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一

长明山上终年积雪,放眼望去,所有的东西都是白茫茫的,云雾在脚下,周围是几个小茅屋,一个小院,如世外仙人住的地方一般。

七爷在煮酒。

一股醇厚的香味透过窗幽幽的飘出老远,正是“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这人好像就算是沦落到深山老林里,也能把日子过得风雅舒服。

大巫手执一本书卷,坐在他身边,偶有疑惑,便抬头问上两句,七爷垂着眼,盯着那小小的火炉,每每被问及,竟是连想都不用想,便信手拈来——他当年若不是生在王府,就凭这满腹诗书,也足够考个功名了。

大巫同他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一边去握他的手,低声问道:“冷不冷?”

七爷手拢着火炉,闻言摇摇头,望向窗外,忽然笑道:“你瞧这地方,称得上一声‘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住上些日子,我便都不知今夕何夕了。”

大巫心中一动,问道:“你喜欢这里么?”

七爷斜了他一眼,笑道:“我若说喜欢,你难不成还要陪我住下来不成?”

大巫思量了一会,正色道:“眼下路塔还年幼——但是你若是真的喜欢这里,我便回去好好教导他,再过个两三年,就把南疆交给他,再陪你回来住,你说好不好?”

七爷愣了一下,忽然“噗嗤”一声笑出了声来,轻轻地在他脑门上拍了一巴掌,嘀咕道:“你真是给个棒槌就当真哪,谁要住这鬼地方,天寒地冻的,还是南疆热闹。”

他一低头,笑道:“可以喝了。”便伸手将酒杯拿出来,细心地斟上了两杯,递给大巫一杯,自己端起一杯,凑到鼻下,深吸一口气,眯起眼睛,说道:“所谓一冷遮百丑,唯有煮后依然醇香者,方为上品,有道是‘三杯通大道,一斗合自然’,人世间百般愁肠,唯有此物可解,乃是……”

他的话音陡然被一阵“噼里啪啦”的动静打断,七爷叹了口气,以诗下酒的雅兴顿时被一扫而空,闷闷地自己饮了一口,小声骂道:“这对跳蚤,一天到晚没个消停,我瞧周子舒也没事了,过两日咱们还是告辞吧。耳根都不得清净。”

张成岭练功,通常是闹不成这么大动静的,一般这种大有要拆房子的折腾,都是他那两个师父在过招。

大巫说只要能醒过来,便是最凶险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周子舒不愧是久经摔打的,醒过来是娇弱了两三天,可还没有十天半月,便已经能爬起来了,又过了几日,他精神好了一些,能跑会跳了,便开始不消停了。

两人也不知道整天是谁招惹谁,反正用七爷的话说,一个巴掌拍不响,从早闹腾到晚,便是老老实实地坐下吃顿饭,也能从一开始的拌嘴耍贫上升到两双筷子互掐,七爷一开始瞧着有趣,后来烦了,再不肯和这两只马猴一桌吃饭,以免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七爷颇为纳闷地感慨道:“子舒以前那么稳重的一个人,怎么就……唉,真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大巫露出一点笑意,说道:“其实也好,重塑经脉经过剧痛,再要梳理开,也困难得很,这里又是极寒之地,一般人能恢复到自由行动已经不易,周庄主也不单是在活动,他这是强行把经脉拉开,虽说这时候痛苦一点,将来是有好处的。”

温客行一掌折过周子舒肩膀,像是想将他整个人困在怀里,周子舒借力整个人从他的一条胳膊上翻了过去,人还未落地,一脚撩上温客行的下巴,迫得他后退一步,随后弹指如风,出手暗算,温客行不小心中招,膝盖软了一下,险些单膝跪下来,却在跌倒的瞬间往旁边一滚,一把捞过周子舒的小腿,两人便滚做了一团。

反正地上除了冰就是雪,七爷大巫和张成岭都躲他们俩远远的,也干净,不嫌脏,滚了几圈,温客行便一脸贼兮兮的笑容将周子舒压在下面,双手撑在他头两侧,问道:“这回你服不服?”

周子舒重伤初愈,到底不如他体力好,微有些气喘,说道:“……你这招太贱了。”

温客行贴近他,压低了声音笑道:“明明是你先暗算我的。”

周子舒忽然道:“哎,老温。”

温客行“嗯”了一声,在他脖子上舔了一下,问道:“什么?”

