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身世

少年与凶手的目光狭路相逢,那幼狼爪牙还没来得及磨利,可他的凶狠像是与生俱来的。

这可能是一种天生的性情,当人陷在致命的境地里时,有两种人会奋而反抗,一种人经过深思熟虑,或是出于道义、职责、气节,或是权衡利弊后,不得已而为之,他的内心不是不知道恐惧,只是良心或是理智能战胜这种恐惧,这是真正的大勇气。

还有另一种人,心里什么都不想,一切都是出于本能,本能地愤怒,本能地满怀战意,即便心里隐约明白自己的反抗会招致更可怕的结果,也无法克制自己从敌人身上叼下一块肉来的渴望。

这一刻,长庚无疑属于后者,或许“可怕”两个字本身已经足够激怒他了。

回想那些年,何止是秀娘心里总在天人交战,长庚其实也一样,秀娘终于没有杀他,可能是他身上那一半属于她姐姐的血脉,而长庚终于没有杀了她,可能是她在漫长的折磨中,到底还是对他有养育之恩的。

刀疤脸蛮人仿佛被他的目光刺伤,愤怒地高高举起一个斗大的拳头,当场打算把长庚砸个“肝脑涂地”。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一声怒吼,一个守在门口的蛮人横飞了出去,撞塌了半间屋子。

晦暗的绣房蓦地大亮起来,剧烈的日光涌入,长庚一眯眼,没有看见寒光,先听见了惨叫。

刀疤脸蛮人掐着长庚的铁臂连同里面的胳膊毫不留情地被斩断,长庚脚下一空,不由自主地往一边侧歪过去,下一刻,却被另一只重甲的铁臂轻柔地抱了起来。

沈先生的院子里永远有几架拆得乱七八糟的钢甲,只是重甲贵重,一般不会给民间的长臂师维护——徐百户的关系户也不行。

只有一次,一座重甲彻底吹灯拔蜡,准备要处理到将军坡,被沈先生仗着脸熟私下要了来,回家兴致勃勃地把那座旧成祖宗辈的破钢甲一点一点拆开,给长庚里里外外地讲了一遍。

长庚还记得他说过,人穿上重甲的时候,便如有万钧之力加身,压死几匹战马,推倒几堵围墙,再容易也没有了,只要稍微入门,小孩都做得到。

而最难的却不是力能扛鼎。

最强的钢甲武士,是那些穿着重甲,依然能把最细的线穿过绣花针鼻的人。

来人身上的钢甲与蛮族武士的不同,看起来似乎要瘦小一些,甲胄表面也没有那层雪亮的银光,显得黑沉沉的,看起来毫不起眼。他轻轻地拍了拍长庚的后背,将少年放在重甲的肩上,低声道:“别怕。”

声音从铁面罩后面传来,有些失真,长庚却敏锐地回过头去,若有所思地盯着那遮挡得严严实实的铁面。

直到这时,门口那几个蛮人总算反应过来了,一窝蜂地冲进来,以刀疤脸为中心,散开一圈,将那黑甲人和长庚团团围住。

黑甲人一手虚虚地护着肩头的长庚,另一只手提着一条光溜溜的“长棍”,细细的蒸汽从那其貌不扬的铁棍尾部冒了出来。

方才他骤然斩下刀疤脸手臂的一击实在太快,长庚没看清楚——莫非他的武器就是这条破铁棍吗?

刀疤脸满脸冷汗,脸色铁青,戒备地后退两步,低声道:“玄甲,割风刃……你是那群鬼乌鸦的人。”

长庚先开始没反应过来,片刻后,他脊蓦地一僵——鬼乌鸦!

对了,十四年前北伐,玄铁营长驱直入北蛮大草原,像一阵黑旋风,蛮人对他们又畏惧又憎恨,便称其为“鬼乌鸦”。

黑甲人没理会,只是淡地嘱咐长庚道:“抓稳。”

刀疤脸大喝一声,四个蛮族武士训练有素地随着他扑上来,四面刀枪加身,那黑甲人脚下深紫色的光芒一闪,灵巧地从刀剑的缝隙里钻了出去,纵身一跃,便落在徐家那破败不堪的屋顶上,脚步一落实,他载着长庚的左肩几乎不动,右半身却以一种让人眼花缭乱的速度旋转出去,手中的“铁棍”顷刻成了一道虚影。

