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顾昀

长庚唇齿间指不定哪出了血,微微一抿就是一口腥甜。

葛胖小才跑了真么几步,已经俨然是快要断气的怂样,不过这小胖子意外地知道轻重,始终紧紧地攥着长庚的衣袖,攥得手心里都是冰冷粘腻的汗,洁癖的长庚无暇甩开他,两个少年就像两只走投无路的幼兽,在绝路里艰难地露出自己稚拙的獠牙。

小路尽头的人一抬手,将面罩抬到了额头上,露出俊朗的五官。

他脸颊瘦削,微陷的眼窝里像是有一团阴影,映着绵延千里的中原大地。而当他的目光居高临下地落到长庚身上的时候,里面的意味是无比复杂的,好像有一点怀念,有一点骄傲,这让他看起来似乎是很有人情味的。

可惜,这一点人情味十分稀薄,到底还是被满目深邃的仇恨所覆盖,像是一根埋在关外无边大雪里的红线,虽然存在,却转眼就没了踪迹。

重钢甲的轰鸣声此起彼伏,雪亮的一具具重甲在那人身后纷纷落下,来了足足二十多个蛮族重甲。

身后传来风声,长庚警觉地一回头,肩膀先被人按住了——赶来的正是一身玄甲的沈易。

沈易身上沾染的血污更多了,那一身玄铁显得更加暗淡。

葛胖小不知内情,眼睛瞪得险些脱框而出:“沈……沈先生?”

长庚扭过头,吐出嘴里一口血沫:“那是玄铁营的将军,安定侯身边的人,别乱叫。”

葛胖小的舌头顿时扭成了一根麻绳,全身上下上千块肥肉齐声结巴起来:“安、安安定侯!”

沈易心怀歉疚地冲着葛胖小伸出一只黑乎乎的铁手。

那手和少年的脑袋一样大,还沾着血,葛胖小本能地闭眼缩脖,可铁手却只是轻轻地握住了他的后脑勺,比一片飘落头上的羽毛还要柔和,没有拨断他一根头发。

沈易将两个少年挡在身后,站定,转向小路尽头的男人:“我听说天狼十八部的‘头狼’葛图王爷有个了不起的儿子,名叫……”

那蛮人淡淡地接道:“加莱——换成你们中原人的叫法,就是‘荧惑’的意思。”

“荧惑世子,有礼。”沈先生扶住割风刃,缓缓抬起铁拳放在胸前,入乡随俗地用了蛮人的礼节。

蛮人世子问道:“鬼乌鸦,报上你的名字。”

“无名小卒,不足挂贵齿,”沈易笑了一下,用他那书生式的、听起来十分讲理的轻声细语问道,“北蛮十八部已向我朝称臣十多年,这些年来邦交友好,纳贡朝岁、往来通商,彼此一直相安无事,我大梁自忖未曾亏待过诸位,敢问尔等如今不请自来,刀兵竟及手无寸铁之百姓妇孺,是什么道理?”

葛胖小惊呆了——沈先生清早起来还带着可笑的围裙,骂骂咧咧地围着锅台转,此时眼前一排浩浩蛮人,他独立黯淡无光的玄甲之中,竟有种纹丝不动的“千万人吾往矣”之势。

蛮人世子与沈易对视了片刻,皮笑肉不笑地哼了一声。

接着,他的目光再次落到长庚身上,用一口字正腔圆的大梁官话说道:“刚听兄弟们来报,说这边陲城中竟有玄铁营的人,我还说是他们危言耸听,原来是真的,那么看来……另一个传闻也是真的吗?当年被你们中原皇帝强抢的神女所生的儿子,真的藏在这里?”

