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规矩

封晓峰一见顾湘就疯了,尖叫着便要扑上去,口中道:“臭丫头,我宰了你!”

顾湘“哎哟”一声,要笑不笑地拍拍胸口,说道:“可吓死我啦,姓封的,今日没人跟你联手了,欺负我一个小姑娘,你可千万不要手软哪!”

赵敬忙喝住封晓峰道:“封兄弟,你冷静些,咱们这么多人都看着,若她真不是什么好人,还能跑了她的么?”
曹蔚宁听得真真的,知道他们这是要拿顾湘做文章,他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竟踉踉跄跄地从地上爬了起来,伸出手臂挡在顾湘面前,不顾胸口钝痛,咳嗽一声,低声道:“诸位,阿湘向来天真烂漫,心里藏不住话,可到底是个小辈,纵然有什么说错话的地方,也还请诸位前辈高人们,看在她年纪尚轻不懂事,不要和她一般见识。”

他又转向封晓峰,一字一顿地说道:“至于封大侠,曹某有一言,那日沈大侠不幸,琉璃甲失窃,洞庭人心惶惶,张成岭确实和我们在一起,可带走他的人是周兄,是当着赵大侠的面带走的,赵大侠并没有拦着的,我们代为照料。这姓封的不分青红皂白,联合一群人,跟着毒蝎子一起追杀我们,难不成我们自保也有错么?”

顾湘立刻机灵地从他身后探出头来,指着封晓峰道:“就是,你们瞧他德行,活像别人都欠了他八百吊钱似的,什么都不说就要打要杀,谁知道他是不是和那帮黑衣服的坏人一伙的?”

封晓峰怒极,可论嘴皮子,他可耍不过顾湘,嘴里刚蹦出一个“你”字,顾湘那边便好像蹦豆子一样地蹦出了一堆话,那小姑娘双手叉腰,一脸刁蛮,指着封晓峰道:“我什么我,我家主人将那小鬼交给我照顾,姑奶奶带着他还嫌麻烦咧,以为别人都和你们一样,不要脸得天下皆知,你……还有那个不知是姓‘鱼’还是姓‘龟’的,谁知道你们都是哪庙的?好人坏人脸上也没贴条,我瞧你就不像什么好东西,你急扯白脸地找张成岭有什么企图?跟姓于的是一路货色,哼!”

她两眼一翻,活似小孩子耍脾气,三言两语将于丘烽也牵扯进来——眼下于丘烽可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别管是真是假是栽赃还是陷害,反正推到他头上是没问题。

封晓峰一怔,他气昏了头,竟没想到这层。
果然,顾湘此言一出,不少人瞧着他的目光不善起来,叶白衣冷哼一声道:“像你这样,先天就不是练功的料子,真拿到六合心法也没什么用,争个什么?”

叶白衣开口,哪还有好听的话?当场有人笑了出来,高山奴大喝一声,踩碎了一块石头,可他现在只是个瞎子,有几分蛮力又能怎么样呢?曹蔚宁看着他们这对主仆,忽然觉得他们可怜起来。
也许是因为受伤,他觉得特别疲惫,看着眼前一个个,好像都不是人,是一棵棵墙头草,听风就是雨,捧高踩低——反正什么都不管,踩不到自己头上,乐得瞧个热闹。

他便伸手拉了拉顾湘,说道:“阿湘,咱们走吧,话我带到了。”
顾湘这回不多话了,老老实实地被他拉着走。曹蔚宁又回头对莫怀阳说道:“师父,徒弟不孝,不能孝顺您啦,我这辈子也没什么大出息,折腾不出名堂,干脆趁年轻换条路走,说不定当个老农民,凭几把子力气,还能比别人多种出点东西来呢,到时候,每年必定让您先尝鲜。”

莫怀阳脸上神色稍霁,看了看顾湘,却还是皱皱眉,觉着这女孩子虽然看着不错,可身上总有种说不出的邪气,不像正经人家的女孩,才要说话,莫怀空却大着嗓门嚷嚷了起来:“哈哈哈,我就知道你这小子是个没出息的,以后跟你的小媳妇生个胖儿子,我就给人家当师叔祖啦!得请我喝满月酒!”

