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章 燃业火鬼神降皇城 3

光是这个形态已经很难对付了,再多出一把剑,岂非如虎添翼?

谢怜预感不妙,冲下面喊道:“各位,当心啊!”

众鬼打老鼠打得正热火朝天,闻言纷纷仰头,惊呼道:“好大的大伯公……啊不,谢道长啊!”

“城主在上面好像玩儿的很开心的样子噶!”

谢怜道:“不我们不是在玩儿……”话音未落,那燃烧着的利剑便挟着铺天盖地的杀气斩来。谢怜放开了手,堪堪避过,为这一击的剑气和热浪暗暗心惊。

那巨石神像原本就只是与对方勉强抗衡,这下可好,简直无力还手了!

危急之下,他不禁想再召几名武神化剑助阵,但权一真现在在黑水里和骨龙的碎尸一起漫游疗伤,郎千秋要一人当做百人用、支撑着人阵中愈加狂乱的怨灵们,风信慕情不知道怎么回事从下来就没看到影,只有裴茗有空,但他也在浑身焦黑地一边打老鼠、一边吐烟圈,死活不肯被雨师比下去,八成也是指望不上的,竟然无人可用!

这时,地面上一个声音道:“等等殿下!你的剑,马上就来了!”

喊话的是国师。谢怜扑到玉冠台边,道:“什么?我的剑在哪里?”

国师双手拢在嘴边,道:“血雨探花,开缩地千里!开到铜炉山!剑来了!”

花城果断抛出一枚骰子,道:“开!”

上空的漆黑的云层里,有什么东西轰隆轰隆的。须臾,谢怜微微眯起眼,向上望去。

真的有一把剑!

神像一跃而上,长剑在手,谢怜握紧了双手结出的印,巨石神像也握紧了手中的剑柄,向“仙京”挥剑一斩!

对方也立即挺剑迎击,然而,两剑相击,发生了一件所有人都没想到的事——谢怜手中的剑,直接斩断了那把火焰巨剑!

惊天动地的金石断裂之声中,那魔火巨人颓然止势。

突然之间,四分五裂。随即,急速坠向地面。

谢怜也万万没有料到,这把剑居然如此之强,居然一击绝杀?看着巨石神像手中那剑,完全愣住了。

光华流转,锋利至极。这是什么剑?

想起国师让花城把缩地千里开到铜炉山,他顿时明白——这恐怕,是那三座山怪的身躯炼出来的一把剑!

不过,眼下来不及多想了。这个庞然大物如果砸下去了,那可不是好玩儿的。谢怜立即操纵着巨石神像飞身下去,一把抱住那一大团即将散架的石块,改变方向,向一旁飞了一段距离,小心翼翼地捡了一处较偏远的地方落下。最后,那巨石神像才把剑插|回腰间,立定原地,一手扶剑,另一手掌心托出两人,宛如拈花之态,一动不动,再次微笑起来,回归花冠武神之姿。

一块落石也没有砸到地上。皇城众人,毫发无损!

好半晌,地上的人人神神鬼鬼面面相觑,这才道:“搞……搞定啦?”

谢怜和花城也从巨石神像的掌心上跳了下来,与众人汇合。师青玄的冷汗早已转换为热汗,把扇了一下再次坏掉的风师扇往腰间一插,一拐一瘸、连跳带拖地蹦过去道:“太子殿下!没事了吗?解决了吗?”

其他神官也凑了几个过去:“帝……君吾呢?太子殿下你打败他了吗?死了吗?”

一旁国师道:“怎么可能?太子殿下……他不会这么容易就被打败的。”

花城对谢怜伸出一手,道:“哥哥,我们上去找吧。”

谢怜点头,把手给他,花城轻轻一拉,就把他拉上了废墟。众鬼本已经对被打得七零八落的食尸鼠失去了兴趣,都跳了上来,干劲十足地嚷嚷着要“抄仙京”,花城却又道:“离远点,闲杂人等非人等都不要靠近。”不然,真撞上君吾,就是送死。闻言,众鬼只好又跳了回去,继续守在下面。

可是,被斩成一团废墟的前仙京里,根本没有君吾的踪迹。谢怜和花城先找了一轮,又把破败的神武殿的金顶掀开,并没有见到任何人。

这时,郎千秋突然对裴茗道:“裴将军!我有要事,麻烦你来帮我顶一下。”

裴茗打的老鼠没有雨师多,正憋屈郁闷,莫名其妙被他拉过去顶阵,摸了摸鼻子,也没说什么。郎千秋跃上废墟一通乱翻,终于,掀开了一片坍塌的屋顶,道:“找到了!”

