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请罪

顾昀其实就住在长庚隔壁,但和这边不一样,他落脚的地方显得冷冷清清的。

倘若长庚说一句“不用伺候”,郭太守一定会涎着脸,将“殿下勤俭爱民”大吹大擂一通,然后一股脑地塞几十个仆役过去。

但再借他一麻袋胆子,郭大人也不敢跑到顾大帅面前谄媚。

顾昀轻飘飘撂下一句“别来打扰”,他住的地方,除了那些吓人的玄铁营将士,谁也不敢轻易踏入半步。

顾昀以前在听不清看不清的情况下,整个人会格外紧绷,特别讨厌不熟悉的人在身边乱转。

沈易已经很久没见过他这种草木皆兵的紧绷了,本以为在雁回小镇沉潜两年,顾昀已经学会了怎么和这个模糊的人间和平共处,现在看来可能还是不行。

学会了和平共处的那个只是“沈十六”,不是顾昀。

其实要说起来,顾昀这个人平时表现出的胸有成竹与从容不迫,其实十有八九是装的,但是装得太真,没人看得出其中的水分。

同时,他的聋和瞎虽然都是真的,却偏偏都像装的。

从这方面来看,顾大帅可谓身体力行地诠释着何为“假作真时真亦假”,沈易也不知道他是真的心里缺件,还是根本有意为之。

哦对了,他的真心其实也是真的,不过好像也不太招人信。

临近傍晚,夜幕方才垂落,昏星尚未显露形迹,顾昀回屋以后第一件事就是把所有的灯都点亮了。

然后他摘下琉璃镜,用力揉了揉眼睛,对沈易道:“拿药给我。”

沈易是个文质彬彬的碎嘴子,唠叨是他除了打仗之外的第二主业,轻车熟路地接道:“大帅,是药三分毒,不到火烧眉毛的时候,我看你还是能少喝就尽量少喝……”

顾昀面无表情地站在灯下,眼神有点茫然,没反应。

沈易便闭了嘴——他想起来了,这种距离,顾昀是听不见他说话的。

顾昀的聋是克制嘴碎之人的一记绝招,一击必杀,这些年来从未失过手,沈易只好默默地转身去厨房煎药。

琉璃镜这东西很鸡肋,夹在鼻梁上,周围稍有冷热变化,都会凝出白雾遮挡视线,而且十分易碎,一旦碰碎了就很容易伤到眼睛,对于武将来说行动十分不便,不过如果只是在自己屋里,戴一戴应个急,倒是没什么关系。

沈易出门后,顾昀就将琉璃镜重新架在鼻梁上,自己研了磨,提笔开始写折子。

郭太守虽然只是个边关小官,日子过得却并不清贫,桌上摆着的不是普通的油灯,而是一盏可以调节明暗的汽灯,看那过于复杂繁复的花边,可能还是从夷人手里买的。

汽灯旁边还有一座仿造的西洋钟,仿得很像,只是仔细看,上面细细地标了天干地支和十二时辰,左上角还有二十四节气更迭变换的小窗,显得有点不伦不类的,透明的钟座下面,大大小小的齿轮纹丝不动地向前推着,顾昀讨厌这玩意,因为齿轮转起来吵闹得很,便想着改日叫人拿出去。

不过眼下倒是没什么关系,反正他也听不见。

等沈易端着一碗药汤回来时,顾昀正好写完搁笔。

顾昀:“替我看看有没有不妥的地方。”

汽灯亮得晃眼,灯罩上还有一排袒胸露乳的西夷女人,个个搔首弄姿,分毫毕现,沈易用手遮了一下光,低声嘀咕道:“有辱斯文。”

然后他飞快地扫了一遍顾昀的奏章,叹道:“有没有不妥?大帅啊,恕沈某人才疏学浅,我就没看出你这里有妥的地方。”

顾昀:“唔?什么?”

沈易:“……”

他捏住顾昀手书的一角,塞回他怀里,轻轻托了托他手肘,又指指旁边的小榻,示意他哪凉快哪呆着去,然后自己铺纸蘸墨,打算重新开始写一份新的。

顾昀端着药碗,豪迈地一饮而尽,然后往精致的美人榻上一靠,鞋也不脱,翘着高高的二郎腿,静静地等着药效作用,同时他手上也没闲着——顾昀十指翻飞地把方才那张纸折成了一只纸燕子,然后一脱手,照着沈易的后脑勺就飞了过去。

这人的手可是有多欠哪!

沈易听见风声,一抄手抓在手里,简直没脾气了,问顾昀道:“我这么说话听得见吗?”

