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章 百丈高崖千倾炎瀑

谢怜怔了怔,道:“我没想干什么?”

花城道:“那你拿剑干什么?”

谢怜道:“我……防身啊?”

花城的脸色阴沉的可怕,抓得更紧了,道:“你想怎么防身?把剑放下!”

这还是花城第一次用这种神情和语气对谢怜说话,谢怜整个人都愣住了。风信警惕道:“你凭什么让他把剑放下?你先把他放下!”

一柄战斧劈面飞来,谢怜眼疾手快举剑将它斩飞,道:“怎么防身……就这么防啊!”

花城的神色和语气这才稍稍缓和,但仍没放开他,道:“你不用防身,站在我身后就好。把剑放下。”

风信从地上踢到了自己的弓,捡起来双手握住、扬弓当剑,击飞一只流星锤,更怀疑了:“你这么抓着他是想干什么?你当真是本人?殿下,血雨探花的通灵口令除了你们还有没有其他人知道?总不至于只有你一个人知道他口令吧?”

经他提醒,谢怜忽然想起,花城的通灵口令,并不是只有他们两个人知道。还有第三个人听到过。

君吾!

仙乐宫里,他让谢怜当着他的面和花城通灵,是清清楚楚听到了的!

但是,谢怜还是觉得,面前这个一定是花城本人没错,只是……他像是忽然想到了很不好的事情,才会是这个态度。

思忖片刻,谢怜道:“好。”收起了芳心。

下一刻,银光横闪,弯刀出鞘!

厄命一出,整座兵器库登时漫天银光,火花不断,金石断裂之响不绝于耳。谢怜和风信被这乱闪的寒光杀气包围在中间,一动不动。十声之后,花城转过身,弯刀回鞘。谢怜的目光从他身上挪到地上。

只见原先那数百把兵器,全都被厄命打成了齑粉……

谢怜蹲到地上,捡起两片剑的碎片,心中有点痛惜:“这些可是不可多得的好剑……”

这时,风信道:“殿下,门,好像多了一扇门!”

谢怜放下碎片,站起身来,道:“原来如此,是要解决掉这些兵器才能出去。”

原本是得见血杀生才能打开门的,花城却直接用暴力打开了。刚想到这里,花城便拉了他往外走。看他杀气腾腾的,风信道:“下一步你们打算怎么办?”

谢怜道:“当然是去找国师和慕情。”

花城平静地道:“如果慕情真的投靠了君吾,那就先要他的狗命。”

“……”

三人出了兵器库,走了一阵,谢怜犹豫片刻,还是问道:“三郎,刚才你是不是以为我要用剑刺自己啊?”

花城不答,脸色还是极不好。谢怜道:“我不会的。”

花城看他一眼,道:“是吗?”

谢怜被他看得心里虚虚的。

说真的,要是在以往,搞不好情况危急就真这么解决了,但现在,再也不会了。

谢怜道:“是!我答应了你的。况且那么多刀枪剑戟,每个捅我一下,我岂不是要被捅成肉泥?哈哈哈哈……”笑到这里,他就笑不出来了。

因为,他说到“捅”字之后,花城蓦地凝视向他。那目光谢怜没法形容,看得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少顷,花城突然一伸手,用力将他揽进了怀里。

风信走在最后,震惊了:“我操了?我还在呢???”

谢怜眨了眨眼,拍拍花城的后背,道:“怎么啦?”

花城低声道:“殿下,你不要这样笑啊。”

他紧紧搂住谢怜,道:“不好笑,真的……一点都不好笑。”

“……”

想起之前自己捡地上尸毒骷髅,花城脸色都那般不好,谢怜心中歉然,道:“对不起,我再也不跟你开这种玩笑了,本来只是想让你不要担心的,没想到起反效果了。”

风信仿佛被这种氛围吓到了,茫然了一会儿,道:“我……也觉得不要了?既然他这么认真……”

花城终于放开了谢怜,沉声道:“走吧。”

没了带路的国师,三人除了继续深入皇宫,也没有别的选择。

但没出来多久,谢怜便觉察了空气中的异样。

他道:“你们觉不觉得……好像变热了?”

