摸了摸他的头发,赵云澜的头发很软,顺从地缠在他的手指上,沈巍又轻轻地碰了一下他的脸,随后飞快地缩了回来,他深深地呼出口气,闭上眼睛,默默地亲吻了一下自己的手指,一时间表情近乎虔诚。

沈巍不知道自己头天晚上是怎么离开赵云澜的住所的,他一路浑浑噩噩,也不知走出去多远,才惊觉自己的手脚都麻木了,那种感觉就像一只突然明白了自己命运的蛾子,拼命克制着自己不去扑火,但理智和本能的纠缠挣扎,让他痛苦得快要死了。

而他这么的痛苦挨,也只不过忍了一个晚上。

他病了,没人照顾,我只是不放心过来看看……也算是尽了朋友的道义,沈巍这么说服自己,可究竟怎么回事,谁也没有他自己心里清楚。

沈巍自嘲地笑了一下,弯下腰捡起赵云澜又乱扔到了地上的大衣,叠整齐搭在一边的椅子上,这才注意到,地上放着一个瓷盆,底下有一层烧尽了的香灰。

沈巍捻起香灰在手里搓了搓,再落地时,褐色的灰烬泛了白,就像有人吸走了木头里的精气。

“阴差?”他扶了扶眼镜,抬头望向拉得严丝合缝的窗帘,又皱了皱眉,低下头,不知想到了什么。

赵云澜这一觉睡得简直昏天黑地,再睁眼,太阳已经照透了他的窗帘,他身上出了一层汗,被子却黏糊糊的被死死地压在身上,十分不舒服,头有些晕,他躺了片刻,刚醒过来的嗅觉这才闻见了一股陌生的食物的香味,赵云澜一激灵,猛地坐了起来。

他看见沈巍就坐在不远处的小沙发上,正安安静静地在翻着一本有些年头的民间志怪书,他凝神执卷,眉目如画,有说不出的好看,赵云澜看着他呆愣了好一会。

听见动静,沈巍抬头冲他一笑:“醒了,好点没有?”

赵云澜似乎有些不清醒地点了点头,沈巍伸手探了探他的额头,毕竟年轻底子好,睡一觉出点汗,立刻就退了烧,又问:“胃怎么样,还疼吗?”

赵云澜摇摇头,他这时发现,自己随手乱扔的衣服全被沈巍叠得整整齐齐,放在了他的床头,伸手一摸,似乎被放在暖气上烤过,还是温热的。

“我把浴室的暖风打开了,你一身汗怪难受的,去洗个澡吧,然后把衣服换上,我用你的厨房简单做了点吃的。”

赵云澜一个字也没说,默默地抱起衣服去了浴室。

即使他能把日子过得那么粗枝大叶,这时候却如同做梦一样,心里忽然生出了某种微妙的感觉。赵云澜离家太早,已经习惯了出门赶应酬或者随手叫外卖的日子,他几乎忘了上一次在饭香里醒过来,被人催着去洗漱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当他洗完澡换上衣服出来,就惊奇地发现,自己狗窝一样的家已经被人打扫干净了,只要他在家就常年不拉开的窗帘被分开两边挂起,窗户似乎刚刚被打开透过气,屋里气温微微下降了一点,但流通过的空气让人感觉不错。

赵云澜愣了愣,奇迹般地有一点不好意思。他走进厨房,就看见沈巍正把他买了就从没有用过的竹筷子从开水里捞出来,用凉水涮了一边放在一边,又掀开砂锅锅盖,用小勺尝了一口味道,浓郁的香味从锅里飘出来,赵云澜忽然发现自己有些饿了。

他觉得自己心里好像有一根弦,被人不轻不重地拨动了一下,并不激烈,余音却能绕梁。

“我今天晚上本来订了两张大剧院的票,想请你去吃完饭以后去看话剧。”赵云澜忽然说。

沈巍抬头看了他一眼,关上火,又从厨房里端出了两盘简单的家常菜,盛了米饭和汤,指使赵云澜:“帮我端一下。”

赵云澜懒洋洋地走过去,端起饭菜出来放在小餐桌上,笑了笑:“结果现在觉得你陪我赖在家里的感觉实在太好,忽然不想去了。”

