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杀心

这时,一声熟悉哭喊钻进长庚的耳朵,长庚一回头,正看见葛屠户的人头和猪头吊在栏杆上,他身材臃肿的老婆面色铁青,被一堵倒塌的墙砸在下面,已经没气了。他家小胖子的哭声断断续续地从不远处传来,长庚吃了一惊,顾不上再考虑其他,脱口道:“那好像是屠户家的葛胖小……”

沈易脚步不停,飞掠而过。

长庚以为他没听清:“等等!”

沈易说道:“臣奉命保护殿下出城,不得延误。”

他的声音从铁面罩后面传出来,像极了数九寒天里沾满了冰渣的冷铁。

长庚愣住了。

呼啸的风擦过他的耳尖,粘腻的冷汗顺着他的脊梁骨后知后觉地淌下来,触手摸到的都是玄铁的冷甲——那么冷,像他手腕上那永远也捂不热的铁腕扣一样。

葛胖小最会撒娇,一笑起来就见牙不见眼,古灵精怪得很,没有人不喜欢他。

长庚忽然低声问道:“那不也是你的学生吗?”

在沈易眼里,他们这些朝夕相处的学生只是他沉潜两年的皇命使然吧?

也是,对于玄铁营的大人物们来说,小小的雁回城算什么呢?

屠户家的孩子算什么呢?

这世上,大概有些人的命就是比另一些人值钱一些,不见得讨人喜欢的就金贵。

沈易当然不会像他的冷甲一样冷血,但他此时只有孤身一人,当然是以任务优先,不容一点闪失。

西域刚刚归附,整个玄铁营的精锐都镇在那边,他们带过来的只是很少的一部分,布网两年,必须一击必杀,抓住那条大鱼。

抓住了,就能换来北疆三五年的安稳太平,否则前功尽弃。

此中缘由复杂得一言难尽,三言两语间跟个半大孩子怎么说得清楚?

沈易涩然道:“殿下见谅……殿下!”

原来是长庚趁他不备,一弯腰摸到了沈易玄铁钢甲肘部的锁扣。

玄铁营的重甲自然不会被他一拨就开,却让他成功地将沈易的钢手拨开了一寸——沈易不得不退避,长庚头一次见到玄铁重甲,根本不知道精密的玄铁重甲和雁回城守那些破铜烂铁的区别——倘若玄甲被人这样蛮横地外力破坏,弹出来的锁扣足能打断合抱粗的树。

就着这一寸,长庚敏捷地抽出了自己的脚,一个跟头从沈易肩上翻了下去。

“我不是什么殿下,”长庚站在两步以外看着他,脸色比玄铁还要黯淡,“我的脚也不是什么龙爪子,那是被我娘用碎瓷片裹出来的残疾,如果她确实向您说的那样,与皇家有瓜葛的话,说不定就是想弄出个冒牌货混淆皇家血统。我看将军走得这么急,想必另有重任,我不怕死,也无意盗取什么金枝玉叶的身份,现在与您交待清楚,就不多耽误将军了。”

沈易的玄铁面罩弹了上去,惊愕地看着面前的少年。

长庚不再看他,纵身跳下墙头,往葛胖小呼救的方向跑去。

玄铁重甲在小小的雁回城分外显眼,沈易愣神的工夫,顿时被一伙蛮人盯上纠缠住了,长庚并不担心,纵然他是个外行,也能看得出来,那些蛮人根本就是给这位玄铁营的高手送菜的,可见当年四十玄甲便能横扫草原的民间传说虽然有些夸张,也不是全然的空穴来风。

少年多年苦练的武艺并非毫无用处,他极其敏捷地窜入窄路,越过院墙,正看见一个蛮子一拳将一个雁回守城老兵的胸口打凹了进去,那老兵一声不吭便轰然倒下,眼看活不成了。

葛胖小的脸肿的像个馒头,抱着头惊惧地缩在角落里。

长庚一眼看见那老兵飞出几丈远的剑,趁着那蛮子背对他时,他猛地上前一步,将那柄重剑提在手里,重剑的尾部喷着一丝细细的蒸汽,是一把“钢甲剑”,可惜年久失修,不知道还能不能用。

蛮人听见动静,立刻架着重甲笨拙地回过头来,葛胖小张大了嘴——

长庚一把扭开钢甲剑下的蒸汽托,那上面的一圈利刃呜咽着旋转起来,夹杂着一股快要烧焦的糊味,里面不知道坏了几个部件,震得长庚差点拿不住,他大喝一声,回手砍向旁边一棵大树。

嗡嗡作响的钢甲剑虽然形如废铜烂铁,砍树却很麻利,不等蛮人反应过来,大树便稀里哗啦地往下倒去,正好将蛮人拍在了下面,长庚冲着葛胖小咆哮道:“还不快跑!”

