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义父

长庚顺手端了熬好的药,进了他那小义父的屋子。

沈十六屋里只点了一盏晦暗的小油灯,豆大的光晕,萤火似的。

他正靠窗坐着,大半张脸沉在灯影下,只微许露出一点端倪来,大概是快歇下了,沈十六并未竖冠,披头散发,眼角与耳垂下各长着一颗朱砂小痣,像针扎的,屋里那仅有的一点灯光都被他收来盛在了那对小痣里,近乎灼眼。

灯下看人,能比平常还要添三分颜色。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哪怕看惯了,长庚的呼吸依然忍不住一滞,他飞快地眨了一下眼,像是要把那晃眼的朱砂痣眨出眼皮之外,清了清嗓子,抬高声音道:“十六,吃药了。”

少年正在变声,跟这半聋说话有点吃力,好在这一回沈十六听见了,那催人尿下的埙声戛然而止。

沈十六眯细了眼才看清站在门口的长庚:“没大没小的叫谁呢?”

他其实也就比长庚年长个七八岁的光景,还没成家,大概对自己烂泥糊不上墙的本性有些认识,做好了娶不起媳妇孤苦伶仃的准备,好不容易撞上这么个不用他养活的便宜儿子,恨不能牢牢地傍上,没事总要将自己“爹”的身份拿出来强调一番。

长庚没理他,小心翼翼地将药碗端到他面前:“趁热喝,不早了,喝完赶紧躺下。”

沈十六把埙放在一边,接过药碗:“白眼狼,给我当儿子不好吗?白对你那么好了。”

他喝药丝毫不为难,显然已经习惯了,一饮而尽,又接过长庚递给他的漱口水喝了两口,摆手不要了:“今天长阳关那边有集,带了个好玩的给你,过来。”

说完,沈十六弯下腰,在书桌上乱七八糟地摸索起起来,他看不清,鼻尖都快蹭到桌子上了,长庚只好无奈道:“找什么?我来吧。”

接着,他又忍不住抱怨了一句:“我都这么大了,你没事老弄一堆逗小孩的东西给我干什么?”

有那工夫还不如少捣点乱,让我有时间多学点有用的——后面这话在长庚心里转了一圈,临到嘴边时感觉有点伤人,便没说出来。

沈十六作为一个四六不着的浪荡子,自己虚度光阴就算了,还总要拖长庚一起,不是叫他去赶集,就是拽他去骑马,有一次还不知从哪捡了一条“小狗崽”给他养——那回沈先生让他吓得脸都绿了,敢情这瞎子狼狗不分,抱回来的是一条小狼崽。

徐百户常年不在家,又为人木讷,虽然对长庚很好,但并不常与继子交流,算起来,长庚十二三岁的这至关重要的两年,好像都是在沈十六这个不靠谱的义父身边度过的。

从一个毛孩子长成玉树临风的少年人,要有多大的定力才能保证自己不被沈十六带歪?

长庚简直不堪回首。

他天生不是跳脱爱玩的性子,凡事有自己的规划,执行起来也十分严苛,不喜欢别人打扰,时常被沈十六烦得十分恼火。

但恼火通常并不持久,因为沈十六并不只在口头上占他便宜,是真拿他当儿子疼。

有一年长庚生了一场大病,徐百户照例不在家,大夫都说凶险,也是小义父把他抱回家,昼夜不休地守了他三天。

十六每次出门,无论多远多近,也无论干什么去,都必会给长庚带些小玩意小零嘴,长庚不爱小玩意,但不能不爱这份随时记挂着他的心。

总之,长庚每天见着十六,肝火就会异常旺盛,但不见他,又时时牵挂。

长庚有时候也会想,虽然沈十六肩不能挑手不能提,文不成武不就,但以后保不齐就有那上当的看上他模样好呢?

小义父将来也总会娶妻生子,那么有了亲生的,还会挂念着他这个认来的吗?

想起这码事,长庚心里就说不出的堵,他在十六桌上找到个一个方盒子,短暂地甩开一脑门胡思乱想,兴趣缺缺地拿给沈十六:“这个?”

沈十六:“给你的,打开看看。”

没准是个弹弓,也没准是包奶酪,反正没正经东西——长庚毫无期待地拆开,顺口数落道:“手头宽裕也要节省些花,再说我又……”

下一刻,他看清了盒里的东西,顿时闭了嘴,眼睛倏地睁大了两圈。

那盒子里居然有个铁腕扣!

所谓“铁腕扣”,其实是军中轻甲的一部分,只在手腕上围一圈,非常方便,因此也经常被单独拆下来使用。铁腕扣大约四寸宽,里面能藏三到四把小刀,刀是用特殊工艺制成的,薄如蝉翼,又叫“袖中丝”。

据说最好的袖中丝被铁腕扣中的机簧打出去的一瞬间,能将几丈以外的发丝一分为二。

长庚惊喜道:“这……你从哪弄来的?”