他们一行人刚刚进入地下皇宫时,是森凉森凉的。但走了一阵,四周空气仿佛突然膨胀,闷热了许多。风信似乎颇有同感,但他一转头,微微一怔,抬手指道:“殿下,看后面!好像有光。”

正如他所说,后方有光,正在缓缓逼近。

在漆黑的地下出现了未知的光源,这情形颇为诡异,是有什么人来了吗?

待到那光现出真面目,谢怜终于发现,地下的空气变热了,不是他的错觉。那令人窒息的闷热,就是这光带来的。

赤金的炎流,咕咚咕咚翻着的气泡,向着坡下三人爬了下来。

外面的岩浆,顺着河道流进地下皇宫来了!

谢怜正心道不好,突然觉察背后有人飞速奔过。他反手就是一绫抽出去,道:“稍等!问个路!”

那人险险避过,身形一顿,众人一转身,借着不远处炎流带来的火光看清了他的脸。风信喝道:“慕情!你小子,站住!”

慕情哪里会站住,二话不说,拔腿就跑。三人正欲追击,地面一阵剧烈的颤抖。

那赤金的岩浆突然来势汹汹,漫过了皇城内的河道,爬速大涨,迎面向几人扑来!

三人即将被逼得无处落脚,不过,谢怜进来前就遇到过这个难题了,眼下只不过难度稍高。他道:“风信,岩浆里有许多空心怪,它们可以浮起来,踩着他们别沉下去了!”

说完,瞅准了一个在炎流里奋力划动手臂的空心人,一跃而上!

甫一落足,谢怜心下一喜。这几个空心人个头似乎格外大些,被他一踩,居然只是微微一沉,但依然能在炎流面上浮而不坠。只要它们不作怪,简直可当轻舟!

风信也看准一只跃上,扬弓对那空心人道:“好好游,别沉!”那空心人被他拿着武器威胁,果然不敢怠慢,更加卖力。花城却只是抱着手臂,低头看了他脚下一眼,那空心人便老老实实不敢作妖,马力全开,游得最快。谢怜则双手合十,诚恳地和那空心人打商量:“载我一程,麻烦载我一程!回头给你烧香!你不要香是吧?想要什么供品随便说!”那空心人显然极为不满,时不时挥动手臂想把他赶下去,偏生谢怜牛皮糖一般,就算它打滚也甩不掉。不消说,最不好对付的一只,又被谢怜挑到了!

三人御怪顺流而下,仿若迎风冲浪,越往下|流坡度便越大,速度便越快,还要时不时避过炎流中突起的障碍物,一路可谓是惊险不断。一阵过后,终于追上了前方的慕情,风信道:“慕情!你跑什么!”

慕情脚下也踏了一只空心人作浮板,回头道:“不跑等你们围攻我吗?”

风信手里有弓无箭,只能隔空喊话,道:“不围攻!先说清楚你是怎么突然从兵器库里消失的!”

慕情回头,冷笑道:“你们……”

话音未落,谢怜看清了前方的景象,双目瞳孔急剧收缩,喝道:“你前面!!”

慕情一回头,这才发现,前面的路,戛然而止了。

这里原先应该一处地下断层,落差极大,起码有百丈之高,仿佛一个巨大的断崖。

他没想到居然会突兀地出现这种地势,加上越往下岩浆流速越快,等他反应过来时,已经猝不及防,飞了出去!

慕情的身影和他脚下那空心人一起,瞬间消失,而这边三人也即将以势不可挡的高速冲到那断崖边上!

千钧一发之际,若邪向后飞出,在远处一座宫殿的飞角上缠了几道,打了个结。谢怜一手抓若邪,另一手抓花城,再把若邪另一端扔向风信,道:“接住!”

以绫为系,三人这才堪堪定住。此时,他们距离那“断崖”最远的也不过两丈,再迟一步就也要坠下去了,可谓是悬崖勒马。只是上方依然不断有滚滚岩浆冲下来,谢怜又道:“收!”

