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终极(上)

赵敬一马当先,带人杀上了风崖山,大声道:“大家不用担心,恶鬼众也不过如……”
他的话音忽然顿住,神色一凛,抬头往阎王殿的方向望去,只见一群身着灰衣的小鬼鱼贯而出,走路的时候悄无声息,脚下仿佛隔着风并未落地一样,肃然立于两侧,鬼面大旗悄然升起,在猎猎的风中飘摇,苍茫落日,将其染就血一般的颜色。

一个长身玉立的男子,身披暗红色的长衣,侧立在那里。双手拢在宽大的袍袖中,低着头,有一些漫不经心,像是不知道在看着什么发呆。
赵敬一抬手,所有人和他一起定住脚步,戒备森严地望着那一个人,放眼扫去,老孟站在里头一点,几乎要被人忽略过去,那红衣男子一人便吸引了所有的目光。他好像被惊动了似的,慢慢地转过身来,便叫所有人瞧了个真切。

赵敬失声道:“是你?!”

温客行挑挑眉,轻声道:“啊,赵大侠,久违了。”

赵敬以前见过温客行不止一面,这会却觉得这人像是壳子里面换了个魂似的,怎么看怎么诡异,心下微有些骇然,温客行慢悠悠地顺着石阶走下来,他仿佛每往前走一步都带着一股子迫人的压力,赵敬情不自禁地退了一步,又勉强着自己忍住,问道:“你……你是那……”

温客行“嗯”了一声,非常善解人意地解释道:“区区不才在下,便是各位口中那恶贯满盈的恶鬼头头了,以往有失敬的地方,还望各位多多见谅才是。”
赵敬见过他出手几次,知道他功夫不错,却也没怎么把这样一个年轻人放在心上,只是觉着这事情有些不对劲。可还不待他仔细思量,他身后便有一人腾空而起,大喝道:“好一个装神弄鬼的小贼!”

赵敬来不及阻止,只见那人正是清风剑派怀字辈的一个老人,叫做莫怀锋。赵敬心思转念,知道是闹出了曹蔚宁的事,莫怀空又临阵撤退,这是莫怀阳在找面子,伸出去一半的手,便又默默缩了回来,打算作壁上观。

莫怀锋才不管自己是不是以大欺小,一点也不跟别人客气,长剑出了鞘,疾风暴雨一般地袭向温客行。只见众人眼中那红衣男子依然不紧不慢地顺着石阶往下走,并未躲闪,好像连每一步的宽度都并未变过似的,那莫怀锋便忽然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呼,整个人往一边跌落。
温客行的双手依然垂在身侧,脸上带着纹丝不动的笑意,赵敬竟没有看清他是如何动作的。

莫怀锋倒在地上,整个人不断地抽搐着,附近站着的几个灰衣小鬼移动脚步围上了他,脸上露出跃跃欲试的兴奋来,却不敢动,只是眼巴巴地瞅着温客行。
温客行偏头看了他们一眼,仍是轻声细语地道:“都这个时候了,还客气个什么?”

赵敬等人先是不明白他的意思,随着他这一声令下,那些个围着莫怀锋的小鬼忽然发出不似人一般的尖叫,向无从反抗的莫怀锋扑了过去,像是一群聚在一起玩虫子的幼童,不过眨眼间,莫怀锋便被开膛破肚,整个人分崩离析,死得不能再死了!

血舞喷起了一丈高,赵敬瞳孔皱缩——这是真的恶鬼!

此时,温客行已经站在了距离他三个石阶以外,赵敬终于不硬着头皮死撑了,往后退了一大步,将兵器横在胸口:“你……你竟敢……”

温客行和风细雨地解释道:“赵大侠,我看你还不明白,出了青竹岭,那是人间,到了人间,就得好好做人,比方有小孩挨别人欺负了,要救,有美人不高兴了,要哄,有人给饭吃,要给饭钱,见人落难,要拉他一把,这是什么——这是人。可到了咱们这里,便没有人啦,做人的那一套……”

他话音一顿,回头看了一眼那刚刚染过血,仍在蠢蠢欲动的小鬼们,笑起来,伸出一根手指,在赵敬眼前摇了两下,继续道:“拿到咱们这里,你就死定了,因为咱们这里没有老人、小孩、男人、女人,咱们这呀,就只有厉鬼,会索命的。”

温客行不慌不忙地抬起手,将袖子微微卷起,居高临下地望着这群人,说道:“哟,您看看,谷中多年不曾有外客,我这一激动,话就多了,赵大侠是何方神圣,那是在哪都不做人的,还用得着我提点这个道理么?您说是不是?”