葛胖小脸上的鼻涕和眼泪糊成了一团,扯着嗓子叫道:“大哥!”

还不等他畅叙别情,那让大树压住的蛮人蓦地爆喝一声,悍然将大梁似的木头一劈两半丢开,他像一头被激怒的水牛,双目赤红地盯着面前两个几乎是手无寸铁的少年。

长庚见此事不能善了,干脆迎战。

他深吸一口气,侧过身,微微斜肩,双手握紧了手中剑,摆出了一个扎实的起手式。

可惜,再扎实也没用,他刚站定,便听见“咔吧”一声,那把钢甲剑彻底卡住不动了,咳嗽了两声,里面冒出一股黑烟,成了一团货真价实的废铜烂铁。

葛胖小倒抽一口凉气:“这这这……”

“走开。”长庚轻声对葛胖小说道。

葛胖小没有愧对他机灵鬼的美名,闻言二话不说,将自己团成一个无害的肉球,滚进角落,完美地让出了场地。

蛮人怒吼一声,打算用一双铁拳把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崽拍成肉饼。

长庚在锅大的铁拳落在他头顶上的瞬间弯腰,飞快地从拳缝里钻了过去,从老兵的尸体身边掠过,矮身一卡一掰,出奇麻利地将老兵的钢甲护腿卸了下来。

此时,背后风声已到,长庚将那一双“钢腿”往怀里一卷,就地十八滚地钻进了旁边人家墙外的狗洞里,落地瞬间一蹬腿,不管三七二十一地便将那副钢腿装在了自己脚上。

只听“轰隆”一声响,百姓家里不甚结实的土墙被那蛮人一拳打了个粉碎,土块纷纷落下,长庚脚下的钢腿借着脚踝处残留的一点紫流金喷出了细小的蒸汽,关键时刻将他整个人推出了三丈远。

长庚几乎有种自己已经飘起来的错觉。

除了铁腕扣,这还是他第一次将一部分钢甲穿在自己身上,生死一线里,他险险地保持住了平衡,一把抓住了残存的院墙的一角。

葛胖小尖叫:“小心——”

蛮族人已经蛮力挥开了暴跳的城砖,钢甲发出难以承受的嘶鸣,脚下的蒸汽如腾云驾雾一般,他有些意外于这少年的不好对付,收起铁拳,胸前的齿轮令人牙酸地转动了一圈,漆黑的短炮口对准了长庚。

准备速战速决了。

还没学会怎么和脚下这双“风火轮”和平共处的长庚听见“嗡”一声响,立刻本能地纵身往前扑去,后背顿时一片火辣辣的疼痛,地面溅起的沙烁都如钢钉,劈头盖脸地向他卷过来,他只来得及用废剑护住头面。

中原人的钢甲上万万不敢将短炮装在胸前,这种威力的短炮能震碎一个人的骨头,只有天生孔武有力的蛮族人才敢这样——有人说,当年三大玄铁营之所以能横扫北蛮十八部落,不过是占了幕天席地的蛮人尚且无力自产钢甲的便宜,如今他们手中不知从哪里弄来了这批重甲,背后又有草原下绵延千里的紫流金,还会任凭绵羊一样的中原人欺负吗?

这件事有多可怕,此时的少年长庚已经无暇多想了。

沈先生……沈将军教他打理钢甲的时候,曾经无意中提起过,钢甲上的短炮空间有限,冷却用的冰管子并没有那么有效,为了不让甲胄中的人被烤糊,每发一次,都约莫有一炷香左右的冷却时间,这时钢甲上的短炮发射口是自动锁死的,所以他还有喘息的余地。

蛮人用生硬的汉语吼道:“快跑啊,小虫子!吓死了!跑啊!”

长庚眼色一沉,从墙根下滑了一道行云流水似的回旋,竟转身向着那高速追击的蛮人扑了过去。

蛮人猝不及防,没料到他这么胆大包天,本能地用长刀去砍他,那重甲几乎是少年的两倍高,下方自然有死角,长庚往后一躺,贴着地面躲开了迎面一刀,钢腿与地面上的石板剧烈摩擦,火花四溅。

长庚脱手将那吹灯拔蜡的钢剑扔了出去,正砸在了蛮人后心上,蛮人本能闪避,就在这一刻,长庚一把按住手上的铁腕扣,袖中丝毒蛇吐信似的盘旋而出,切瓜砍菜一般直刺入蛮人重甲。

长庚:“……”

他只是碰碰运气,完全没料到沈十六随手丢给他玩的铁腕扣居然是这么一件神兵利器。

袖中丝洞穿了蛮人重甲的“金行经络”,精密的重甲一瞬间失去动力,重甲为了防止紫流金泄露炸死里面的人,开启了自我保护,从手臂到后背所有关节一瞬间全部锁死。

这种时候,倘若重甲中的人脑子清楚,应该趁着还有半身能动,先卸甲,再杀敌——难道没有重甲,他一个五大三粗的蛮族壮汉就奈何不了两个半大孩子了吗?

