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秀娘

长庚艰难地踮起脚,从人群上方望过去,喊了一嗓子:“十六!”

没人答应,追着巨鸢的人群开始大规模地涌过来,有欢呼的,有叫“来了”的,还有愤怒地嚷嚷“别挤了”的。

长庚被人撞了好几下,撞得火更大了,七窍生烟地吼道:“义父!”

人潮沿着暗河奔流不息,长庚一边找人,一边艰难地逆流站定,很快被摩肩接踵的人挤出了一脑门汗,方才被巨鸢震撼的那点心情已经荡然无存,摊上这么个义父,不知道要少活多少年。

长庚心里愤愤地想道:“沈十六就是吃饱了撑的,这么热的天,干什么不好,非得跑出来看人!”

就在这时,不远处有人尖锐地吼了一嗓子:“别挤了,有人掉下去了!”

长庚在左顾右盼中不由自主地往尖叫传来的方向看了一眼。

河边的人群小规模地混乱了起来。

“我的娘啊,这怎么真掉下去了!”

“去那边找值班的军爷!”

“让一让!让一让!出不去啊这也……”

长庚刚想给拼命往外挤的人腾出路来,就隐约听见有人说了一句:“十六爷,小心点!”

长庚一激灵,怀疑自己是神经太紧绷了,忙上前一步,伸手抓住一个从河边挤出来的人:“谁掉下去了?不会是沈十六吧?”

那人也不知道听没听清楚长庚问了什么,胡乱一点头:“好像是——先让我出去。”

长庚脑子里“嗡”的一声,被巨鸢烤得滚烫的热浪中,他后背不合时宜地蹿起了一层冷汗,当下深吸一口气,脚不沾地地逆着人流挤进河边,踉跄了几步方才扒着栏杆站稳。

他惶急地探头往下看,果然看见一个人在水里艰难地扑腾。

那地下暗河水面离地有六七丈高,一眼看不到底,冒着一股幽深的寒意,大片的白浪削过,河里的人飘萍似的无处着力,连一点动静都听不见,根本看不清是谁。

长庚一把扒下自己的外衣:“让一让,麻烦让一让!”

旁边有人叫道:“可不能直接下去,快给那少年拿条绳子来!”

也不知是谁七手八脚地往长庚手里塞了一条绳子,长庚一把接住,抬头看了一眼几乎已经近在咫尺的巨鸢,依然毫不犹豫地跳了下去。

“拉紧了!快点快点,巨鸢来了人会被冲走的!”

暗河被马上要滑过来的巨鸢拱出了一排一人多高的涛浪,长庚才刚一下水,就被当胸撞得憋回了一口气,他先呛了一口水,险些被卷走,连忙拽紧岸上垂下来的麻绳,用力抹了一把脸。

水声与巨鸢减速的巨响在耳畔轰鸣,长庚整个视线都被白浪充斥,他隐约听见岸上有人喊:“别放绳子了!巨鸢来了,快把那少年拉上来,来不及了!”

长庚:“再等等!”

可是水中杂音大得他连自己的喊声都听不清。

他一边拼命地冲岸上人挥手,示意他们不要拉绳子,一边奋力往浪涛最烈的地方游去。

混乱中有人一把拽住了他那只四处摸索的手,长庚来不及多想,一回手死死地攥住那人手腕,把人拉进怀里,还没等他看清是谁,巨鸢已经“隆隆”地碾压了过来。

岸上人不敢再耽搁,粗粝的绳子狠狠地绷住了长庚的腰,大力袭来,长庚周身一重,被岸上的几个汉子合力给硬拽出了水面。

一出水面,他才感觉出手里分量不对,长庚快速将眼睫周围的一圈水珠眨掉,豁然发现他拽住的压根不是沈十六,是个十一二岁的小孩——那假丫头曹娘子。

这时,巨鸢上一声漫长的号声长刀似的穿入他双耳,长庚耳朵里嗡嗡作响,来不及多想,大喝一声,先将半死不活的曹娘子托了上去。

岸上的人大呼小叫着将两个少年依次拉上去,可还是慢了,长庚双脚尚在河岸之外,巨鸢已经马不停蹄地飞掠而过,一扇火翅眼看要扫到他裸露的小腿上,未至,灼热的厉风已经先卷了过来,刮得人皮肉生疼。

“火翅不能碰!”

“小心!”

