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 银蝶萦绕明灯护身

谢怜道:“裴将军……那个阵,是守着铜炉里涌出的那些怨灵的。一旦破了,就会爆发第三次人面疫了,只怕是……”

只怕是要天下大乱,生灵涂炭了。

裴茗摸了摸鼻子,道:“我确认一下,您……没有给我别的选择是吧。”

君吾道:“当然有。如果你下去,我就放开你;如果你不下去,我就放开他们。”

他们是谁?

宣姬、容广和刻磨!

那三只鬼在一旁,眼里都发出类似饥饿的绿光,可想而知,一放开他们会干什么。掐死、指甲划死、利剑捅死、拳头砸死,选一个,或者全部。

君吾又道:“小裴也在这里。我想,你很看重你这个后辈。毕竟你为了保住他,可以为他在半月关引人入关送命的事粉饰遮掩,甚至想推手他人。”

容广听了,不平之气又翻了上来,狂骂裴茗不讲义气,要曾曾曾曾孙子不要兄弟,宣姬也在一旁幽怨地不知道碎碎念些什么。裴茗忍耐着这魔音贯脑,思忖许久,叹了口气,道:“您能容我再考虑一下吗。”

君吾道:“我耐心有限,不想给你太多时间。”

话音刚落,那三只鬼面上一喜,竟是能动了,瞬间便扑了过去!

明光大门关上,谢怜听到里面传来不知谁的惨叫声和不知什么的撕咬声,勃然色变,道:“裴将军!半月!!!”

他想进去看,君吾的手却依然放在他肩上,强硬地推着他,向大街另一端走去。谢怜频频回头,却不由己,怒道:“你想干什么?!”

君吾道:“下一个。”

下一个?下一个什么?走了一段路,再次停下,谢怜的呼吸都要凝滞了。

郎千秋的泰华!

戚容也从大街对面走来,他腋下夹着谷子,神清气爽,看样子刚才把各大神都踩遍了,心满意足。他道:“叫我来是什么事?”

君吾居然把戚容也叫来泰华了,谢怜越发预感不祥,呵斥道:“没你什么事,快走!”

戚容的脸垮了下来,眼看着就要喷谢怜一脸,君吾道:“进去。”

戚容又得意笑道:“嘿嘿,这里你说话可不算话!”便趾高气昂地进去了。

泰华内,郎千秋脸色沉,负着手正走来走去。一看谢怜和君吾来了,狐疑道:“你们来做什么?”

然后,他又看到了跟在两人后的戚容,登时色变,怒道:“你!”

谷子被他吼得一缩,戚容现在可不怕他,坐在外抖着腿,得意忘形道:“乖儿子不怕!不错,就是我。郎千秋你不是追杀我杀了这么久吗?现在还不是落到我手里?”

郎千秋大怒,额上手背上青筋暴起,偏偏被关在内不能迈出一步,转向谢怜,怒道:“你搞什么鬼?带他来跟我示威吗?!”

谢怜道:“不是!你冷静一点!”

郎千秋道:“我冷静够久了,我都没搞清楚这什么况!”

君吾道:“泰华,下去破了皇城的人阵,我把你的仇人青鬼戚容交给你处置。”

戚容狂笑道:“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郎千秋你这个永安佬蠢货……啥?你说什么?!把我交给他处置?!这什么意思?!”

他笑了好一会儿才理解君吾的话,直接从椅子上蹿了起来。开玩笑,给郎千秋处置他?他可是杀了郎千秋全家,郎千秋还不得把他千刀万剐!

君吾根本没理他,继续从容道:“否则,我就把你交给青鬼戚容处置。你们永安皇室死在他手上的人命又可以多一条了。”

郎千秋的脸色愈发可怕,戚容:“等等?!”

谢怜则实在是受不了了。

他道:“你疯了?!为什么要bī)他们做这种选择?你到底想给我看什么啊?!”

郎千秋一直在追杀戚容,以戚容的子,只要有机会处置郎千秋,他当然要先下手为强!但如果郎千秋真的去破人阵,他也绝对不想看到!

君吾道:“不想看他们做选择的话,那你就代替他们吧。”

谢怜道:“什么?”

君吾道:“仙乐,这都是你任的后果。如果你一开始就按照我的来,他们也不必面临如此抉择了。”

谢怜气到声音发抖:“你是说这还成我的错了?你为什么非得这样bī)我???”

君吾道:“恨我吗?光是恨没有用!有本事你就打败我。你有吗?”

谢怜握紧了拳,骨节咔咔作响。君吾道:“现在的你,当然没有。但只要你把人阵破了,也许就有了。因为,我会帮你打开你上的两道锁。”

“……”

这两道咒枷,封了他八百多年。解开之后,又会如何?

戚容警惕万分地盯着泰华内的几方,生怕下一刻郎千秋选了去破阵,君吾真的把他丢给郎千秋处置。郎千秋的目光也在谢怜和戚容之间移来移去。

突然,君吾放在他肩头的手,松开了。

谢怜一怔,猛地转头。只见君吾神色冷淡,微微低头,凝视着一弯勾在他颈侧的银刃。

那是厄命的刀锋。

在他后,花城目光不善,冷冷地道:“拿开你的手。”

谢怜道:“三郎!”

