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翻天地空斗火魔城

那尊巨石神像在无数双眼惊愕万状的注视中,微笑着越升越高。谢怜看到它完好无损,之前被白无相打断的那条腿也看不出痕迹了,喜道:“三郎,你把它修好了?”

花城笑了一下,道:“要到天上接哥哥,当然不能空手而来。走吧!”

谢怜点头,道:“大家快上去!”

然而,众神官这才看清了原来他身边的人是花城,险些跪了:“太子殿下,你旁边那个???”

风信眉间焦色更浓,终于叫了起来:“剑兰!剑兰!”无人应答。郎千秋见戚容鬼鬼祟祟躲在街角,正要去抓,谁知,他刚经过泰华殿,那殿整个轰隆倒塌,仿佛有什么东西在里面爆炸了。众神官一惊,回头去看,只见烈火和残垣之中,一个身影垂首伫立不语。

君吾出来了。

银蝶果然拦不住他!

戚容赶紧溜到君吾身后,冲众人叫嚣道:“杂碎!你们通通都是杂碎!有本事过来啊!”

也就只有他不知死活还敢靠过去了,旁的神官,一个都不敢说话!

在那白衣武神身上,黑气冲天,同时白光刺眼,两种色彩变幻莫测。众神官对这个“君吾”陌生无比,大气也不敢出,只是仅仅盯着他。他则紧紧盯着谢怜,缓缓向众人汇聚的方向走来。每走一步,脚下便有战火倏地燃烧起来。先是跃动的火苗,然后疯狂向四周蔓延,长成滔天的怒焰。

一如那桥头鬼魂。

戚容被那火焰燎到了,嗷嗷鬼叫,抱着谷子忙不迭逃开。权一真背着引玉的尸体,满脸黑灰地站在街头,看到君吾,眼中迸出怒火,尸体都没放下来就朝他走去,被谢怜一把拽住。现在靠近君吾,无疑就是送死!

又是一波银蝶袭上,趁此机会,谢怜道:“快!都别愣着了!”

众神官迟疑片刻,终于陆陆续续号召响应。数百位神官纷纷跃上那巨石神像,仿佛一群黑漆漆的蚂蚁爬了上去,都挤在肩头胸口,没位置站的就只好抓住它衣摆。如果要它飞起来,不能只靠那些明灯和银蝶。但眼下太多人了,谢怜没法对花城出手,急中生智,随手拉过一个神官,在他背后捧住花城的脸,深深一吻。

立竿见影,谢怜全身登时充满了灵力,那被当成了活屏风的神官浑身僵硬,震惊道:“你们在我背后干什么???”

无数双眼睛也震惊地瞅了过来。谢怜这发现他拉过来挡风光的居然是郎千秋,心说罪过罪过千万不能让这孩子看见,道:“什么都没干。不是你该看的!”

一转身,他冲那神像道:“飞吧!”

那神像听到了他的召唤,仿佛被什么激活了,微阖的双眸突然睁开,脸上笑意更深了。

银蝶和明灯霍地散开,它依旧稳稳浮在空中,长发和衣袖衣摆似乎在迎风飘飞。

飞起来了!

谢怜和花城一跃而上,站在那神像头顶的玉冠台上,谢怜道:“大家站稳抓牢了!”

话音刚落,那神像身体微微一沉,轰隆轰隆,带着身边呼啸而过的狂风,猛地向前飞去!

谢怜和花城站在最高处,带着神像,载着许多神官远离仙京。但不少神官的百年积蓄都放在仙京,不免频频回头,懊苦不已,捶胸顿足。稍稍冷静下来,谢怜忽然想起方才匆忙,无暇清点人头,不知裴茗等人会不会凶多吉少,谢怜颇为担心,在下方人群里寻找熟悉的几人的身影,道:“师父!裴将军!你们来了吗?”

远远听到国师的声音应道:“我来了!”

谢怜这才稍稍放心。这时,突然有人大叫道:“追上来、追上来了!”

回首一看,果然,在这巨石神像的背后,一个红彤彤的东西追了过来,仿佛索命红光。

正是仙京!

原本的仙京,瑞气祥云缭绕。此刻却是战火弥漫,已然变成了一座火焰魔城。有人惊恐地道:“是帝君……是帝君把仙京移过来了。他要把我们斩尽杀绝……”

“他快追上来了!”

谢怜却道:“没那么容易。”

手印骤变,那巨石神像陡然双目发亮。众神官耳边风声更疾,呼呼狂啸,追在身后的红光登时又被拉开了一段距离。

神像飞得更快了!

但这边一加速,那红光也不示弱,速度突然暴涨,轰隆轰隆,反而比原先更近了,近得许多神官惊叫出声来。这个距离,几乎可以看清站在仙京中的那道人影了!

而人间却分毫不知发生了什么,小儿们嬉笑打闹,看到天上白影狂奔、红光飞驰,张大了嘴,拍手指天道:“有光!好漂亮呀!”

