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章 血探花恶斗白无相

正在此时,三人同时感觉到下方一波灼浪传来,齐声道:“当心!”脚下提速。七八道火柱冲天而起,一看下方,聚集了更多的熔岩怨灵!

谢怜道:“风信,把慕情给我!”

风信二话不说把背上慕情丢给他,谢怜背上,慕情道:“快搞死它们,烦死人了!”

风信道:“用你多说!”开弓便是连环箭。他这兵器攻击范围可比谢怜和风信瞎打一气要远多了,炸得下方赤浪高飞、尖叫连连。谢怜道:“干得漂亮!”

慕情在他背上道:“还行吧!”

怨灵们怨毒不已,商量一阵,游到更远的前方,合力向上喷火。轰轰几声,谢怜道:“前面一段桥被它们烧断了,它们想截断我们的去路!”

风信骂道:“我操了,这么齐心协力手拉手抱团干什么不好,非要害人!我看你们再过八千年也别想从岩浆里上来!”

他一扬弓,那些熔岩怨灵又散了。谢怜道:“别骂了准备好!要跳了!一、二、三——!”

一开始蓄力加速,二计算步数,三足下猛蹬起跳——三个身影腾空而起,越过桥断缺口,落到对面,继续狂奔。那桥本是作“通天”之用的,理所当然的渐渐坡度上扬,但谢怜越奔越是身轻如燕,道:“我们三个,好久没这样了吧!”

慕情道:“你是指这样一起并肩作战,还是一起夺命狂奔?”

谢怜道:“都有!”

风信:“明明经常这样!”

谢怜:“是吗!”

可是,有些东西说开和不说开时,心境是完全不一样的。谢怜哈哈笑了两声,双目一直观察四下,始终没瞧见一缕红影,忍不住微微有些焦躁,道:“三郎!”

他的唤声在偌大空旷的地下岩窟中回荡,无人应答。谢怜嘴唇发干,舔了舔。背后慕情看他东张西望的,沉默片刻,道:“殿下,你真的很喜欢他啊?”

“……”

谢怜没料到他会突然这么问,道:“啊。啊?……啊。”

虽然他面上一脸茫然,耳根却慢慢地红了。慕情见了他这幅模样,无言以对,迟疑片刻,才道:“我不是故意吓你,但是我得提醒你,你有没有想过……也许只有我们两个被传送到了桥上,而血雨探花……没有呢?”

风信道:“你这不是废话吗?既然这里只有你们两个,他当然是被传送到别的地方了……”

说到这里,他才反应过来慕情是什么意思。他不是说花城被传送到了别处,而是说……也许,花城落入了岩浆池中。

谢怜舔了舔嘴唇,道:“这,这怎么可能?”

慕情道:“你别觉得不可能。血雨探花是绝境鬼王没错,可白无相也是。而且他是第一代绝境鬼王,铜炉山主人,这里是他的地盘,是他法力最强的主场。”

风信狂瞪慕情,斥道:“快闭嘴!你什么毛病,这个时候了开口还不能说点好听的?他可是血雨探花!”慕情果然不说了,但还是辩解了一下:“我只是觉得我们总得考虑一下万一是这种情况该怎么办。”

谢怜眼前浮现花城苍白的掌心中那个异常鲜红刺眼的一点,也不知该说什么,正想说话,忽然猛地刹步。后方风信差点撞了上去,道:“怎么了?!”

话一出口,他便发现不用问了。

只见前方,空气之中,铺天盖地、星星点点地闪烁着万千磷磷银光。像是天上有谁打翻了装满银粉的宝盒。

谢怜放下慕情,向前走去。他探出手,轻轻触了触空中一片稍大的银光。触到了,便将它捏在了手里,缓缓拿到眼前。

另外两人也凑上前去看,风信道:“这,这是……”

慕情直接说出来了:“死灵蝶的……碎片?”

大概是嫌他说的太直接了,风信又怒瞪他。谢怜的手微微抖了抖,握住了那片发出淡淡银光的蝴蝶残翼,吐出一口气。

风信挠挠头,道:“往好里想,起码他没真的掉进岩浆池,肯定到这儿来过,对吧。”

慕情指着一旁,道:“然后在这里和谁打了一场。好大的一场。”

谢怜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微微睁大了眼。

只见四面八方的岩石上,遍布了无数骇人的刀锋剑痕。

那是厄命的刀痕。

刀刀入骨。谢怜从前不是没见过花城用刀,但他的风格,一贯轻松惬意,漫不经心。与其说他是在用武器,不如说是在耍着小刀玩儿。这些刀痕里,却满是杀意。可想而知,与他交手之人有多了得,这一战有多险恶。

他一句话也不说,趴下来看了看。桥面上没有跌落的痕迹,桥下方也没有聚集欢呼的怨灵,这才稍稍安心,又爬起身来径自向前奔去。身后风信背起慕情,追上去道:“殿下!”