曹蔚宁干笑了两声,心说师叔你想得可真是太远了。顾湘虽然脸上有些发烫,却还是松了一口气,知道自己这一关,算是过去了。

他们才要离开,就在这时候,人群中忽然有人开了口——正是那一直站在赵敬身边,在毒蝎袭击的时候亮了兵器的男人,他脸上有一道斜斜拉下来的刀疤,一直险险地拉到颈子上。
这刀疤男人开口道:“这位姑娘请留步,在下有个疑问。”

顾湘回过头去,只听这男人慢悠悠地问道:“诸位难道没有留意到,这位姑娘方才出来的方向,其实已经是风崖山鬼谷的地方了么?她擅闯了鬼谷,为何到了现在恶鬼们还没有动静?”

顾湘脸上的血色一瞬间退下去了,只听这男人说道:“我想着呢,有两个可能,一来是这位姑娘的身份……很有些意思,二来么,是这位姑娘进去的时候,没有人发现她,可风崖山这样的地方,她一个小姑娘进去而不被发现,又是为什么呢?”

他的话说得再明白不过,连曹蔚宁也听明白了,他愕然地回过头去,怔怔地看着顾湘,竟言语不能。
顾湘放开他的手,往后退了一步,又退了一步。

赵敬眯了一下眼睛,故意拍着那刀疤男人的肩膀,大声说道:“哎,这是怎么说的呢,她才多大的年纪,还能是个什么人物不成?”
刀疤男人笑道:“知人知面不知心。”
赵敬拍拍脑袋,想了想,说道:“哎呀,这不是很方便吗?鬼谷中人后腰上都有个明显的标记,若是咱们都是大老爷们儿,就没办法了,可不是还有峨眉的众女侠在场嘛,你们女人家不用避嫌,去那边没人的地方鉴别一下,峨眉女侠说话,我们还是信得过的。”
一边的峨眉掌门闻言点点头,并没有反对。

曹蔚宁充耳不闻,只是望着顾湘,他一看见顾湘的表情,就什么都明白了——在他印象里,顾湘一直是没心没肺、快快乐乐、了无心机的一个姑娘,脸上从未出现过这样苍白、惨淡、阴郁的模样。
她没了笑容,灵动的大眼睛里好像失了神采,只有一种漠然的狠毒,并不看他,只是望着那脸上有刀疤的男人,竟真的像个女鬼了。

曹蔚宁想起温客行那天夜里对他说过的话——纵然她可能不像你想象的那样,纵然……你会发现自己其实并不认识她。
自己又是怎么回答的呢?那一刻曹蔚宁微微有些恍惚,他当时……信誓旦旦地对温客行说“你放心,我自然知道她。”

就在这时,顾湘动了,她身形极快,人影只一闪,便越过了曹蔚宁到了众人面前,那脸上有刀疤的男人首当其冲,谁也没想到她竟然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当着所有人的面当场发难。
男人见来者不善,下意识地往后退去,顾湘冷笑一声,忽然一抬手,袖子中竟有两条铁链子直直地射向他面门,男人往后一弯腰躲了过去,谁知那链子像是有魂一样,径直缠上了他的脖子,顾湘阴森森地低声道:“地狱无门你闯进来,要怪就怪……”
随后,她便用力将那链子往后扯去,竟是当场要将那脸上有刀疤的男人的脑袋给搅下来。

赵敬怒喝一声,拔剑向顾湘刺去,顾湘竟不躲不闪,一副要拼命地架势,门户大开地等着他捅,一把暗器甩了出去。

曹蔚宁叫道:“阿湘!”
他便再不管不顾,飞身上前,“当啷”一声挡开赵敬的剑,一把抓住少女拉着链子的手,喝道:“放手,咱们回家!阿湘,你快放开他!”
顾湘一怔,竟不由自主地撒了手,铁链子落在地上,她整个人无意识一样地被曹蔚宁拉着撤了好几步,才讷讷地问道:“回家?”
曹蔚宁深吸一口气:“回家。”

赵敬冷笑道:“好哇,既然是鬼谷的小妖女,就不用狡辩了,咱们也不是让你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他话音未落,身后一道劲风袭来,赵敬慌忙躲开,回头一看,竟是叶白衣——叶白衣手中抱着龙背,并没有出鞘,可只是这样一扫,竟就逼开了赵敬。
叶白衣看也不看他,只是对曹蔚宁说道:“你方才说过的朋友,是姓周的小子吧,你带我去找他,我就送你们离开。”

