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收网

顾昀其人,天生没有什么虚怀若谷的好性情,纵然年少时那点轻狂已经被西域黄沙磨砺得收敛了起来,内在本质也依然是狗改不了吃屎。

他桀骜不驯,目下无尘,这些年来,别人赞他也好、骂他也好,他都从未往心里去过。

然而清晨里,化名沈十六的顾昀窝在厨房里躲懒喝酒,骤然听见沈易说长庚临他的字时,那一刻他心里的滋味竟是无法言说。

顾昀有生以来头一遭感到惶恐,恨不能再生出几对不中用的耳朵,逐字逐句地听清长庚说他写得是好是坏,又暗暗担心自己功力不够,会误人子弟。

这大概就是每个做父亲的,头一回偷听到孩子说“我将来要成为像我爹一样的人”时的动容吧。

沈易问过他,要是长庚恨他怎么办?

他当时大言不惭地撅回去了——其实完全是吹牛的。

顾大帅在千军万马中从容不迫地亮了相,撑着一脸波澜不惊地看向他的干儿子,期待着能看到一点惊喜——哪怕惊大于喜都行,不料长庚只给了他一脸哀莫大于心死的空白。

他便披着那张波澜不惊的脸皮,心里“咯噔”一下打了个突。

顾昀想:“完了,这回真生气了。”

有那么一种人,天生仁义多情,即使经历过很多的恶意,依然能艰难地保持着他一颗摇摇欲坠的好心,这样的人很罕见,但长庚确确实实是有这种潜质的。

他眨眼之间遭逢大变,没来得及弄明白自己黑影幢幢的身世,又被卷入北蛮入侵的混乱里,然而尽管他对前途满心彷徨,对境遇充满无力的愤怒,对来历不明的沈家兄弟也是疑虑重重——可他依然想着要救葛胖小,也依然无法克制对始终不见人的“沈十六”牵肠挂肚。

一路上,长庚无数次地想过:现在满城都是杀人如麻的蛮人,沈先生又在这里,他那迈个门槛都要迈半天的小义父怎么办?

谁保护他?谁送他出城?

万般忧虑,都在他听见“顾昀”两个字的时候化成了飞灰。

长庚忽然之间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去面对十六——顾昀了。

这有多么的可笑。名震天下的顾大帅怎么会是个听不清看不清的病鬼呢?用得着他惦记吗?

再说,顾昀为什么会出现在这种鸟不拉屎的小地方?本应远在西域的玄铁营为什么能这么迅速的集结?

那个蛮人世子究竟是打了个出其不意,还是一脚踩进了别人给他挖的坑里?

这些念头从长庚脑子里烟花似的乍然而起,又流星一般悄然滑过,他一个都懒得去深究,只是心口疼——因为自己婆婆妈妈地牵挂了那么久,原来只是自作多情加上自不量力,长庚已经过早地知道了什么叫做“恐惧”和“心寒”,也感受过绝望和濒死,单单不知道“尴尬”二字居然也能让人肝肠寸断。

顾昀见他红着眼眶不应声,总算从烂透了的良心里扒拉出了一点内疚,他叹了口气,在诸多敌军众目睽睽之下,旁若无人地单膝跪下,小心地将那钢腿从长庚的伤腿上摘了下来,覆着一层轻甲的手掌轻轻地按了几下,说道:“脚踝脱开了,不碍事,疼吗?”

长庚一声不吭。

这孩子平日里虽然也跟他撒娇怄气,却什么都会想着他,此时忽然用这么陌生的眼神盯着他,顾昀心里忽然有点后悔。

不过只后悔了一瞬。

铁石心肠的安定侯很快就想开了:“事都都办到这份上了,后悔有个屁用。”

于是他喜怒不形于色地低下头,一脸漠然地捧起长庚的伤腿,连声招呼也没打,一拉一扣,就合上了他脱开的关节。

长庚周身猛地颤抖了一下,没叫疼。

大概此时此刻就算别人捅他一刀,他也是不知道疼的。

顾昀把他抱起来放在马背上,发现自己对付不了干儿子,只好起身转而欺负蛮人。

他下马、面见、接骨一系列动作连头也不抬,好像周围那些披甲执锐的敌甲都不存在,可一时片刻间,竟然也真没有人敢轻举妄动——也许单单是帅旗上的“顾”字,便已经能让草原狼们闻风丧胆了。

