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敌袭

这日统领城防的老兵姓王,在雁回城上虚度了大半辈子的光阴,没事喜欢喝点小酒,喝多了就聚众吹牛,老说他当年随顾老侯爷北伐过。

真的假的不知道,不过也不无可能——老侯爷也是人,也得吃喝拉撒,身边总得带个烧火做饭的。

不过再怎么不着调,老王也没敢在巨鸢归来这天喝酒,长官们都要依次列队,谁都怕出纰漏丢人现眼。

可惜,怕什么来什么,这天注定了不能平静。

老王仰着脖子望着冉冉升上天空的警报长哨,歇斯底里地咆哮起来:“哪个灌尿的小王八蛋不看日子,要撒酒疯到你家婆娘炕上去,放什么警报哨啊?真拿它老人家当钻天猴啦?”

暗河尽头有个等着迎接巨鸢的大池,外边用铁栅围着,铁栅本来已经打开了一半,拉铁栓的小兵被这突如其来的警报哨吓住了,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顿时不敢再妄动,又将铁栓重新卡住,于是那大铁栅不伦不类地半开半闭着,好像张着一张目瞪口呆的大嘴,刚好把巨鸢伸出来的蛟头卡住了。

等着从大船上卸紫流金的士兵们本来已经严阵以待,此时全都莫名其妙地探头往后看,负责领辎重的百户从怀中摸出个小铜吼,冲着放铁栅的小兵大吼道:“做什么白日梦呢?巨鸢都卡住了,看不见呀!”

他话音没落,巨鸢甲板上突然爆出一簇灼人的火光,巨大的白雾“呜”一声爆发出来,一支手臂粗的钢箭野蛮地冲上苍穹,在一片惊呼中,锐不可挡地射中了空中嘶鸣尖叫的警报哨。

警报哨瞬间吹灯拔蜡地闭了嘴,在空中停顿了片刻,笔直地掉了下来,周遭先是一片寂静,随后“轰”一声炸了锅。

“白虹箭!”

“怎么回事?谁启动了白虹?船上的人是疯了吗?”

“造反啦!这是要干什么?”

“白虹”是一种机械巨弓,弓整个张开后有七丈长,只有巨鸢这样的庞然大物才装配得下,这样可怕的武器当然不是人力能驱使的,弓下装着烧紫流金的动力匣,蓄满长弓一箭射出去,能刺穿几丈宽的城门。

听说巨鸢滑过天际,白虹纷纷落下时,地面上如见天罚,重甲也无可抵挡。

这变故来得太突然,老王一把抢过一只“千里眼”,把脖子伸成了一只老乌龟,喃喃道:“乖乖隆冬呛……这不能玩了,快!快报郭大人和吕都尉,快去!”

他话音未落,巨鸢上本来已经熄灭的火翅齐刷刷地亮了起来,燃烧的紫流金缺少预热,发出一声含着爆破声的嘶吼,那巨鸢就像一只苏醒的怪兽。

老王眼睁睁地从千里眼中看见巨鸢的甲板翻了过来,一排身着重甲的将士森然列队,粼粼重甲如河面波光,隔着老远,都能感觉到那种无声的压迫感。

为首那人推开重甲的面罩,露出一张刀疤丛生的脸。

老王悚然一惊——这是一张生面孔,怎么混上巨鸢的?

刀疤脸突然笑了一下,仰天长啸,那啸声竟能刺穿机械的轰鸣,声如狼嚎,他身后所有身着重甲的武士做了同他如出一辙的动作,狼嚎声此起彼伏,像是裹挟着一整个冬天的饥饿的狼群,贪婪地露出致命的獠牙。

追着巨鸢看热闹的人群中不知是谁爆出了一嗓子:“蛮人!”