谢怜心知不能这样下去,一定还得加速,但微微有些头晕,毕竟他飞了这么久,都是凭一口气。花城扶住了他,两人还没说话,只听下方国师喝道:“你们都干愣着干什么?一群神官,还要鬼王借法力帮忙逃跑,丢人不丢人?”

有神官不服气道:“你是谁啊?有什么资格这么教训我们?”

国师道:“我是谁不重要,虽然我在上天庭的时候你们还不知在哪里玩泥巴,绝对有资格教训你们。重要的是,赶紧把你们金贵的玉手放到这尊神像上,有多少法力给多少!这样这尊神像才能飞得更快,不然等着被后面的他追上吗?你们是不是袖手旁观事不关己惯了,自己命到临头都忘了?这种事还要我提醒吗?”

经他提醒,众神官才回过神来,暗叫惭愧,居然忘了可以用这种方式支持,于是纷纷发力,将手掌放上神像,喊道:“太子殿下,在下、呃,助你一臂之力!”

“啊那我也来……”

“不多……凑合着用用吧。”

如此一来,七百手八百脚的,神像又被注满了法力,谢怜感觉精神一振,神像再度发力,这一次,轰隆一声,远远把那红光甩开了几十里!

众神官大大松了口气,纷纷抹了把汗。谢怜亦然,忽然,花城道:“哥哥,向下。”

他既然开口,谢怜也不问为什么,操纵神像,破开滚滚的漆黑的云层,径直向下沉去。下方竟是漆黑一片,连一点灯火人烟都看不到,众神官惊疑道:“这里是什么地方?怎么黑洞洞的?怪瘆人的。”

“太子殿下,你干什么下来啊?”

“我看此地不宜久留……”

花城却道:“留在这里,别动。我们等。”

那巨石神像便浮在了半空中,谢怜道:“嗯。等什么?”

花城轻声道:“等他追来,先战一场。”

话音刚落,上方黑夜云中便破出一道红光,燃烧的仙京也沉了下来。众神官眼睁睁看着那红光渐渐逼近,毛骨悚然,都道:“殿下,你干什么还不走啊!”

“你该不会想和他硬碰硬吧?没有胜算的!”

“他又犯傻了!我就该知道,这人就是爱犯傻!!!几百年了一直都这……谁踢我!”

国师道:“我。你再多说一个字,我直接把你推下去。”

“你到底是谁啊!”

那巨石神像虽然是一尊庞然大物,仙京却更是宏伟至极。如若真的硬碰硬,以这巨石神像的体格,绝对会被碾压。但谢怜相信花城的判断,凝神不语。

一人一城,便在这夜空中冷冷对峙。就在那红光逼近到不足半里之时,谢怜忽然感觉,下方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躁动。

他低头看去,发现是脚下远处的黑暗正在躁动,哗啦啦,哗啦啦,汹涌起伏,简直就像是……

海浪。

谢怜突然明白这是哪里了。

也有神官发现了,惊恐地道:“天哪,这里好像是……黑水鬼蜮!我们被带进鬼窝了!”

话音刚落,下方突然有几个尖锐的白色东西破出黑暗,冲天蹿起!

四对眼睛,八只鬼火灯笼一般的巨大眼球绿光幽幽,盯着那火焰魔城,发出恶啸,仿佛对这个一点礼貌也没有的闯入者很是不满,它们巨大的骨尾甩来甩去,拍打着海面,激起千层高浪。

是那四条骨龙!

它们向那魔城一昂首,口中喷出急剧的水流,攻击力极强,只怕铜墙铁壁也要给这巨大的水枪打穿。谢怜不禁刮目相看,道:“上次看到它们,好像有点……哈哈,没想到其实还挺凶的。”

漆黑的海面下不断有新的尸骨巨怪破水而出,飞鱼嗖嗖,如投城飞石。众神官一看,彻底糊涂了。君吾在追杀他们,花城和黑水却反倒好像是在帮忙。斯情斯景,实在玄奇。

四条骨龙围着那魔城狂喷不止,然而,那战火怒火当真无法用水扑灭,愈扑愈怒,甚至烧到了水里。黑水鬼蜮的海面上,烈焰丛生,火光并水光乱舞,水面下传来鬼哭狼嚎之声。谢怜突然汗颜:“我们把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带到黑水的地盘,在他这里瞎搞,没关系吗……”

花城道:“不要在意,他欠我钱,随便打。”

谢怜:“???”

突然,有人指前方叫道:“它……它在干什么?”

闻言,谢怜也忙抬头望去,这一望,心底也是微微一惊。

分享到:
赞(16)

评论2

  • 您的称呼
  1. 黑水为什么会欠花花钱啊?

    匿名2019/02/18 03:07:17回复
  2. 不知道

    匿名2019/02/18 15:15:15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