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传 鬼王的床边故事

花城生病了。

虽然只是一点小病,但原来鬼王也会生病,这实在是很神奇。

所以,当谢怜回到千灯观,照例去检查花城练习的字帖、却看到面色微红的他时,大是担忧。

把花城按到神台上后——不错,他俩成天就在这宽敞的神台上打滚,反正也没放神像,谢怜探出一手,试了他面颊和额头,越发忧心:“好烫啊。”

花城笑道:“见了哥哥自然烫。哥哥再碰就更烫了。”

谢怜先是一愣,赶紧努力假装自己自己脸是给他气红的,道:“生了病嘴巴还这么不老实。”

花城无辜地道:“我说什么了吗?我老实得很。哥哥,别担心了,一点小事,无碍。”@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但谢怜听得出来,他声音比平时低沉沙哑,眉宇间也微显倦色,道:“那你好好休息吧,这几天我就在这里陪着你,等你好了。”

说完,他就把练字的笔墨纸砚都拿到了神台边,花城拍拍身边,道:“哥哥不上台来陪我么?”

一上台还下的来么,这几天就别想休息了,谢怜婉言道:“不了,我三郎太过操劳了。”

花城笑道:“哪里,若是哥哥,三郎怎惧操劳?”

谢怜不跟他闹,专心致志写起了字帖。花城翻了个身,一手托腮,盯着他的脸看。

无论多少次,谢怜都会被他这种目光看红了脸,颇不自在地道:“……三郎,看字帖,不是看我。”

花城叹道:“哥哥,实不相瞒,我一瞧见这玩意儿就头疼,但是是哥哥写的,又舍不得不看,我这病说不定就是字帖看多了得的。”

谢怜道:“哪有这种病。”

花城嘻嘻地道:“不如看哥哥,哥哥比字帖好看多了,说不定多看两眼我就好了。”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谢怜无奈又好笑,搁了笔,摇了摇头道:“你现在怎么越来越爱乱讲了……嘴上没个正形。好啦知道了,听你的,不看帖子了,那做什么呢?”

花城道:“其实什么也不用做,你这样陪着我,用不了多久我就会好了。”

谢怜再一次摸摸他的额头。这人虽是一张俊美男子的面容,现在却这样撒娇,让他想到了冬天里窝在暖被窝里、探出红扑扑的脸蛋的小孩子,心中甚是爱怜。想了想,他道:“这样,恰好,我今天收到一个东西。”

他在袖子里掏了掏,掏出一样事物,道:“这是我今天收来的人家不要的旧书,正准备读读看。我念故事给你听吧。”

他手里的是一本很久的小册子,破破烂烂,书页泛黄,带着奇异的书香墨气,一定被人翻了无数遍。

花城却道:“不听。”

谢怜奇道:“为什么?”

花城懒懒地道:“反正也是编排来编排去的都是别的神官的故事,他们那点陈芝麻烂谷子的破事到底怎么回事我一清二楚,有什么好听的,还要劳哥哥特地念给我听?”

也对。毕竟花城可是掌握了三界诸多大能黑历史的男人。花城道:“哥哥真要念,不如念点别的。比如,你自己的故事。”

谢怜笑了,道:“我的事,还有人比你更清楚、看得更多吗?”

花城道:“再多告诉我一些吧,我想听。听多少都不够。”

谢怜知道他说的是认真的,细细为他理了颊边发丝。无意中又扫了一眼,忽然奇道:“三郎,这里面好像真的写了你和我啊。”

“是么?”

谢怜又翻了翻那册子,道:“真的。写了好多红衣大鬼王和破烂仙人呢。这就是你和我吧?”

花城也来了兴致,道:“哦?写的什么?”

谢怜也很好奇民间百姓会怎么编排他和花城,于是他打开那本故事集子,给花城念了起来:“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只爱穿红衣的大鬼王。虽然大鬼王极为厉害,还坐拥几座金山银山,但他却很不快乐。因为他十分寂寞,很想念自己的妻子……”

“……”

谢怜“噗”的笑出声,有点念不下去了,道:“寂寞鬼王空巢待吗……哈哈哈……哈哈哈哈……”

花城挑眉道:“也没说错。那时候哥哥不在,我是很寂寞。”

谢怜脸一热,继续念了下去。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只爱穿红衣的大鬼王。虽然大鬼王极为厉害,还坐拥几座金山银山,有花不完的钱,但他却很不快乐。因为他十分寂寞,很想念自己的妻子。

但他等了几百年也没有等到他的心爱之人,于是便去请教一位算命十分厉害的老仙人,我的妻子在哪里?

