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旧事

“那时容炫和我,还有其他几个人,都还正年轻,自以为不错,臭味相投,有些交情,常在一起切磋喝酒,容炫是我们那里功夫最高、悟性最好的,一日酒后,容炫忽然大发感慨,说男儿生于世间,若不成就一番工业,默默无闻地了此一生,岂不遗憾?”

龙雀说话仍然是极缓慢的,并且说上一会,就要停一会,不知是体力不支,还是那些事情都已经太久远了,需要细细回忆才行。叶白衣脸上看不出端倪,温客行却消停下来,少见地极专注地听着。

“容炫说,武学之道,博大精深,江湖中各大门派武功绝学,皆各有短长,每过几十几百年,武林中都有奇才横空出世,成一代宗师,自成一家,华山、昆山、苍山等都是如此,可后继往往无力,不过刻板模仿前人所传,一代不如一代下去,就必有一衰,必有一亡。偏偏各大门派都是敝帚自珍,将那一点功夫压箱底似的不让人瞧见,长此以往,也不知多少神功绝学就这么失传了。容炫觉得,门派这东西很蠢……”

听到这里,叶白衣忍不住冷哼道:“这话原本是我说的,那小子不过照本宣科罢了。所有自称哪门哪派还觉着自己挺不错的人,不用看,便知道必然是个饭桶,别人教什么才学什么,学什么才能会什么,那是杂耍艺人训的猴子有什么区别?至于绝学,绝学不也是人写出来的么,抢破了头去争一本别人写的秘籍,拾人牙慧还奉如圭臬,是觉得人家长了两个脑袋,还是你没长脑袋?”

周子舒闻言忍不住轻轻笑了一下,谁知叶白衣立刻瞪了他一眼,说道:“笑什么?你就是被秦怀章那不成器的东西给教坏了的。”

龙雀闻言,沉默了半晌,道:“前辈果然是个世外奇人。”
随后他接着说道:“所以他想出了个主意,我们几个人便私下商定,约定各自盗来自家武功,放在一起,建立一个武库,融会贯通,要创出一个集众家所长的绝学出来,武库的机关是我做的,就是传说中完整的琉璃甲,打开后,还需要有一把钥匙,琉璃甲由我们分别保管,钥匙则由容夫人保管……”

叶白衣再次打断他道:“集合众家之长?这世间长短相生,没有一种东西能之长不短——他那是放屁,金刚掌和娥眉刺是能合在一起的么?五大三粗的汉子,是能塞进小女子的裙子里的么?这小孩子都明白的道理——若是你真能理解武学真谛,飞花落叶,潮起潮落,也能有所悟,若是不能,偷遍了天下典籍,也不过是个抄书的。”

龙雀没言声,只是长长地叹了口气。
他们几人中,别人对此或者没概念,周子舒却是明白的,无论是偷取别家秘籍,还是对外人泄露本门功夫,都是江湖中的大忌,他一听,就明白当年赵敬赵大侠被逐出家门的原因了,便忍不住问道:“你说的那几个人,可是当年五大家族中的后起之秀,譬如赵敬高崇沈慎之辈?”
——难怪高大侠对琉璃甲的事三缄其口,到最后也含糊其辞。

龙雀点点头,惨淡地笑道:“不错,可笑我们那时还自以为是开了先河,打破所有门派界限——而容炫拿出来的,便是半本六合心法。”
其他几人的目光,便不由自主地集中在了叶白衣身上,周子舒忍不住问道:“前辈,六合心法,到底是什么东西?”

叶白衣皱皱眉,难得地没有大放厥词,说道:“六合心法传说是上古之物,真正的六合心法其实早已失传,我一个……朋友偶然得到它的残卷,用了二十年的时间,自己补全了一份,分为上下两卷,下卷被容炫盗走,上卷当年留在长明山上,被他……被我们毁去了。”

周子舒立刻从他的话里得到了两个信息,一个是长明山上有一个和叶白衣同辈论交的人,一个是这人敢补全上古之物,绝对也是个高人,再联想到叶白衣那句“我几时说过我是古僧”,便眉峰轻挑了一下,心道难不成那个人才是真正的长明山古僧?
那么叶白衣打着古僧的名号独自下山,是因为真正的古僧无法行动,还是……已经不在人世?

