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 淡两语鬼王激斗志

师青玄道:“那落入陷阱之后呢?”

谢怜和花城已经站在了人阵的中央,道:“就交给我们了,我们会在阵中,慢慢解决它们,一只不漏,需要的只是时间而已。当务之急是不能让它们扩散。而为什么我说会有危险,因为我们现在的人数不够五百,很难说圈不圈得住、里面的东西会不会冲出来。”

有人咽了咽喉咙,问道:“冲、冲出来会怎样?”

谢怜道:“那就很糟糕,会被怨灵附体,率先染上瘟疫。。”

“如果,我是说,如果有人撒手跑了,又会怎么样?”

谢怜道:“圈子就破了,也许也会被怨灵附体。”

“那不都是一样要被怨灵附体嘛!”

比较聪明的人听懂了,道:“不一样,前者是十成十一定会被怨灵附体,染上瘟疫;后者则是‘也许’,就是说撒手逃跑还有生还的机会。”

谢怜道:“正是如此。还有人现在要走吗?正式开始之后,就绝不能退出,而开始之前,谁先走都没问题。也希望大家不要对离开的人说什么,毕竟的确是很危险的事。”

这些是一定要告诉他们的,否则选不出真正有勇气决心的人。须臾,果然陆陆续续出来了几十人,低着头匆匆离开了,圈子又缩小了一点。谢怜松了口气,道:“太好了。”

师青玄道:“好什么!人又少了。”

谢怜笑道:“比我想象的好多了,已经很多人了。”他原先还在郑重考虑如果走掉了一半该怎么办,居然只走了几十个,简直喜出望外。正在此时,忽然一个声音远远地道:“慢着,你们知道他们是什么身份吗?不可轻信,当心为人所害!”

谢怜回头一看,居然是天眼开等人。师青玄立刻嚷道:“那你们又是什么人?不帮忙一边儿去别添乱,我保证他们绝对不会害人。”

众法师当然不把一个蓬头垢面的乞丐放在眼里,道:“你又是什么人?你的话能值几个钱?”

师青玄听到别人这么问他就气不打一处来,指着自己鼻子道:“啥?你在我面前谈钱??我看你们你们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你们说不定还跪过本、咳咳……”说到这里他咳嗽两声,缩了回去。众法师只道他吹不下去自己退了,也不管了,劝道:“你们根本都不知道他们想做什么,当心为几口饭把命给丢了!”

谢怜正要解释众丐主要是讲义气帮忙,并非是为了那几口饭,花城却悠悠地道:“不啊,他们不是为几口饭,而是为拯救苍生。”

谢怜微觉奇怪,花城怎么会这么说?却听对面嗤道:“什么拯救苍生,瞎起什么哄?你们保住你们自己的命就不错了。”

“是啊,乞丐就别凑这个热闹了,赶紧回去吧少添乱。”

花城慢条斯理地道:“哦?意思是,乞丐就不能拯救苍生了?是不行,还是不配?”

此言一出,众丐骚动起来,神情颇为不满。天眼开气道:“我们可没这么说。”

师青玄马上又钻出来指他道:“哎哎哎,我看可不像,你们刚才那话不就这个意思?你语气还很嫌弃,是吧大家!”

“是啊!啥意思啊?我们是哪儿不行不配了?”

“大家来不来都有吃的,真以为我们是冲吃的来的吗?少看不起人了!”

谢怜转向一旁,花城冲他挑了挑眉,仿佛在说“轻而易举”,心道:原来如此。虽然剩下来的人都不少,但也不是特别坚定,恰好天眼开等人无意中表现了对他们的轻视之态,“你们这种邋遢乞丐瞎凑什么热闹”,被花城揪住放大,反而激起了众丐的逆反之心:你们觉得我们不行吗?那我们就偏要证明给你们看,我们也是可以的!

如此,士气又是一波上涨。两边互相叫嚷着,谢怜对天眼开等人道:“你们要实在不放心,就在这里看着吧,如果我们做了什么害人之事,你们立刻阻止也无妨。”

花城在一旁微笑着补充道:“不过,还是最好不要碍事哦。”

“……”

众法师跟了谢怜和花城一路,眼下实在憋不住,终于鼓起勇气跳出来了,结果没多久又被花城瘆死人的假笑给吓了回去。花城转过头来,道:“哥哥,看天。”

谢怜和他一齐抬头。圆月前那些黑影,更清晰了,隐隐的,像是靠近了些许。

他们寻人的时间里,黑夜不知过去了许久,那些东西,就快下来了!

谢怜心头一紧:糟了,来不及找更多人了!但他也不表现出来,立即道:“大家站好!手拉紧!”

师青玄早就站得笔直,道:“太子殿……老谢啊,我们就这么点人,会不会一下子就破了?”

毕竟是在人间,乱叫会引起误会和不必要的麻烦,谢怜道:“我守在这里随时检查,当某处即将破冲时,我会率先过去固阵。如此方可维持更长时间。”也就是不断在新出现的漏洞上打补丁。师青玄道:“呃呃呃,这个这个,那我们的性命可就交到你们手上了,包括我的也是啊,太子殿……老谢你努力啊,千万努力!我现在可是人!”

“好的老风,我一定努力。”

每一个人的手心都沁出了汗,每一个人都紧绷着脸。在所有人都把手牢牢握紧的下一刻,寂夜的上空,突然响起了凄厉的哭号,并且越来越近、越来越快!