这可捅了马蜂窝。

周遭十几个城郭乡村的百姓都聚在了这里,男女老幼什么人都有,一时全都成了尥蹶子的山羊,惊慌失措地四散奔逃,其间推搡拥挤踩踏无数,连街上当值小兵的战马都给他们冲撞得嘶鸣不止。

老王一步跳上城楼瞭望塔,抽出腰间长枪,抬手捅向塔顶的“金匣子”。他知道,那金匣子里装着点长明灯用的紫流金,倘若运气不错,引燃得当,能将瞭望塔的塔顶当成警报哨炸上天。

这吹了一辈子牛皮的老兵一枪捅破金匣子一角,呛人的紫流金倾泻而出,他哆哆嗦嗦地从怀中抽出火折。漫天的狼嚎声中,那火折子囫囵个地甩出了几个火星,被那双苍老的手塞进了金匣子中。

金匣子中的紫流金洒了一半,剩下的一半沾上明火后立刻剧烈燃烧起来,灯塔的通气口堵着,只有几丝蒸汽呛咳出来,眼看就要爆炸——

下一刻,又一支白虹箭以贯日之势冲了上来,正钉在老王胸口,血肉之躯顷刻间分崩离析,白虹之势丝毫不减,卷着老兵的残骸冲到了瞭望塔边缘,高塔一声巨响后自高处崩塌,碎石滚了一地,地上从官兵到百姓无不奔逃。

与此同时,塔尖那燃烧的金匣子终于尖鸣着冲上了天空,不祥的紫光一闪而过,在半空中炸成了一朵巨大的烟花,点亮了半个雁回城。

铜吼后面的传令兵直到这时才反应过来,扯起嗓子大吼道:“敌袭——蛮人来袭——”

被蛮人控制的巨鸢缓缓地离地而起,催命般的白虹箭雨点似的落下。

百姓没头苍蝇似的逃命,城守三十六匹轻甲骑兵从没有完全合拢的青石板上呼啸而过,城楼上所有的火炮一同抬头,对准了飘摇而起的巨鸢——

烟火满城。

只见那巨鸢上紫流金运载舱大开,数不清的北蛮兵在狼嚎声中从天而降。

群狼怒吼,长街被血——全乱套了。

巨鸢上那刀疤脸的男人纵身一跃,钢甲脚下的蒸汽剧烈地喷出,将他整个人弹起了三丈多高,纵身跃上一匹战马,战马根本承受不起重甲这么一压,长嘶一声,前腿膝盖齐刷刷地折断,马上的骑士来不及反应便被那蛮人一把攫住喉咙,狠狠地一口咬了下去。

蛮人猛一抬头,将那骑士的喉咙咬下了一块,血如油泼似的横扫而出,骑士连声惨叫都没有就归了西。

刀疤脸纵声大笑,像个食腐肉而生的恶鬼,两口把那咬下来的人肉生吞了,忽然嘬唇作哨,四五个身着重甲的蛮人应声而出,紧紧地傍在他左右,飞快地掠过已经变成人间修罗场的街道,直奔徐百户家的方向。

军中甲分“轻”“重”两层,轻甲是骑兵穿的,只能随身携带少量的动力,大部分还是靠人力与畜力,只是胜在轻便。

重甲却完全不是一个概念,一尊重甲足有两个成年男子那么高,背负“金匣子”,紫流金从关节四肢处汩汩流过,脚下能神行千里,手臂能挥得动数百斤的大刀,腰侧甚至配着短炮,一尊重甲便能横扫千军。

倘若有重甲兵,什么骑兵、步兵水兵……本来全都不要,可是没有办法,重甲太贵了,三五个时辰便能烧完一匣子的紫流金,约莫是瞭望塔上长明灯中两年的量,紫流金乃是国之命脉,黑市上一两黄金不见得买得起一两掺了七八成杂质的紫流金。

便是泱泱大国,供养得起全副重甲的队伍也就只有一支——安定侯顾昀的玄铁营。

这些蛮子究竟从哪里弄来这么多重甲的?

枉死的将士们已而无从思考。

踉跄着从徐家跑出来的老厨娘正好兜头撞见了这群煞星,连吭都没来得及吭一声,便被糊在了墙上。

那刀疤蛮人长驱直入闯入了内院,口中大叫道:“胡格尔!胡格尔!”

