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道不可偏教等同可

不过,风信并未怔多久便有了答案。他正要答话,剑兰却冷笑道:“罢了,你也用不着答了。你现在是人家的阶下囚,敢不敢认都是屁话空话,我一个字也不信。别说了。你愿意认,我还不给你认呢!”

那胎灵在她臂弯里,冲风信狂吐信子,发出成年人一般的嘻嘻笑声。剑兰在它屁股上狠狠拍了一巴掌,呵斥道:“还做什么怪相,让你别乱跑的,闹死我了!”

那胎灵丑陋的小脸瘪了瘪,终于老实了点儿。母子二人匆匆出了南阳殿,风信在后面喊道:“剑兰!剑兰!”无应。最后,南阳殿又只剩下他一个人,风信颓然跌坐了回去,瞪着前面那个留下了几排畸形牙印的大白萝卜,瞪了好一会儿,右手捂住额头,躺平在地上,连骂人都没力气了。

南阳殿上,谢怜也叹了口气。

这时,花城忽然道:“哥哥,你还记不记得,与君山那一夜,那胎灵也出现了。”

谢怜明白他是有意引开话题,也很配合,加上那胎灵出现在与君山的事的确蹊跷,强打精神,道:“记得。当时,我坐在花轿上,它出声以童谣提示我如何找到鬼新娘,也就是宣姬。而且当时它没让其他人听到,是特地告诉我一个人的,不知是何缘故。”

花城道:“君吾的授意吧。”

谢怜道:“那谜题就变成君吾的目的了。还有它为何会成为君吾手下的恶灵,这些恐怕还是得问国师。”

花城道:“那便去问。告诉哥哥一个好消息,死灵蝶,已经找到国师的关押所在之地了。”

谢怜精神一振,道:“哪里?”

灵文殿。

殿内殿外,少了往日携着堆积如山的宗卷进进出出的文神们,多了面无表情、巡逻戒严的神武卫兵们。悄无声息地落到飞檐一角上,谢怜道:“国师被关在这里?灵文看守着他吗?”

花城道:“不错。锦衣仙在身,灵文现在算是文神,也算是武神。”

凝神观察片刻,谢怜道:“那就麻烦了。”

虽然锦衣仙不是他们对手,但毕竟也修为了得,肯定比在仙京大街上那些巡逻的卫兵要耳目敏锐得多。

若谢怜和花城就这样贸然潜入灵文殿,锦衣仙打不过他们,却不一定发现不了他们。而一旦锦衣仙发现了,灵文也势必会发现。

谢怜道:“灵文和君吾肯定是可以随时通灵的。只要灵文发现,君吾也就发现了。除非锦衣仙不在他身上,他是个文神,肯定觉察不了我们;而被脱下的锦衣仙只是件衣服,也无法通知君吾。得想办法把他们分开。”

花城却道:“不用特地想办法,他迟早要脱下那衣服的。”

不需解释,谢怜了悟。

锦衣仙毕竟不是什么好东西,邪气慎重,灵文没正式被贬,还算是个神官,一直把它穿在身上,肯定对身体不好,而且还得一直维持男相,消耗法力,恐怕没几个人撑得住这种消耗法。一天之内,他总得把它脱下来休息一段时间。

二人正低声商量,这时,一个黑衣人负手从灵文殿内缓步走出,交代了外面一列卫兵什么事,步入偏殿。不一会儿,又一人从那偏殿走出,重新走进主殿。

此人正是灵文。他进去时,是男相,出来时,就是本相了。而且,身上原先那件黑色的外衣不见了,身法步伐也不如之前男相时轻灵有力、一看便知有功在身。

她果然把衣服脱了。眼下,那锦衣仙就在那间偏殿里!

二人对视一眼。花城道:“现在,他们分开了。哥哥,运气不错。”

谢怜也吐了口气,看他一眼,道:“是三郎运气不错。”

花城莞尔,道:“主殿?偏殿?”

想了想,谢怜道:“偏殿吧!现在还不知灵文殿主殿是什么情况,如果灵文就守在国师旁边,那就根本绕不开她。但如果我们能先拿到锦衣仙,也许还有对谈余地。”

于是,二人又等了少许时间,趁卫兵交接的一瞬,双双翻下屋檐,潜入了偏殿。

一翻进屋,谢怜就抹了一把汗。

无论如何,这样偷偷摸摸潜入女神官的私殿都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事。但是等他看清这间偏殿后,汗颜之感便消失了一点。

谢怜以前的屋子比这里华丽,风信的比这里凌乱,慕情的屋子又比这里讲究。总之,看上去完全不像个女神官的私殿,压力就没那么大了。

殿里没多少物具,根本藏不了什么,没多久谢怜就翻到了一只箱子。然而一打开他脸就黑了。不光是因为一打开,一股妖风邪气扑面而来,更因为,里面整整齐齐一箱全都是一模一样的黑衣黑裳。

又来了!

