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章 血探花恶斗白无相 3

国师冲花城喝道:“年轻人不要轻敌!他这幅模样比白无相形态更不好对付!而且你原先占了兵器了得的便宜,现在可就没有了!”

果然,君吾身上的伤一扫而光,从头到脚焕然一新。他看了国师一眼,微笑道:“当着我的面教别人怎么对付我,我不杀你,你胆子倒是越来越大了。”

那微笑中透露着警告意味。国师不说话了,也直视着他。谢怜道:“您放心,三郎从未轻敌。”

他再清楚不过了。纵使花城面上笑得再肆无忌惮,手上也绝不会松懈。

君吾凝视着剑锋,淡声道:“诛心,许久不见了。”

芳心——或者,该称之为诛心了,正在他手中发出低沉的嗡鸣。

谢怜过往一直觉得芳心上了年纪不好用,没准哪天就折了,却没想到,它在昔日的主人手中,和在自己手中的气势竟截然不同!

诛心和厄命每交锋一次,整座通天桥都在颤动,仿佛随时会坍塌落入岩浆之中。比起方才,君吾的力道强度和速度明显都上了一大阶。花城虽仍不落下风,但眉头微蹙,神色更凛。远远几人观战,也是心惊不已。

因为,君吾每一剑都在狠狠刺探花城的右眼!

花城挡了两次,惊险至极,很快发现他反反复复都在用这一招,仿佛盯准了右眼是花城的弱点,要再挖一次。他每次出手,花城自然全力防御,反复去挡。如此一来,岂不是陷入了拉锯战,什么都做不成?

厄命上那只眼睛仿佛感应到危机,狂怒不已。黑玉般的剑锋再次袭到。只听清脆的一声“叮”——花城并未举刀格挡,君吾却收了剑。

谢怜一身白衣,拦在了花城身前。

方才,他竟是以一弹之力,弹开了诛心寒气森森的剑锋!

谢怜还是实在忍不住,入场参战了。他徒手捉锋的本领了得,但这还是第一次遇到如此险恶的一剑,轻轻一弹,几乎半条手臂都麻了,尤其手掌,倒退几步甩了几下才恢复知觉。花城在他身后道:“哥哥?”

谢怜道:“一起啊!”

二人背靠背站立,战意齐齐对准另一方。见状,君吾微笑更深,道:“哦?”

谢怜低声道:“你上我下!”

话音未落,两人便分一上一下,向君吾抄去。谢怜对君吾招数路数心中有数,隐约能猜到他下一招要怎么走,脱口道:“勾!”

花城依言,弯刀回锋。君吾果然险些中招,谢怜又道:“轰!”

花城再次依言,这次不用刀,却是赤手运法轰击。君吾肩头果然被轰中,身形一沉,若非他身手太快,这两下恐怕都打到要害了。斗着斗着,谢怜忽然醒悟,花城为当世之绝,这般身手,怎会需要他来提醒?这可太冒犯了,老毛病又犯了,忙道:“抱歉!你不用听我的!”

花城却笑眯眯地道:“哥哥说的是最佳选择,为何不听?”

忽然,桥面一塌,花城足下一空,眼看即将坠下,谢怜踩在桥上若邪一卷,将他卷了回来。下一刻,他只觉脖颈一寒,君吾闪到了他身后,一手搭上他的肩,道:“仙乐,身手不错。”

他靠的太近,谢怜毛骨悚然。花城道:“哥哥!”

他左手一抛,厄命飞旋而来。谢怜反应奇快,微微低首,厄命擦着他头顶飞过,劈向他身后的君吾。君吾这才放开了搭在他肩头的手,谢怜趁机跃回花城身边,厄命又飞旋着回到花城手中。二人配合无间,旁人只看到三道身影闪电般忽隐忽现,简直快到无法想象、令人窒息。而君吾的笑声回荡在岩浆穹顶的上方,仿佛在鼓励他们:“好。很好!继续!”

慕情一边勉强避过桥上塌陷之处,一边悚然道:“国师!他……他没问题吧?他在笑?”

国师道:“我早说了!比他生气更糟糕的、就是他高兴了!这才刚刚开始而已!”

那边,君吾得了诛心如虎添翼。谢怜见他不断持剑狠袭花城右眼,胆战心惊,斥出若邪,缠住诛心剑柄。谁知,君吾反手一拽,谢怜便整个人向他飞去。

谢怜先是一惊,随即镇定,反正他原本就想夺剑,无所畏惧,迎刃而上,脑中把接下来可能交手的两百多招都瞬间预演了,岂料飞到半空,一只手抓住他往后一拉。谢怜落地,回头一看,只见花城拦在他面前,一道黑玉剑锋穿心而过。

看到这幅画面,谢怜简直窒息了,道:“三郎?!”

花城面色微沉,君吾正等着谢怜自己撞上诛心的剑锋呢,见被拦下,拔剑后退,似乎微感失望。谢怜根本忘了花城是鬼,就算胸口被打个大洞也照样活蹦乱跳,现在依旧不放心,双手捂在花城胸口那个并不流血的伤口上,道:“三郎你……你干什么突然?!……”

花城道:“我怎么可能让你再在我面前被它刺中?!”