老仙人告诉他:“你和等的那个人会重逢在一座山上。你的妻子会穿着嫁衣、乘着花轿来嫁给你。”

大鬼王决心一定要找到他的妻子,便到了那座山上,耐心等待。@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而在很远很远的地方,还有一位破烂仙人。

破烂仙人是收破烂的,所以他是神官里最穷的,比很多凡人还穷。

但是他虽然很穷,却很善良。有一天,仙人收破烂回来的路上看到一个姑娘在路边哭,便问:“姑娘,是什么事让你这么伤心啊?”

姑娘边哭边道:“我要嫁人了,可是送亲那天要翻过一座山,山上住着一个鬼新郎,专门抢夺过路的新娘,只有几个被救了出来,我会被抢走杀掉的!”

破烂仙人十分同情,也决心为民除害,便决定代替姑娘出嫁,杀掉那只怪物。

破烂仙人有两个好朋友,因为一个暴躁,一个小气,所以分别是暴躁仙人和小气仙人。他们一边殴打对方一边告诉他:“那个鬼新郎是一位大鬼王,脾气很坏,还很狡猾,最讨厌神仙,如果你去抓他,一定会被吃掉!”

但是仙人一定要去,于是,他们给仙人做了一顶轿子。到了出嫁那天,仙人穿着从风师娘娘那里借来的漂亮嫁衣,假扮成新娘子坐进了花轿,被两个一路都在互殴的朋友抬上了山。

黑漆漆的夜里,妖风大作,花轿抬到山上,一个人也没有了,仙人等啊等,终于等来了接他的新郎。

撩起盖头一看,仙人惊奇地发现,大鬼王竟然是个极为俊美的少年。

更让他惊奇的是,这个少年新郎十分有礼貌,看起来教养很好,温柔体贴。既没有褪下人皮露出青面獠牙的真面目,也没有强迫他做什么不好的事,根本不像是那传说中恐怖的大鬼王。

这座山很大,大鬼王把仙人带到了他的洞府,对他道:“从此刻起,我便是你的夫君,你便是我的爱妻了。这整座山都是我的,也是你的,你可随意到处看。但是记住,后山有两座屋子,一定不要去。”

仙人便问:“为什么呢?”

鬼王新郎答道:“那是我的秘密,你不必知道。不过,就算你想去也去不了,因为那两座屋子前都设了屏障,必须有我身上的东西才能穿过那道屏障。”

仙人继续问:“什么东西?”

鬼王答道:“一个屋子里藏了肮脏的废物,要用我身上碰得到、而且很多的东西才能打开;一座屋子里面藏了厉害的法宝,要用我身上摸不到、但是很烫的东西才能打开。”

仙人当然没有听他的话。虽然他在大鬼王面前假装很乖巧的样子,但大鬼王一走,他就飞檐走壁,悄悄去了后山。果然,他听到从那个藏了肮脏废物的屋子里传来恐怖的嚎叫声和呼救声。

仙人怀疑那些失踪的新娘就关在这里,于是,他决定偷走大鬼王身上的一样东西,打开神秘的屋子。

但是,要偷走什么东西呢?

大鬼王有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有时披散着,有时歪歪束起来。仙人想出的第一个办法,是每天偷走他几根头发,便问:“请问,我们可以住在同一间屋子吗?”

他的新郎很有礼貌地道:“当然可以。我们是夫妻呀。”

就这样,他们住进了同一个房间。虽然睡在同一张床上,仙人却不让新郎脱他的衣服,大鬼王便也颇有风度地不碰他。

可是,仙人很快发现,他的新郎一根头发也不掉。无论每天无论早上起来帮他梳头,还是晚上睡觉,枕头、床上、地上、梳子上都见不到一根头发!

这下可伤脑筋了。仙人拿了一把剑,想趁大鬼王睡觉时偷偷割一缕头发下来。但大鬼王十分警惕,他一靠近立刻睁开双眼。仙人被他抓了个正着,也很镇定。为了让大鬼王不怀疑自己,立即割下了自己的一缕头发送给了他。

大鬼王收下之后很高兴。

很快,机智的仙人又想到了别的办法。他对大鬼王道:“请问,我可以亲一亲你吗?”

他的新郎欣然道:“当然可以。我们是夫妻呀。”

于是,仙人主动抱住了鬼新郎,用力亲了他很久,终于尝到了一点点鬼新郎的味道,赶紧闭上嘴跑到后山。

可是到了才发现,这样还是不行。因为要很多很多的东西,但是他得到的不够多。他还是进不去,只能把头伸进屋子里,身体是无论如何也进不去。

破烂仙人有点沮丧。他本来以为要偷走鬼王身上的一样东西很简单,没想到如此艰辛。

他想到了好朋友风师娘娘,于是去拜访风水庙,问道:“还要怎么样才能从大鬼王身上得到一样碰得到、而且很多的东西?”