长庚的心狠狠地一跳。

蛮人世子端详了长庚片刻后,好像有点不忍心再看他了。

高大的蛮人微微仰起头,有点阴天,空中层云如盖,投入他那含着深渊似的眼睛。他对着天上某个不知名的神,喃喃地说道:“我天狼十八部的神女,是草原上最洁净的精灵,天风也要亲吻她的裙角,所有生灵看见她都要低头,她歌舞的地方,来年有成群的牛羊,有草木茂茂丰润,数不清的鲜花能开到长生天的脚底下……”

他的声音里带着奇特的韵律,好像哼出来的是一首来自草原的牧歌。

“这位将军,”蛮人世子道,“你们强占我们的草场,挖空大地的心血,强抢我们的神女,如今却来问我为何而来,也太不讲道理了。贵国圣贤千古,教化万千,就教会了你们如何做强盗吗?就算是玄铁营,这里也只有你一个,我劝你让开些,把那小杂种交给我,一把火烧去给长生天赎罪,平息被玷污的神女的怨气。我真是……看不得他这张脸!”

葛胖小的内心一直一片凌乱,听到这里,总算明白了只言片语,忙问:“大哥,他说的小……咳,是你吗?”

长庚十分堵心地木然道:“能少说两句吗?”

“世子这样说……”沈易无奈地摇摇头,“真是恶人先告状啊,也罢,你我二人在这里追溯十四年前北伐之战的因由也没意思,要打便打吧。”

他一句话如铁钉似的落地,窄巷两侧的矮墙齐刷刷地被那些比墙头还高的重甲推平,两排北蛮武士兵分两路,杀气腾腾地将沈易和长庚他们围在中间。

沈易从身上卸下一把短剑递给长庚:“殿下小心。”

沈先生说话客气,手却很黑,一句话音未落,已经先下手为强了。

玄甲背后喷出了将近一丈长的蒸汽,他手中的割风刃尖叫着弹出,像一把雪亮的旋风,脱手一扫,离他最近的三个蛮族武士猝不及防,心口的金匣子同时被绞碎,顿时被重甲锁在原地。

蛮人世子爆喝一声,身先士卒地冲了过来,带起一片闷热灼人的风。

沈易毫不犹豫地迎上,同时冲长庚和葛胖小喝道:“跑!”

玄铁营的玄甲固然精妙卓绝,但也过于精妙了——据说一套玄甲比普通的重甲轻四十多斤,沈易本来就像个文弱书生,远不如那蛮人世子强壮,他双手举起割风刃,堪堪架住了对方奔雷似的一撞,整个人却被迫往后退去。

两具重甲角力,周围矮墙、院落、石屋……甚至合抱粗的大树,无一幸免,稀里哗啦地倒了一片。

蛮人世子喝道:“留下那小杂种!”

几个重甲蛮人应声而动,雪白的蒸汽四下翻飞,截住了加起来总共三条腿的两个少年。

长庚横剑胸前,一条腿完全吃不住劲,只好软绵绵地垂在一边。他胸口鼓噪,心脏似乎要爆开,脸上带着阴森的稚气,深藏在血脉里的狼性在与那蛮族武士恶狠狠地对视中被逼出来——姑且不论那所谓“神女”是不是他扑朔迷离的娘,即便是,烧死儿子祭奠亲娘算哪门子的奇闻异事?

葛胖小擦了一把鼻涕,在一片喧嚣尘土中傻愣愣地问:“大哥,你真是‘殿下’啊,那不是发达了?”

长庚:“发达个屁,认错人了——都要死了,还不快跑?”

葛胖小一挺胸脯:“我不跑,我要跟着我大哥……啊,娘啊!”

