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翻天地空斗火魔城 2

那座原先是仙京的火焰魔城在空中颤动,咔咔作响。无数燃烧的石块滚滚落下,坠入水中,而城体则缓缓翻转过来。

它原先是较平的一片,现在却整个竖了起来,并且开始分解。坐落在仙京地面上的众多神殿在上面移动着位置,原本一座完整的巨城,居然缓缓裂为了七八大块!

有神官道:“是不是被打塌了?要散架了?”

谢怜道:“怎么可能那么容易?这恐怕是……”

他还没说完,那“裂开”的七八块城体便开始迅速重新组合。巨石轧轧之声不断,这边的神官们看着看着,眼睛越睁越大,有的嘴巴也一并打开了。

那火焰魔城,不是散架了,而是解体重组了。

重组后的它……变成了一个火焰巨人!

那巨人从沉睡中被唤醒,直立在空中。那些灿灿的金殿几乎覆盖了它全身,仿佛周身覆满铠甲,无坚不摧。它取代了仙京,与谢怜的巨石神像在空中对峙。

而两边一对比,谢怜这边居然被称得娇小无比,有点可怜,像个孩子站在成人对面。这尊巨石神像完全可称得上庞然大物了,但这火焰巨人,却可当一声“顶天立地”,起码大上了五六倍,令人震撼到寒毛倒竖,仿佛一脚踩下去,一座城池便要在它脚下覆灭!

重组彻底完成后,那魔火巨人微微转头,口中吐出一道火焰,扫向那四条骨龙。火焰墙斩断了那四道水枪,四条骨龙见势不好,纷纷扎入海中,它则双足落到海面上,如行平地,稳稳地向巨石神像走来。

那巨人的头顶上便是神武殿,君吾就端坐在殿中,散发出可怕的压迫感。众神官简直要窒息了:“太子殿下不要站着了,急死我了快逃啊!”

“打不过的绝对打不过的!醒醒吧太子殿下它比你大上好几倍啊!”

谢怜却道:“总不能一直逃啊。打不过也不能到别的地方去了。”

众神官先是一懵,这才反应过来。他们的确是没法儿一直逃,万一花城不给提供法力的话,只凭他们的法力,总会耗到这神像再也飞不动。总要在一个地方打一场的。

而与其把那火焰巨人引到人多之处,还不如就在这里解决。至少这黑水鬼蜮的海平面上,空无一人,不会殃及普通人!

虽然身为神官理应如此考虑,但面对一个如此来势汹汹的魔火巨人,想到要以这个东西为对手背水一战,背的还是黑水,怎可能心中不犯怵。但即便如此,也不好意思第一个开口喊谢怜快带他们逃到人多的地方去。于是,谢怜道:“诸位抓稳了,小心别掉下去!黑水鬼蜮入水即沉!”

那火焰巨人冲比他小了好几倍的石神像伸出手掌,似乎要抓住它,谢怜灵活闪开,腾挪跳跃,抓着神像的神官方时而翻倒时而急转,时而上升时而下坠,惊险刺激至极,尖叫之声此起彼伏。别说这里大多不是武神整天都是坐殿的了,就算是武神也少有这样的战斗经历。谢怜听到权一真喊道:“你没有武器!你要一把武器!”

众神官也实在忍不住了,道:“是啊太子殿下!没有武器你很难打赢的!”

谢怜道:“我正在想什么可以当武器!”若邪兴奋地把身体扭了好几道弯,往他面前凑,谢怜推开它道:“谢谢,但是你不行,你太小了!”

这时,花城道:“要武器也不是没有。先用这个凑合着吧。”

说完,谢怜又听到几声尖啸。那四条被魔火巨人喷火喷进海底的骨龙又钻了出来,围住了巨石神像的四面。众神官不由心惊:“它们想干什么?”

它们围着自然不是要攻击的,谢怜看着它们,一条咬住另一条的尾巴,四条长长的骨龙,最终连成了一条奇长的骨龙!

那条咬尾骨龙一跃而起,朝这边飞来。谢怜不假思索一抬手,那巨石神像一把抓住了它。谢怜则道:“这是……”

骨龙鞭!