这时,一双苍白的手突然伸出来,穿过所有尖叫,一把拽住长庚的双臂,将他整个人凌空抡了起来,周围一圈人集体惊呼着弯腰,长庚感觉自己险些直接飞出去,随即他掉到了一个人怀里。

他忍不住深吸一口气,一股药香瞬间钻进鼻子,长庚猛一抬头,鼻尖险些擦过沈十六刀削似的下巴。

沈十六面沉似水:“我不过一眼没看见,你闯祸还闯出圈了!”

长庚被他抢了词,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沈十六怒道:“岸上那么多官兵,用得着你个毛孩子出头救人吗?”

长庚:“……”

他悬在嗓子眼的心狠狠地摔回原处,停在胸口的血开闸泄洪似的向麻木的四肢奔涌而去,至此,第一口气才一股脑地吐出来,憋得他五脏六腑翻了个底朝天,两条软得险些站不住。

曹娘子已经被人抬到了一边,呛咳着悠悠转醒,沈十六见那孩子没什么大碍,便拎着长庚从人群里钻了出去,他眉头紧缩,拽得腿软的长庚踉踉跄跄,边走边数落:“火翅的温度还没降下去,万一被它碰一下,能扫掉你半条腿,你下半辈子打算当个瘸子吗?不知轻重的小崽子……”

长庚哆嗦着回过神来,还没怎样,先听了沈半聋一通恶人先告状,满腔怒火一下子沸腾起来。

他梗着脖子吼道:“我还以为掉下去的是你!”

沈十六一条入鬓的多情眉挑了起来:“少找借口,我这么大一个人,怎么会无缘无故地掉河里?”

长庚:“……”

他一颗关心则乱的心完全被当成了驴肝肺,热气从脖子一直涌到了耳根,红了一片,一时间说不清是羞是怒,反正是一肚子的妖火,凡水已经无可奈何了。

“好了,别在这吵,”沈十六伸手摸了摸长庚湿透的长发,将自己的外袍解下来裹在长庚身上,“这太乱了,今天我先不跟你计较,赶紧回家换件衣服,留神着凉。”

他倒是还蛮大度的!

长庚怒气冲冲地甩开十六的手,动作一大,手掌不知碰到了袖子里什么硬物,撞得手骨生疼。

沈十六道:“哦,那是我方才买的胭脂,记得带回去给你娘……哎,长庚,你干什么去?”

长庚不待他说完,便一言不发地甩下他跑了。

长庚其实知道自己是无理取闹,他纯粹先入为主,只听了一耳朵,根本没看清掉下去的是谁,就先慌慌张张地下水了,怪不得义父数落。

可他一想到自己心急如焚的时候,那色胚居然在旁边挑胭脂,就气得心口发疼,无论如何都压不下这口火。

沈十六莫名其妙地被长庚甩在原地,尴尬地摸了摸鼻子,不能理解,只好归咎于男孩都有这么个喜怒无常的年纪。头一次当爹的十六爷有一点苦恼,心道:“早知道就把那铁腕扣留一天再给他了,这下真急了,怎么哄?”

他背着手不远不近地站在暗河边,巨鸢已经轰鸣着从他身边过去了,尾部的灯忽明忽暗,身后的暗河缓缓合拢,沈十六只苦恼了片刻,便开始盯着那尾灯的方向看,眼神却并不像平时往远处望时那样涣散,而后他的眉头缓缓地皱了起来。

忽然,他身形一晃便游鱼似的消失在人群里,脚下悄无声息,身形迅疾无比,一点也看不出平时迈个门槛都要低头看半天的磨蹭。

长庚闷头回了家,热风吹过他身上冰冷的河水,吹得他冷静了些许,眉目间郁郁丛生的火气渐渐消散。

他一双眼长得像极了秀娘,刚刚展开的面部轮廓十分深邃,有一点不像中原人……不过也不太像外族,总之是一种很特殊的英俊。

长庚前脚刚踏进家门,便见老厨娘垫着一双小脚正在往外张望,老厨娘见他一身狼狈,先是吃了一惊:“哎哟,怎么弄成这样?”