两个蛮人一左一右扑过来,方才还在豪言壮语的葛胖小被其中一个活生生地抓了起来,举过头顶,要把他摔死。

那葛胖小眼疾手快,垂死的狗崽似的乱扑腾四肢,一把抱住了旁边大树的树枝,生死一线中爆发出了非人的力量,居然堪堪把自己挂在了树上。

可惜,他虽非人,裤子依然乃是一块凡布,“嘶拉”一下被撕下去了。

也不知葛胖小是急中生智,还是活生生吓的,眼见裤子阵亡,他顺势便来了一泡童子尿,劈头盖脸地浇在了那重甲蛮子的脸上。

那蛮人偏偏还把面罩推上去了,接了个正着,一点没浪费。

蛮人气疯了,当场怒吼一声,铁拳横扫,要抡死这小崽子,不料脚下骤然失控,原来是长庚躲闪敌人间隙,趁他僵立原地,瞄准了地方,刁钻地将短剑捅进了钢腿的接缝里。

那短剑不愧玄铁营出品,锋利无比,锐不可当地截断了钢甲护腿一侧,蛮人失去平衡直接跪倒,不偏不倚地将他的同伴挡住,葛胖小胖猴一样蹿上了树梢,轻巧地来了一番飞檐走壁,英勇地抱起了旁边墙头上的砖头,冲着长庚叫道:“大哥闪开!”

长庚脚下白雾喷出,来不及站起来,让钢腿将他贴着地面拖出了几丈远,随后一块大石头应声而落,正砸在蛮人的钢盔上,“咣当”一声后,尾音简直是余音绕梁、三日不绝。

葛胖小:“扒小爷的裤子,王八蛋,让你们扒小爷的裤子!”

长庚滚得一身土,正要挣扎着单腿站起来,突然后颈一紧,一只巨大的铁手从天而降,把他整个人拎了起来。

长庚下意识地去摸铁腕扣,那蛮人却根本不容他借力,当场要将他拍在墙上。

被蛮人世子缠上的沈易已而鞭长莫及——

就在这时,一声尖锐的马嘶传来,一支绚烂的铁箭破竹似的横空而过,隔着厚厚的钢板,直接将抓住了长庚的蛮人钉在了矮墙上。

矮墙无法承受重甲的重量,稀里哗啦地塌了,长庚狼狈地跌坐在一片废墟里,听见天空中传来一声穿透力极强的鹰唳,他应声望去,只见两个巨大的黑影在空中盘旋着,居高临下地将蛮人世子的十八铁汉全笼罩在长弓铁箭范围内。

蛮人世子猝然抬头,瞠目欲裂:“玄鹰!”

不远处一人应道:“可不是嘛,好久不见,玄铁三部问世子殿下安好。”

那声音熟悉得长庚周身一震,他跪在石砖和瓦砾的废墟中,难以置信地看向那身披轻甲、御马而来的人。

那人穿的是最轻的甲,是专门骑马用的,全身上下不过三十斤,又叫做“轻裘”。

他没有带面罩,连头盔都漫不经心地拎在手里,露出一张误闯过长庚梦境的脸,眼角的朱砂痣红得灼人。

葛胖小蹲在墙头晃了晃,差点一头栽下去,狠狠的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娘亲……你不是我十六叔吗?”

“是啊,大侄子,”“沈十六”毫不在意地纵马向前,好像敌阵全然不在他眼里,他傲慢地从腰间抽出一把割风刃,将那蛮人的尸体拨开,回头冲墙头上的葛胖小笑骂道,“小兔崽子,当街遛鸟,你倒也找片树叶遮一遮。”

葛胖小连忙羞答答地伸手一捂。

长庚却死死地盯着他,一时间忘了自己身在何方。

“沈十六”迎着他的目光,翻身下马,微微弯腰,递给长庚一只手:“臣顾昀,救驾来迟了。”

卷一 北雁不归

分享到:
赞(98)

评论39

  • 您的称呼
  1. 哇哇哇哇哇哇!好撩啊

    匿名2018/08/15 09:28:07回复
    • p大的受都好撩

      匿名2019/03/21 19:57:54回复
      • 上一个是我

        逸远2019/03/21 19:58:12回复
  2. “沈十六”迎着他的目光,翻身下马,微微弯腰,递给长庚一只手:“臣顾昀,救驾来迟了。”

    超爱p甜甜!2018/10/04 13:44:59回复
    • 哈哈哈哈哈哈,不还是个受嘛

      匿名2018/12/04 20:51:10回复
  3. 所以这么帅炸天这么攻的顾昀是怎么成了受的

    岸与海的距离2018/10/14 15:24:58回复
    • 为爱做受

      长顾2019/02/03 19:53:54回复
    • 想想林静恒……那么攻,那么A的一个人……为爱做0 ……他应该也差不多吧……

      匿名2019/07/19 12:43:16回复
      • 这是我

        暮晞2019/07/19 12:43:35回复
  4. 啊啊啊怎么这么帅!
    为什么是受!