谢怜屏住呼吸。因为他不想听到自己过于急促、一点也不镇定的呼吸声。紊乱的呼吸,这对习武者而言是大忌,不光加重身体的负担,还会扰乱心曲的节奏。但屏住呼吸也没用,他手足都在发颤,跑着跑着还脚下一崴,险些摔个跟斗滚几十圈滚下桥去,风信和慕情都叫了起来,直让他小心。忽然,谢怜道:“什么声音?”

谢怜再次驻足,回头道:“你们听到了吗?是不是有什么声音?”

风信和慕情都道:“有!有!”

是兵器交击声和法力轰击的声音。连通天桥的桥身都在隐隐震颤。前路黑暗中,有光明明灭灭。

有人在前面交手!

谢怜连滚带爬向前冲去。后面的风信喃喃道:“我|操了,满天神佛保佑可千万是血雨探花,不然他怕是要疯了!”

慕情道:“少废话了,咱们自己就是满天神佛也保佑不了,赶紧跟上!你看他跑的跌跌撞撞那个样子,别还没见着人、先摔个狗吃屎了!”

谢怜忘记屏住呼吸了,就这么听着自己凌乱的喘息跑了五六里,拐过几个巨大的弯道,终于,在转过最后一个弯后,眼前蓦地雪亮。

悬空的通天桥尽头,一个红衣人和一个白衣人,正在恶斗。

那红衣人手持一把修长的白银弯刀,身形鬼魅,闪电般忽隐忽现,正是花城。他不笑了,全神贯注,神色凛冽,俊美苍白的面颊上一抹鲜红的血痕,凛冽中平添三分明艳。那白衣人自然是白无相,手持一把不知从哪儿弄来的长剑,脸上还是一张半哭半笑的悲喜面。只是,那面具和谢怜从前所见的,却不太一样了。

它从中间裂开了。

那道裂痕极大,无法忽视,从额头中心一直裂到眼下面颊,仿佛随时会崩溃!

两人身法皆一沾即走,妖气冲天,击打却势如千钧,力贯苍穹。剑气刀风,狂飞乱舞,上方的死灵蝶们和下方的熔岩怨灵们也在对峙,相互呼啸,如排山倒海。每一次交手,岩浆烈焰池中都炸起数丈惊涛骇浪,其他人根本无法接近!

风信和慕情随后跟来,都被这场景震得双足钉在原地,挪不开步。

没有一个武神看到这样的战斗场面,能不为之心荡神驰!

一见到安然无恙的花城,谢怜高高悬起的一颗心终于落了地,当场简直想躺倒在地大喊大叫,但强行忍住。高手过招,瞬息之乱都能定夺胜负,何况,这是当世两位绝境鬼王之间的一战!

白无相那一端远远的后方还站着一个身影,正是国师,他自然是被白无相带到这里来的,见谢怜等人来了松了一口气,但也不敢贸然出声。谁知,花城却早就注意到了来人,如霜般专注而寒冷的神色微微化开,终于展颜一笑,道:“看来,你又失败了。殿下来了。他带的人,一个都没有少。”

谢怜忍不住了,喝道:“三郎!”

花城微一侧首,应道:“哥哥”应完,语气又转警告了,道,“哥哥,你下次再把自己弄得掉下去,我就生气了。”

谢怜也道:“你下次再跟着一起跳下去,我会更生气!”

“……”闻言,花城表情凝了一下,似乎谢怜的话真的让他忌惮了一下。而他直面白无相时也没露出这种忌惮的神情。白无相欺身而上,打的是花城,话却是对谢怜说的:“仙乐,你们两个是不是春风得意过头,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厄命刀柄上的眼珠瞅到了谢怜,骨碌碌狂转起来,花城反手一格,谢怜听到了“噔!”的一声,心中一悬。

分享到:
赞(46)

评论5

  • 您的称呼
  1. 虽然我有时觉得怜怜是挺圣母的(超小声bb)但他有自己的原则 和底线 很善良 但有时也不会心慈手软 心怀天下的角色真的是很累啊 爱了

    匿名2019/03/08 23:08:21回复
  2. 好有爱哦,花花怕怜怜生气,表情凝了一下,连面对白无相的时候都没有这样,真可爱。

    …………2019/05/04 19:44:12回复
  3. 君吾:我特么?这特么打架呢你俩干啥呢?

    陈栎媱2019/06/05 23:22:57回复
  4. 白无相:能不能好好打架了!撒什么狗粮

    匿名2019/06/27 22:32:10回复
  5. 君吾老父亲十分心累

    少君倾酒.2019/07/11 09:28:59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