“没什么,”长庚有气无力地说道,“有人掉河里了,顺手拉了一把,弄一身水。”

老厨娘就迈着小碎步跟在他身后,絮絮叨叨地说道:“夫人说先不摆饭,我看她是要等百户老爷呢——对了,夫人让少爷回来了就去她房里一趟,说是有点母子间的私房话说。”

长庚脚步一顿,肩膀不由自主地紧绷了起来,片刻后他面无表情地点点头,先回房换了身干爽衣服,一边生闷气,一边把沈十六的外袍仔细叠好收起来,这才拿起胭脂盒,往秀娘房中去了。

老厨娘对长庚他们诡异的母子关系好奇得要命,不敢明着打探,只好跟着探头探脑。

长庚在秀娘门前严丝合缝地整理了自己的衣冠,隆重得跟要见客似的,将自己收拾得规矩整齐,这才敲了秀娘的门,低眉敛目:“娘。”

屋里传来女人冷冷清清的声音:“进来吧。”

长庚伸手推开门,进屋以后回头看了一眼,偷看的老厨娘与他目光一对,吓了一跳,忙别开眼,再探头望过去,门已经关上了,再看不出一点端倪。

秀娘房里很暗,一侧向阳的窗户被她挂上了帘子。

她仿佛见不得光,独自坐在幽暗的角落里,对着一面梳妆镜。

长庚看见她的背影,略微皱了皱眉——秀娘不知是吃错了什么药,身上穿了件鹅黄的襦裙,梳的也是未嫁少女的头。岁月待她深情厚谊,加上屋里光线晦暗,轻而易举地掩住了她眼角一点细碎的皱纹,她看起来还真就像个二八年华的少女。

长庚张了张嘴,刚要叫她,秀娘却率先开口道:“没有别人,不要叫我娘——胭脂买回来了吗?”

长庚听了,一言不发地把第二声“娘”吞了回去,让五脏六腑消化了一个稀巴烂,然后走过去,把被他手心捂热的胭脂盒轻轻地丢在秀娘梳妆台上。

“哟,这盒颜色好看,鲜亮。”秀娘终于露出了一个吝啬的微笑。

她用指尖拈了一点胭脂,抹在苍白的嘴唇上,兴致勃勃地打量着镜子里的自己,问道:“好看吗?”

长庚神色冷淡地站在一边,没吭声,心里暗暗稀罕,不知道闲来无事,秀娘将他叫来做什么。

他这么想着的时候,一边的眼皮突然毫无预兆地跳了两下,长庚心里一突,冥冥中好像心生某种不祥的预感。

就在这时,秀娘开了口:“以后在外人面前也可以不要再叫我娘了,咱们母子俩的缘分哪,今天算是到头了。”

她说着,扬起盛装打扮后容光焕发的脸,伸出一双削葱似的手,好像打算给长庚整一整衣领。

长庚蓦地往后一闪避开:“什么意思?”

分享到:
赞(83)

评论16

  • 您的称呼
  1. 怎么哄?_?在线等,急!!!

    香草味丶布丁2018/10/14 10:22:16回复
    • 亲亲抱抱举高高

      匿名2018/11/25 14:30:37回复
  2. 你闯祸还闯出圈了?

    沈昀2018/11/17 18:53:46回复
  3. 不知轻重的小崽子

    匿名2018/11/25 23:36:40回复
  4. 义夫

    长庚小甜心2018/11/25 23:36:56回复
  5. 啊?这是要……

    羡羡2018/11/28 00:38:37回复
  6. 自家小奶狗炸毛了怎么办?在线等

    北麕2018/12/15 19:44:16回复
  7. 一般都会很喜欢受,因为很多是主受,但是p大的攻又隐忍又专情,特别喜欢

    匿名2018/12/20 22:27:12回复
    • p大的文我只能凭先动心的是攻来判断攻受……

      陈栎媱2019/01/24 13:10:04回复
      • 谁先心动谁是攻,之前看到有人说这个以后去试了试,发现……呀,好准!

        沈葭白2019/02/19 21:58:29回复
  8. 路过打酱油

    樱酒小殿下2019/02/18 10:46:52回复
  9. 楼上的楼上,出去试了试是啥意思,亲身体验吗?也太酷了吧!

    已在坑底2019/04/24 21:46:39回复
  10. @长庚小甜心,应该是义妇,不是义夫^_^

    已在坑底2019/04/25 01:30:17回复
  11. 头一次当爹的十六爷有一点苦恼,心道:“早知道就把那铁腕扣留一天再给他了,这下真急了,怎么哄?”
    顾帅自己还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

    入戏的过客2019/05/10 14:35:11回复
  12. 我不过一眼没看见,你闯祸还闯出圈了!

    义父再骂我一次2019/06/07 14:07:10回复
  13. 喜欢顾帅骂人的样子,i了i了

    猫丞2019/07/19 21:19:03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