若邪迅速缩短,带着三人向那宫殿收去。不多时,三人跃上宫殿之顶。这宫殿较大,因此屋顶还算宽敞,以石为基,不惧岩浆冲刷,到了这里,暂时可以松一口气了。

惊魂稍定,风信望着那空荡荡的“断崖”,愣了一会儿,不可置信地道:“慕情……掉下去了吗?”

谢怜勉强定住砰砰狂跳的心,喘了口气,擦去额头上的汗珠,道:“没有!”

站在这座宫殿屋顶的最侧一角,探出身子,就能看到,那断崖边上的岩石里,钉入了一把长刀。

而一双手,正紧紧抓在这把长刀的长杆刀柄之上。那双手下,是一张竭力咬牙、血意上涌的脸。

此刻,慕情就处于这样一个与瀑布般倾流而下的岩浆平行的可怕位置。

火珠在他面前飞溅,当真是“火烧眉毛”,要不是他罩了一层护体灵光在身外,挡去了大部分的灼气,早就被烧得面目全非、满头起火了。

但这护体灵光也撑不了多久,如若他整个人坠入岩浆池子,照样得化骨为气!

这一幕看来令人心惊肉跳,风信道:“这要怎么办?!殿下,你那条白绫够得着他吗?”

谢怜已经动手试了,收回若邪,拍掉它身上的火焰,道:“不行!这个距离太远了!若邪在半空中就着火了!”

慕情的衣服上也燃起了许多细碎的小火焰,刀柄烧得滚烫,但他还是死死抓着,不敢撒手,也不敢往下看。

一撒手,下面就是烈焰炎池在等着他,还有无数亡灵饥|渴的号啕之声幽幽回荡,仿佛在呼唤着上方悬空、垂死挣扎的人,快下去陪伴它们。

慕情死死抓住刀柄,苍白的额上满头大汗,见到远处三人,动了动嘴唇,似乎想呼救。但是,他的性格,很难把“救命”“救我”这种话喊出口。

再来,不管花城是否游刃有余,恐怕都不会救他,风信也很难说,剩下唯一有希望愿意救他、有能力救他、还可以影响其他两个人的,就是谢怜了。

最终,他身体奋力往上一挣,额头青筋微突,冲谢怜喊道:“殿下!”

谢怜正在飞速观察四周,闻言望他。慕情憋了好一阵,憋足了一口气,赤红着脸喊道:“……相信我!殿下,你知道我没有说谎吧?你知道我不会真的害你们的吧?!”

“……”

他这样满怀希望地问谢怜,仿佛抱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的样子,却让谢怜忽然想起了另一幅画面。

在许多年前的一个暮|色|时分,他也是这样满怀希望地问慕情的——

“你知道我没有说谎吧?”

当时慕情是怎么回答他的?

这些事他几百年都不曾去想,但慕情这一句问,却突然把它们从封尘已久的角落里翻了出来。

一翻不可收拾,无数的画面和声音闪过,谢怜这才发现,原来这些记忆如此清晰,原来他从未忘记!

慕情没等来他的回答,在谢怜异常的沉默中,像是也慢慢想起了同一幕,脸色渐渐变了。看来,他也明白方才那句话喊错了,无意之中,提醒了不该在此刻提醒谢怜的事。

这时,花城在谢怜身后淡声道:“哥哥,在你做决定之前,我要提醒你几件事。”

谢怜这才回过神来,道:“什么?”

花城道:“第一,除非岩浆停流,否则,你去救他,必将冒着生命危险。”

可是,谁知道这些岩浆什么时候才会停流?那刀柄已经被烧得发红,慕情的双手握不了多久,怎么可能撑到那时候?

谢怜默然。花城又道:“第二,如果慕情已经投靠君吾,君吾一定有办法把他从这里挪走。但你,就会陷入危险之中。而这种可能,非常大。你想想他这一路上来的举动。”

打晕风信、引他们进兵器库、拒绝承认打晕风信还反咬一口、在兵器库暴动之后突然消失、时机恰好的岩浆倒灌、一路把他们引到这里。

现在,他又是不是正故意引导着谢怜,走向绝路?

分享到:
赞(16)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