可是这蛮人虽然通过某种方法得到了这些重甲,却显然还没能完全掌握这铁怪物,重甲锁死的一瞬间,里面的蛮人自己先懵了,他的第一反应竟是想要蛮力和机械锁对抗。

肉体凡胎,纵然是天生神力,又如何能与那重甲相抗呢?

他这一下失去了平衡,扑到在地。

长庚当机立断,毫不迟疑地上前一步,脚下钢腿发动了最大动力,对准那蛮人后心的短炮附近的金匣子,狠狠得跺了下去。

再破的钢腿加力,也能将三寸后的石板剁碎,那金匣子应声而裂。

不过长庚那条钢腿也在硬碰硬的过程中废了,他踹得太狠,一部分力道反弹到了小腿上,一条腿一时间疼没了知觉,不知道是不是已经断了。

长庚咬紧牙关,单腿翻身后退。

就在他退开的刹那,蛮人裂开的金匣子炸膛了,当场将那蛮人的脑袋炸成了一堆碎末,溅得到处都是。

长庚身上不可避免地被溅上了些红白相间的脑浆,他吊着一条腿,面无表情地擦干净脸上的血迹,在那恐怖的腥气中,心里竟没有害怕。

也许秀娘说得对,他天生就是个怪物。

葛胖小关键时候居然没掉链子,尽管人抖得筛糠一样,脑子却还在转,冲长庚喊道:“大哥,我们快找个地方躲起来,我带你去我爹的地窖!”

长庚刚往前迈了一步,腿上钻心的疼就让他闷哼一声栽倒在地,冷汗不住地往下淌,葛胖小见状,毫不含糊地跑过来,大叫一声,背起了长庚。

他虽然年纪不大,一身肥肉却已经十分可观,跑动中,随着白花花的肥肉花枝烂颤,葛胖小也跟着呼哧乱喘。

喘也没耽误他信誓旦旦地表忠心:“大哥,我爹娘让他们害死了,你救了我的命,以后我就跟着你混!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咱们杀光这些蛮子!”

最后一句话,他破了音,带了哭腔。

长庚脱力的手拿不住那把废剑,只好任凭它一声闷响掉在地上,他胳膊上的肌肉痉挛着,同时狼狈不堪地笑了一下,对葛胖小玩笑道:“我要你干什么,留着饥荒年里宰了吃肉吗?”

葛胖小:“起码我还能给你洗脚呢……”

就在这时,长庚耳朵一动,他听见了一种不祥的“沙沙”声,立刻出声喝止葛胖小:“嘘!”

葛胖小:“我娘都说我洗脚洗得干净,给我爹洗完的脚丫子比馒头还白……”

小胖子的话音戛然而止,他猛地刹住脚步,战战兢兢地往后退了两步。

只见小路尽头,一个蛮人身着雪亮的重甲,缓缓地走了出来。

分享到:
赞(32)

评论11

  • 您的称呼
  1. 看不懂,实在想象不出来什么重甲的样子,还有紫流金到底是啥,完全想象不出来场景……

    感染你的气息2018/10/09 19:24:38回复
    • 隔壁魔道爬墙来的2018/11/27 21:33:32回复
    • 我想到了大黄蜂

      匿名2019/02/02 07:36:19回复
    • 后面看着看着慢慢就想出来了……⊙﹏⊙

      沈葭白2019/02/19 22:04:49回复
  2. 高达?

    匿名2018/12/12 21:17:41回复
  3. 草原下最不缺的就是石油,那大概就是紫流金吧。

    鼠太2019/01/06 21:57:47回复
    • 看来我的脑补功力还是可以的╮(╯▽╰)╭

      陈栎媱2019/01/24 13:44:20回复
    • 你可以觉得类似于,但不是同一种东西,架空文啊,现实中是没有的@( ̄- ̄)@

      沈葭白2019/02/19 22:06:32回复
  4. 有点费脑力,没有画面感

    匿名2019/01/28 20:29:13回复
  5. 很有画面感的,就把重甲想象成高达吧,你想锅大的拳头,那么身体该多大?

    匿名2019/01/30 14:35:48回复
  6. 但是只有我一个人下意识的把变形金刚和铠甲勇士给代入了吗……
    高达也很符合。

    哈哈哈2019/02/08 01:03:00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