谢怜一听,过去道:“千秋当心!”

他还以为郎千秋是找到了君吾,谁知,他找到的却是一团焦黑的东西,仿佛一只蜷缩着的巨大虫壳,里面还传出小小的咳嗽声。

谢怜心头一紧,赶紧和郎千秋一起把这焦黑的壳子剥开一看,里面居然滚出一个小儿,蜷着身体抱着头,浑身通红,似乎是给烫的,不过性命无忧,还在咳嗽。

他滚出来后,一团绿油油的鬼火也鬼鬼祟祟地飘了出来。谢怜道:“这是……”

郎千秋一把抓住那团鬼火,双目喷火,道:“苍天有眼叫你戚容还没死透,还是落到我手里!”

这下,戚容可算是变成了真正的“青灯夜游”了。想来,君吾打出那一道火时,戚容把谷子护住了,这小儿才没被烧死。谢怜不禁有些意外,毕竟,以戚容的性子,惹|火上身,先把谷子扔出去挡火才是他会干的事。

花城却一下就看出他在想什么了,道:“就算他把那小儿丢出去挡火也根本挡不了多少,瞬间就烧成灰了。挡和护,对他来说相差并不大。”

话是这个理,不过,那也是护了。戚容被烧得只剩下一团绿油油的鬼火,居然还没散,被郎千秋逮个正着,吓得哇啦大叫起来。刚刚得救的谷子一下了醒了,抱住郎千秋的腿,道:“哥哥,别杀我爹!”

郎千秋怒道:“放开!我警告你,你求我也没用的,我不会手下留情的!”说完抓得更紧。戚容是他灭族仇人,这事谢怜无法介入,但怕他怒了不小心打伤谷子,想上去先把谷子拉开,谁知谷子又扑过来抱住他道:“破烂哥哥快救我爹!”

谢怜道:“谷子……那个真的不是你爹。你看他怎么对你还不知道吗?”

谷子却道:“那个是我爹啊!我爹以前对我不好,但后来对我很好了,经常给我吃肉,还说要带我到漂亮大房子里住……他对我很好的,破烂哥哥你救救他好不好?”

戚容骂了起来:“蠢儿子不要求他!这朵黑心的雪莲不会救你老子的!他巴不得你老子我死了,他才不在乎我的死活呢!”

花城侧目道:“你是担心郎千秋弄不死你,一定要让我也参与吗?”

戚容还是很怕他的,一听他说话,整团鬼火都缩了一下。但横竖都是要死,还是豁出去了,道:“狗花城,我才不怕你咧!谢怜,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我把你当天神,但是你!你把我当什么?你根本不把我当回事!你嫌弃我,觉得我是傻瓜,疯子,我有病,对我不屑。你根本从来都瞧不起我!你有什么资格瞧不起我?你连区区永安都灭不了,你个废物!”

“你……”

谢怜只说了一个字,虽然花城并没动,但他预感到什么,还是赶紧先拉住他,道:“算了,算了。”

花城连假笑也不想费心,哼了一声道:“瞧不起你又如何,你从头到脚有哪一点让人瞧得起的吗?”

戚容愤愤不平、气急败坏地道:“我呸,我呸,我呸!你们、你们瞧不起我又怎么样?老子……老子……老子有儿子!”

