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巨鸢

沈家不讲究“食不言寝不语”,一边吃着饭,沈先生一边给长庚讲了一课《大学》,讲着讲着就没了重点,穿插到了“冬天如何保养钢甲”的事,他本身就是个杂家,想起什么说什么,有一次不知怎么的,还兴致勃勃地给长庚讲过如何防治马瘟,连十六爷这聋子都听不下去了,强行让他住了嘴。

吃完讲完,沈先生意犹未尽地收拾起盘碗,对长庚说道:“今天我得把这几尊重甲收拾完,他们老不保养,有的关节都锈住了。下午我可能得出门一趟采点草药,葛胖小他们都请假玩去了,你打算怎么样呢?”

长庚:“那我去将军坡练……”

“剑”字还没出口,一回头,沈十六已经把他的铁剑挂在了墙上,宣布道:“儿子,走,巨鸢可能要进城了,咱们去凑热闹。”

长庚无力:“义父,刚才我跟沈先生说……”

沈十六:“什么?你大点声。”

好,又来了。

巨鸢来了又走,年年都一个样,长庚想不出有什么新鲜好看,可还没等他提出抗议,十六已经不由分说地拉起了他,半拖半拽地推着他往外走去。

暮夏暑气未消,人身上的衣服都薄,十六整个人都贴在了长庚后背上,怀中若隐若现的药香倏地笼罩了住长庚,和他梦见的一样。

长庚莫名不自在起来,不着痕迹地低头避开他那小义父,捂住鼻子,扭过头去,佯作打了个喷嚏。

十六笑眯眯地调侃道:“有人想你,是老王家那个圆脸的小姑娘吗?”

长庚终于忍不住冲他撂了脸色,生硬地说道:“义父跟做晚辈的开这种玩笑合适吗?”

沈十六才不往心里去,嬉皮笑脸地说:“不合适啊?哦,我以前也没给人当过爹,不知道分寸,下次一定注意。”

谁要是跟沈十六较真,准能让他把肝气炸了。

长庚甩开那混混又要搭他肩膀的手,率先往外走去。

沈先生在后面叮嘱道:“十六,你早点回来,把柴劈了!”

沈十六脚下抹油,臭不要脸道:“听不见,回见!”

长庚被他推着一路小跑,问道:“你到底都什么时候聋?”

沈十六但笑不语,一脸高深莫测。

这时两人刚好经过长庚家的正门,门扉忽然“吱呀”一声打开了。

一个素色长裙的女人走了出来,长庚见了那女人,一脸混杂着无奈与恼火的烦躁瞬时便凝固了。

他好像被一瓢凉水从头浇到了尾,方才还压着火气的眼神顿时空洞起来,连火气再活气一起悄无声息了。

女人正是秀娘,长庚名义上的娘。

她年纪已经不小了,美貌却半分不损,站在晨曦中,就像一副娴静幽然的美人稿。

这样的女人,哪怕是个寡妇,也实在不该委屈给边陲小镇中一个小小的百户。

秀娘颔首敛衽,盈盈下拜,对沈十六福了一福,寒暄道:“十六爷。”

沈十六只对沈易耍流氓,一碰到女人,他顿时摇身一变,成了个翩翩君子。他微微侧身,不去直视秀娘的脸,彬彬有礼地打了招呼:“徐夫人,我带长庚出去散散心。”

“有劳费心,”秀娘笑不露齿地弯了弯嘴角,继而转向长庚,轻声细语地叮嘱道:“今日你父亲回来,你若是出门,记得替娘带一盒胭脂回来。”

她说话声音轻得像蚊子,呵一口气都能吹跑,可长庚还没来得及答话,沈聋子已经先一口应下:“哎,夫人放心。”

长庚:“……”

此时,他才大概摸到了一点义父聋的规律——沈易跟他说的话,他一概听不见,其他人跟他说的话,视爱听不爱听,选择性地听不见,至于那些大姑娘小媳妇,哪怕是只母蚊子嗡嗡一声,他都能听得一字不漏。

好吃懒做就算了,还是个色胚!

“金玉其表,败絮其中”一词,简直如同为他量身定做。

巨鸢归来时,城门口聚集着等着捡雁食的小孩子和附近十里八村跑来看热闹的,人一多,就有脑子活份的出来兜售吃食,慢慢在当地形成了一个规模不小的集市,当地人叫做“雁子集”。

沈十六从来不会看人脸色——看得见也装看不见。

他仿佛一点也没有察觉到干儿子阴霾的心情,兴致勃勃地在人满为患的雁子上转来转去,看见什么都很有兴趣。

长庚顶着一脑门官司,却还得寸步不离地跟着他,时刻留神他不要被人挤丢了。

这些年世道不好,老百姓都穷,集市上买卖的大部分都是农家自产的小东西,吃没好吃,喝没好喝,无聊得要死。

都说日子不好过是打仗的缘故,税负一年比一年重。可其实过去也打,打完一场,总还能休养生息一阵,这些年却也不知是怎么的回事,人们仿佛总是不得喘息。

算来,不过区区二十年光景,大梁先是北伐,再又是西征,天朝大国,四方来朝,那是何等的威仪?