众人被他出手震撼,竟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他马也不下,便要将顾湘和曹蔚宁带走。

莫怀阳终于开口了,他只说道:“曹蔚宁,你敢走?”
曹蔚宁脊背一僵,站住了,转过身去,张张嘴,说道:“师父……”
莫怀阳冷冷地说道:“你跟他们走了,从今往后,我清风剑派,没你这个人,你堕入邪道,以后……我派自当同所有武林同道一路,与你势、不、两、立!”
曹蔚宁身体好像晃了晃,顾湘忙伸手扶住他。莫怀阳说道:“你想好了,莫要一失足成千古恨。”
曹蔚宁呆呆地在那里站了很久很久,顾湘觉着他握住自己的手一刹那间,松了下来,随后却握得更紧,只听他说道:“师父,我对一个朋友发过誓,说我这一辈子,从那时候到死,一时一刻都算上,绝不会有片刻做出辜负阿湘的事——您从小教我言必行、行必果,我不能对一个姑娘家食言而肥。”

莫怀阳脸色铁青,咬牙半晌,才冷冷地笑出声来,连说了三个“好”,猛地转过身去,好像不想再看到他了似的。曹蔚宁跪下来,顾湘皱着眉,迟疑了一下,也跟着他跪了下来。曹蔚宁对着莫怀阳的方向连磕了三个响头,每一下都落地有声,额头上立刻见了血,他眼圈通红,失声道:“徒弟不孝!”
随后又转向莫怀空,也是三个落地有声的响头,咬着牙,却一个字也说不出了。莫怀空眼巴巴地瞅着他,想说点什么,却觉得自己说什么都是错,只能愤愤地骂道:“他娘的,这是什么事?”

顾湘这才将曹蔚宁扶起来,叶白衣在旁边等着他们,莫怀阳忽然回过头来,眼神闪了闪,声音放软了,竟显得有几分脆弱,叫道:“蔚宁。”
曹蔚宁心跳一顿:“师父……”
莫怀阳深吸一口气,迟疑半晌,才招手道:“你过来,我有几句话和你说。”
叶白衣一皱眉,嫌这师徒两个麻烦,可看着曹蔚宁已经走过去了,便将头转到一边去——反正这生离死别的也不关他的事。

曹蔚宁走了两步,就跪了下来,用膝盖蹭到了他面前,莫怀阳百感交集地看着他,半晌,闭了闭眼,将手放在他头上,就像他还是个很小的孩子似的,叹道:“你们这一辈人,我是最疼你的。”
曹蔚宁哽咽道:“师父,我……”

他没能再说下去,这温情脉脉的一幕陡然变了调子,谁也没想到,莫怀阳说完那句话以后,那抚着曹蔚宁头顶的手竟突然发力,猝不及防间将万钧的掌力压在了曹蔚宁的天灵盖上。

曹蔚宁的七窍登时喷出血来,顾湘撕声尖叫起来,血溅到了莫怀空身上,莫怀空竟有些反应不过来,睁大了眼睛看着那依然跪着的人——然后莫怀阳松开手,曹蔚宁一声不吭地往一边倒去。
莫怀阳垂下眼,低声道:“我清风剑派,自祖师爷创派以降,从来以匡扶正义为己任,忠孝仁义以持身,未曾出过一个叛徒,莫某惭愧,教导无方,竟出了如此离经叛道的不孝之徒,只得……清理门户,以谢天下,叫诸位……”

莫怀空难以置信地看着他,怒吼道:“我操/你大爷!”
莫怀阳顿了片刻,随后面不改色地将自己剩下的话说完:“……见笑了。”

顾湘猛地向他扑过去,形似疯狂,那一瞬间她脑子里一片空白,只剩下一个念头,杀——她尖声道:“我杀了你们,我杀光你们所有人!”
叶白衣眼疾手快地飞身而至,伸手在她后颈上轻轻砍了一下,顾湘的身体便软软地倒下了,叶白衣接住她,冷冷地抬眼扫向眼前的人,最后定在了莫怀阳身上,说道:“她说的话,你们听见了。”
没有人回答他。