“我说……”

周子舒好似漫不经心地说了几个字,温客行没听清楚,有些疑惑,问道:“嗯?”

他这一闪神,胸口上便挨了一肘子,温客行闷哼一声,瞬间被掀下去,天旋地转了一圈,双手被周子舒背到身后,压制到地上,周子舒学着他刚才的流氓样子往他耳朵里吹了口气,轻笑道:“怎么样,这回你服不服?”

温客行费力地回头看了他一眼,问道:“阿絮,你难不成是要绑着我么?”

周子舒挑挑眉,笑道:“好主意。”

便伸手要去敲他的穴道,见他暂时被定住,这才微微放松,坐在一边,在他脸上摸了一把,感慨道:“小娘子,为了制住你,为夫可是出了一头汗啊。”

一只手却忽然伸出来,贴到他额头上,只见那本该一动不能动的温客行慢吞吞地爬了起来,口中道:“咦?我瞧瞧,真出汗了?可别着凉。”

“你竟然会移穴!”

周子舒一惊之下人已经滑出去一丈远,戒备地看着他。温客行冲他抛了个媚眼,说道:“我会的多着哪。”

然后再次扑上去,两个人继续惊天动地的开掐。

于是其实大巫到底还是误会了一点,他们之所以一天到晚地打,经脉什么的是一方面,另一个原因,是因为一件亟待解决的问题——胜负未分,上下不定,各自心里都有火,只能一边较量,一边发泄。

张成岭一开始还屁颠屁颠地跑去围观,想着能学点什么,后来发现战斗太惨烈了,能学到的除了“黑虎掏心”“猴子偷桃”,就是“乾坤大翻滚”之类的招式,实在没有什么参考价值,便感慨着果然是高手,都返璞归真了,于是老老实实一招一式地去练他自己的功夫了。

少年心里还纳闷,师父老嫌自己招式难看,自己不也跟着温前辈时常在地上滚来滚去、十分不雅的么?

两大高手彻底沦为两大流氓,在无意中,不小心将误人子弟进行到底了。

他们两人只有每日周子舒傍晚服药以后,才会休战。大巫因人施药,对那身娇体弱承受不住的,下药便也轻缓,对周子舒这样怎么折腾都没事的,下的就都是虎狼药,每日他服药以后,都有那么一会身上难过得很,咬牙挺上一会,过了药劲,身上总都是大汗淋漓。

随后清洗一遍,也就歇下了,养足了精神好第二日继续上蹿下跳。

周子舒最后一次用药之后,第二日,大巫便和七爷告辞离去了,虽说南疆向来民风淳朴,又有巫童路塔坐镇,这一遭到底也是出来得太久了。送走了两人,周子舒第一天不用忍受那喝下去像被凌迟一样的药,这天晚上便出了奇的平静。

温客行拎了一壶酒进屋,拿到周子舒面前晃了晃,对方毫不客气地接过去,他便蹭过去黏在周子舒身边,一双眼睛亮晶晶地盯着周子舒的侧脸看。

周子舒被他盯得毛毛的,咽下一口酒,问道:“你看什么看?”

温客行笑道:“你不怕我下药?”

“什么药?”

“你说什么药?”

周子舒瞥了他一眼,嗤笑道:“你才不敢,给我下春/药,就不怕我狂性大发把你办了?”

温客行装作为难地皱了皱眉,说道:“是呢,还真有点麻烦。”他托着下巴上下打量了一下周子舒,摇头叹道,“你干脆让我一招得了,不然我看再这么下去,咱俩都得当和尚去。”

周子舒瞟了他一眼,说道:“怎么不是你让我一招?”

