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隐约可见下面漂亮的腹肌

明明从仅有的几次接触中,赵云澜都感觉得到沈巍对他的那种压抑的“好感”,可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一旦自己有所表现和暗示,沈巍就好像被女妖看上的唐僧一样,眼观鼻鼻观口地开始四大皆空了。

赵云澜从来没见过沈巍这种人——温文尔雅,从不与人争抢,无论碰见什么人、无论别人怎么对待他,他都连句恶言也不吐,简直像个圣贤书堆熏出来的古代君子,浑身流淌着与时代不符的古旧和我行我素。

赵云澜多少有点吃不准他是怎么个意思。

本来,小区外面有一家高档会所,提供西餐,赵云澜是想把人往那带的,两个人谈情说爱,最适合吃西餐,因为西餐的啰嗦玩意很多,吃起来可以没完没了。但是一来沈巍一定不会去的,二来一想起那些凉得凉、腻得腻要熟不熟的番邦菜,赵云澜就十分反胃。

好不容易逮着一次,不能让他跑了。赵云澜带着这样的想法,装出一派漫不经心的放松姿态,把沈巍带到了他已经点了些东西的小饭店,又叫了一碗混沌和几碟招牌小菜,热腾腾地凑满了一张桌。

这个点钟,饭店里已经没有其他人了,空荡荡的,就他们俩,沈巍还没来得及坐下来,已经先开始拘谨了。

赵云澜跟他闲聊了几句,而后又提到了李茜:“她自己承认了谋杀祖母的犯罪事实,现在正走公诉程序,她爸现在不认她,她妈据说在庭外哭晕过去两次了,也不知道都早干什么去了,具体怎么量刑,我也说不大好,看她的律师能给争取到什么程度吧,不过她认罪态度良好、还是自首,合议庭大概也会考虑减刑。”

沈巍沉默了半晌,叹了口气:“是我没教好。”

赵云澜早饿得前心帖后背,正在狼吞虎咽,嘴里塞了一大口炒饭,鼓着腮帮子用一种匪夷所思的目光看着他,嘴顾不上说话,却用眼神很好地传达了自己的意思——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沈巍低下头,食不甘味地喝了口汤:“过去学生出事了,当老师的是要连坐的,传道授业解惑,就教出这么一个……”

后面的话大概是不大好听,沈巍顿了顿,皱起眉,没说出口。

听这话说得,多像放屁啊,都是猴年马月的封建余毒了?赵云澜心里是这么想的。

当然,他面对沈巍的时候,总是想让自己显得文明一点,于是把这句话跟炒饭一起嚼吧嚼吧,给咽下去了。

沈巍虽然千方百计地躲着他,但是真坐在一起,却并不显得不耐烦,反而看起来心情会更好一些,而且他非常细心,总是在照顾别人。在赵云澜无意识地第三次伸筷子夹向同一盘小菜,菜盘子就被推到了他面前,不但这样,沈巍还顺手拎过了热茶壶,给两个人都倒上了热水。

赵云澜赶紧说:“我自己来,自己来。”

“烫,别碰。”沈巍轻巧地躲开了他的手,把冒着热气的茶水倒进他的杯子,“你吃东西太快,这样对肠胃不好。”

赵云澜忙擦了擦嘴,做斯文秀气状:“哦,今天晚上还没吃,现在有点饿了,其实我平时也很细嚼慢咽的。”

沈巍笑了,赵云澜正想趁着气氛好再推进一下,可是这时,小饭馆的桌子忽然晃悠了一下,桌边的一个空碗掉了下去,赵云澜反应敏捷地一伸手抄在手里,头顶的灯泡轻轻地晃悠着。

沈巍:“地震了?”

震动很快平息了,赵云澜刚要说话,忽然,他心口处涌出一股说不出的感觉,就好像是半夜做梦,从高处掉下来一瞬间惊醒的那种悸动,让他胸口一空。

有什么东西……有什么东西出来了。

不知道为什么,赵云澜心里就是一个声音这样告诉他。

可能炒饭有些凉,也可能是粥太烫,反正他冷热酸甜混在一起吃了之后,反而加重了脆弱的肠胃负担,在那一瞬间奇怪的感觉过去后,方才已经不闹腾了的胃也跟着狠狠地疼了一下,针扎似的,赵云澜一激灵。

“怎么了?”沈巍问。

“唔……”赵云澜弓下了肩,胳膊肘撑在桌子上。

沈巍扶住他的肩膀:“哪里疼?是胃不舒服吗?”