沈十六:“嘘——别让沈易听见,这可不是玩的,他看见了又要啰嗦——会用吗?”

沈先生本人正在院里浇花,他又不耳背,屋里人说话听得一清二楚,实在拿这个以己度人的半聋没办法。

长庚跟着沈易学过如何拆卸钢甲,熟练地戴上了铁腕扣,这才发现此物的特殊之处。

袖中丝制作不易,民间很少,市面上的铁腕扣多半都是军中流出来的旧货,尺寸当然也是成年男子的尺寸,沈十六带回来的这个却明显要细上一圈,正好合适少年人。

长庚一愣神,沈十六就知道他要问什么,慢悠悠地说道:“我听那卖家说这是残次品,没别的毛病,就是尺寸做小了一点,一直无人问津,这才便宜卖给了我,我也没用,你拿玩去吧,只是小心点,别伤着人。”

长庚难得喜形于色:“多谢……”

沈十六:“谢谁?”

长庚痛快地叫道:“义父!”

“有奶就是娘,混账东西。”沈十六笑了起来,搭着长庚的肩膀将他送了出来,“快回家吧,鬼月里不要深更半夜地在外面乱晃。”

长庚听了才想起来,原来这天正是七月十五。

他顺着角门走回自己的家,跨进家门的一瞬间,突然觉得沈十六吹的那段埙有点耳熟,虽然跑调跑得南辕北辙,但仔细回味,依稀有民间哭坟丧葬时《送西》的调子。

“应景的吗?”长庚默默地想道。

沈十六送走长庚,低头好找了半晌,这才勉强看见门槛的轮廓,小心地迈过去关好门。

等在院里的沈先生面无表情地伸手托住他的胳膊肘,引着他往屋里走去。

沈先生:“最好的玄铁打的铁腕扣,里面三把袖中丝是秋天林大师亲手打的,自大师死后便成了绝版……残次品哈?”

十六不接话。

沈先生:“行了,别跟我装聋作哑——你真想把他当儿子养吗?”

“当然是真的,我喜欢这孩子,仁义,”十六终于出声,“那位大概也是这个意思——要是将来真能把这孩子过继给我,那些人也就都放心了,他自己的日子也能好过很多,不也两全吗?”

沈先生沉默了一会,低声道:“首先你得让他不恨你——你一点也不担心吗?”

沈十六笑了笑,一提长袍下摆推门进屋。

他一脸混账地说道:“恨我的人多了。”

这一宿,夜河流灯,魂归故里。

不到五更天,长庚就一身燥热地醒了过来,后脊黏着一层薄汗,亵裤上也是湿漉漉的。

每个少年临到长成时,都会经历这么惊慌失措的一遭——哪怕事先有人引导。

可长庚却既没有惊慌,也毫不失措,他反应寡淡,只是在床上呆坐了片刻,就起身随意地收拾了一番,脸上带了一点不易察觉的厌恶,他出门打了一桶凉水,将骨肉初成的身体从头到脚擦洗一遍,取下枕边叠得整整齐齐的衣服换好,把隔夜的茶一饮而尽,照常开始一天的功课。

长庚不知道别人是怎么样的。

但他其实并没有做什么春梦,他梦见的是一场能将人冻进棺材的关外大雪。

那天的风像起了白毛一样,无情地汹涌而过,伤口里的血还没有流出来,已经先凝成了冰渣,群狼的怒吼由远及近,失灵的嗅觉却闻不出血的腥味,一吸气就会呛进一口带着咸甜的彻骨寒气,长庚四肢僵硬,肺腑如焚,还以为自己会在大雪地里尸骨无存。

可是没有。

长庚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一个人用大氅裹在怀里抱着走。

他记得那个人襟口雪白,怀里有股悠远清苦的药味,见他醒了,什么也没问,只是掏出个酒壶,给了他一口酒喝。

不知道那是什么酒,后来长庚再没有尝过,只记得关外的烧刀子都没有那样烈,好像一团火,顺着他的喉咙滚下去,一口就点着了他全身的血。

那个人就是十六。

梦太清晰了,梦里十六抱着他的那双手仿佛还贴在身上,长庚至今百思不得其解,那人不是个病秧子吗?在那么可怕的冰天雪地里,怎么会有那么稳、那么有力的一双手呢?