“还行,有点模糊,”顾昀道,“反正我就是方才写的那个意思,你按那个替我改个像样的说辞就行了。”

沈易叹道:“大帅,你跟皇上说,是皇四子殿下识破胡女与蛮人的阴谋,大义灭亲,才让我军占了先机,一举歼灭蛮人?这话你信吗?”

顾昀也不知喝了一碗什么灵丹妙药,眼角与耳垂上的两颗小痣仿佛活过来似的,又殷红起来。

“不然呢?”顾昀反问,“难道跟皇上说,我想独霸大梁军权很久了,西征刚尘埃落定就惦记着要收拾北疆兵权,早想借保护小皇子的机会跑来给蛮人下套吗?还是说我暗地里搀和屡禁不止的紫流金黑市,不小心发现这几年流进黑市里的紫流金量大得不正常?”

沈易:“……”

顾昀大言不惭道:“你可以编圆一点,让它看起来可信,不然要你干什么?再说,有那倒霉的亲娘,长庚那孩子回京以后少不了被老王八蛋们刁难,你一会还得给我好好润色润色,就说四皇子尽管身世凄苦,但一片赤诚的精忠报国之心不减,一定要渲染得悲情一点,只要把皇上看哭了,我看谁还敢多嘴。”

沈易:“……”

刚让他哄完皇子,又他弄哭皇帝。

沈易冷笑搁笔:“沈某肚子里墨水不够,大帅还是另请高明吧。”

顾昀:“啊!”

沈易一偏头,就见他毫无诚意地祭出苦肉计:“我头疼,疼疼疼疼得要炸了——季平兄,除你以外,我身边再没有谁可以帮扶了,你怎么忍心负我?这苍凉尘世,真是无情无义,活着干什么?”

说完,他手捂胸口,直挺挺地往小榻上一倒,用棺材板的姿势装死去了。

……说头疼他捂什么胸口?

沈易的手背上爆出了一排快活的小青筋。

可是过了一会,沈易还是无可奈何地重新坐了下来,铺开纸,斟词酌句地修改起顾昀的奏折来。

顾昀躺下之后没有再诈尸,因为他是真的头疼,沈易也知道——这就是他那碗神药的后遗症,一碗药汤喝下去后,先是有那么一炷香的时间耳聪目明,浑身松快得不行,等这一炷香时间过了,他就会开始头疼欲裂,一睁眼就觉得身边所有东西都在转,所有声音都忽远忽近。

这种症状大约小半个时辰后才会慢慢缓解,然后他的耳目能暂时像正常人一样。

正常多久不好说——顾昀头一次用这种药的时候,疼得用头去撞床柱,之后足足三个多月看得清也听得见,让他险些忘了自己身上还有两个不好使的部件,而随着他用药越来越频繁,一方面练成了不管多疼也能倒头就睡的绝技,同时,药效对他来说似乎也在慢慢减退。

到现在,一副药只能管他三五天了。

“可能再过几年就彻底不管用了。”沈易想着。

两人一坐一卧,两厢无声,直到夜色已深,远处传来打更的声音,沈易才搁了笔,回身捞起一条毯子,盖在顾昀身上,顾昀保持着同躺下去时一模一样的棺材板睡姿,一动不动,唯有眉头是皱起来的,嘴唇和脸颊一样毫无血色,只有两颗朱砂痣妖异得相映成辉。

沈易看了他一眼,轻手轻脚地走了出去。

第二天,顾大帅一爬起来,又成了生龙活虎的一只安定侯。

天还没亮,沈易就被早起的顾昀砸门给砸醒了,睡眼惺忪地开了门。

只见顾昀很得意地说道:“我定的东西终于到手了,你看着吧,我去请个罪,保准能把那小混蛋哄好!”

沈易用力眨了眨眼,心里有了点不祥的预感。

安定侯点了四个玄铁营将士,扛了一口比房梁还长的大箱子,浩浩荡荡地去找长庚,经过他头天祸害过的那株银丹草时,又揪了一片叶子塞进嘴里,也不嫌草叶边扎人,就着叶片吹起了他自己发明的小调,老远就宣告他老人家大驾光临了。

结果他前脚刚进长庚的院门,迎面便是一把重剑杀气腾腾的开门迎客,旁边一个准备奉茶的小厮吓得大叫一声,茶盘落地,杯壶盘子碗一起摔了个粉身碎骨。

顾昀的袖口瞬间弹出一把巴掌长的小刀,当空架住了长庚手里的重剑,整个人游鱼似的滑了出去,两把利刃边缘轻轻摩擦,发出一声悠长回旋的金石之声,而后顾昀屈指轻轻一弹,长庚手腕顿时一麻,重剑险些脱手,只好被迫退开。

顾昀将小刀弹回护腕,双手一背,笑道:“一大早的,殿下是有什么不顺心的事吗?没关系,尽管往臣身上招呼,消气了就好。”

长庚:“……”

姓顾的可能自以为他是来负荆请罪的,可惜,怎么看怎么像是专程来踢馆找事的。

分享到:
赞(93)

评论33

  • 您的称呼
  1. 咦,琉璃镜是美瞳吗…

    曼珠沙华2018/10/03 15:26:40回复
    • 美瞳吗?不应该是更像是眼镜吗?