“……”

“……”

戚容狂笑起来:“嘿嘿!虽然是个便宜捡的,但也比你这个断子绝孙的不|举孬种要好!你再过八百年也别想有!呵呵哈哈哈……”

谢怜和花城无言相望。花城也不想再跟戚容浪费言语了,只对谢怜挑了挑眉,以口型道:“那可不一定。”

谢怜知道他是开玩笑,无奈笑笑。谁知,笑着笑着,戚容的狂笑声越来越小。那团上蹿下跳、绿油油的鬼火,终是熄灭了。

郎千秋也不知道是戚容的鬼火是自己熄灭的还是被他生生掐灭的,愣愣的。谷子也愣愣的,上去一根一根掰开他的手指,没有看到东西,又在地上那摊焦黑的残渣里乱扒,扒得满手黑灰,也没看到绿光,忍不住拉着郎千秋的衣角,道:“我爹呢……”

他问郎千秋,郎千秋不知道该说什么,望向谢怜。谢怜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叹了口气,转身就走。身后传来谷子不断的发问声:“哥哥,我爹呢?他还在吧?他说他已经修炼成什么……三界最厉害的大王,不会死的。他还在的吧?”

烦死人的戚容终于消失了。

然而,谢怜不光不知该说什么,连此刻自己是什么心情都弄不明白。

其实,仔细想想,戚容的话,他好像的确无法反驳。从小到大,对这个表弟,他好像真的谈不上有多瞧得起。

一开始他对戚容是怜悯,后来是无奈、头痛、尽力无视,眼不见为净。一定要说他“嫌弃”戚容的话,好像……也的确是挺嫌弃的。

不止是嫌弃。曾经也憎恨戚容恨到想把他的骨灰碾碎、抛洒在大江南北。但过了这么久,经历了这么多事,再回头看戚容,真的除了烦,就只剩下累。甚至可能是嫌弃加一点无所谓了。

无喜无悲。

一番搜索,一无所获。下了废墟,师青玄在地上等候多时了,道:“太子殿下,如何?”

谢怜摇摇头,道:“没找到他。”

“怎么会没找到?!”

众神官讨论了起来:“会不会真的已经死了?灰飞烟灭了之类的。”

“如果藏起来了,那也太可怕了!”

“那能藏到哪儿啊?这么多人都看着呢?”

师青玄望了一圈,又道:“太子殿下,有个问题,从刚才起我就一直想问了。南阳和玄真呢?”

真的,众人都好一阵没看见风信和慕情了。众神官又七嘴八舌起来:“两位将军该不会和裴将军一样,被关在仙京自己殿里没出来吧?”

“不会吧……我当时看到南阳将军出来了的!而且,他当时好像在找什么人……”

分享到:
赞(46)

评论12

  • 您的称呼
  1. 有一..喜欢戚容

    千千2019/02/15 22:10:21回复
  2. 戚容就是嘴碎,就是被惯坏了,就是爱吹牛,就是目中无人……可是再也没有这么一个聒噪的人在耳边叫,真的很不适应啊……

    小长2019/03/05 23:14:13回复
  3. 谷子要咋办哪?

    苑中遇雪2019/03/24 19:57:47回复
  4. 戚容居然死了,引玉殿下也死了。呜呜呜

    舟渡2019/05/21 11:12:06回复
  5. 打起精神来啊姐妹们,引玉殿下后来被复活了,就是番外里面的那个黑衣人,戚容的鬼火被养魂了,也会恢复的

    wocccc这章虐了π_π2019/05/22 21:53:17回复
  6. 哼哼有的绝看上去很风光其实连儿子都没有~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绿色公子

    陈栎媱2019/06/05 21:21:43回复
  7. 你再过八百年也别想有!
    花城:“那可不一定。”
    谢怜知道他是开玩笑,无奈笑笑。(我觉得花花就是有这个自信哈哈哈)

    匿名2019/06/07 12:59:32回复
  8. 狗花城……狗日的谢怜……我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真相_(:з」∠)_

    匿名2019/06/09 09:55:40回复
  9. 狗花城……狗日的谢怜……我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真相_(:з」∠)_

    匿名2019/06/09 09:56:23回复
  10. 我觉得戚容生前把大部分的良心放在了谢身上(虽然方式不对),死后仅存的良心都给了谷子

    云层2019/06/19 11:04:19回复
  11. 狗花城……狗日的谢怜……我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真相_(:з」∠)_
    哈哈哈哈……好像真的哎

    青鬼戚容天下第一2019/07/17 14:00:16回复
  12. 戚容……那位绿色的公子……死了吗……?为什么啊……其实觉得戚容挺好的

    林秋石老母亲2019/07/18 23:57:43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