风师娘娘道:“呔!太简单了,你化个女相,跟他洞房不就有了!”

破烂仙人赶紧摇头。他修习的仙法有一个规定,一旦破身,便会法力大损,这个办法怎么行?

这时,水师大人回来了,刚好听到娘娘这句,大怒喝道:“岂有此理!你怎可说如此伤风败俗之话!”

水师大人一生气就会用钱把人砸死,破烂仙人赶紧跑了。跑着跑着,他又想到了另外两个好朋友暴躁仙人和小气仙人,便去找他们问怎么办。

暴躁仙人和小气仙人又在互殴,一边互殴一边告诉他一个不得了的消息:因为太多人被抓走了,神官们马上要攻打这座山,捉拿这只大鬼王了!

仙人吃了一惊,忧心起来。因为经过许多日的相处,他现在觉得这少年鬼王不会做那么坏的事,也许其中有什么误会,也许后山关着的不是那些新娘,而是别的什么东西。

可是,因为破烂仙人很穷,也就没有地位,没有人听他的。仙人很着急,再不查明真相,也许大鬼王就要被神官们围攻了。

没有办法,仙人只好跑回去问大鬼王:“请问,你可以和我洞房吗?”

他的新郎笑眯眯地道:“啊,当然可以。我们是夫妻呀。”

于是,破烂仙人便和大鬼王洞房了。

途中,仙人生怕大鬼王不把很多很重要的东西留给他,便紧紧抱住他叫道:“你可以全都给我吗?可以多给几次吗?”

他的新郎温柔体贴地道:“如果你想要。”

仙人答道:“我想要……”

于是,机智的仙人如愿以偿得到了他一直在找的东西。大鬼王身上碰得到、又很多很多的东西。

第二天,仙人带着花了一晚上从大鬼王那里求来的东西来到了藏了肮脏废物的屋子,这一次,终于进去了。

一打开屋子,仙人发现,里面扔着许多蓬头垢面的尸体,有的已经化为了白骨!

这些尸体都身穿喜服,恐怕就是失踪的新娘们了。希望落空,仙人震惊又难过。一回头,忽然发现身后不知什么时候站了一个人——大鬼王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站在那里了!

仙人大惊。他想起暴躁仙人和小气仙人告诉他,大鬼王非常狡猾,而且非常讨厌神仙。现在他没有法力了,难道大鬼王其实早就看穿了他的身份,只是一直在骗他?

仙人又气又伤心,拔腿就跑,越跑越快。谁知却没跑出去,原来,他跑得太快,大鬼王给他的东西落了下来,又被屋子前的屏障拦住了。

大鬼王追了上来,一把抱住了仙人,终于说清了来龙去脉。

原来,大鬼王并没有抓人吃人,他只是在这里等着自己的命定之人。有一天,一列送亲的队伍无意间冲撞了正在山里散步的他,队伍里的新郎吓得自己逃走,抛下了哭哭啼啼的新娘坐在原地。

大鬼王并不想找麻烦,新娘说她不想嫁给那种男人了,便没有回去,一个人走了。后来又遇到了几次同样的事,鬼王干脆在此一边等待,一边考验新人。如果新郎敢在妖魔鬼怪们前挺身保护自己的新娘,他便不为难,让他们回去。而如果有恶毒的新郎把自己的新娘推到妖怪们口里争取逃跑时间,便会被他抓来关进这屋子。

因为这些人都心术不正,往往会自相残杀,最后化为一具白骨。仙人看到的就是他们的尸体。他们的新娘们则是有的回家了,有的和情郎一起逃到远方,浪迹天涯,或安身立家了。

大鬼王道:“我等了你几百年呀,哥哥,终于等到你了。”

两人这才解除误会,抱在了一起。为了离开屋子,大鬼王又给了仙人很多很多他的东西。谁知,忽然,天上轰隆隆作响。原来,神官们忌惮大鬼王许久,抓住这次机会,终于开始对他发动攻击了!

破烂仙人冲出去一轮|暴打,打退了一圈神官。但整座山都被神官们轰塌了,把大鬼王压在了山下。

山太高了,仙人生怕压到了大鬼王,拼命用肩膀扛住。正在这个时候,他忽然想起来还有一座神秘的屋子没有打开,这个屋子里藏了厉害的法宝,一定可以把大山推翻,于是他冲进了山洞。一进去就惊喜地发现,大鬼王完好无损地站在那里,而且更强了!