然而即使身体不适,赵云澜也敬业地没忘了顺杆爬,他抓住沈巍的手腕,手指有意无意地擦过对方的手背,不轻也不重,正介于挑逗和无意之间,带了一点鼻音说:“有一点,你可真是个乌鸦嘴。”

面对此情此景,沈巍简直不知要说他什么好,只好飞快地抽回自己的手:“……那我去给你盛碗热汤。”

赵云澜有些摸不准沈巍到底是害羞还是拒绝,于是他像个正人君子一样微笑着端坐在那,可惜,这个装模作样的微笑没能保持多久,片刻后,报应就来了,他胃里的绞痛升级,赵云澜这才终于忍不住弯下了腰,额上开始冒冷汗。

当然,这也没耽误他偷偷冲服务员招招手,趁机把账结了。

沈巍要了一碗热馄饨汤端过来,赵云澜只就着他的手喝了小半碗,就摆摆手,实在喝不下去了,这时,他的嘴唇已经有些发白了。

沈巍看了看他的脸色:“我还是送你去医院吧?”

赵云澜冲他挤出一个身残志坚的笑容:“多大点事就去医院?不用,我家里有常备药。”

他扶着桌子要站起来,结果站到一半又坐了回去。

沈巍表情严肃起来:“不行,一定得去医院。”

赵云澜一手按住左腹,一手拉住他:“去医院他们会让我干吞油漆味的钡餐,或者插根管子,给我做胃镜,哪个都生不如死,我求求你了,就别让他们折腾我了。”

沈巍深深地皱起眉。

“再说我明天还打算请你看话剧呢,票都……”

“退了。”沈巍不由分说地打断他,架住他的胳膊,小心地把赵云澜扶了起来,“我不会去的——哎,姑娘,麻烦结……”

“结账”俩字还没出口,服务员已经拿着收据和找零走过来了。

这些泡妞的小花招……沈巍瞪了赵云澜一眼,心说,怎么不疼死你。

赵云澜低下头,看着自己的鞋尖坏笑。

最后,在赵云澜的坚决反对和极端不合作下,沈巍还是只好把他送回了家。

他第一次到赵云澜家里来,没来得及开灯,先让门口打开的雨伞绊了一下——龙城冬天雨水非常少,距离上一次降水,起码有大半个月的时间了,主人一定是懒得要长蘑菇了,居然还没收起来。

再一看,鞋柜上是一包洗衣店洗完后送回来的衣服,上面的标签还是两天前,大概是不急着穿,至今没拆包。

沈巍的目光又在屋里环视了一圈,只见沙发上扔着衬衣长裤和毛背心,床上铺满了各种各样的书,有新的有老的,下面盖着一个待机的笔记本电脑,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更不用说让人躺下了。

沈巍默默地看了赵云澜一眼,把他放在沙发上唯一没有被占据的小角落里,然后替他收拾起了床铺。

赵云澜蜷缩在沙发上,痛并快乐地打量着沈巍修长的腿,默默地咽着口水。

沈巍回过头来:“这些东西你平时放哪?”

赵云澜:“白天床上,晚上地上。”

沈巍:“……”

他叹了口气,只要是碰见赵云澜,他叹气的频率就格外高。

沈巍快速地把床上的书收成两罗,在同样乱七八糟的书桌上腾出一块地方来摆好,又把电脑放在床头柜上:“来,先躺下,我去给你拿药……药在哪?”

赵云澜指了指书桌下面的小橱子。

沈巍随口说:“去床上把外衣脱下来。”

赵云澜犹豫了一下:“脱下来怕你说我耍流氓。”

沈巍伸手摸了一下他的额头,蹭了满手的冷汗,这寒冬腊月间,可想他有多难受,沈巍心里一揪,简直恨不得替他疼了,可被心疼的那混账竟然还嬉皮笑脸地耍贫嘴。

……实在让人觉得浪费感情,沈巍板下脸:“都这样了还胡说八道,快脱下来躺好。”

赵云澜立刻一点也不矜持地扯下了他的大衣和长裤,大大咧咧地穿着露出了半个胸口的睡衣站在了沈巍面前。

沈巍的脸“腾”一下就红了。

赵云澜厚颜无耻地展示着自己自以为不错的身材:“可是你让我脱的。”

沈巍飞快地移开目光,把枕头立在床头,蜷成一团的被子摊开:“喝水的杯子给我,我去给你倒……赵云澜,你怎么光着脚!”

