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 乱仙京诡波撼天庭 2

谢怜道:“什……什么甜头?”

花城反问道:“你说呢?”

谢怜简直能想象出来,他问这话时是如何挑起一边眉、如何牵起嘴角的了,哪里说的出什么。

花城又道:“说起来,哥哥还欠了我不少法力没有还,我没记错吧?”

谢怜谨慎地道:“没有。”

花城道:“那哥哥想到要怎么还了吗?”

“……”谢怜道,“也没有……”

花城似乎笑了一下,道:“既然你没想到,那不如就由我来定?等这次事情了结,得了假,哥哥再慢慢一起还给我,如何?”

谢怜一边接他的招,一边做贼心虚地不断瞅君吾,胡乱道:“嗯,嗯嗯……”

一步一步诱导到这个地步,得到了想要的答案,花城终于心满意足,暂时放过了他,道:“所以呢?难得哥哥找我通灵,到底是为了什么?”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君吾盯着谢怜。

他让谢怜和花城通灵,为的就是稳住花城,使他没这么快就觉察异状,老实待在下界,谢怜自然知道他想听到什么回答,缓缓地道:“其实,也没什么,只是怕上来久了你担心。”

花城道:“咦,方才不是哥哥自己说的吗?你才离开不到一个时辰,又怎么会怕我担心?”

谢怜简直给他绕晕了,又紧张又有点好笑。忽然,花城道:“我懂了。”

谢怜呼吸一滞,道:“你懂什么了?”

那边似乎轻笑了几声。须臾,花城慢条斯理地道:“哥哥,莫非你才离开不久,就想我想得紧了?”

“……”

如果说之前还能含糊掩饰,这一句可是太赤|裸了,无论如何也没法假装正常了。在君吾的审视之下,谢怜的脸还是微微发了热,半晌,低声道:“……嗯。”

花城也沉声道:“我也是一样的。真想现在就上去带你走。”

谢怜的心微微一热的同时,也是高高悬起,双目对上君吾。

如果花城真的要到仙京来,那该如何收场?君吾会怎么对付他?

谢怜压抑着情绪,尽量自然地道:“那还是不用啦。上天庭现在可乱得很呢,你来了他们怕是都要吓一跳。再等等吧。”

花城懒洋洋地道:“知道了哥哥,我不会上去吓他们的。我讨厌你们仙京那儿瞎眼的光,而且这圈人还得我镇着,我乖乖在这儿等着哥哥回来就是了。”

谢怜也不知是松了一口气还是捏了一把汗,道:“好。乖乖的。”

花城道:“不过,如果我乖了,哥哥可不能空手回来。我可是要犒劳的。”

谢怜道:“一定,一定。”

两人又随随便便、不清不白地说了几句,藕断丝连、反反复复地道了别,这才结束了通灵。

谢怜轻轻吐出一口气,君吾道:“看来,仙乐在下面过得很精彩啊。”

谢怜也不知该答什么。他拍拍谢怜的肩,转身正要走出仙乐宫,谢怜在他身后叫道:“帝君!”

君吾身形顿住。谢怜道:“你到底是谁?是帝君?还是别的东西。”

之前怀疑国师可能和白无相有关系,他就有些难以接受了。而如果是君吾和白无相有联系,他更感觉整个人都要被颠覆了。

君吾,可是他最佩服和向往的三界第一武神!

君吾却没有答他,径自出去了。剩下谢怜独自一人,一边思索着应对之策,一边拖着疲惫的身躯,来到仙乐宫后殿。@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仙乐宫虽然已变为一座囚笼,但也是一座华丽的囚笼,殿后还设有白玉浴池。这么多天以来,谢怜斗白鬼、入铜炉,摸爬滚打,至此,已经身心俱疲,反正一时半会儿也走不了下一步,不如先沐浴让自己清醒一下。

除掉了衣物,浸入温热的水中,谢怜趴在白玉池边,心不在焉地叠着自己的衣服。忽然,那衣服怀里滚出两个小东西,发出清脆的声响。谢怜定睛一看,是两枚玲珑可爱的骰子。

他把那两枚骰子拿起来抓在手心里,想起花城对他说的话:“如果你想见到我,不管你丢出几点,你都能见到我。”

其实,他去和花城通灵,里面已经有非常不自然的地方了,也许花城会觉察。可是,就算花城发现了不对劲,他也没法上来。因为仙京已经与世隔绝了,尽在君吾掌控之下。

虽然明知眼下这个情况,就算丢出两个六点估计也是见不到花城的,但谢怜还是试了试。骨碌碌,骰子在浴池边的玉石上一滚,手气依旧糟糕,两个一点,也果然没有任何动静。

谢怜叹了口气,转了回去,正要把脸和身体一起埋进水里,忽然,听到了一个声音:“哥哥。”

他一下子霍然起身,哗啦啦带出了一泼水花:“三郎?”

难不成,还真把花城召来了???

然而,环顾四周,他并没见到任何人影。可是,方才那声又绝对不是他因过于期盼而生出的幻觉。谢怜正心脏砰砰狂跳,又听一个声音道:“太子殿下!”

“……”

谢怜这才发现,那声音,居然从他嘴里发出来的!

