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平衡

她此言一出,几个人登时都愣了一下,周子舒微微坐正了些,却并不追问,等着高小怜情绪释放出来,自己则思量着什么似的,皱起了眉。

温客行瞄了他一眼,十分自然地往他面前的碗里夹了个小笼包,顾湘眼角瞥见,忙装作非礼勿视的样子低下了头,半晌,又鬼鬼祟祟地抬起头来,目光在这两人中间转了一圈,想了想,觉着不平衡,于是也给曹蔚宁夹了一个,曹蔚宁就立刻受宠若惊了。

倒是只有张成岭,觉着和高小怜同病相怜,看着她哭很不忍心,他拙嘴笨舌,又不知道该怎么说,只得小心翼翼地在一边陪着她难过,半晌,才憋出一句话来,说道:“高……高小姐,你别难过了,我爹也死了……”
张成岭咬咬嘴唇,心里骂了自己一句,觉着自己这句话说出来真是一点道理都没有,你自己爹死了,别人的爹就都应该死么?他有些手足无措起来。高小怜却并不以为意,知道他是好心,便勉强对他挤出个笑容来,算是感激。

曹蔚宁这才在一边说道:“我听说,前一段时间,高大侠亲自护送沈大侠的尸骨回蜀中,之后……是发生什么事了么?”

高小怜伸手将眼泪抹干净了,垂下眼,脸上镇定下来——他们第一次见到这个女孩的时候,她虽然懂事,可毕竟是个养尊处优的大小姐,即使出门,也有师兄护着,带着一点未经世事的稚嫩。然而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她却已经经历过太多,好像一下子变成了另一个人似的,她的声音还有些抖,可情绪却已经控制住了。
轻声道:“那时候,爹爹说要和诸位英雄送沈叔叔一程,本来说好了要带我和邓师兄去的,可临走前一天,他忽然改变主意,将我留下了。我……我当时还为了他出尔反尔,和他吵了一架,可爹爹就是铁了心的不带我去,还说了……还说了好多不好听的话,像什么眼下局势紧张,半路上可能会遇到很多情况,鬼谷的人还在外面晃,我会拖累他们行程之类……”

一滴泪水顺着她的腮边滚落了下来,周子舒温声道:“想来是令尊想到了什么事,不方便说出来,这才顾着你的安全,将你留下。”
高小怜点点头:“可我……”

周子舒道:“你平安无事,便是留下了他的血脉在世上,便也不辜负你父亲一番苦心了。”

高小怜咬咬嘴唇,半晌,才接着说道:“我心里不忿,想着等他们走了,再偷偷地跟上去,谁知道爹爹……爹爹他竟然派人将我看了起来,便带着师兄走了。我赌气赌了半个多月,看着我的师兄弟才将我放出来,说也是爹爹安排的,要送我去个地方,和他们会合,当时……我便觉得有些不对劲。”

几个人都顾不上吃东西了,在一边听着,唯有温客行表情还算平平淡淡,并不插话,只是慢吞吞罕见的斯文地吃着东西,偶尔给周子舒夹一筷子。

高小怜道:“我便趁着他们不注意,偷偷地跑了,想去蜀中找爹爹,谁知道……谁知道半路遇上了邓师兄,他身受重伤,还有人追杀他。”

曹蔚宁问道:“是鬼谷的……”
周子舒忽然打断他的话,开口问道:“追杀他的人,你是不是认识?是不是在洞庭英雄会的人?”

曹蔚宁目瞪口呆地看了看他,咽了口口水,讷讷地道:“周……周兄,这话还是不要乱说的好吧?”

周子舒往椅子背上一靠,轻声说道:“听高小姐的意思,高大侠是带着各大门派的人去的,若真是鬼谷的人,怎么会在他们人多势众的时候追杀邓宽?那是和谁的命过不去?”

高小怜浑身颤抖起来:“不错……你说得对,是正派中人,他们说我爹爹是杀了沈叔叔的凶手,说他是害了张家和泰山掌门的罪魁祸首,和恶鬼勾结,要……要得到琉璃甲,还说当年容炫等人折腾出来的事,盗窃各门派武功秘籍的事,有我爹爹参与,他为了自己的名声,将这一段隐去不说,还要杀人灭口,独吞……”

张成岭眼睛瞪大了,猛地站起来:“什么?他……”
周子舒抬头看了他一眼,冷声道:“小鬼,你给我坐下。”

张成岭看向他:“师父,她说……她说……”
高小怜声音陡然升高了,尖声道:“不是真的,他们胡说,他们冤枉我爹,我爹不是那种人!”

周子舒只是淡淡地说道:“不错,高大侠确实不是那种人,高小姐,你继续说。”

他的声音低低沉沉的,好像有种特别的安抚力,高小怜看了他一眼,也觉得自己反应过度了,略微有些赧然,微微垂下眼,接着说道:“邓师兄叫我快跑……我吓坏了,只能慌不择路,又怕别人追上我,一路上避着人群,师兄当时身受重伤,我不知道他……他是不是还……”

周子舒和温客行对视一眼,心道这么看来,那邓宽恐怕也是凶多吉少。

曹蔚宁道:“后来你慌不择路,不小心遇到了黑蛊婆婆她们,没留神暴露身份,才被她们起了歹心,抓住了是不是?”
高小怜点点头:“不是我不小心暴露的,是有人追上了我,期间黑蛊婆婆她们横插一脚,将我带走……她们一心觉得琉璃甲在我爹爹手上,那如今他死了,那些鬼东西便肯定在我手里了……”

简直是另一个张成岭。

顾湘插嘴道:“嗯,对对,上回我们在洞庭分开以后,我和曹大哥碰上了七爷他们,七爷说要去想法子救周絮,便跟着我们找了你们一阵子,只是不知道你们跑到哪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成亲去了……”
曹蔚宁听她越说越没谱,赶紧干咳一声打断她。

温客行却顿了顿,没理会顾湘胡说八道,问道:“七爷说有法子?”