像他以往驱动若邪那样操纵它便行了!

谢怜一扬手,一骨龙抽去,直取那魔火巨人的脑袋。那魔火巨人也一扬手,抓住鞭尾。然而,那骨龙鞭却突然从中间断裂,巨石神像一步上前,持鞭抽中他脑袋。火焰巨人仿佛吃痛,松手,而被他抓住的那截骨龙又游了回去,再次接回谢怜手上。

这骨龙鞭可接可卸,灵活至极。时而两分,时而四合,加上巨石神像身手也灵活至极,突然变得极难对付。众神官已经在颠来倒去的狂风中被摧残得发型狂野,衣摆罩头,道:“没想到太子殿下还有两手嘛!”

“我只见过他收破烂,没想到还真是武神出身啊。”

国师道:“前面那个没想到可以去掉。也不用特地强调收破烂的!”

谢怜:“呃,哈哈哈……”

那道奇长无比的咬尾骨龙鞭仿佛一道惨白的铁链,喀啦啦地缠住了对手。那魔火巨人身体一沉。随即,众神官反应过来了:“快快快,快把它拉进海里!”

这战场下方,可就是黑水鬼蜮——入水即沉啊!

巨石神像拽住那骨龙链,谢怜咬牙使力,道:“给我下来!”

那魔火巨人果然又沉了一点。众神官赶紧再次七百手八百脚地给巨石神像传法力,嚷道:“沉!沉!快沉!”

听着他们异口同声冲君吾喊着“沉”,谢怜心中微寒,抬头望向那巨石神像头顶的神武殿。不知为何,虽然完全看不清里面的人此刻的神情,但他总觉得,君吾在冷笑。

一番僵持苦斗,那魔火巨人果真渐渐被拉进了海底。它身上的火焰还在燃烧,沉入水中也没有熄灭,反而从漆黑的深海里发出红光,映得海水也发光发红。随着骨龙们将它越拉越深,渐渐的红光才消失。众神官纷纷松了口气,谢怜却是完全不敢放松警惕。

好半天都没有声息,谢怜又想起裴茗没有应声,也没听到半月他们的声音,多半被一起拉进海底了,这回,只怕是真的凶多吉少了。

正在此时,下方的海面咕咚咕咚翻起了泡泡。

咕咚咕咚,不断扩散,且激荡起来,还冒出阵阵白烟。

海水被煮沸了!

谢怜心道糟糕,正要向上飞去,一只手却突然破水而出、一把捉住了巨石神像的脚踝!

谢怜感觉身体猛地往下一沉,往下一看,那魔火巨人,居然又爬上来了!

它的胸口已经露出了海面,湿淋淋的,身上的火焰灭了一大半,但正在重新燃起。那咬尾骨龙锁链还缠在它身上,可明显也已经拉不住他了。

君吾的笑声回荡在整个海面上,无处不在,不是狂笑,也不是冷笑,说不清道不明,反而更令人毛骨悚然。在那魔火巨人的拉扯之下,巨石神像的小半个身体都浸入了沸水之中,原本站得靠下的神官们都拼命往上爬。就连站在巨石神像最上方玉冠台里的谢怜都感到了令人窒息的蒸腾热气,额头直冒汗,热得汗流浃背。

这要是被拉进海里了,从头到尾都要熟透了!

不行,别的武器都不能发挥到最强。他还是需要一把剑!

忽然,他听到国师的声音:“那个……那个卷毛的小朋友?你干什么?不要乱丢尸体给我?等会儿!你干什么?!”

谢怜也是一惊,维持着手印,向下方喊道:“奇英?”

只见一个身影顺着巨石神像的腿飞驰而下,再顺着那魔火巨人的手臂,直奔他头顶。谢怜道:“奇英回来!”

然而,权一真根本听不到别人的话了。他蹬蹬蹬奔到那魔火巨人的小臂上就被发现了,巨人另一手拍来,仿佛拍一只栖息在手臂上的蚊子,奇快奇准,啪的一声,拍个正着!