偏偏老百姓越来越穷了,也真是奇了怪了。

长庚转得百无聊赖,直想打哈欠,只盼着沈十六这个看见什么都好奇的乡巴佬早点尽兴,早点放他回去,他宁可去给沈先生打下手。

沈十六买了一包烤得乌漆抹黑的粗盐豆子,边走边用手捏着吃,脑后生眼一样,伸出一只手,准确地将一颗盐豆子塞进长庚嘴里。

长庚猝不及防,不小心舔到了他的手指,慌乱中一口咬在自己嘴里的软肉上,顿时咬出了血,疼得“嘶”了一声,愤怒地瞪着沈十六这大祸害。

“花开有重日,人无再少年。”沈十六没有回头,拈起一颗豆子,将那它举起来,对准太阳的方向,他那双手长得真是好,修长白皙,像一双世家公子的手,本该持卷或是拈棋,与沾着黑灰的烤豆十分格格不入。

沈十六老气横秋地说道:“等你长大了就知道了,一个人的少年时光只有豆这么大的一点,眨眼就没,一辈子也回不去了,到时候你就明白自己虚度多少光阴了。”

长庚:“……”

他真是无论如何也想不通,沈十六怎么能有脸大言不惭地说别人“虚度光阴”?

就在这时,城门附近的人们突然爆发出一片欢呼。

即使是半瞎,也能看见远处天边压下来的“巨鸢”。

无数火翅向天,所有的白汽一齐爆发出云山千重,蒸汽如九重凌霄落下的一团棉絮。

而后,一艘巨大的船影影绰绰地从烟波浩渺中露出了个头,船头的八条大蛟栩栩如生地盘踞在侧,睥睨无双地拨云而来。

沈十六先是一愣,忽然侧耳,耳垂上的朱砂痣上似乎有红光一闪,他皱了皱眉,低声道:“这船今年怎么这么轻?”

可是周遭充斥着巨鸢震耳欲聋的隆隆声和人群喧闹的叫喊,他这一声恍如叹息的低语很快消失无踪了,连紧随他身边的长庚也没听见。

孩子们开始捧着自己的小竹篮,你推我搡地抢位置,等着接雁食。

城上一群官兵列队小跑出来,传令兵在三丈高的“铜吼”后站定待命。

“铜吼”像个倒伏的大喇叭,横陈在城墙上,外围生了一圈碧绿的铜锈,锈得错落有致,好像雕花。

那传令兵深吸一口气,对准铜吼一端,开了长腔,声音从巨大的“铜吼”里传出来,被放大了数十倍,洪钟似的回荡不休。

“雁归,开——暗——河——”

两排官兵应声握住城楼上巨大的木轮把手,同时大喝一声,他们一个个赤裸着上身,筋骨毕露,一齐发力,山高的木轮子“嘎吱嘎吱”地转了下来,城楼下一条青石板的大道应声一分为二,无数环环相扣的齿轮扭动起来,两侧的石砖兵分两路,相背而行。

大地裂开了,露出地下一条幽深的暗河,贯穿了整个雁回小镇。

传令兵吹响了低哑悠长的号,自铜吼传出,穿透一切地低徊而去。

巨鸢上也回了一声长号,接着,无数个火翅同时发力,周围的云山雾绕的蒸汽疯狂地涌动起来——它准备要降落了。

第一把“雁食”天女散花似的飞落而下,底下的小崽子们都疯了,纷纷伸出手去抢。

可惜洒雁食的路段并不长,很快,巨鸢便沉到了暗河中,稳稳地停在了水面,落在了人们眼前。

船身森严,冷铁的微光中泛着说不出的杀伐气,船上传来的号声莫名悲壮,经久不息地回荡,整个雁回镇都被那“呜呜”的声音共振着,像是沙场中千年的亡魂齐齐醒来,应和而歌。

巨鸢缓缓地顺着暗河驶入城中,水声哗然,传令兵又是一声长腔。

“灭——灯——”

巨鸢两翼的火翅应声而熄,空中传来一股爆竹炸后微焦的味道,巨鸢顺水前行,周身的蛟龙仿佛凝滞在时光中的某种图腾,带着妖邪的神性。

长庚在人群摩肩接踵中注视着巨鸢由远及近,纵然他嘴上说不想来,也确实看过很多次巨鸢回航,却依然在直面的时候,会为那巨物的身形所震撼。

北巡的巨鸢尚且如此,那国之利器的玄铁三大营,又会是什么样的风采呢?

少年被困在雁回小镇这偏远狭隘的一隅,简直连想都想不出。

巨鸢逼近,熄灭的火翅余温扑面而来,长庚下意识地去抓身边地人,叮嘱道:“巨鸢来了,这边人太多,我们退开一点。”

没人应声,他一把抓了个空,长庚一回头,发现他那闹心的义父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

分享到:
赞(31)

评论8

  • 您的称呼
  1. 一刷,眼睛和耳朵的问题和那两颗痣有关吗?

    青瓷清茶倾城歌2018/09/12 18:21:33回复
    • 恩……亲,你的脑洞挺可观的…

      奈何缘2019/02/18 14:30:36回复
  2. 忧伤。。。暗河是什么呀?

    魔系白佛系黑2018/11/12 13:32:11回复
  3. 义父真妖娆

    北麕2018/12/15 19:42:34回复
  4. 看他们关系转变真有意思

    匿名2018/12/20 22:20:55回复
    • 4刷路过

      陈栎媱2019/01/24 13:05:23回复
  5. 那两颗朱砂痣莫非是类似于助听器与助视器的东西?

    哈哈哈2019/02/07 23:35:18回复
    • 。。。我觉得评论区想象力是真的强大,朱砂痣只可以反应顾帅服药以后当时眼睛的状况,并不能起到什么作用。这是自变量和因变量的关系•﹏•

      沈葭白2019/02/19 21:56:49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