长庚用力睁大了眼睛,只见那黑甲人手里的“棍子”一端竟然出现了一圈幻觉一般的刀刃,旋风似的劈头而下,追上来的蛮族甲兵躲闪不及,结结实实地挨了当胸一刀,心口处的金匣子顷刻爆裂,里面的紫流金爆出可怕的火光,顿时将那庞然大物炸了个身首分离。

滚烫的血溅在长庚的脸上,他最大限度地控制住自己,勉强维持住不动声色的神情,手却紧紧地攥住了那黑甲人肩头一角。

这就是……传说中能以一当百、无坚不摧的玄铁营。

几个蛮人看出了双方实力悬殊,再不敢单独迎战,几个人互相交换了一个眼色,同时四下跑出秀娘的小屋,从几个方向蹿上房顶,一人扑向黑甲人脚下,斩向他腿部的关节,一人挥剑砸向他头顶,封住了他上窜的路径,还有一人堵住他后心,拦腰直指黑甲的金匣子。

断了一臂的刀疤脸撤到十步开外,抬起独臂,铁臂一端打开,一支险恶的箭尖蠢蠢欲动,对准了黑甲人肩头的长庚。

这些蛮人从小一起打猎,合围截杀,配合得近乎天衣无缝。

漫天的杀意蒸腾在翻飞的白汽里,让人每一根汗毛都能直立起来。

长庚终于看明白了黑甲人手里的“棍子”,当它被高速驱动的时候,三四片一尺来长的玄铁刀刃从长棍一端随着细细的蒸汽一起喷出来,撤力时,锋利的刀片会飞快得没入另一边隐藏起来,一动一收,刀刃整个转过一圈,像一台可怕的绞肉机。

这时,长庚突然脚下一空,被黑甲人从肩头推入了臂弯,整个人贴在了那副重甲的胸口上,蓦地随之往后弯去。

长庚悚然——他的重量姑且不论,单是那副重甲,便肯定有数百斤,一弯一折后,全部的重量都会压在那黑甲人腰上,他的腰不会被钢甲活活压断吗?

黑甲人下腰后翻,在空中打了个干净利落的旋,抱着长庚从房顶上一跃而下,正好与刀疤蛮人射向他的那一箭擦肩而过。

割风刃上的光凝成了一线,不过兔起鹘落,再杀一人,斩一人双腿,而后黑甲人脚下钢甲护腿中蒸汽爆发,将重甲往前推去,转眼他人已在数十丈之外。

他解决几个蛮族甲兵似乎是件轻松写意的事,只是碍于长庚才不与他们纠缠。

“我先送你出城。”黑甲人依然不紧不慢地说道,“这里太乱了,你娘的事……唉,且节哀顺变吧。”

长庚靠在他身上,沉默了一会才说道:“我娘是服毒自尽的,她和关外的蛮人一直有联系,说不定就是蛮族的奸细。”

黑甲人没吭声,似乎并不怎么诧异。

“你救的是个蛮族奸细的儿子,亏了,”长庚顿了顿,随后一口道破了对方身份,“沈先生。”

黑甲人耳边冒出一簇细细的白汽,玄铁面罩往上推起,露出沈易那张文弱书生似的脸。

“北巡巨鸢上有人叛变,”沈易说道,“我原以为叛国者就是徐兄,但是现在看来,秀娘自尽恐怕不无对不起丈夫的缘故,我想徐兄可能已经殉国了,并且至死不知道这件事。你也……节哀吧。”

“看来你是早就知道了……”长庚低声道,“你是谁?”

沈易:“末将乃是玄铁营麾下,顾大帅嫡系。”

玄铁营麾下,安定侯顾昀嫡系。

长庚心里将这句话咀嚼了几遍,感觉十分微妙——他刚刚得知自己不是她娘亲生的,她那大门不出二门不入的娘是个蛮族奸细,现在又听说隔壁一天到晚手总也洗不干净的穷酸书生是玄铁营的将军。

那么十六呢?

长庚苦笑着想,哪怕现在有人跟他说,他义父就是顾大帅、甚至皇帝本人,他都没力气吃惊了。

“顾帅麾下的将军为什么在我们这种穷乡僻壤隐居?为什么要救我一个蛮族女人的儿子?”长庚问完这两个问题,意识到自己可能要失控,立刻想要紧紧地闭上嘴,可惜,还是没能阻止最后一句多余的问话从牙缝里生挤出去,“沈十六呢?”