蛮族世子看他的眼神就像狼王盯着残杀过自己同族的猎人,仇深似海,戒备过头。

十四年前,顾昀的亲爹就是杀遍十八部落的总指挥,狼王——也就是这位世子的爹,至今靠两条嶙峋可怖的假腿走路,全是拜顾老侯爷所赐。

世子不缺心眼,连长庚一个小孩都能在心乱如麻中隐约想明白的事,他当然不可能反应不过来,一见顾昀,他就知道大势已去了。

仿佛为了如他所愿,不远处传来一声尖鸣,一个惨白的信号塔钻天猴似的冲上半空,炸了个青天白日。

而后七八条玄鹰的黑影好像暗色闪电,纷纷落在巨鸢上。

玄鹰是巨鸢最大的克星,那些蛮人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一批钢甲,不过是初学乍练,样子唬人,哪里是出神入化的玄铁营对手?

顾昀好整以暇地收回目光,用他那特殊会找揍的语气说道:“狼王葛图那手下败将怎么样了?身子骨还硬朗吧?”

方才沈易即便是当面问责、对面开打,也始终是客客气气的,一派有理有据的大国风度,蛮人世子一时没能适应顾大帅这种路数,一口老血险些让他哽出来:“你……”

顾昀:“早听说十八部出了个野心勃勃的世子,还弄出个什么‘蚀金’计划,不是我说啊,世子,就你们也想一口吞下大梁?还真有不怕撑死的。”

蛮人世子的脸色这回真变了。

“蚀金计划”是天狼部绝密,也是这位“荧惑”世子接管天狼实权后,一手谋划的——大梁的钢甲与蒸汽技术突飞猛进,天狼部在这方面错失先机,十来年中被打得几乎没有喘息余地,哪怕是力能扛鼎的绝世高手,在如今已经改造成熟的重甲和铁鸢兵面前,也不过是螳臂当车,世子荧惑脑子很清楚,想报仇雪恨,靠打硬仗,绝对是痴人说梦。

除非大梁从里面烂出来。

大梁虽然地大物博,偏偏没有成规模的紫流金矿,紫流金乃是国之命脉,不得有任何闪失,因此朝廷明令禁止民间倒卖,违令者以“谋反”论处,倘若被抓住了,诛九族都不新鲜。民间各种民用火机傀儡所需动力,须得带着由当地父母官、名绅、举人等有头有脸的人物出具的保函,到朝廷专门的皇商旗下的店铺买次一等级的紫流金。

但紫流金暴利,黑市屡禁不止。所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肯为钱挣命的亡命徒自古以来要多少有多少,只是单有亡命的心,找不到货源也不行。

最早的黑市“金商”都是亲自跑到草原碰运气的,有运气的万中无一,大部分都死在半路了。

天狼部瞄准了大梁黑市,豁出血本,不息杀鸡取卵,每年挖出大量紫流金,缴足岁贡之后,用额外的紫流金贿赂边陲将士,逐个击破,这便是“蚀金”。

这事七八年前就开始缓缓推行,到后来,蛮人与落脚雁回小镇的胡格尔取得联系,双方里应外合,经过这些年的铺垫,世子荧惑自信,北疆一线边陲重镇中,没有他的手伸不到、眼看不见的地方。

可此事天知地知,主犯知道,顾昀又是怎么知道的?

他难道真能手眼通天吗?

这三言两语的工夫,天上巨鸢的争夺转眼尘埃落定,毫无悬念。

可恶的顾昀双手背负,意犹未尽地开口补了一刀:“世子,我跟你说句老实话吧,顾某人在这鬼地方已经恭候你多时了,天天做噩梦担心你不来——你要是不来,我拿什么由头来清理边关这帮吃着皇粮不办事的蛀虫?多谢你啦!”