莫怀阳走上前来,脸色难看地与赵敬并肩而立,低声在他耳边道:“单打独斗不是这妖人的对手,一起上。”
赵敬骑虎难下,他目光跳过温客行,看见了站在阎王殿大门后面一点的老孟,以及老孟脸上那晦涩不明的神色,心中就大概明白了对方的意图,这是一箭双雕啊。可此时此刻,他已经再无退路,只得硬着头皮怒吼一声,扑了上去。

这像是一个讯号,相持而立的两方同时接到,混战开始了。

而此时,蝎子已经绕到了风崖山的另一端,他仰头望着层峦叠翠的风崖山,喃喃地说道:“美,真是美,风崖山乃是人间胜景之一,可惜……是个有刺的美人,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你瞧好不好看?”
他问的是身边的一个蒙面毒蝎,毒蝎漠然地顺着他的目光望去,随后像是领了什么任务一般,干脆地道:“是!”

蝎子脸上的笑容便消褪了一半,失望地说道:“真是没趣。”
那黑衣蒙面的毒蝎又道:“是!”

好像他那张嘴只会说这么一个字,蝎子观景的兴致没了,冷下脸来,吩咐道:“他们应该已经动上手了,我们现在上去,正好可以捡便宜——我那花了重金的客人老孟,可还等着要和我里应外合呢。”

一边的毒蝎仍是道:“是!”

蝎子不理会他,径自往前走去,训练有素的毒蝎们立刻跟上,简直不知道这是一帮真人,还是一大帮傀儡。

走了一段路,前方有一道灰影闪过,黑衣毒蝎亮出钩子,却被蝎子拉住,只见那小鬼目光贼兮兮地在这群黑压压的人面前扫过一圈,大概是没扫出什么结论,这才转向蝎子,说道:“无常大人叫我在这边接蝎主,您这边请。”
蝎子微笑着欠身,说道:“有劳。”
——好叫各位知道,何为引狼入室。

天渐渐黑下来,阎王殿前,真如十万幽冥也似的,尸骸相叠,嘶喊和惨叫此起彼伏,管是人是鬼,都没有人能独善其身。混战一开始,便再也没有人能控制住局面,连躲在阎王殿后面的老孟也很快被卷了进来。

温客行那身暗红的袍子眼下变得鲜艳极了,称得上是俊美的脸上溅满了血迹,不知是他自己的,还是别人的,他却像是不知疲惫、不知疼痛,半点不见吃紧,还伸出手指,在眉骨上轻轻抹了一下,露出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好像身处什么盛典一般,隐隐含着疯狂又释然的笑意。
也不知这场混战打了多久,赵敬只觉得心跳如雷,眼前一阵一阵发黑,还在死死地咬牙忍着,然后他看见了温客行的笑容,心里就是一寒——他觉着这人好像并不想立刻杀自己,像猛兽逮着小猎物一样,非要玩痛快了,才肯下那要命的一口。

赵敬嘶吼一声,再次扑上去,一刀劈向温客行胸口——大开大阖,如江流入海,那是他成名绝技之一,手上经脉被真气鼓得仿佛要撑爆了一样,这是保命的招数,也是玩命的招数。
那是厉如闪电一般、以劈开山峦大海的万钧之势的倾尽全力一击,温客行“咦”了一声,似乎有些意外,以他的功力竟来不及完全躲开,他微微一皱眉,侧身却只能避开要害,便横下心,以肩膀的血肉之躯硬抗了这一刀,那刀刃横切入了他的肩膀,赵敬一口血吐出来,极痛,也狂喜。