叶白衣径自点点头,抱着顾湘上了马,撂下一句:“在下长了见识。”便绝尘而去。
顾湘神志不清,眼角却落下一滴泪。

原来……这世道上,正邪不两立,不是说说玩的。他是正道,她是邪道,便注定不能在一起,这就是规矩。规矩是世上大多数人定下,并且遵从的,想要违抗,便非得有能耐,豁出去,和这世上的绝大多数人舍生忘死地较量一番不可。

胜了,便跳出去了,负了,便……

老孟还不知道他准备的东西用不到了,他居然真的将温客行说的“嫁妆”准备了,满满地放了一个院子,有点“十里红妆”的意思,子孙宝桶、子孙对碗、红木箱柜乃至各种妆奁宝盒、金银器具一应俱全,连凤冠霞帔都给准备了好几套。

温客行长到这个岁数,从未遇见过什么喜事,也没喝过一滴喜酒,头一回知道,原来新娘子嫁人,也是有不少讲究的,竟还颇有兴致地一样一样地翻看起来,还特意将“嫁妆画”捧起来,站在那仔细研读了一会,得出结论说道:“画工倒是不错,不过比不得我一位朋友画的别具一格。”

老孟卑躬屈膝地跟在他身后,闻言忙问道:“谷主的意思是换一套么?”

温客行偏过头去看了他一眼,似笑非笑地将那“嫁妆图”放了回去,随意地在旁边的一口红木箱子上坐了下来,看着老孟说道:“你知道我想起了一句什么话么?”
老孟心里一跳,直觉不是好话。
只听温客行道:“脱了裤子放屁,多此一举。”

老孟抬起头,目光与温客行对上,片刻,又重新低下头,说道:“属下……不明白谷主这是什么意思。”

分享到:
赞(85)

评论44

  • 您的称呼
  1. 好难过。

    匿名2018/12/27 21:49:53回复
  2. 匿名2019/01/03 15:15:37回复
  3. 我……想哭……

    沈韵你给我出来2019/01/12 22:39:30回复
    • 啊啊啊为什么啊……我好难过……

      陈栎媱2019/01/17 20:50:18回复
  4. 哎……

    Luke2019/01/20 15:42:04回复
  5. 啊啊啊TAT

    匿名2019/02/11 01:52:43回复
  6. 嫁妆已备,人已不在。

    闻舟渡我2019/02/11 09:31:28回复
  7. 好酸。有的所谓什么正道,倒不如那些千夫所指的奸者,一些正道为了面子什么都干的出来,而后把锅扣在奸者身上,呵呵。

    朝暮2019/02/12 18:59:43回复
  8. 果然真的还未过门就变寡妇了,伤心

    匿名2019/02/17 21:52:23回复
  9. 诶,就觉得不灵……

    如月隱2019/02/24 00:34:39回复
  10. 唉,心疼

    顾玥2019/03/16 19:27:44回复
  11. 一声叹息

    匿名2019/03/19 12:03:56回复
  12. 抱歉我爆个粗口
    莫怀阳我艹你祖宗十八代

    2019/03/22 22:28:28回复
  13. 同上
    顺便凌迟,削成肉片,撒点盐腌着,做成人肉包子喂狗吃

    2019/03/27 23:02:40回复
  14. 我开始还以为莫怀阳是个什么君子,呵,难怪叶白衣说他“不是个东西”