这些念头在他心头只一瞬便划过,只听龙雀继续道:“我们都看过那半卷古书,里面的内容实在太过高玄深邃,没有人能参透。那段日子里,每个人都是废寝忘食,如饥似渴地在浩如烟海的典籍里翻找,希望能找到一点蛛丝马迹,来注释那本心法——它的吸引力实在太大了,容炫说,能参透那本书,便是能参透八荒六合,真正天人合一。”

那是一种亘古传说的境界,所有人都在追求着那个境界,会当凌绝顶,没有人能抵挡住那种诱惑。
然而这事件从来不曾有所谓捷径,比如天材地宝永远都长在最危险的地方,越是能让人变得强大的东西,对人心智的考验也便越是严酷,越是高深的武功,也就越是容易走火入魔。

这回叶白衣也沉默了。

“容炫是我们中走得最远的,也是执念最深的。他几乎要沉迷在那本心法里,可我们谁也没发觉,因为我们当时都在沉迷——直到有一天,他说他终于参透了,所谓六合心法的本意,便是破而后立,不破不立。”

叶白衣一震,喃喃道:“什么……”

龙雀的手有些发抖,他全身都在发抖:“六合心法里说‘行至绝处,方窥天门’,何为行至绝处呢?可以是自废武功,可以是自断经脉,甚至可以是自绝性命……”
叶白衣脸上现出一个古怪之极的神色,问道:“你们是这么想的?”

龙雀方才点头,便见叶白衣忽然失声大笑起来,他大笑起来的时候脸也僵硬,眼角生搬硬套也挤不出一个笑纹,反而是不自然地抽动着,竟然隐隐生出一股悲意来:“自废武功,自断经脉,自绝性命……哈哈,亏你们想得出来。”

龙雀木然道:“那时我们都已经疯了。每个人都变得越来越容易心浮气躁,尤以容炫为甚。他说,想成第一等事,便要有第一等的胆量,要敢走别人不敢想的路……当时羽追已经身怀六甲,我虽然受了那妖书的影响,却也没到抛妻弃子的地步,于是第一个退出,此事凶险,他们便让我护法。”

他深吸了一口气:“他们选了时辰,便坐成一圈,不成功,便成仁,但想不到真到了那时候,除了容炫,其他人却不约而同地悬崖勒马了。”
叶白衣冷冷地道:“旁人练武,不过是为了身份地位、野心事业,都不是为了武功本身,不值得冒这么大的风险,却只有容炫那小子才是真正的武痴,这有什么想不到的?”

龙雀点点头,道:“他自断了心脉,脸上还带着笑,却已气绝。我们大气也不敢出地等了不知多久,才明白,原来他错了……一场大梦至此方醒,我们所有人,或坐或站,都傻了。容夫人虽不会武功,可神医谷出身,活人无数,自然不甘心丈夫就这么死了,她冷静下来,拿出一十八根银针,度入容炫胸口中,整整三个时辰,硬是保住了他胸口一点热气,竟还有了微弱的呼吸,我们都以为他活了,可他却醒不过来,分明只是个活死人。”

“容夫人以泪洗面了三天,最后决定回神医谷,盗取阴阳册。她不会武功,此行凶险,于是我随着她同行而去,算来还是我亲手将那东西带进尘世间。”

温客行忽然望向周子舒,抿抿嘴唇,第一次打断龙雀说话,插嘴问道:“那……阴阳册,当真能把断绝了心脉的人都救回来么?”

周子舒闻言呆了片刻,一抬头,却正好对上他的目光,忽然觉得胸口一热——连南疆大巫都摇了头、已成死局的伤,竟还有人替他念念不忘地记着,这是何必呢?他茫然地想着,世人如萍水相逢,不过同为他乡之客一场,难不成……那人竟是真心的么?
便再一次情不自禁地别过目光,只觉温客行落在他身上的视线,仿佛有重量有温度似的。

龙雀冷笑道:“一本医书,真的是圣物,那神医谷是什么地方,挂着悬壶济世的牌,还能藏着掖着不成么?所谓阴阳册,乃是转移之术,要修补一个人的心脉,便要拿一个活生生的、刚从别人身上掏出来的心来换……是哪门子的圣物?”

