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燃业火鬼神降皇城

赶紧去皇城!

花城道:“这里你可以不用管了,它们会自己处理的。”

国师把引玉的身体放上鱼骨背,那条骨鱼便载着骨龙头和权一真、引玉游向远方。其他骨鱼则去叼那些散落在四下的骨龙骨节,把它们拼凑在一起,慢慢修复。看样子,它们的确会自己处理。

刻不容缓,谢怜二话不说,立即驱动巨石神像向天而起。众神官道:“太子殿下你去哪儿?”

“你该不会是想去追他吧?!好不容易才逃脱……”

谢怜道:“非追不可,他到人多的地方去了!没时间了请诸位抓稳!”

花城指间翻出一枚骰子,沉声道:“哥哥,准备好了吗?”

谢怜点头。花城将那骰子一抛,道:“缩地千里,开!”

巨石神像蓄足了法力,全力向上冲去!

穿过云层,果然看见了前方把一大片黑压压的天际都映得红彤彤的魔火巨人。他们也来到皇城上空了!

地上众人看到天空中突然出现一个如此庞大的燃烧着的怪物,缓缓下降,向他们逼近,有的惊呆了,有的开始尖叫,有的就快吓得转身就跑,师青玄也倒抽了几口冷气,但马上反应过来,在人群中声嘶力竭地喝道:“没事的!!!大家不要慌!它下不来的,会有人拦住他的!天上有神仙在帮我们!!!”@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是不是真的啊老风!那么大怪物一巴掌拍下来可不是闹着好玩儿的!”

师青玄狂笑道:“真的!你们看我不也在这里吗,要死我先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又紧张到失智了。谢怜操纵着巨石神像飞过去,闪过它吐出的几道火墙,抓住那魔火巨人,拼命往上拉,不让它继续逼近地面,一边道:“诸位快下去!”

众神官坐了一路的神像,早就被谢怜的操纵风格吓得半死,巴不得快下来,忙不迭下饺子一样跳了下去。甫一落地,看到师青玄都是一愣:“风师大人?你怎么在这儿?”

“你怎么这幅样子……”

师青玄大喜,道:“不要问这么多了,来来来,快加入我们,加入人阵帮忙撑一下,不能让里面的怨灵冲出来了!”

大多数神官犹犹豫豫的,郎千秋第一个冲了过去,道:“我来助你!”

有人带头,其他神官这才陆陆续续加入。人阵再一次壮大,并且牢固了不少。谢怜刚松了一口气,继续把那魔火巨人向上拖去,却听一阵轧轧巨响。那魔火巨人,居然又一次解体了!

它的一条腿脱离身体,向下方飞去。就算只有一条腿,也可以砸死一大片了。不止那人阵,恐怕整条街都能被砸烂!

谁知,那条腿飞到一半,忽然四分五裂,在空中爆碎了。

千万星星点点的火花,带着溶于黑夜的小小粒子,铺天盖地地散落了下来,仿佛一场盛大烟花后如雨落下的烟沙,毫无杀伤力。谢怜道:“它怎么会自己爆开?”

这时,一个身影从那烟花的中心逆空而上,几下起落,落到魔火巨人身上。谢怜定睛一看,喜道:“裴将军,你没事啊,太好了!”他可是已经在心里记下了要给裴茗做法事呢!

裴茗一手持剑,另一手把头发往后抹去,发型不乱,风度不减,道:“有点事,但没大事。”

又是烧又是煮的也没熟,武神们的生命力果然都很顽强。谢怜又道:“半月他们呢?”

花城道:“无事。哥哥你看,他们在那里。”

谢怜转头一看,果然,远处,半月带着裴宿落在一座屋子的屋顶上。看来那明光殿被封得严严实实,沸腾的黑海水没有完全灌进去,大家都没什么大事。谢怜又道:“宣姬他们呢?”

一个声音得意地道:“当然是被我打败了!”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这声音是从裴茗手上发出来的,谢怜这才发现,裴茗手上的剑,居然是明光!

他道:“裴将军你怎么敢拿着明光剑?”

裴茗道:“这个比较复杂。”

容广却道:“呵呵呵呵,有什么复杂的,不就是你给我跪下来道歉说你错了求我原谅吗!哈哈哈哈哈哈哈痛快痛快痛快!”

“……”

“……”

谢怜也大概猜到了。多半是三鬼还没杀人,却先因“分赃不均”自己打了起来。容广大获全胜踢开了宣姬和刻磨,这时候外面却轰隆轰隆的,开始飞天遁地,形势危急冲不出去,唯有联手。他念念不忘逼着裴茗认错帮忙,裴茗如他所愿向他认错道歉,他就痛快了。

那魔火巨人失了一条腿,却也不气,慢条斯理地开始重组。其他部位的石块和金殿向缺漏之处移去。不一会儿便重组完毕,依旧是一个巨人,只是稍小了一些尺寸。

裴茗握着明光剑,向神武殿冲去。谢怜道:“裴将军小心!”

不过,明光剑在手,裴茗的攻击力突然大涨。容广虽然性格差劲且心术不正,但不愧是他多年的老部下,这二人最懂该如何配合彼此。权一真还没靠近神武殿就被拍了几掌,前进路上障碍重重,裴茗却冲得比他更远,直接杀入了神武殿!