不知为何,他语气有些过激了,谢怜微微一怔,却听君吾温声道:“仙乐何必如此痛心?反正他也不会痛,不过是个早已死去的人罢了。”

“……”他居然还提醒谢怜这一点!

谢怜猛地望向他,满心怒火:“还不都是你的错?!”

君吾却冷笑道:“全都是我的错吗?”

听他反问,谢怜突然卡了一下。

君吾话锋一转,道:“或许吧。不过,仙乐,是不是在人间呆久了,你忘了自己干过什么了?你还记得,仙乐灭国后你都做了什么吗?”

“……”

君吾露出意味深长的微笑,缓缓地道:“你还记得,一个叫做无名的鬼魂吗?”

忽然之间,谢怜脸色煞白,脱口道:“不要!!!”

国师预感不妙,道:“殿下,他说什么?仙乐灭国后你干了什么?”

谢怜一阵莫名惶恐,望了望花城,又望望君吾,表情也从方才的恼火变成了不知所措。花城立即一把抓住他,沉声道:“没事,殿下,不要害怕。”

风信也道:“是啊,先稳住!”

慕情则十分敏感:“他什么意思?鬼魂?什么鬼魂?”

但谢怜怎么可能还稳得住?

那是他一生中最狼狈不堪的日子,也是他做过的最后悔的事,他自己都从来不敢多回想。只要脑海中一浮现那张眉眼弯弯的苍白笑脸面具,他就辗转难眠,恨不得把自己蜷成一团、再也不展开见人。

花城见过风光无限的谢怜,见过战败失意的谢怜,见过笨拙犯傻的谢怜,见过穷困潦倒的谢怜。那都没什么。

但是,他恐怕没见过烂泥地里打滚的谢怜、破口大骂的谢怜、满心怨毒的谢怜、一心要灭了永安国报复的谢怜、甚至想制造第二次人面疫的谢怜!

那一段太不堪回首了。若是在从前,白无相抖出来便抖出来了,但是现在,谢怜根本不想去试探花城知道他还有过一段后会露出什么表情。

因为他根本没有花城想的那么好。他并非从来一尘不染,神圣高洁。就算花城知道后只流露出一丝难以置信的表情,他恐怕都会永生永世无地自容,再也没脸见花城了!

一想到这个,谢怜便无法抑制地脸色铁青,额头沁出冷汗,手也微微发抖。见他如此反应,花城的手抓的更紧了,笃定地道:“殿下,不要害怕。记得吗?风光无限是你,跌落尘埃也是你。重点是‘你’,而不是‘怎样’的你。无论发生过什么,我都不会离开。任何事你都可以告诉我。”

末了,他又柔声道:“你自己亲口告诉我。”

谢怜稍稍定神,君吾却笑了一声,缓缓地道:“‘无论发生什么,都不会离开。’曾经,我最忠诚的信徒、最好的朋友们也是这么对我说的。”

国师神色微变,君吾也扫了他一眼,道:“但是,最后,你看到了。没有一个真正做到。”

国师似乎不忍看他,转过头去。花城道:“信我,殿下。不行吗?”

谢怜并不是不信。

只是,他不敢试。

最终,谢怜咽了咽喉咙,勉强笑了一下,又觉得不该笑,低下头,颤声道:“……三郎你先……抱歉,我,可能……”

花城凝视他片刻,道:“其实……”

话音未落,一阵极其强烈的杀气袭到,二人双双跃开。谢怜心神微收,脸色也从煞白里恢复了几分:“他怎么了?怎么更……”

更快、更强了?

比起刚才的白无相形态,现在,君吾的速度和力量都起码提升了一半,而且还在不断增长,每一击都能清晰地感觉出来这种恐怖的增强!

慕情还觉察了另一处不对,喊道:“殿下!小心他改变策略了!他不攻击血雨探花……转成只攻击你了!”

谢怜自然也发现了这一点。他手中只有若邪,若邪又一见芳心就缩,无法正面迎击,好在,厄命滴水不漏地挡住了君吾向他发起的每一招。

分享到:
赞(49)

评论10

  • 您的称呼
  1. 殿下,他见过啊,无名就是他啊

    匿名2019/02/12 09:14:01回复
  2. 你上我下

    争渡晚回舟2019/02/19 09:49:03回复
  3. 嘿嘿嘿

    匿名2019/02/19 11:42:24回复
  4. 二楼优秀

    二狗2019/04/12 18:17:16回复
  5. 二楼真棒(/≧ω\)

    闻舟渡我2019/04/21 13:52:24回复
  6. 你上我下!我去面壁

    匿名2019/04/22 13:11:36回复
  7. 二楼……你把握到了精髓。

    …………2019/05/04 20:20:11回复
  8. 对我来说,风光无限是你,坠入尘埃也是你,重要的是你,而不是怎样的你。

    舟渡2019/05/21 13:46:04回复
  9. 哎呦真是你们不要纠结你上我下这个问题啦虽然我也想多了……
    花花见过所有的你,也爱着所有的你啊

    陈栎媱2019/06/05 23:34:11回复
  10. 君吾好孤独,没有一个人帮他,可是他还是这么坚强,能心疼他一下?

    匿名2019/07/17 15:49:06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