周子舒问道:“容夫人真的……”

龙雀沉默了半晌,才叹道:“亲疏远近,人之常情,她不是圣人,不过是个为了丈夫,叛出师门的女人,这当中是非,不是我们这些外人能说出来的。”

“容炫是活了。”叶白衣道。

“是。”龙雀说道,“他不但活了,不知是机缘巧合,还是那心法确实如此妖异,他醒过来以后,体内真气暴涨,生死一番,竟真的参透了半本,连让容夫人靠在他肩头哭一场失而复得的机会都没给,便直接去闭关,要将那上半本补全出来。”

叶白衣评价道:“小畜生。”

龙雀接着道:“之后发生了什么,我知道得也并不详尽,内子临盆,我只顾着陪着她,她生产时凶险极了,大夫勉强把她们母子从鬼门关拉了回来,可那之后,她身子便被掏空了,我陪了她整整半年,最后连大夫都无力回天,终于……”

他说着,眼角落下泪来,缓缓地摇摇头,说道:“我心灰意懒,一位朋友陪我回去找他们,是想就此别过了……回到武库之处,谁知好巧不巧,正好撞见了容夫人重伤濒死,她胸口插着容炫的剑,容炫两只手全是血,也不知是傻了还是从疯魔里回过味来,只是在一边呆呆地看着她。我那位朋友一时冲动,提剑向他砍去,我想拦住,已经来不及。幸而容炫心意动摇,无心恋战,跑了,当时琉璃甲已经不见了踪影,容夫人临死,便将那武库的钥匙交付给了我那位朋友,我们发了毒誓,这辈子绝不泄露出一个字,叫那武库再无人能打开。”

他话音落下,几人都是半晌无言,好久,周子舒才问道:“便有了后来容炫狂性大发,被人追杀遁入鬼谷,之后被围攻致死的事么?”
龙雀叹了口气,道:“那时我便已经回到傀儡庄了,再不问世事,约莫,就是那样的吧。”

“死得好。”叶白衣合上眼,双手紧紧地攥住白衣剑剑柄,手背上的青筋都爆了出来,那剑柄竟被他生生捏成了齑粉,剑刃划伤了他的手掌,呛啷落地,叶白衣像是无所知觉一般,只是一字一顿地又重复了一回,“死得……好。”

说完,他招呼都不打一声,转身便走,竟晃了几晃,没了踪影。
张成岭从头到尾听得半懂不懂,看看他们一个两个都沉寂,便忍不住大着胆子开口问道:“老伯伯,你要怎么办呢?”

龙雀思量了半晌,摸索着碰到周子舒的衣角,低声道:“年轻人,做点好事,拿你那剑,给我个痛快吧,龙孝那孽障不让我死,如今他也去见了阎王,我也能下去,和他好好算账啦!”

周子舒还没来得及言语,温客行却走上来,弯下腰,小心地扶住龙雀的身体,伸出手掌,抵在他胸口,竟难得正色恭谨地说道:“我瞬间便能震碎你经脉,会很痛快,前辈,你想好了。”

龙雀大笑起来:“好啊,好,你这是积德行善,动手……”
他“手”字话音才落,温客行软软的搭在那里的手指突然发力,龙雀大笑未止,全身便抽动了一下,那笑容就永远地留在了他脸上。

张成岭简直不敢相信,怔怔地道:“老伯伯……”
温客行伸手将龙雀的眼睛合上,又叫他平躺好,摸了摸张成岭的头,说道:“别再折辱他了,他是个英雄,也该死得像个英雄。”
他顿了顿,对周子舒道:“我想留一阵子,算给他送行。”

周子舒扶着床柱站起身来,应道:“好。”
便要往外走去,温客行叫住他:“阿絮,你和我一起留下来吧,养养你的伤。”

周子舒笑道:“养得好这个,养得好那个么?既然养不好,我还是抓紧时间吃喝玩乐比较划算……”
温客行低头一哂,轻声道:“那你……就当在这陪我待几天吧?”

周子舒脚步顿住,沉默了好一会,这才道:“好。”
作者有话要说:

坏道定制的封面,大家都说太难看了,于是……决定重新换一个,明天编编说去沟通一下,看看能不能撤换封面,不能的话,恐怕我要重开一次,实在对不起大家,尤其是已经买了的孩子
重开的话钱会退回到账户,只能麻烦各位重新填写一次订单了,不好意思

分享到:
赞(14)

评论3

  • 您的称呼
  1. 拿着钥匙的是不是温客行的父亲?

    匿名2018/11/14 00:11:24回复
  2. 你是说温如玉,还是容炫。因为我觉得温客行的生父可能是容炫

    我的名字此处省略2019/01/06 13:04:52回复
    • 文章过半依然一脸懵逼的我……(ಥ_ಥ)

      陈栎媱2019/01/16 20:27:44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