长庚问完,心里一阵难以名状的难过,都到了这步田地,他心里还是惦记沈十六,明知道那人不知是哪个微服出巡的大人物,还是担心他眼神不好、耳朵又背,会不会被外面的刀剑误伤,会不会找不到地方躲藏……

他甚至也还忍不住会想:“为什么来找我的是沈先生?十六怎么不来?”

喊杀声震天,巨鸢的身形笼罩了整个雁回小镇,白虹箭鬼魅似的时而出没,远处不知谁家着了火,火势很快蔓延,沈易神色冷漠,对一切视而不见,飞鸟游鱼似的躲闪着混乱中的流矢:“殿下,请坐稳。”

长庚木然道:“你叫我什么?”

沈易不慌不忙地说道:“十四年前,陛下南巡,皇贵妃身怀六甲独守行宫,为奸人所害,幸得忠仆与姊妹救助,逃了出去,不料南下途中正遇暴民造反,贵妃体弱,混乱中拼死产下殿下,终未能再见天颜。”

“贵妃的亲妹妹带着殿下避走,从此断了音讯,这些年来皇上派了无数人私下寻访,一直以为殿下已经罹难——直到三年前才有了点蛛丝马迹,派吾等来迎。”沈易简短地交代了几句,“一直未能表明身份,请殿下赎罪……”

长庚简直哭笑不得,感觉沈先生的脑子可能被机油灌满了,编个故事都编不圆——照他那么说,秀娘就是那个贵妃的妹妹?难不成贵妃也是个蛮子吗?

再者皇上派人找儿子,就派俩人吗?就算皇上穷得叮当响,满朝文武只差遣得起两个人,为什么这两人到此两年多都没有表露身份?

神乎其神的玄铁营将军就住在隔壁,难道不知道秀娘一直在和蛮子暗通条款吗?为什么不阻止?

长庚截口打断他:“你认错人了。”

沈易:“殿下……”

“认错人了!”长庚满心疲惫,忽然不再想和这些满嘴谎话的人纠缠,“放我下来,我是那蛮族女人不知道和哪个山匪苟合生下的小杂种,哪里配让玄铁营的将军涉险救助?哪里配认你们这些大人物做义父?”

沈易听到最后一句,不由得叹了口气,感觉长庚这火有七八成都是冲着沈十六去的,自己好像是受了连累,被迁怒了。

他轻轻地握了握长庚乱蹬的脚:“末将失礼——殿下右脚小趾比旁人略弯,同陛下一模一样,乃是龙子之相,错不了的。”

长庚猛地将脚收回来,心里越发冰冷。

这事他清清楚楚地记得,这只脚根本不是天生的,是小时候被秀娘亲手砸的,她不顾他哭喊,活生生地砸断了他一根脚趾,然后用给女人裹脚的办法把他的脚趾弯成畸形。

狗屁的凤子龙孙,这也能捏造吗?

分享到:
赞(46)

评论11

  • 您的称呼
  1. 拍杀破狼…必须得有钱啊,不然怎么搞这个蒸汽朋克

    栀蓝2018/10/11 22:24:13回复
    • 噗哈哈哈哈

      匿名2018/11/25 14:46:04回复
    • 如果有一天,杀破狼也要拍电视剧,那千万要吸取镇魂的经验,找个好的编剧,再来一个神仙选角,还得需要一个富得流油的剧组

      匿名2019/02/13 15:55:50回复
  2. 我一直在想割风刃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再看一遍终于懂了,这不就是个细长大电锯吗

    淮南木落楚山多2018/11/06 00:36:20回复
    • 哈哈哈哈哈哈

      橙味的薄荷绿2019/01/16 18:34:05回复
    • 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

      沈葭白2019/02/19 22:03:09回复
  3. 他甚至也还忍不住会想:“为什么来 找我的是沈先生?十六怎么不来?”
    这章没有十六我也很郁闷

    羡羡2018/11/28 01:10:08回复
  4. 高达呀

    奶油小肥肉2018/12/21 07:49:00回复
    • 小长庚啊……好心疼

      陈栎媱2019/01/24 13:37:08回复
  5. 别说长庚了,连我第一次看的时候对这身份的转换都不能立马接受,有点太快了(^∇^)

    匿名2019/01/30 14:14:14回复
  6. 长庚果然七、八成的火是来自十六的,因为在这种情况下,他最期待的应该就是他的小义父了吧。。。

    匿名2019/04/03 11:01:11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