许多神官惊叫出声,然而定睛一看,权一真却还在跑。原来,刚才那一下,他的确被拍中了,不过闪到了那巨掌五指间的缝隙里,这才没变成肉泥,跳过手指继续跑。一连两掌都被他险险避过,但第三次恐怕就没那么幸运了。只要再来一掌,八成要被拍成肉泥!

不过,在第三掌下来之前,权一真便已经到达了目的地。他跳进了缠着魔火巨人的骨龙的头颅里。

他一跳进去,那骨龙眼中两盏鬼火灯笼突然精光暴涨,法力大增,浑身也发出一层淡淡的白光,仰天长啸,身躯缠得更紧了。谢怜能清楚听到巨石被挤压的沉重声响。那魔火巨人受此窒息,手一松,终于放开了巨石神像的脚踝。

一得到自由,谢怜立即飞到空中,伸手道:“奇英快过来!别缠着他了!”

权一真驾着那咬尾骨龙,不但不松开,反而大喝出声,卯足了力气,将那巨人缠得更紧了。剧烈的挣扎中,无数落石残垣扑通扑通落下海面,瞬间沉没,那魔火巨人失去耐心,彻底从海里脱出,从神武殿内重新燃起雄雄战火,烧遍全身。

而紧紧缠绕在他身上的骨龙和权一真,也被埋入了火海之中。

谢怜道:“奇英!!!”俯身冲向那巨人,一拳打散了那咬尾骨龙链!

白花花的燃烧的骨节坠入海中,谢怜正要去接住权一真所在的那骨龙头颅,那巨人却一掌飞出,把那颗骨龙头颅击飞到几乎三四里之外。

这个距离和速度,巨石神像根本没法在半空中截住它。只怕赶过去时,权一真已经连着骨龙头一起掉进海里了。而现在的海水,根本就是一锅沸水,入水即熟!

正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突然一条白花花的大骨鱼飞出海面,接住了那骨龙头,急急如漏网之鱼,摆着尾巴向远处游去。

有惊无险,谢怜总算松了一口气。飞速飞过去一看,脱离了巨人后,火焰已经熄灭了。那颗骨龙头颅的牙齿还在咯咯打战,嘴巴一张一合,仿佛在大口喘气。权一真躺在里面,全身黑乎乎的,稍微有点焦,不知是不是被火烤过,头发貌似更卷了。不过因为骨龙头骨在外面挡了一层,焦的还不算太厉害,应当只是受伤了需要静养,毕竟权一真的生命力是非常顽强的。那四条骨龙情况更严重,又是被烧又是被打的,眼下尸体在海面上七零八落,有的还在燃烧。谢怜扫了两眼,忍不住又有点不好意思:“那个,我们把黑水家看门的也打得死无全尸,真的没关系吗……”

花城微笑道:“放心。没关系。”

谢怜:“……他到底欠你多少钱……”

众神官看了权一真的惨状,道:“没、没想到奇英殿下这么勇敢,危急关头,挺身而出,解救大家……”谢怜想起平日权一真在上天庭被嫌弃的情形,摇了摇头,心道他可不是想挺身而出解救大家什么的。这时,身后远处却又传来轧轧之声。

回头一看,那巨人全身已再次被烈火包围。但它没有过来追击谢怜等人,却是飞上了天,穿过云层,居然就这么消失不见了。

众神官愕然中又有些劫后余生的喜悦,道:”他放弃追击我们了吗?”

谢怜却一点儿也不觉得妙,道:“三郎,他怎么消失了?”

花城道:“他开了缩地千里。”

谢怜道:“开去哪儿了?”

花城目光凝重,望他道:“皇城。”

师青玄还在那儿,守着困住怨灵们的人阵呢!

分享到:
赞(19)

评论2

  • 您的称呼
  1. 权一真躺在里面,全身黑乎乎的,稍微有点焦

    火候刚刚好,烤得外焦里嫩

    匿名2019/02/15 21:47:44回复
  2. 那个尸体是引玉吧

    匿名2019/02/17 08:29:49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