“胡格尔”——秀娘,当然已经不可能回答他。

雕花的木门被重甲骑士一脚踹开,门轴惨叫一声直接崩断,大门轰然倒下。

蛮人所向披靡的脚步终于停了下来,愣愣地呆在了这间女人绣房门前。

浅淡的熏香味还没散去,屋里依然是光线寥落的,垂下来的床幔上长长的流苏影子散落在地面,梳妆台被人收拾好,角落里还放着一盒打开的胭脂。

一个少年背对着他们跪在床前,而那床上影影绰绰……似乎是躺着个人。

少年——长庚听见这么大的响动,本能地回头看了一眼,见一群可怖的蛮人光天化日下闯入了他家,心里却并不觉得有多震惊,反而恍然大悟,有一点明白秀娘为什么要死了。

这些蛮人能入城,肯定和秀娘脱不了干系,徐百户还在巨鸢上,也许因为她里通外国,已经被蛮人杀了,她国仇家恨的大仇得报,也害死了世上唯一一个待她好的男人。

长庚漠然地看了那些蛮人一眼,随后回过头,向着床上的女人磕了个头,算是抵偿了她多年来摇摇摆摆的不杀之恩,然后同这死人一刀两断了。

磕了头,他站起来,转身迎向门口的重甲武士。

重甲如山,他一个肉体凡胎的少年,在这中间,像个准备伸手撼大树的蚍蜉,似乎理所当然应当害怕,然而没有——长庚并非自以为是到认为自己能孤身一人对抗这许多山一样的蛮人,也知道自己十有八九在劫难逃,却奇异的并不恐惧。

可能他所有的恐惧都在听说“沈十六”的身份另有隐情的一瞬间就发作完了。

刀疤脸蛮人注视着他,不知想起了什么,神色忽然狰狞起来:“胡格尔呢?”

长庚的目光在他脸上停留了片刻,说道:“我记得你,你就是前年冬天在雪地里引狼狙击我的人。”

一个北蛮重甲要上前抓他,被刀疤男人一抬手拦住。

刀疤脸低下头,略有些笨拙地弯下腰,盯着面前不到钢甲胸口的少年,又用怪腔怪调的汉话又问了一次:“我问你,胡格尔,休……秀娘在什么地方?”

长庚:“死了。”

他握着自己手腕上的铁腕扣,往旁边错了一步,露出床上悄无声息的尸体,秀娘嘴角还有一丝细细的黑血,容颜雪白,像一朵有毒的残花。

院子里的几个蛮人口中发出悲鸣,稀里哗啦地跪了一片。

刀疤脸一瞬间神色有些茫然,他缓缓的抬脚走进秀娘的绣房,尽管动作显得小心翼翼,地面却依然被重甲踩出了细细的裂缝。

那蛮人走到窗前,伸手想要扶一下雕花的大床,半途中又缩回手,好像唯恐将床柱按塌了。

他弯下重甲包裹的腰,身后的白气飘渺地散在小小的卧房里,重甲上紫流金静静的燃烧,发出“呼哧呼哧”的声音,像一只垂死的畜生。

那畜生轻轻地摸了一下女人的脸。

摸到了一把凉。

刀疤蛮人忽然大叫起来,像一条失了爱侣的狼,下一刻,床前的重甲以一种人眼看不清的速度转动起来,搅动的白气歇斯底里地喷涌而出,一只机械的大手从中间伸出来,张手一攥,一把抓住了长庚。

长庚双脚离地,后背倏地一阵剧痛,五脏被撞得颠倒了过来,被那蛮人拎着狠狠地撞在了墙上。

墙被撞裂了。

长庚一口血再也含不住,系数喷在了刀疤脸蛮人的铁臂上。

他艰难地低下头,对上了那双充满杀意的眼睛。

长庚第一次看见这样的眼睛,眼神中仿佛带着沉甸甸的铁锈味。

然而他不知怎么的,在这种强弱悬殊的境地里突然心生战意,目光竟不退缩,凶狠地盯住了面前的蛮人。

分享到:
赞(80)

评论7

  • 您的称呼
  1. 紫流金是石油吗?

    朦朦墨色染2018/10/04 18:23:39回复
  2. 紫流金是什么东西。。。好懵

    魔系白佛系黑2018/11/14 00:01:19回复
  3. 怎么点赞的人那么少啊,明明很好看啊,为什么没有人来看呢……

    羡羡2018/11/28 01:00:12回复
  4. 长庚骨子里的狼性出来了?

    鼠太2019/01/06 21:48:25回复
    • 类似于石油的东西……p大的书总能找到…值得思考的东西……

      陈栎媱2019/01/24 13:20:26回复
  5. 蛮人对长庚的定义一开始就是错的,明明是你们神女的儿子,还有大梁皇室血统,不笼络就算了还敌视他。更何况这种通过改造孩子来复仇的部族,灭亡也不足惜。

    匿名2019/01/30 10:44:02回复
    • 因为这种你说的改造算是他们部族一直以来的惯例……

      沈葭白2019/02/19 22:02:19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