“晚上降温,本来就最好不要出门。”沈巍顾左右而言他地说。

赵云澜在桌子对面坐下,眼睛灼灼地看着他:“哎,说真的,沈巍,你要是答应我,我明天就把这地方卖了,在你们学校附近换个大房子。”

沈巍没吱声。

赵云澜继续说:“我以前从来没想过买什么房子,认为那都是负担,现在忽然懂了一句话:若得某人为妻,必铸金屋以藏之。”

这是赤/裸裸的调戏了,沈巍僵硬地避开他的目光:“吃饭,一会要凉了。”

赵云澜忽然从桌子那一头伸出手,按在沈巍的手背上:“虽然看起来不大像那么回事,但我是说正经的。”

沈巍的手依然是凉,赵云澜忍不住往手心里拢了拢,却觉得对面的人剧烈地哆嗦了一下。

沈巍猛地抬起头来,那眼神不似平时温和,几乎像是被逼急了,在赵云澜看来,竟然带上了一点攻击性,沈巍用那种眼神盯了他好一阵,随后用力甩开了他的手,压着语气说:“娶妻生子才是正路,你还这么年轻,不该这么不顾天理人伦。”

赵云澜被这顶大帽子砸晕了,愣了愣:“不是,什么玩意就天理人伦了?”

沈巍反问:“你整天这样和男人搅在一起,将来怎么和父母交代?如果你家的血脉断在了你这一代,到了日薄西山的年纪,谁给你养老?”

赵云澜匪夷所思地问:“交代什么?我和谁交代?我没背负繁衍全人类的种马责任啊沈老师,你……你是外星人吗?”

在这方面上,沈巍发现自己用这些自欺欺人的理由借口,完全没有办法和赵云澜沟通,他只好闭上嘴,默默地吃东西,不开口了。

赵云澜打量着沈巍,不敢相信这么一个赏心悦目的美人的本质居然是个食古不化的老学究,他郁闷地一口气干了半碗汤,试探着说:“其实小孩这事吧,不好说,你就算结婚了,也不一定生得出,生了,也不一定能养得大,就算养大了,也不知将来会是个什么货色,指望他给你养老,我看还不如去投资专门坑爹的A股,再说,就算真喜欢小孩,也完全可以去找代孕啊,现在只要掏钱,弄个小孩来不是再容易不过了。”

沈巍一点也不想理他。

赵云澜又说:“人么,痛苦的时候要多想一点,免得重蹈覆辙,快乐的时候就要少想一点,省得思前想后败了兴,要是今天地球忽然歇菜了,活着的人全都变鬼了,你临闭眼之前发现自己都还没随心所欲一回,得有多窝囊。”

沈巍顿了顿:“哪有那么多随心所欲的事?”

“是啊,”赵云澜说,“别人要委屈你,难道你自己也要委屈自己?那人活着还有什么乐趣?”

沈巍:“别胡说。”

赵云澜听出他语气的松动,伸长了两条腿,摆出个放松的姿势,趁热打铁地问:“那下礼拜请你看电影,去不去?”

沈巍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摇摇头。

赵云澜顿时有些泄气。

沈巍实在看不得他这样的表情,没忍住,还是多解释了一句:“我下周三出差,替一个同事带学生出去做个考察项目。”

嗯?有门,赵云澜清晰地感觉到,自己已经把严防死守的沈巍撬开了一个角。

“去哪?多长时间回来?”

沈巍自动忽略了第一个问题:“一周左右吧。”

赵云澜没再追问,沈巍不说,他自然有办法知道。

他心情颇好地吃完了整碗热乎乎的饭,下午又经过了一番软磨硬泡,贱招齐出,把他压箱底的不多的几张老电影盘都拿出来了,用上了和他那厨房餐具一样历久弥新的家庭影院,把沈巍强留到了晚饭时间。

如果可能的话,他还想把人再多留一会,不过赵云澜明显能感觉到,天越黑,沈巍的情绪就似乎越是紧绷,作为一个打算放长线钓大鱼的决策者,赵云澜怕吓着他,于是决定忍一时心痒,先把人放回去。

反正来日方长。

分享到:
赞(517)