赵云澜坐在床边,一脱下鞋,就露出两只没穿袜子,冻得发青的脚。

赵云澜无所谓地说:“我就是下楼吃个饭,就一会,穿了还要洗……”

他没能接着说下去,因为沈巍用手攥住了他的脚,那人的手虽然冰冷,却总比他冻得发麻的脚温度高,赵云澜吃了一惊,本能地往回一缩,却被沈巍重重地握住,手指在他脚下的穴位上用力按了起来。

赵云澜:“别别别……我我我今天还没洗脚呢……嘶!”

“现在知道疼了?”沈巍皱着眉,“气血不通,脾胃太弱才会疼,你……”

他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口气太过亲昵,立刻低下头闭了嘴。

赵云澜一双脚让沈巍捏得几乎快没有了知觉,为了维持形象,还没敢鬼哭狼嚎地骂娘,只好死死地憋着,用扭曲的表情假装着斯文,直到神奇地感觉到了脚下升起了一点暖意,才被沈巍塞进被子里。

沈巍又给他拿了药,倒了热水,看着他把药吃下去。

两人一时无话,气氛顿显尴尬。

赵云澜的睡衣实在是符合他个人风格的骚包,总共那么几粒扣子,领子一路开到胸骨下,他按着左腹,睡衣领口一歪,就隐约可见下面漂亮的腹肌。

沈巍只好再一次强迫自己移开目光,打量起他的屋子,这一看,就看见垃圾箱里的面包渣和包装袋,于是问:“你今天都吃了什么东西?”

赵云澜靠在床头,指了指垃圾桶。

“一天?”沈巍的脸色越发难看,“昨天晚上呢?”

“昨天晚上跟几个朋友出去,喝多了,不记得了。”

沈巍险些没能压住火,他足足沉默了半分钟,才尽量压低了声音,以便不显得太愤怒:“你每天就是这么过的?”

赵云澜:“啊,怎么了?”

沈巍阴沉地瞥了他一眼,一声不吭地进了厨房,打开冰箱,盯着空荡荡地冰柜看了一会,然后从里面拎出一盒过期的牛奶……以及半袋开了包装的猫粮。

他终于感觉自己快被赵云澜气死了,撑在冰箱门上的手背跳出了快乐的小青筋,厚重的冰箱门被他掐得“嘎吱”一声轻响。

分享到:
赞(722)

评论84

  • 您的称呼
  1. n刷冒个泡

    快乐的小青筋2019/05/28 22:20:04回复
  2. 五秒脱衣

    匿名2019/06/01 21:44:23回复
    • 魔鬼吧你

      匿名2019/06/07 20:44:40回复
  3. 脫衣道友別走

    匿名2019/06/03 10:14:29回复
  4. 美好

    pirate2019/06/05 20:43:30回复
  5. 快乐的小青筋
    也太可爱了

    匿名2019/06/17 18:44:49回复
  6. 我想问拿药和端水前洗手了没?算了,反正碰的是你自己媳妇的脚

    yyyyy2019/06/19 21:13:46回复
    • 哈哈哈,同感

      匿名2019/07/12 12:06:19回复
  7. 你个幽畜

    wifi已断2019/07/01 09:36:11回复
  8. 他终于感觉自己快被赵云澜气死了,撑在冰箱门上的手背跳出了快乐的小青筋,厚重的冰箱门被他掐得“嘎吱”一声轻响。
    别忍了美人,上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巍澜给我锁死2019/07/03 13:21:48回复
  9. 快乐的小青筋,嘿嘿嘿

    忘机的无羡2019/07/13 23:09:45回复
  10. 居北。。。。巍澜可期……哈哈哈哈,居老师碰见北宇哥哥也总是叹气

    居北的友谊小护卫2019/07/23 13:41:48回复
  11. 哈哈哈哈哈,快乐的小青筋

    匿名2019/07/25 21:22:18回复
  12. 我是一个快乐的小青筋

    青筋2019/07/27 14:14:25回复
  13. 楼上五秒脱衣是魔鬼吧?!

    居老师的小迷妹2019/08/10 14:51:22回复
  14. 快乐的小青筋杀破狼里好像也有

    七七十二2019/08/11 13:47:20回复
  15. 啊,看着以前的评论,心里感慨万千(o´ω`o)

    爱吃芒果的毛猴2019/08/18 22:30:04回复
  16. 他终于感觉自己快被赵云澜气死了,撑在冰箱门上的手背跳出了快乐的小青筋,厚重的冰箱门被他掐得“嘎吱”一声轻响。
    看把沈教授气的哈哈哈哈哈哈哈

    染柒2019/08/19 10:51:27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