长庚低头看了一眼手腕上的铁腕扣,不知这东西是什么材质制成,贴在身上一宿,居然一点也捂不热。借着冷铁的凉意,长庚静静地等着自己躁动的心和血平静下来,哂笑一下,将“春梦梦见义父”这荒谬的念头甩了出去,然后如往常一样,点灯读书。

忽然,远处传来了一阵“隆隆”声,地面和小屋都跟着震动起来,长庚一愣,这才想起来,算日子,该是北巡的“巨鸢”快回来了。

“巨鸢”是一艘长逾五千尺的大船,这船背生两翼,由成千上万个“火翅”组成,巨鸢起飞的时候,所有“火翅”一起喷出白汽,如山如潮,如泽如梦,每一个“火翅”内里都烧着碗大的紫流金,在烟波浩渺中闪烁着紫红色的微光,乍看好像一把万家灯火。

自十四年前北蛮俯首纳贡,每年正月十五,都有十来条巨鸢从边陲各大重镇出发北巡,各自走一条既定的线路,威慑千里,蛮子们一点异动也能明察秋毫。

除了威慑与巡查,巨鸢还要负责将北蛮各部落的岁贡押送回朝,主要是“紫流金”。

一艘巨鸢满载着近百万斤的紫流金,连回来的脚步声都比去时要沉重几分,隔着二三十里都能听见火翅吹气的巨响。

北巡的巨鸢正月出发,一走就是半年,流火时方才归来。

分享到:
赞(109)

评论28

  • 您的称呼
  1. 春梦梦见义父,啧啧啧!

    居老师的小澜孩2018/10/12 18:03:39回复
  2. 这个紫留金我感觉就像是煤??

    梦里2018/10/14 15:17:34回复
    • 我感觉像石油_(:ᗤ」ㄥ)_

      匿名2018/11/04 23:43:18回复
      • 对对我也感觉像石油,黑色的黄金,引发战争的源头……

        陈栎媱2019/01/24 12:26:17回复
        • 我感觉像是粉末状的……

          沈葭白2019/02/19 21:52:26回复
  3. 突然想起顾大骂人……
    “没大没小的叫谁呢”
    “混账东西”
    “白眼狼”
    ??????

    清韵2018/10/14 15:18:09回复
    • 这不是骆闻舟吗(默读)

      匿名2019/04/06 22:11:34回复
    • 对对对,我也是,没大没小的叫谁呢,混账东西,白眼狼,
      哈哈哈

      匿名2019/05/14 17:04:11回复
    • 同感同感,直接接上了语音版的哈哈哈哈

      -沈-2019/06/23 16:48:11回复
  4. 那是阿杰!!!阿杰大大的广播剧!!!

    长庚小甜心2018/11/17 18:29:24回复
  5. 哈哈哈春梦梦见义父哈哈哈真的是神仙吧

    羡羡2018/11/28 00:17:45回复
  6. 白天叫义父,晚上义父叫。

    白久吖2018/12/09 23:10:07回复
    • 哈哈,楼上真有才

      匿名2019/02/22 06:44:43回复
  7. 春梦……啧啧啧,小长庚你太坏了

    北麕2018/12/15 19:40:22回复
  8. 那啥,不是挺正常的吗?青春期嘛。 ( ̄▽ ̄)

    匿名2018/12/21 16:27:35回复
  9. 啧啧,做梦梦见义父,也是人才

    叫我幽畜2019/03/17 15:43:19回复
  10. 主要吧,还是春梦

    P2019/04/10 19:38:50回复
    • ……

      P大的粉丝2019/04/10 19:39:13回复
  11. 啧啧啧 春梦梦见义父 果然是攻

    六六2019/04/15 21:28:47回复
  12. 有一次还不知从哪捡了一条“小狗崽”给他养——那回沈先生让他吓得脸都绿了,敢情这瞎子狼狗不分,抱回来的是一条小狼崽。
    有奶就是娘,混账东西
    哈哈哈哈哈哈

    匿名2019/05/14 17:02:49回复
  13. 为什么你们可以发语音

    我做的春梦!!2019/06/01 22:53:08回复
  14. so……只有我对残次品这三个字有感jo?

    巫女2019/06/01 23:15:00回复
    • 带上我!!!(因为昨天刚二刷残次品完成)

      暮晞2019/07/19 11:45:06回复
  15. 但以后保不齐就有那上当的看上他模样好呢?哈哈哈,你不就是那上当的,瞧,春梦都梦见义父了

    大爱巍澜2019/06/06 07:35:35回复
  16. 大梁容不下你了!
    啊顾帅就是骂人也这么带劲

    顾帅再骂我一次 嘻嘻歇山2019/06/28 14:09:34回复
  17. 啊哈哈哈,长庚是个大男孩了,会遗。精,做春梦了

    林秋石2019/07/05 18:45:07回复
  18. 楼上的,我才12,还是女,的。

    忘机的无羡2019/07/07 02:10:26回复
  19. 春梦嘿嘿嘿嘿(手动滑稽

    匿名2019/07/16 18:23:33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