两人破山而出,一起把来捣乱的神官们打跑了。最后,并肩坐在山顶上看神官们逃跑时留下的云霞和星星。

仙人问:“你不是说,藏了肮脏废物的屋子需要你身上碰得到、又很多的东西打开,但藏了法宝的屋子需要你身上摸不到、但是很热很烫的东西才能打开吗?”

鬼王笑眯眯地道:“是呀。那样东西,哥哥不是早就拿到了吗?”

仙人知道了。那样东西,就是鬼王爱他的热烈的心。

于是,破烂仙人与大鬼王又一起高高兴兴地去洞房了,他们再也没有分开。

“……”

“……”

故事念完了,谢怜还是懵的,道:“这写的都是什么?这个故事编的太过了吧?不不不,这……”

这什么乱七八糟的?这能叫个故事吗???

而花城已经笑倒在榻上。谢怜百思不得其解:“完全不对啊!这个故事的原型是什么?与君山那件事吗?那事才不是这样的呢……完全扭曲了啊?而且,这种故事给小孩子看真的可以吗?不太合适吧。谁写的啊???还有这些看起来很眼熟但又有点微妙不对的人物又是怎么回事……”

仔细一看,这册子上的故事虽然乍看都一派天真烂漫之态,仿佛是给小儿的睡前读物,内里却十分过火,这比单纯的火辣劲爆更令人难以直视。可是读到结尾,又有一种诡异的感动,另谢怜怀疑自己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花城道:“嗯?也没有完全扭曲。至少有几点是对的。比如,我的确唤哥哥为‘哥哥’,再比如,与君山的确是我去接了哥哥的花轿,再如比,哥哥在洞房那晚,的确……”

谢怜以为自己这么多年已经修得脸皮够厚了,谁知在花城面前还是常常脸涨得发粉,道:“是怎样连这种事情也会知道啊!……而且、而且除此之外,根本没有一样是对的啊……”

虽然知道很多瞎编的民间故事和原型差了十万八千里,经过无数次加工变成什么样都不奇怪,但亲眼所见还是震惊得无以复加。中间有好几次他都羞耻得念不下去了,却被花城强逼着继续读给他听,真想打人,偏生又打不下手。花城还一脸见怪不怪,道:“定然是有知情人漏了一星半点出去,被人一番编排,两分附会,再三臆测所成的吧。”

谢怜把那本故事集一丢,道:“不要看这种乱七八糟的闲书了,好好休息。”

花城却抚掌要求道:“写得好,有才。我听了哥哥念这故事感觉精神百倍。哥哥再念一个吧。”

断然拒绝:“不要了。”

“哥哥,我头疼。”

“这……”

“哥哥。”

“……好吧。”

花城也是难得小病一场,谢怜平时就对他千依百顺、有求必应,这个时候怎么还抵挡得住?

饶是再羞耻,也只得按捺了,重新捡起那本黄黄的小册子,躺到花城身边,被他揽了腰,硬着头皮念了下去。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位英俊年少的太子殿下在深山里修行,有一天夜里,他遇到了一位神秘的客人……”

分享到:
赞(68)

评论13

  • 您的称呼
  1. 太甜了

    匿名2019/02/21 21:36:51回复
  2. 甜得不知道该说什么

    小长2019/03/08 23:50:06回复
  3. 合二为一

    巍澜 耳朵都红了2019/03/10 12:56:12回复
  4. 啊啊啊啊~!分都分不开哈哈哈!

    匿名2019/03/11 11:49:36回复
  5. 好甜(✪▽✪)

    闻舟渡我2019/04/21 14:29:08回复
  6. 甜死了

    匿名2019/04/22 21:09:35回复
  7. …………所以说……洞房那晚……的确……什么?

    陈栎媱2019/06/06 11:00:05回复
    • 好奇的小姐姐,我也想知道

      匿名2019/06/07 11:14:48回复
  8. 与君山那一节好浪漫哦 嘻嘻当然浪漫的情节不止这一个 我也很好奇啊

    匿名2019/06/07 18:06:40回复
  9. 寂寞鬼王空巢待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破烂仙人2019/06/11 10:01:48回复
  10. 小黄书

    呵呵哈哈哈2019/06/11 10:02:24回复
  11. 所以洞房那晚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匿名2019/06/28 13:39:21回复
  12. 是心啊。啊。啊。
    我还以为哈哈哈。。。
    因为没射出来才摸不到的。。。

    乖乖2019/07/01 14:22:30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