然而却再不能深入一步,温客行一双手掌握住了刀刃,一股大力竟将赵敬震得脱了兵刃,他踉跄一步,死命地往后退去,却实在是不支,翻倒在地。

赵敬眼前一黑,山峦颠倒,耳畔轰鸣不止,然后一只手扼住他的喉咙,将他整个人提了起来。他拼命地睁大眼睛,对上了温客行的目光。
只听温客行说道:“你仔细瞧瞧——别人都说我长得像我爹,是这些年过去,我自己长歪了?还是你做贼心虚,竟不敢认了呢?”
赵敬茫然地看着他,良久,忽然剧烈地挣动起来。

温客行慢慢地吸了口气,叹道:“你这么久没认出我来,我还以为是自己想错了呢,哈哈……赵大侠,三十年前,龙雀和一个人,看见了容炫杀妻后负罪而逃,容夫人将钥匙交给了那个人,在场的只有他们三个,容夫人死了,龙雀直到死,也没有说出那个人是谁,可钥匙的下落却泄露了,以至于那人夫妇两个退出江湖,隐姓埋名在一个小山村里,担惊受怕了将近十年,躲过了世人,没能躲过恶鬼,这是怎么回事呢?”

赵敬只觉得内脏一阵阵剧痛,喉咙被卡着,一口气怎么也提不上来,徒劳地用手去掰温客行那铁打一般的手指,两眼开始上翻。
温客行兀自说道:“容炫死而复生之后性情大变,这个容易,可能变到敌我不分,狠手杀妻的地步么?便是疯狗还认得主人呢……那又是谁干的呢?是谁逼问容夫人武库钥匙,不得而杀人,是谁在因为有人来了而仓皇逃走,又是谁躲在暗处,知道了前因后果,是谁自己没有能耐,便将温如玉夫妇的下落出卖给……”

赵敬已经不动了,温客行双眼一片茫然,好像不知今夕何夕似的放开手,任他的身体轰然倒地,然后竟一时呆立在那里。

此时,莫怀阳当机立断,抓住机会,从身后偷袭而至,听到风声,温客行这才一怔,勉强提气,赵敬的刀却还卡在他肩膀上,这一口气竟没提起来!

此时,只听一声轻叱,凌空飞过一把小刀,打偏了莫怀阳的剑,面无人色的少女冷冷地站在莫怀阳面前,一字一顿地说道:“我说过,我要杀了你。”
温客行一愣,半晌,才道:“阿湘?”

顾湘冷硬的面容,因为他这一句话,便撑不下去了,落下了泪来,她慢慢地转向温客行,挤出一个笑容来,低声道:“主人,嫁妆你可省下啦,曹大哥……曹大哥他……”
然后她声音哽住,撇过头去不看温客行,好像不看见他,自己就不会脆弱、不会委屈一样。

这时,空中响起一声尖鸣,老孟闭上眼,露出了一个放松的笑容——这是蝎子来了,他知道自己赢定了,再睁开眼,老孟双目中忽然寒光暴涨——此时,温客行正背对着他。
他轻轻地抬起手,袖中一抹寒光闪过。

顾湘只觉得泪痕未干的眼睛被什么东西刺了一下,她忽然向前扑去,一把搂住温客行,两人同时摔在了地上。
温客行睁大了眼睛,或许那时候只是一瞬,他却觉得,好像过了有千年百年那么长。
他抬起那只摔到的时候下意识地放在顾湘后背的手,那上面鲜血淋漓——少女的整个后背像是被什么东西炸开了,他几乎觉得刚刚那一下,自己摸到了她的骨头和内脏。

“阿……湘?”
顾湘的头在他胸前,努力地抬起来,对他露出了一个笑容,气若游丝地说:“主人,我说要杀了他,是吹牛的,我没……那个本事……你给我杀了他,我就求你这一回,你给我……杀了他。”

温客行木然地点点头,顾湘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她觉得疼,觉得全身发冷,好像所有的温度都从背后涌了出去一样,只得像个小姑娘一样紧紧地攥着温客行的衣襟,低声说:“我死了也没事,没事……曹大哥肯定想让我好好活着……可是我呀,我还是活……不下去……主人……”

温客行用那只满是血水的手覆上她的头,柔声道:“不叫主人,叫哥。”