蛮人世子看起来想扒他的皮、抽他的筋。顾昀见他已经气成了一个灯笼,在长庚那无能为力的心气总算顺了,露出了一个戾气逼人的笑容。

“蚀金计划,哈哈,有才——不废话了,给我拿下!”

说完,顾昀牵起长庚的马绳:“让殿下受惊了,臣为殿下牵马。”

长庚用尽全力瞪着他,可任凭他目光如剑,顾昀偏偏刀枪不入……像从来都听不见沈先生叫他刷碗一样刀枪不入。

长庚低声道:“安定侯仆从也不带一个,隐姓埋名地来到这浅滩薄水里,真是处心积虑得好辛苦。”

他以前气得再要命,也不忍心对十六说一句重话,此时一句讥讽冒出喉咙,先把自己堵了个半死,抓着缰绳的手攥得发青。

“气得不认我了。”顾昀心里有些惆怅地想道,“这可怎么办?”

他向来擅长点火,点谁谁炸,但总是不擅长熄火,每次想服个软息事宁人时,不知道为什么,别人都反而会更愤怒。

顾昀硬着头皮放轻了声音,解释道:“军务缘故,未能对殿下表明身份,多有得罪,以前没少占小殿下的便宜,还望殿下回去以后,不要找皇上告我的状……”

他话音没落,墙头上的葛胖小忽然大叫道:“小心!”

一个蛮人不知什么时候藏在了废墟里,突然将钢腿的动力拉到了极致,转眼间已经到了顾昀身后,怒吼着一刀斩下。

马背上的长庚余光扫见,一腔酸苦全都顾不上了,情急之下,他本能地扑了出去,伸胳膊试图为顾昀挡那把长刀:“义父!”

顾昀脚下蓦地冒出一线白雾,轻裘和重甲不是一个重量级的,一点动力都能让人身轻如燕,他人影闪了一下便已经蹿上马背,长庚只觉得腰间一紧,后背狠狠地撞在了顾昀的胸口的薄甲上,随后眼前乌影一闪。

顾昀手中割风刃长刃未出,依然是一条光溜溜的黑铁棍,尖端已经精准无比地没入了那重甲的肩井上。重甲肩上的动力陡然被切断,蛮人的铁臂发出一声让人牙酸的响动,锁紧了,将挥来的长刀生生卡在了半空,此时刀刃距离顾昀的前额不到三寸。

而他眼皮都没有眨一下。

顾昀狠狠一夹马腹,战马长嘶一声蹿了出去,他搂着长庚腰的手掌不徐不疾地上移,正盖住了少年的眼睛,割风刃被冲出去的战马带起来,蒸汽剧烈喷出,发出一声轻微的爆破声,三尺长的一圈旋转刃脱鞘,把那蛮人自肩膀以上全绞了下来。

一股潮湿温热的蒸汽喷在长庚的脖颈上,他狠狠地激灵了一下,然后才闻到了血腥味。

顾昀身上那种好像被药汤子腌入味的清苦气藏在了轻裘铁甲之下,遍寻不到,长庚有一瞬间觉得身后坐着的是个陌生人。

他的小义父,仿佛从未存在过。

分享到:
赞(96)

评论26

  • 您的称呼
  1. 儿子不叫我义父了怎么办?
    以后你不想让他叫他也会叫的。

    回风舞雪2018/10/14 15:25:21回复
    • 以后听见义父就腰疼了……

      匿名2018/12/11 22:49:12回复
      • 哈哈哈哈嗝,楼上正解(>^ω^<)

        沈葭白2019/02/19 22:09:15回复
  2. 他便披着那张波澜不惊的脸皮,心 里“咯噔”一下打了个突。
    顾昀想:“完了,这回真生气了。”

    羡羡2018/11/29 00:00:30回复
  3.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怎么办亲亲抱抱举高高吧

    匿名2018/11/29 00:01:42回复
    • 咳……你们不会明白义父太优秀的感觉……

      陈栎媱2019/01/24 14:05:47回复
  4. 这有多么的可笑。名震天下的顾大帅怎么会是个听不清看不清的病鬼呢?用得着他惦记吗?