    小铜钱2019/03/31 10:34:57回复
  15. 我就有个说有个印象阿湘好惨的。。。抱着记错了的侥幸看她两个发糖。。。猝不及防。。。

    匿名2019/03/31 13:56:46回复
  16. 莫怀阳真不是东西

    一口老血喷出2019/03/31 20:52:55回复
  17. 就知道他活不长

    冬雪呐~2019/04/06 09:55:25回复
  18. 真是,意难平。这么好的一对。太虐了。全书泪点,一刀插心口。小曹多好的一个人啊。那么通透~我哭会

    眉目如画2019/04/15 23:44:19回复
  19. P大真是虐心哇,主角不虐了就虐副CP
    莫怀空对师侄其实好好,可惜满月酒再喝不上了

    小十六2019/04/18 00:17:20回复
  20. 实在不是个东西!!!难过阿湘

    巍乱我心2019/06/01 23:42:02回复
  21. 啊啊啊,我真的好心疼顾湘,哭了T﹏T

    匿名2019/06/12 23:39:21回复
  22. P大真后妈……可怜的湘儿

    2019/06/18 19:16:24回复
  23. 我靠好想哭T﹏T,莫怀阳真不是个东西,叶白衣一点没说错呜呜呜

    匿名2019/06/19 23:26:27回复
  24. 正与邪,何为正何为邪。就出身,中原正经剑派为正,风崖山鬼谷为邪。但就行为,棒打鸳鸯,又杀死自己口口声声最喜欢的徒弟也能为正?不是罪无可恕,十恶不赦绝不动手杀人,只想与自己心上人厮守一生又如何为邪?到头来也只是叹仁者见仁吧。

    幼清2019/06/28 16:20:39回复
  25. 啊T_T副cp好惨啊未过门阴阳两隔。
    希望主cp不要虐了啊啊啊啊

    谢俞2019/07/03 16:52:43回复
  26. 阿湘是个好姑娘,小曹是个好儿郎,偏偏不遂人愿……泪了

    贺朝2019/07/05 00:14:44回复
  27. 阿湘是个好姑娘,小曹是个好儿郎,偏偏不遂人愿……可惜了

    贺朝2019/07/05 00:15:43回复
  28. 兄弟们,有同意对罪人莫怀阳实行凌迟的请举手

    废墟2019/07/14 13:39:48回复
  29. 举手举手

    一口甜甜的小獠牙2019/07/15 10:53:40回复
  30. ……呜……P大……你变了……《残次品》也不带这样的啊!都快结局了好吗?!

    冥洺2019/07/23 21:51:07回复
  31. 莫怀阳我他妈

    阿萨德2019/07/27 10:14:48回复
  32. 换个角度想想,师傅这样做没错。如果你们是正常人,自己收的徒弟与妖魔混在一起,你们不会杀了他?都是人,想一想。

    我叫圣母,蝶梦脆竹星之闪耀2019/07/27 18:41:42回复
  33. 看到那老不死喊蔚宁过去的时候我就知道完蛋了,真的是一瞬间百感交集难受极了……什么正道邪道的破玩意儿,呜哇啊……

    哭死2019/07/28 01:53:06回复
  34. 莫怀阳不是东西,他错得离谱至极,罪无可恕。他的徒儿与邪道有情,正道门派不能与邪挂钩,这就是他随意葬送掉一条鲜活性命的理由、借口吗?他剥夺了一个人决定自己生死的权利,这特么哪里无错!放他屁的正邪势不两立,我真想炸了他。

    匿名2019/07/28 02:01:20回复
  35. 哎哟唯,好难受啊这这这要哭了想把莫怀阳给油炸了

    陈情2019/07/29 13:18:40回复
  36. p大心真狠,阿湘怎么办啊

    混血小甜心2019/08/01 13:00:03回复
  37. 他妈的莫怀阳这个死老太监…

    毕生梦想当男生2019/08/01 17:01:19回复
  38. 嘤嘤嘤嘤嘤阿湘啊

    琴依2019/08/05 14:25:17回复
  39. 莫是不要的意思,阳即正,所以莫怀阳就是不要怀着正人君子的心去看他

    匿名2019/08/07 17:32:27回复
  40. 莫怀阳那个肾虚的玩意儿

    匿名2019/08/07 17:33:48回复
  41. 唉,但是转念想想莫怀阳也是身不由己啊,身为掌门徒弟却跟别人眼中的妖女在一起

    羊驼大伦2019/08/08 01:29:44回复
  42. 好难过,莫怀阳这个顽固的老东西,不及师叔好

    匿名2019/08/08 18:53:00回复
  43. 莫怀阳真的是挺混蛋的
    若他表现出一丝半点的内疚或不忍,我会觉得情有可原。但……曹蔚宁毕竟是你的弟子啊,如此“大义凛然”地说出这么一番话……
    蛮想哭的。小曹我再也不找你诗句的碴儿了!

    一只久2019/08/09 02:03:17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