花城还是出来了。

君吾轻轻吸了一口气,微笑着对谢怜道:“仙乐,在我眼皮底下私通鬼王,你胆子真大。”

花城哼道:“你也不照照镜子。你有资格这么说吗?”

戚容还没在椅子上坐稳,又蹦了起来,大惊失色:“狗狗狗狗……花城?!你怎么上来的?!”

谢怜拔出腰间芳心,一剑斩去,斩破了锁住郎千秋的封锁界,道:“千秋快跑!”

郎千秋怒火中烧,一步冲向戚容,一把抓住,另一手拔了背上重剑,似乎要把他砍成七八段,谷子却跳了下来,打开双臂拦在戚容前,对郎千秋道:“别……别杀我爹!”

郎千秋喝道:“让开!你爹鬼上了,他根本不是你爹!”

戚容却突然翻跃起,抓住谷子道:“你别过来!我警告你别过来!你过来我就咬死这个小孩儿!开膛破肚吃给你看!”

郎千秋停步,怒道:“那不是你儿子吗?他护着你,你还拿他当挡箭牌,你这个卑鄙的下三滥鬼!”

谷子在他手上眨巴着眼,戚容道:“便宜儿子,再生一个就是了!”

君吾轻声道:“既然如此……”

听到他这语气,谢怜本能地觉得危险。果然,不多时,外面突然传来许多惊叫:“火!失火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烧起来了!”

谢怜抢出泰华,一看。黑夜降临,而仙京上方却是红光一片。下方的众多神,已经陷入一片火海!

谢怜回头道:“你干什么放火烧仙京?!所有神官都还被你关着!”@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而且都是处于法力受限的状态,照这样下去,岂不得都被烧死在自己神里?

花城道:“他又不关心那些神官是死是活。”

郎千秋也是一惊,趁此机会,戚容夹着谷子连滚带爬溜了。郎千秋道:“站住!”戚容哪里会站住?谢怜道:“千秋,先去把别的神官都放出来!”

郎千秋下意识道:“是,师父!”答完,两人都是一怔,他看了谢怜一眼,狂奔出去。这边,花城一收厄命刀锋,千百只银蝶疯狂席卷而上,裹住了君吾。他拉住谢怜,道:“走!”

那些银蝶拖不住君吾多久,二人奔到街上。郎千秋动作很快,打倒了一大片卫兵,许多神官都被他从里放了出来,涌到了仙京大街上,皆是惶惶:“怎么起火了?谁放的火?!”

“还不是普通的火,根本没法扑灭!”

远远的还听到戚容边跑边鬼叫:“cāo)cāo)cāo),草他妈的君吾,他疯了吧,老子还在呢,放火烧他自己的地盘!他妈的真是有病!”

风信也从南阳出来了,站在大街上似乎在找什么人。一旁慕道:“怎么离开?”

没法离开!

“能飞吗?”

“诸位现在受了伤,法力还被限制,没法飞了……”

即是说,现在就算从里被放了出来,也还是被火海困在了仙京之中!

正在此时,众人忽然感觉地面一阵狂颤,更惊:“怎么回事?地震了?”

郎千秋道:“怎么可能!这里可是仙京,是浮在天上的,哪儿来的地震?”

“那到底是……”

说到这里,众人便噎住了。好一会儿,才纷纷举起手,指向前方。@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有人喃喃道:“那是什么东西啊……”

只见漫天火光中,仙京长街的尽头,出现了一颗巨大的人头,正盯着这边街上的数百位神官。

那颗人头实在是太大了,比一座金都大上好几倍,而且,还在微笑着。原本是很平和善意的微笑,但在无边无际的黑夜和血红的火光里,显得有些诡异。

“……”

有人抱头道:“……我出现幻觉了吗?”

“好大的太子下啊!”

是那座巨神石像!

它飞上来了!

谢怜也是愕然。那神像不是躺在铜炉山里吗?而且没有他操)纵,那座神像是飞不起来的,他又没有发出指令,也没有足够法力,为何它会飞上来?

再一看,黑夜之中,那巨石神像周天光璀璨,星星点点。仔细看,那并不是神像自发出的光,而是千百万只银蝶,以及千万盏围绕在它边的明灯。

是那些银蝶和明灯,护送着它,飞到天上来的!

分享到:
赞(46)

评论5

  • 您的称呼
  1. 好感动,花花和怜怜

    匿名2019/05/05 17:44:31回复
  2. 啊我去太帅了!(ಥ_ಥ)

    陈栎媱2019/06/05 20:41:47回复
  3. 卧槽!这是爱的力量嘛!

    匿名2019/06/27 07:53:36回复
  4. 是的!爱的力量啊哈哈哈哈哈哈

    少君倾酒.2019/07/11 06:03:02回复
  5. 啊啊啊啊啊啊

    土拨鼠尖叫的林秋石2019/07/18 23:20:08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