温客行一只咸猪手慢慢地伸到他的侧腰上,暧昧地上下滑动,低声道:“我让你几招都行,不过……”

手腕被周子舒扣住,两人控制着力道以免把房顶拆了,便在房中又掐了起来。

张成岭练功回来经过,见怪不怪,知道他们俩又在打架,心里想道,在一起不就是要好好过日子的么,天天掐来掐去的像两个小孩似的,这么看着可真不着调,于是沧桑地叹了口气,默默地转身回房了。

三百回合过后,两人都力有不待,于是暂时停手,温客行抢过酒壶,大口地灌了几口,呼出口气,四仰八叉地往床上一躺,摆摆手道:“不来了,今天没力气了。”

周子舒松了口气,可算等着这大爷这句话了,便坐在床沿上,把他往里推了一下,说道:“给我腾个地方。”

温客行往里挪了挪,仰望着床幔,好像忽然出起了神,发呆了半晌,才道:“阿絮,你过一阵子,完全养好了,陪我下一趟山吧?”

周子舒闭目养神,闻言“嗯”了一声,道:“我现在就差不多好了,能下山——你干什么去?”

温客行沉默,周子舒等了半晌,微微有些奇怪,睁开眼,偏头一看,他还是那样一副神游天外的模样,目光直直的,便道:“怎么?”

温客行眼皮颤动了一下,勉强笑了笑,低声道:“没什么,当年我爹娘曝尸荒野,连个衣冠冢也没有,我不孝,二十多年了,没回去看看,总该……”

周子舒叹了口气,慢慢地伸手环住他的腰,温客行乖顺地侧过身来,一手拢过他的后背,手指搭在周子舒的蝴蝶骨上,无意识地描摹着那骨的轮廓,将脸埋在他的肩窝里,闷闷地说道:“还有阿湘……”

周子舒道:“你在镇上养伤的时候,我回去过一躺,找到了她和小曹……一并,入土为安了。”

“多谢。”温客行含糊地道,他搂着周子舒的手似乎紧了紧,几不可闻地说,“我这半生,都是孤家寡人一个,本以为有阿湘……可阿湘也没了,那时候你一直不醒,我没有大巫那么笃定,我想,万一你……我……”

周子舒忽然惊觉肩头似乎有湿意,他忍不住低下头去,可温客行却一挥手,将灯熄了,带着些许哽咽的音,低低地道:“别看我。”

周子舒从来不怎么会安慰人,只能任他将自己搂得紧紧的。

慢慢的,温客行的手开始在他身上游走起来,周子舒有些不适,可是那人没有一点玩笑的意思,只是一直叫着他的名字,好像极不确定,带着微许惶恐与急迫一样,周子舒心里叹了口气,想着,算了,怪可怜的,让他一次就让他一次吧。

他用了极大地克制力,放松了自己,有生以来第一次毫无防备地把自己交给另一个人,发丝纠缠,耳鬓厮磨时只有那人有一点哀求似的低语:“阿絮,以后不要走……”

纵使极寒之地,也有丝丝暖意,自放下的床帐下悄然传出,仿佛可以开出一朵花来。

第二日清早,周子舒难得睡得迟了,温客行睁眼看着怀中的人,脸上露出一点心满意足的笑容。

他一动,周子舒便醒了,只觉得身上没一个地方对劲,自己整个人还被某人死死地抱着。

他张嘴便想骂人,温客行早防着这手,在他睁眼的一瞬间,便把志得意满地笑容给憋了回去,神色复杂又显得百感交集地深深地望进周子舒的眼睛。

周子舒这未出口的骂娘便在瞧见对方红彤彤的眼圈时,硬生生地给咽了回去,不知说什么好,只得生硬地转过身去,背对着他嘀咕道:“你要起来自己起来,别吵我。”

温客行立刻从身后环住他,重新躺了回去,在他看不见的地方收敛了装可怜的表情,心里美滋滋地想道,心肠软比腰软还招人喜欢哪。

可他美了没有片刻,就又发起愁来,偷偷睁眼瞟了一眼旁边的人,心想,不过……难不成以后每次想……都要装模作样地哭上一场?

这好像……有点悲剧啊。

分享到:
赞(32)

评论5

  • 您的称呼
  1.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匿名2018/09/23 10:52:08回复
  2. 色。诱

    匿名2018/09/23 10:52:35回复
  3. 与洛冰河同为哭包啊

    匿名2019/01/12 23:39:28回复
    • 我就知道╮(╯▽╰)╭这个套路宝宝

      陈栎媱2019/01/17 21:35:13回复
      • 同上

        眼镜度数900多2019/02/13 16:20:58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