容广在明光剑里边战边发出斥责声:“看到没有!我早就跟你说了,我们两个联手是天下无敌的,没有推不翻的东西!你要是早听我的来,现在怎么会几百年了还只是个明光将军?!”

裴茗额头青筋凸起,道:“你能不能别说了?!”

戚容就躲在神武殿边,叫嚣道:“死种马,劝你不要上来找死!”

明光啪的一剑就抽了过去:“这个绿色的什么玩意儿,别挡路!”

戚容被这一剑抽得险些转了几个圈,谷子抱着他大腿好容易才稳住他,担心地道:“爹……你没事吧?”

戚容在谷子面前丢了丑,勃然大怒,但看裴茗杀气腾腾,又不敢上去硬碰硬,嘴硬道:“又用卑鄙的手段!”

谁知,谷子却没应声了,反而“咚”的一下倒在地上。低头一看,谷子一动不动,戚容瞪眼抓起谷子,提起他的领子狂甩不止,道:“傻儿子,你闹什么?”

谷子好像睡着了,闭着眼,额头滚烫。谢怜死命拉着那魔火巨人,也注意到了下方,道:“戚容!你还不赶紧离开,那里一直在烧,又是上天又是下水的,那孩子太小了他会死的!”

戚容仰头骂道:“你少来教训我!你唬谁呢,这小崽子是贱养的,有这么容易死?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就是想骗走我,我一离开这里你肯定要对我下毒手!”就算谢怜不动他,郎千秋可一直等着他呢!

那边,裴茗和君吾已经战了起来。戚容被战火燎得时不时大叫一声,跳来跳去躲避,谢怜怒道:“你一只鬼都受不了这火,你还指望一个小儿能受得了?!”

被戚容夹在腋下的谷子脸都烧得通红了,戚容却嘴硬道:“就不走!就不走!哇!!!”一阵烈焰袭来,灼浪扑面,戚容连滚带爬跑了一圈,忍不住蹦起来嚷道:“那个君吾老……老大!你火能不能别烧这么猛!烧到你……我了!”

谢怜总觉得他想说的是“君吾老贼,你烧到你老子我了!”,惜命,没敢说出来。君吾哪里会理他,正与裴茗战着,面带诡异微笑。戚容四周的火势越来越大,简直没地方落脚。他虽然是鬼,烧他不死,但也给烫得难受,简直快没地方落脚了。不多时,他夹在腋下的谷子也惨叫了一声,好像被火燎到了。戚容把他提起来一看,果然,额头有一片血淋淋的,肩头也被烧破了一个大洞,露出被烧伤的肩膀。

谷子给生生烧醒了,哇哇大哭起来,他什么都不知道,抱着戚容道:“爹,好疼啊!我害怕!”

戚容额头直冒冷汗,僵着嘴角不知道该说什么。谷子捂着伤口,一把鼻涕一把泪地道:“爹,我们会不会被烧死在这里?”

戚容嗫嚅道:“这……这,这个……”@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谷子抽抽地道:“虽然你这个地盘好像很漂亮,但是好像不太好,这里的人也好像都对我们不太好,要不然,我们还是换个地方住吧……”

戚容实在忍不住了。

他冲进殿里,想上去抓君吾又不敢靠近,远远喊道:“打个商量君……老大!你放火没关系,反正这里是你的地盘,你爱怎么放随便放,不过,呵呵呵……”

谢怜要给他这犯傻的举动气得从玉冠台上载下去了,道:“别上去找死,你下来就是了!我保证不动你!”

戚容根本不听他的,见君吾无动于衷,完全不把他放在眼里,谷子哭得哇哇的,大概是又觉得在便宜儿子面前丢了脸,冲上去骂道:“你哪来那么大火气,让你别烧了没听到吗?!”

谢怜道:“戚容!!!”

还没靠近,君吾一扬手,一团火瞬间将他整个人包围!

戚容发出尖锐的惨叫声。谢怜道:“谷子!”

这么大的火,戚容不给烧成渣也要元气大伤,谷子还不得直接成灰?

裴茗也看到戚容腋下一直夹着个小儿,有心施救,但君吾渐占上风,他脱不开身,算着时间大概也没救了,道:“帝君,几岁小儿不必下此毒手吧!”

但谢怜和他都知道,君吾眼里已经没有什么小儿不小儿了。他能看到的,只有敌人和挡他路的人,一掌挥出,一团烈焰裹挟着裴茗一起飞了出去。

下方众多神官惊道:“裴将军着火了!”

正在此时,瓢泼大雨倾盆而下,虽然浇不熄那巨人身上的战火,但却浇熄的裴茗身上的火。人群中,一道黑影跃上空中,接住了下落的裴茗。

分享到:
赞(28)

评论3

  • 您的称呼
  1. 哈哈肯定是雨师接住了老裴

    争渡晚回舟2019/02/19 08:03:39回复
  2. 戚容已经把谷子当成儿子了

    小长2019/03/05 23:05:40回复
  3. 戚容这段有点虐

    闻舟渡我2019/04/21 13:29:23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