那就是他自己的声音,只是在热气氤氲的空旷白玉池边和哗啦啦的水声中,听得不真切罢了。谢怜怔了一会儿,当即明了——移魂大法!

谢怜又惊又喜,道:“风师大人?!”

从他嘴里又吐出了另一人激动不已的话语:“没错,就是我了!哈哈哈哈,想不到吧!本风师,不,我又有法力了!!!”

前面说过,移魂大法并不常用,而且极烧法力,比通灵术强且邪且稀,所以常规的屏蔽法场都不会想到要阻隔这种法术。对付白话真仙时,师青玄是和谢怜对彼此使用过移魂大法的。后来师青玄法力尽失,他对谢怜施法的门道就被单方面阻隔了,没想到这里又派上了用场。谢怜道:“青玄,移魂大法很烧法力的,你哪儿来的?”话音刚落他就反应过来了,还能是哪儿来的法力?

果然,师青玄道:“说来话长!呃也不长。你那位血雨探花给了我几个黑乎乎的糖球吃,神奇至极!我吃了以后就突然神功大涨!虽然只是暂时的,但也能顶一段时间了,传个话不成问题。就是味道真心怪,呸呸呸!”

“……”

谢怜忍不住想起了裴茗吃过的鬼味糖球,想来花城手里的应该是高端的法力糖球。他道:“刚才那声哥哥是谁叫的?”

师青玄道:“我呀!”

谢怜哭笑不得,道:“你干什么这么叫?我还以为……”

师青玄道:“知道,你还以为是血雨探花来找你了是吧?”

谢怜轻咳一声,师青玄道:“就是他让我这么叫你的。他说这么叫你就知道是他来了,让你安心一下。”

那倒的确,方才听到那声“哥哥”时,他虽惊,却更安心。谢怜道:“他就在你旁边么?你们现在在皇城还好么?那些怨灵没突然怎么样吧?”

师青玄道:“皇城这边好好的,怨灵也还在灭着。就是刚才你和血雨探花通完灵,他前一刻还笑嘻嘻的好像不知道在跟你说什么,一放下手消息一断脸就突然沉得吓死个人,然后就叫我来试试能不能移到你那边去了。哦对了太子殿下,他让我传话:‘殿下,先把衣服穿上。’催我好几遍了,干什么这么讲究?在上天庭又不会着凉。”

“……”

谢怜差点没晕过去,以迅雷不急掩耳之速抓了衣服飞披上身,道:“他他他他,三郎他,看得到???”

师青玄道:“对啊。我老是转述也挺麻烦的,所以我直接把这边看到的东西听到的声音都即时传给他了,你干什么、说什么他都知道的。只是他没法直接告诉你或是操纵你的身体罢了。”

……

风师大人啊,你也太爽朗了!!!

早知道就不沐浴了,他以为还得再想想才能出现转机的!

师青玄道:“没事的太子殿下,没想到你这么在意这种问题,反正大家都是男人,你之前不也看过花城主的吗。而且我也没看多少……”

他真的太爽朗了。谢怜一巴掌拍上额头,飞速把衣服穿好,抓了骰子走出后殿,赶紧转移了话题:“三郎,你怎么发现不对的?”

顿了顿,师青玄道:“血雨探花说,你一找他他就发现了。喏,这是花城主要我跟你说的:‘哥哥那么害臊,不是出了大事怎么可能主动叫我的口令?’”

“……”

果然是这个原因。师青玄似乎在对花城说话:“好好好好,我不说废话了,我说正事。”又道,“太子殿下,你们那边现在到底什么情况?帝君不在吗?”

谢怜简直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道:“就是因为他在,所以才会变成这样!”

捡重点讲过,师青玄已经惊呆了:“我的妈,我的妈,我的妈!太子殿下,你真不是在说梦话?!帝君啊,那可是帝君啊?!”

谢怜道:“是不是他我已经没法确定了。三郎呢,有何看法?”

须臾,师青玄道:“血雨探花倒是没怎么惊讶,只是说,‘不奇怪。早看他不顺眼了’。”

谢怜哑然失笑,道:“你莫非是看谁都不顺眼吗?”

这句是对花城说的。师青玄道:“他说,‘除你以外,是的。’我说花城主,你这可就不对了,我可还在这儿呢!我你也不顺眼吗???我到底是哪儿有毛病???”

谢怜道:“好了好了,都是开玩笑的。总之现在,武神都被他打趴下了,所有神官都被关在各自殿中,整个仙京与世隔绝没法上天了。”

师青玄道:“血雨探花说,要上天也不是没办法,不过得要一个人帮忙。”

谢怜道:“谁?”随即,又喝道:“谁?!”

后一声“谁”,不是对花城和师青玄说的,而是因为,从他身后,传来了异动。

有人来了!

分享到:
赞(48)

评论5

  • 您的称呼
  1. 所以花城的通灵口令到底是啥?

    匿名2019/04/29 18:38:01回复
  2. 吾夫三郎

    匿名的我2019/05/15 22:00:05回复
  3. 真的假的啊哈哈哈哈哈?

    陈栎媱2019/06/05 16:39:14回复
  4. 我夫三郎

    少君倾酒.2019/07/10 17:23:03回复
  5. 想和三郎天天??(滑稽)

    青鬼戚容天下第一2019/07/16 21:30:48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