顾湘道:“大巫说他想到了一些,让我们找到周絮以后联系他们呢——那群黑衣婆娘据说是当年南疆黑巫的余孽,早年被大巫杀了个七七八八,后来不知道又从哪骗了一帮傻丫头跟着她们当了信徒,苟延残喘了好些年了,这回是搅混水来的,大巫说正好把她们一网打尽。我和曹大哥左右没事,便去盯梢了,全当积德行善,谁知道碰见了高姑娘,这回积德积大发啦!”

温客行有些诧异地看了她一眼,眉头微皱,却没说什么,反而回头问周子舒道:“你瞧呢?”

周子舒沉默半晌,叹了口气,说道:“知情的人都死得差不多了,就剩下那么一个,输赢已见,这种问题,你又何必问我?”

于此同时,正在被讨论的七爷和大巫两人也在一家客栈里,七爷正拿着一根筷子玩得不亦乐乎,颇有些孩子气地想努力将一根筷子倒着竖在桌子上。
可惜那筷子头并不是平的,微有些弧度,他努力了半天仍然没有成功,却还在不屈不挠地摆弄,全神贯注,连饭都顾不上吃。

大巫看了他半晌,终于叹了口气,像哄孩子似的柔声道:“北渊,别玩了,你好好吃饭。”

七爷应了一声,目光却仍然没有离开那根筷子。大巫只得一口一口地喂他吃,这南疆大巫看起来冷冰冰的,言语不多,可对七爷却有用不完的耐心似的。
七爷习惯了,喂一口吃一口,大巫忍不住问道:“你干什么呢?”

七爷道:“我要把这根筷子竖起来。”
大巫皱皱眉,不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便将那根倒霉的筷子从他手里抽出来,轻轻往桌子上一戳,桌子面便像是豆腐做的似的,硬是叫他给戳了个洞出来,筷子便稳稳当当地立在里面了。
七爷瞪了他一眼:“你这是蛮力,不能这样。”

大巫纵容地笑了笑,并没有说什么,只是默不作声地看着他摆弄,一边喂他吃东西。
七爷自言自语道:“一根立不住,需要再找一根才是。”

他说着,又将另一根筷子拿起来,好半天,两根筷子真的险险地叫他给倒着立在了桌子上,相互支撑着,七爷小心地将自己的两只手抽开,极轻地开口,好像生怕气息大了,把那好不容易立起来的筷子给吹倒了似的。
只听他说道:“平衡——可太不容易啦。”

大巫略微有些不解,问道:“你说什么?”

七爷笑眯眯地道:“一个局,若想有个长久稳定的结果,必然需要是平衡的,合是一个平衡,分又是一个平衡,平衡之道,乃是……”
大巫捏了捏鼻梁,打断他道:“北渊,别东拉西扯。”

七爷却不生气,好像也被打断习惯了似的,继续道:“想要平衡,条件很多,极难达到,首先,便须得双方都势均力敌,不能有强有弱,否则强的一方必定要吞噬弱的一方,势均力敌还不行,势均力敌也有可能拼个你死我活出来,还须有一些天然的,或者人为的屏障,不可逾越,双方都投鼠忌器,双方都有顾虑,不肯开这个头……一般来说,要出现这么一个完美又漂亮的平衡结果,是种种机缘巧合构成的,也就是老天布的,若是人为,则需要步步为营,小心布局,一步算错,则全盘皆输。可是破坏掉这个局,却特别容易。”

他说着,伸手抽出其中一根筷子,另一根应声而倒,正好砸在一盘酥皮的小点心上,砸出一些细小的裂痕。
七爷笑道:“只需要像这样,抽走其中一块板子,平衡局便立刻破了。只是……为什么要抽走这块板子呢?”

大巫奇道:“你又看出什么来了?”

七爷端起茶碗,低头啜了一口,摇头笑道:“不可说,不可说。”

分享到:
赞(40)

评论13

  • 您的称呼
  1. 啊啊啊七爷!

    最爱P大的2018/11/02 16:59:24回复
  2. 我看大巫竖筷子,为毛想起了哥伦布竖鸡蛋

    我的名字此处省略2019/01/06 15:14:09回复
  3. 终于上床了?可是……肉渣呢?!

    沈韵你给我出来2019/01/12 20:23:50回复
    • 啊?上床了?啥时候啊?

      陈栎媱2019/01/16 22:47:09回复
  4. 啊???上床了吗???有吗?????

    Luke2019/01/20 14:46:15回复
  5. 七爷这是又想到啥了?(一脸懵逼)

    匿名2019/02/13 11:05:06回复
  6. 又想到啥了

    很懵的花从心2019/03/03 21:00:22回复
  7. 不可说不可说

    匿名2019/03/18 19:00:41回复
  8. 评论区意外的热闹啊

    2019/03/19 22:39:44回复
  9. 啥时候上的啊!啊!啊!

    匿名2019/03/21 20:19:34回复
  10. 最后一章才上的。嘻嘻。不用感谢我。二刷打卡。

    啊絮2019/04/02 09:55:34回复
  11. 喂饭,这也太虐狗了,乌乌这是在养儿子吗

    匿名2019/04/07 22:33:55回复
  12. 好消息,好消息。七爷和大巫发糖啦!

    (七爷和大巫发糖现场)
    “来来来,大家拍好队。人人都有份,不要抢。”

    夷陵撩祖2019/04/20 22:29:30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