上次也是这样,在将近一百件各式各样的衣服里找那一件锦衣仙的真品,找的鸡飞狗跳,简直是噩梦。这次倒没那么多,只有十几件,但每一件都黑得毫无差别,真说不准哪次更令人崩溃。锦衣仙真的在这里面吗?

谢怜十分头疼地道:“三郎……君吾现在在干什么?咱们时间够吗?”

花城一直在密切监视各方动向,听他发问,缓缓地道:“哥哥放心,时间我们是有的。君吾还没有发现你离开了,他正在神武殿,提了慕情在审,看样子,要审很久。”

闻言,谢怜一怔,道:“慕情?他审慕情?审什么??”

花城道:“死灵蝶不能进神武殿,我听不清。但你知道。”他凝视着谢怜,道,“肯定不会是什么好话。”

谢怜想起君吾是如何对待引玉的,心底隐隐不安。但现在担心也没有用,他果断道:“先抓紧时间,我来一件一件试穿吧。三郎,你来对我下命令。”

如果锦衣仙不想被人发现,或是不想取穿上身的人的性命,它是可以随意穿脱的。但如果某人要求另一人穿上,并且提出命令,那人就必须得遵从了。用这个法子,是一定可以试出真品,只是有点危险。花城道:“我来吧。”

谢怜摇头道:“三郎你穿过锦衣仙的,不知道为什么,它好像对你不灵,可能对鬼王无效?只能由我来了。”说着,他就脱了外衣,白袍落在脚边。花城挑了挑眉,挑了一件黑衣递给他,道:“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谢怜迅速把那衣服套上身。还好,还好。灵文的黑袍,并不袒胸露乳,也不婀娜多姿,十分之板正,穿起来并无困难。谢怜抬头,道:“好啦,你可以对我提出你的要求了。”

“……”

花城右手托着左肘,左手支着下颔,看着他,似乎认真思考了片刻,道:“那么,哥哥,我的命令是——”

须臾,谢怜等到了他的下半句。花城笑眯眯地道:“——我们来借个法力吧。”

“……”

谢怜当然懂他说的‘借法力’是什么意思,险些头顶生烟,赶紧把衣服脱了下来,道:“这、这件不是!”

花城道:“啊,太遗憾了。这件不是。”

谢怜正色道:“三郎,你……这样是不对的啊。你要严肃一点,不要提这种要求。”

花城虚心地道:“我不够严肃吗?哪种要求?哥哥可不可以说详细一点。”

“……”谢怜轻咳两声,严肃地道,“总之,不可以让我向你借法力。其他随意,比如转个圈,跳两下之类的,都随便。”

花城挑起一边眉,道:“其他的都随便是吧?好的,明白了。”

说着,他又递了一件给谢怜。谢怜迅速套上,再次抬头望向花城。

而花城端详他片刻:“哥哥……”

少顷,他展颜一笑,道:“不要向我借法力。”

“……”

大意了!居然还可以这样!

谢怜赶紧要把那衣服脱了:“好了!也不是这件……”花城却拦住他道:“等等,哥哥,谁说不是这件?你还没有证明它不是呢。”

“不要向我借法力”,这是花城的命令。而如果要证明谢怜身上这件衣服不是锦衣仙,那就必须不执行花城的命令。也就是说,要做相反的事——“向花城借法力”。

绕来绕去,又回到原点了!

看着花城一副较真的模样,谢怜震惊了:“……你也太狡猾了。不可以这样的吧。”

花城抱起手臂,歪了歪头,振振有词地道:“为什么不可以?哥哥,难道不是你说的,除了让你向我借法力,其他的要求都随便吗?既然你不喜欢这个要求,那我就提了个完全相反的,这怎么能说是狡猾?这岂非是很实在?”

“……”

谢怜简直无言以对了,举起手指了他一会儿,道:“你……你,哎,我说不过你,别闹啦!”不敢耽搁,冲上去就“啾”了一下。明明知道根本没人在附近,但完事还是左看右看,仿佛警惕谁在偷窥。

花城的表情纹丝不动,镇定地道:“很好。确信了,这件果然也不是。”

谢怜脱下那黑袍,道:“……这个要求也不要再提啦。”

花城把第三件递给他,微笑道:“好的,好的。一定如哥哥的愿。”

谢怜无奈接过,心道:“总觉得三郎越来越难对付了……是错觉吗?”

他还在担心花城又会提什么恶作剧的要求,但开了两个玩笑之后,花城果然不戏弄他了。他正经起来,谢怜却反而觉得哪里奇怪了。

可是,衣箱中十几件全部试过后,谢怜却一个命令也没有遵从。

难道锦衣仙的真品不在这里?

不会的。灵文肯定是已经把它脱下来了的。而且一整箱的衣物全都沾上了邪气,它肯定就在这里!

花城倚着门栏,道:“哥哥,看来,这锦衣仙不光对我无效,对你也是无效的。”

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分享到:
赞(25)

评论2

  • 您的称呼
  1. 这章错辽

    千千2019/02/15 21:01:03回复
  2. 看看看错了没错没错

    千千2019/02/15 21:03:16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