    幻想十六做攻中2018/11/25 14:55:45回复
  5. 这么风骚的顾大帅 居然是0

    奶油小肥肉2018/12/21 14:04:36回复
  6. 哈哈,受这个属性是不是一直被歧视啊?!

    匿名2018/12/23 20:53:46回复
  7. 遛鸟hhh

    千千2019/01/13 19:24:08回复
  8. 当当当当,义父闪亮登场!!!

    匿名2019/01/20 09:20:34回复
  9. 突然觉得顾昀这个名字好好听,沈十六也好好听哦(春心荡漾)

    樱酒小殿下~~~2019/01/20 09:23:13回复
    • 猫耳FM上启动音就是这个~我勒个去我太激动了(ಥ_ಥ)

      陈栎媱2019/01/24 08:24:10回复
  10. 第一看此书的我对于评论里的一片花痴之心莫名找到了……笑点?哈哈哈哈哈越来越期待下面的情节了。

    哈哈哈2019/02/08 01:14:47回复
  11. “臣顾昀,救驾来迟了。”

    155512019/02/15 14:50:29回复
  12. "臣顾昀,救驾来迟了"

    沈千秋2019/02/18 16:54:22回复
  13. "臣顾昀,救驾来迟了"

    o(≧v≦)o~~真的好帅的感觉啊

    沈葭白2019/02/19 22:08:30回复
  14. 我的心上人会身穿金甲圣衣,骑着高头大马来接我

    匿名2019/02/24 17:05:21回复
  15. 最后那句话,真的是好帅!!一片花痴心在尖叫

    匿名2019/02/25 02:06:48回复
  16. 臣顾昀救驾来迟了

    我来了2019/03/05 22:54:43回复
  17. 朱砂痣?让我想起白敬亭泪痣

    匿名2019/03/28 13:26:17回复
  18. 我重看一遍的原因是为了看下面的评论…..

    同行客2019/04/13 13:40:19回复
  19. 太苏了。我去。我还是回不过神。臣顾昀,救驾来迟

    匿名2019/04/16 01:49:29回复
  20. 哇 我虽然看了文案但还是忍不住站逆西皮 义父太帅

    忘羡2019/04/16 12:28:30回复
  21. 卧槽!!!

    匿名2019/05/01 16:54:01回复
  22. 逆西皮+10086

    巫女2019/06/01 23:42:35回复
  23. “臣顾昀,救驾来迟了。”
    阿伟死了

    匿名2019/06/08 12:04:55回复
  24. 简直了,这么撩的顾昀是受,费渡云澜也是受,一开始我就站错,每部都错,然而骚里骚气的住在温柔乡里的严争鸣确是攻!!p大的文果然不一般,cp很强

    舟渡2019/06/10 00:57:20回复
    • 永远没想到林将军是受。。

      匿名2019/07/06 16:34:26回复
  25. 臣顾昀,救驾来迟

    不是匿名2019/06/10 14:09:20回复
  26. 顾昀顾大帅果然还是这么。。。帅。。。

    -沈- 千万人吾往矣2019/06/23 17:15:34回复
  27. 我m站的启动音就是这个呀

    匿名2019/07/05 11:46:41回复
  28. 猫猫……猫耳一一一个启动音!!!(激动到无以自拔语无伦次)

    子殇不殇2019/07/07 22:42:18回复
  29. “臣顾昀,救架来迟了”啊啊啊好苏,猫耳启动音啊啊啊啊

    猫丞2019/07/19 21:47:33回复
  30. 我想到了变形金刚

    匿名2019/07/20 17:14:14回复
  31. 啊啊啊,撩死了~配上杰大的声音真的好好听!好苏!!啊啊啊

    换了部手机看小说的林秋石2019/07/21 22:40:53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