评论58

  • 您的称呼
  1. 那种感觉就像一只突然明白了自己命运的蛾子,拼命克制着自己不去扑火,但理智和本能的纠缠挣扎,让他痛苦得快要死了。
    o(*////▽////*)q好羞羞

    清晨我上马2018/07/28 21:01:41回复
  2. 若得某人为妻,必铸金屋以藏之。哎,这人呐,无语了。

    风落巍来2018/08/04 14:06:09回复
    • 古人都明白:没有梧桐树,引不来金凤凰。盖房,娶妻,生子的人之伦常,现在的知识分子居然大言不惭的把人最基本的需求简单粗暴的归结为“女人的堕落”。。。

      匿名2018/11/27 14:24:49回复
  3. 反正来日方长,哎呦喂,电视剧看不了了,看看小说,脑补一下居老师和北老师,甜炸了。。。。

    居老师的小揪揪2018/08/12 19:09:10回复
    • 我也是我也是

      匿名2018/08/21 18:58:19回复
    • 一毛一样

      匿名2018/09/02 07:31:06回复
    • 我看了电视

      匿名2018/10/01 10:38:00回复
    • 电视剧现在可以在影视大全里面看的

      匿名2018/10/02 23:34:42回复
  4. 交代什么?我和谁交代?我没背负繁衍全人类的种马责任啊沈老师,你……你是外星人吗?”哈哈哈哈哈哈哈 赵处长这觉悟可以哇

    匿名2018/08/20 16:10:48回复
  5. 若得某人为妻,必铸金屋以藏之。”多好的词啊

    匿名2018/08/21 22:55:32回复
    • 汉武帝说过后,就拋弃了陈阿娇

      夜暝2018/09/15 21:20:00回复
      • 是啊!所以异性相爱只是为了传宗接代,同性相爱才是真爱,这话没有毛病

        匿名2018/09/19 22:50:14回复
        • 异性相爱也是爱,这话毛病大了~

          唐棠2019/02/10 21:21:24回复
          • 爱可以超越性别,不是因为什么性别才喜欢,而是喜欢的人恰好是哪个性别

            陈栎媱2019/02/14 19:50:11
  6. 那种感觉就像一只突然明白了自己命运的蛾子,拼命克制着自己不去扑火,但理智和本能的纠缠挣扎,让他痛苦得快要死了。而他这么的痛苦挨,也只不过忍了一个晚上。

    斩魂使2018/08/29 06:10:37回复
  7. 感觉沈巍的爱好压抑,连亲赵云澜都是很虔诚的亲抚摸过赵云澜的手指,感觉好虐~

    如若倾梦2018/09/17 23:10:14回复
  8. 若得某人为妻,必铸金屋以藏之

    匿名2018/09/26 00:38:09回复
  9. 真的好心疼小鬼王啊,等了他一万年,朝朝暮暮的想他,却又拼命的克制自己不去见他,心里澜澜是飞蛾扑火般的存在,却又只能指节泛白,一次一次推开。

    匿名2018/10/03 14:03:15回复
    • 看来你是多刷啊

      棽棽2018/10/05 17:53:29回复
  10. 甜啊

    2018/10/04 10:48:12回复
  11. 每刷一次回来,评论里都有惊喜……

    2018/10/05 23:22:16回复
  12. 喜羊羊自己洗干净钻进灰太狼的窝?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比喻我服

    匿名2018/10/06 19:39:24回复
  13. 真的很佩服p大的文采,描写的很有画面感,该逗的时候一点不含糊细节描写自然不刻意佩服佩服

    2018/10/08 14:17:16回复
    • 对文字的运用是信手拈来的简了直了苍了天了~

      陈栎媱2019/01/12 12:55:56回复
  14. 两人真互补,一个脸皮薄如纸,一个脸皮厚成墙

    阿麦2018/10/10 18:50:16回复
  15. 不然要孤儿院干嘛

    匿名2018/10/14 09:50:18回复
    • 我觉得即使是开完笑,也不要说到孤儿院上。

      匿名2019/02/15 00:36:47回复
  16. 这么一个赏心悦目的美人
    kl啊,小美人变大美人了

    匿名2018/10/30 06:38:55回复
  17. 克制的爱,怕自己的爱会伤了他,宁愿自己一个人承受所有的伤痛

    爱上了虚拟的爱情2018/10/30 20:53:09回复
  18. 剧本里沈美人真外星人_(:ᗤ」ㄥ)_

    匿名2018/11/03 02:05:07回复
  19. 好好看!