      魔系白佛系黑2018/11/15 20:41:26回复
    • 是顾帅定制的单只镜片,总之类似于眼镜吧……反正你看同人图就知道了o(╯□╰)o

      沈葭白2019/02/19 22:14:12回复
  2. 果然不太正经的只能做受但戴眼镜这个设定……是高度近视吗?

    妄想顾昀做攻2018/11/25 15:13:13回复
  3. 是被蛮人暗算了

    长庚小甜心2018/11/25 23:49:06回复
  4. 我终于明白p大为什么要把长庚是攻说的那么清楚了

    匿名2018/11/27 22:01:44回复
  5. 为什么觉得季平对顾昀好宠一刷路过

    匿名2019/01/04 00:27:36回复
    • 没毛病要不是沈易是钢铁直男我就……

      陈栎媱2019/01/25 04:42:29回复
      • 就站邪教了……o(╯□╰)o

        沈葭白2019/02/19 22:15:11回复
    • 不论第几次刷都感觉好宠。。。。好吧我知道他是直男但这是事实。。。。

      -沈-2019/06/23 17:27:41回复
  6. 琉璃镜是单边眼镜啦…就像番剧里执事戴的一样

    鼠太2019/01/06 22:15:41回复
  7.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又见快乐的小青筋

    居大米2019/01/18 16:06:49回复
    • 天呐我好喜欢淘气的顾大帅

      陈栎媱2019/01/25 04:43:22回复
  8. 沈易就是priest书中那个常见的老妈子吗哈哈哈哈哈……
    又一次见到了那个活泼的小青筋哈哈哈哈……
    不看简介的话,我真的可能会搞错攻受这个事情……不过这个不重要,相爱就好。

    哈哈哈2019/02/08 01:45:09回复
    • p大的文里永远有一个老妈子,残次品的湛卢,山河表里的袁啥来着?大哥里的痰盂,镇魂里。。。。我是说大庆好,还是破碗好?

      逸远2019/03/21 20:11:18回复
      • 大庆吧

        匿名2019/04/03 12:36:49回复
      • 袁平

        P大一生追2019/07/08 10:42:37回复
  9. 我怀疑顾昀不是安定侯,是安定猴

    匿名2019/02/13 16:47:11回复
  10. 楼上说的没错

    樱酒小殿下2019/02/18 11:22:50回复
  11. 一排快活的小青筋……咋zhem眼熟呢,默读里面好像也出现过吧

    匿名2019/03/02 21:05:43回复
    • 镇魂里也有,山河表里也有的

      逸远2019/03/10 21:41:21回复
    • 镇魂里有

      匿名2019/04/03 12:37:35回复
    • 对确实很眼熟

      -沈-2019/06/23 17:28:34回复
  12. 快活的小青筋……我想起了赵处家冰箱门上的那只手

    匿名2019/03/28 20:09:03回复
    • 噗。。。同感

      -沈-2019/06/23 17:28:54回复
  13. 看到顾帅和沈老妈子,自动带入赵处和沈教授。

    匿名2019/04/03 04:23:46回复
  14. 他终于感觉自己快被赵云澜气死了,撑在冰箱门上的手背跳出了快乐的小青筋,厚重的冰箱门被他掐得“嘎吱”一声轻响。
    是这里呢,,,

    原味2019/04/19 13:11:26回复
  15. 有辱斯文……一排快活的小青筋……怎么又想到巍巍了

    大爱巍澜2019/06/07 01:36:46回复
  16. 第二天,顾大帅一爬起来,又成了生龙活虎的一只安定侯。

    呀,安定侯原来是论只的,如果是这样的话,请给我来一打啊!

    夭小桃2019/07/14 11:11:10回复
  17. 爱死这可爱的顾大帅辽,顾大帅现在可以不会哄,以后到床上说不定就会了o哈哈哈哈,其实上完床好像就不是顾大帅哄人的问题了

    猫丞2019/07/20 12:35:25回复
  18. 有点好奇那两颗痣www

    宅鱼2019/07/21 16:29:15回复
  19. 一只安定侯……嗯,感觉很可爱

    突然被萌死的林秋石2019/07/21 23:15:39回复
  20. 一只安定猴

    匿名2019/07/23 19:29:45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