    长庚啊,告诉你,顾昀他的确又瞎又聋

    奈何缘2019/02/18 14:46:45回复
  5. ??真瞎???

    沈千秋2019/02/18 17:04:07回复
    • 然而并不是,你看到后面会有解释的。o(╯□╰)o

      沈葭白2019/02/19 22:10:33回复
  6. 啊啊啊啊啊啊啊

    匿名2019/02/26 20:15:56回复
  7. 看到下一章叫《陈情》,我惊了Σ(ŎдŎ|||)ノノ

    沈清秋2019/03/10 01:09:52回复
  8. 艹,下一章题目什么鬼

    蓝忆忧2019/03/10 21:31:49回复
  9. 义父明明看起来那么攻

    匿名2019/03/20 19:06:59回复
  10. 陈情!!!想我家蓝忘机

    青萍风起2019/04/03 09:35:01回复
  11. 顾昀有生以来头一遭感到惶恐,恨不能再生出几对不中用的耳朵,逐字逐句地听清长庚说他写得是好是坏,又暗暗担心自己功力不够,会误人子弟。
    这大概就是每个做父亲的,头一回偷听到孩子说“我将来要成为像我爹一样的人”时的动容吧。
    因爱而提心吊胆!因爱而惴惴不安!

    入戏的过客2019/05/10 22:03:19回复
  12. 顾大帅在千军万马中从容不迫地亮了相,撑着一脸波澜不惊地看向他的干儿子,期待着能看到一点惊喜——哪怕惊大于喜都行,不料长庚只给了他一脸哀莫大于心死的空白。
    他便披着那张波澜不惊的脸皮,心里“咯噔”一下打了个突。
    顾昀想:“完了,这回真生气了。”
    ——因爱而生惧!真爱呀!

    入戏的过客2019/05/10 22:07:32回复
  13. 一路上,长庚无数次地想过:现在满城都是杀人如麻的蛮人,沈先生又在这里,他那迈个门槛都要迈半天的小义父怎么办?
    谁保护他?谁送他出城?
    万般忧虑,都在他听见“顾昀”两个字的时候化成了飞灰。
    ——欺骗就是欺骗,哪怕是因为爱,因为善意,都是伤人的!还好长庚心大,善解人意,又是真的关爱着义父!

    入戏的过客2019/05/10 22:10:21回复
  14. 他一个都懒得去深究,只是心口疼——因为自己婆婆妈妈地牵挂了那么久,原来只是自作多情加上自不量力,长庚已经过早地知道了什么叫做“恐惧”和“心寒”,也感受过绝望和濒死,单单不知道“尴尬”二字居然也能让人肝肠寸断。
    ——好心酸!好心疼!想起来巍巍澜澜之间的尴尬!

    入戏的过客2019/05/10 22:14:03回复
  15. 看到‘牙酸的响动’这几个字就自行的想象了一下,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感觉自己也很牙酸

    皮皮虾2019/06/14 23:11:54回复
  16. 《陈琴》??!!!!!
    我慌得一匹
    O_o

    匿名2019/06/27 10:24:39回复
  17. 顾昀身上那种好像被药汤子腌入味的清苦气藏在了轻裘铁甲之下,遍寻不到,长庚有一瞬间觉得身后坐着的是个陌生人。
    他的小义父,仿佛从未存在过
    心疼长庚,他太苦了。。

    歇山2019/06/28 16:29:16回复
  18. 这网能听音频吗?

    沈薇薇2019/06/29 11:41:17回复
  19. 心肝儿生气了怎么办,急!

    西北一枝花2019/06/29 22:54:53回复
  20. 以后听见义父就腰疼了hhhhh

    匿名2019/07/05 12:37:20回复
  21. 下章题目!!我的名字!!!!(虽然意思是陈述衷情)

    暮晞2019/07/19 12:52:07回复
  22. 啊哈哈哈

    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林秋石2019/07/21 22:49:49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