顾湘试图挤出一个笑容,可她失败了,她的手脚已经不听使唤,开始痉挛起来,目光渐渐涣散,口中兀自说着:“哥,你给我……杀了……他……呀……”

老孟毕竟忌惮温客行,一击不中,立刻闪身退避。
温客行慢慢地起身,将顾湘的身体放平,伸手把赵敬的刀生生地从肩膀里给拉了出去,他半个身体都麻木地提不起力气来,身上的煞气却更重了。

他像是自言自语地说道:“行,我给你杀了他。”

莫怀阳见事情不妙,比泥鳅还狡猾,已经跑了,温客行的目光在人群中扫了一圈,用他那还能活动的手抓过一个灰衣小鬼,一字一顿地问道:“你看见,刚才站在姓赵的身边,那个拿剑的人了么?”
小鬼喉咙里发出“咯咯”的声音,颤颤巍巍地伸出一根手指,指了个方向,温客行笑道:“多谢。”

然后手指用力,那小鬼的头顷刻间碎成了一堆烂肉。

分享到:
赞(77)

评论25

  • 您的称呼
  1. 阿湘!

    最爱P大的2018/11/11 14:08:30回复
    • 阿湘啊啊啊

      慕离2019/07/17 09:23:51回复
    • 阿湘啊啊啊 我好心疼……

      慕离2019/07/17 09:24:42回复
  2.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要素质三连了阿湘啊啊啊

    隔壁食堂阿姨2019/01/08 22:47:43回复
    • p大你给我解释解释这个到底有没有he……我的阿湘(ಥ_ಥ)……

      陈栎媱2019/01/17 21:07:19回复
  3. 哎而复始中

    Luke2019/01/20 15:52:32回复
  4. 突然想起太极图,光中有暗,暗中有光,哈……

    朝暮2019/02/12 19:38:16回复
  5. 只有我一个人觉得阿湘死了,也算一种解脱吗,不然活着每天想曹大哥,那多痛苦,说不定他们黄泉路上,还能遇上了

    好嗨哟本人2019/02/16 21:35:42回复
    • 啊对啊这个世界有设定黄泉路啊!

      子熹儿砸2019/02/16 21:48:10回复
  6. 其实死了也好,活着的那个才是最痛苦的

    顾玥2019/03/16 19:46:06回复
  7. 终于在一起了

    匿名2019/03/19 13:20:51回复
  8. 会再遇见的!

    2019/03/23 01:59:56回复
  9. 会遇见哒!大家放宽心哈,!

    千里2019/03/25 20:11:52回复
  10. 又死了一个

    冬雪呐~2019/04/06 10:17:05回复
  11. 也好,黄泉路上可作伴

    小十六2019/04/18 00:43:22回复
  12. 这死得太容易了,明明温客行那么淡定的

    匿名2019/05/23 00:16:47回复
  13. 啊湘……………

    巍乱我心2019/06/01 23:58:39回复
  14. 呜呜呜……舍不得阿湘和小曹这对副cp

    大爱巍澜2019/06/05 12:15:06回复
  15. 温客行不淡定

    匿名2019/06/12 23:48:19回复
  16. 温客行睁大了眼睛,或许那时候只是一瞬,他却觉得,好像过了有千年百年那么长。
    他抬起那只摔到的时候下意识地放在顾湘后背的手,那上面鲜血淋漓——少女的整个后背像是被什么东西炸开了,他几乎觉得刚刚那一下,自己摸到了她的骨头和内脏。

    温客行用那只满是血水的手覆上她的头,柔声道:“不叫主人,叫哥。”

    他半个身体都麻木地提不起力气来,身上的煞气却更重了。

    然后手指用力,那小鬼的头顷刻间碎成了一堆烂肉。

    这叫淡定??!没搞错吧?难道一定要大哭大闹才是感情深厚?

    匿名2019/06/12 23:51:48回复
  17. 匿名2019/06/26 01:48:11回复
  18. 哭辽

    匿名2019/07/02 14:00:44回复
  19. 阿湘啊好心疼

    混血小甜心2019/08/01 13:09:25回复
  20. 哭辽

    毕生梦想当男生2019/08/01 17:25:44回复
  21. 啊啊啊我哭辽

    毕生梦想当男生2019/08/01 17:26:27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