    匿名2018/11/03 15:12:16回复
  20. 先把人放回去,好形象呀

    匿名2018/11/09 06:26:51回复
  21. 太可爱了吧赵处

    一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镇魂女孩2018/11/09 23:54:06回复
  22. 小澜孩为了睡到沈美人,什么贱招歪招都使了

    匿名2018/11/15 17:06:33回复
  23. 若得某人为妻,必铸金屋以藏之。

    匿名2018/11/19 19:52:43回复
  24. 就我把“沈巍腾出了一只手”看成了“沈腾”么。。

    呀呀2018/12/03 16:21:33回复
  25. 金屋藏沈美人?。。。。

    匿名2018/12/05 06:45:00回复
  26. 脑补居老师和白宇画面

    匿名2018/12/10 15:59:41回复
  27. 来日方长……方长:你们为什么要日我

    匿名2018/12/12 22:01:35回复
  28. 澜澜没有搞清楚谁是喜羊羊谁是灰太狼呀

    匿名2018/12/16 19:53:50回复
  29. 爱就爱了,和性别无关!我不是腐女,不过也希望这个结局是团圆的!如果现实中有这样让人心疼的爱情也值得祝福呀!这才是真爱珍爱 。

    匿名2018/12/25 09:40:08回复
  30. 太甜了。

    匿名2019/01/05 22:13:16回复
  31. 沈巍猛地抬起头来,那眼神不似平时温和,几乎像是被逼急了,在赵云澜看来,竟然带上了一点攻击性。
    蠢吗!他是攻啊他是攻啊他是攻啊!!!

    匿名2019/01/08 19:57:05回复
    • 姐妹你是幽畜吗哈哈哈哈

      匿名2019/01/09 03:03:03回复
      • 优秀!!

        匿名2019/01/25 09:18:09回复
    • 沈巍是攻

      匿名2019/01/28 20:24:57回复
  32. 好甜好甜啊( ̄▽ ̄)

    匿名2019/01/11 22:14:23回复
  33. 不,沈教授,你们还有你们的猫儿子大庆啊

    匿名2019/01/22 00:25:19回复
  34. 赵云澜继续说:“我以前从来没想过买什么房子,认为那都是负担,现在忽然懂了一句话:若得某人为妻,必铸金屋以藏之。”
    读到这我的老脸通红

    匿名2019/01/27 18:57:37回复
  35. 巍巍说好的下周去做考察项目,澜澜立马就带着特调处去了

    匿名2019/02/03 13:58:25回复
  36. 为妻?哼哼,您老没睡醒的吧hiahiahia

    匿名2019/02/03 23:14:46回复
  37. 赵云澜心里乱七八糟地想:要是喜洋洋自己洗干净了钻进灰太狼的窝, 灰太狼还能仰头睡大觉么?

    那怂狼一定智齿长得脸都肿了。

    “怂狼”

    白墨2019/02/08 17:16:44回复
  38. 哎,多么赤裸裸的表白啊,现实中哪有这么高情商的赤裸裸,作者在撩拨这方面的写作堪称教科书典范啊!!!
    二刷留爪

    巍乱我心2019/02/09 23:12:43回复
  39. 果然我爸心疼我妈,泄气的表情都看不得

    大庆2019/02/10 05:39:43回复
  40. 好像小澜孩没明白到底谁是喜羊羊谁是灰太狼

    匿名2019/02/14 15:00:04回复
    • hia~hia~hia喜羊羊使尽浑身解数泡灰太狼啊

      陈栎媱~\(≧▽≦)/~2019/02/14 19:53:07回复
  41. 电视剧看的我难受,来这刷一遍原著暖暖已经凉凉的心情

    山鬼2019/02/14 22:39:28回复
  42. 出差考察后就脱马了,2333333

    巍澜可期2019/02/16 04:06:31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