下来了!

看准时机,谢怜道:“各位,对前方吹气!”

众人不明所以,但也照做,纷纷鼓起腮帮子对着前方使劲儿吹气。冬夜里一大群人呵出了一圈热乎乎的白气,虽然并不能传出多远,但热气混着阳气,已经十分具有迷惑性了。再加上花城暗中使出的障眼法,它们看不清底下到底怎么回事,那些原本要四散开来的怨灵感觉到某一处的热意和人气极重,且不断波动,十分活跃,理所当然地认为那就是要攻击的范围,兴奋地冲了过去,汇聚成一道冲天的黑柱!

刹那,谢怜几乎眼前都被黑色覆盖,他道:“大家当心不要松手,进笼了!”

与此同时,花城身后,散出了千百银蝶!

幽幽银光浮现,谢怜眼前的黑雾瞬间被驱散,见到花城对他伸出一手,道:“哥哥,到我这边来。”

谢怜一愣,立即握住了他的手。花城微一用力便把他拉了过去,揽住他的腰,不动声色地扫射四周。即便那些怨灵在铜炉里关了两千年,已经被关昏了头,却也不敢靠近,以他们为圆心的一丈之内都无一缕黑气。兴冲冲落入人圈的怨灵们这时才发现不对劲,撕咬了半天,怎么一个活人都没咬到,却咬到了同类?而且,还有两个沾不得身的人,那些银蝶于它们而言,更是刀锋箭雨,振翅扑飞,杀得它们的尖叫直冲云霄!

怨灵们终于觉察自己被困住了。它们就是关在笼子里火烧火燎的恶兽,而这两百余人,不是铁笼之外的游玩人,却是那铁笼的栏杆!

觉察这一点的怨灵们怒不可遏,冲手牵手拦住他们的乞丐们凶相毕露地尖叫,大口张得仿佛要吞下人的脑袋,怒发上扬,脸孔和身形都扭曲万分。有几人被吓得倒退几步,很快被旁边的人拉住:“别乱动!”

谢怜也道:“别动!阵没破他们就伤不到你们!”

闻言,众人稍稍安心。还有乞人冲着对他尖叫的怨灵狂吐唾沫,边吐边道:“呸呸呸!脏死你,脏死你!快滚!”大概是听过鬼怕脏东西的说法,谢怜哭笑不得,道:“这个也不用了!它们不怕的。”

这时,他忽然觉察,人阵的某处岌岌可危,即将破漏,赶紧抬头望去,只见一个瘦小的乞丐两眼发直,呼吸急促,像是紧张到要抽搐了!

许多怨灵也觉察到了这人气势衰弱,往他那处蜂拥而去。谢怜上去就是一绫,抽得那处怨灵们嚎叫着被打散,而他迅速让那人退出,令原先他左右的两人接上。还来不及松一口气,西南方六丈处,新的漏洞又出现了,谢怜正要过去,却发现极远处又出现了第三个漏洞,就在师青玄身旁一人身上!

毕竟,怨灵的数量还是太庞大了。这还只是第一波,后面只会有更多,源源不绝!

来不及赶过去了,谢怜道:“三郎!”

花城却没有动,道:“哥哥,别担心。”

谢怜不相信他是没觉察到,也不相信他会置之不理,可那处空子,就要被怨灵们钻出去了!

便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张黄符飞来,在师青玄身旁爆开!

这道符虽然没炸死那堆怨灵,却也吓得它们一缩,缩回了头。却是那群在一旁窥伺了半天的法师们冲了过来,嚷道:“说了让你们不要凑热闹,既然已经凑了,那就好好顶到底,中途顶不住了这不是添麻烦吗!!!”

花城对谢怜道:“你看,我说了,别担心。”

他永远从容不迫,谢怜道:“嗯!”

天眼开等法师终归还是按捺不住,自己冲上来了。这群人不愧是练家子,一个个动作都利索得很,纷纷抓住两人拉住的手,分开了自己接上。新来的大几十人一下子融入了圈子,扩大了人阵。天眼开道:“各位道友!快快快,在皇城有宗门弟子的赶快叫他们来!!!”

“走走走!”

“我把我徒弟也喊来!”

不一会儿,街头就浩浩荡荡地又来了一百多人。

这一百多人可不得了,全都是僧人、道人、术士!个个全副武装,两步当作一步,英姿飒爽,看得谢怜心中大声叫好,众丐目瞪口呆。新来的一波人见到大街上这幅诡气冲天的壮观情景都显示一愣,随即赶紧加入。他们融入后,圈子又扩大了不少,皇城大街几乎要塞不下了。而且这些新来的胆气不说,每人身上都带了几件乱七八糟的法宝,无疑又大大拉长了阵法的持续时间!

至此,谢怜心中已有了九分把握,镇定地道:“大家不要怕,现在形势逆转,我们人越来越多了,只要牢牢守住阵地,灭掉它们只是时间问题!”

众人也都看出来形势变得有利了。有希望便好说,登时都信心百倍,大声应道:“灭了它们!”

那边,天眼开道:“我们这边来了一百六十八个人!你们有多少人?能坚持多久?”

这边的乞丐头子师青玄也是数了好几遍人头的,大声道:“我们还剩下在阵里的,有一百四十八个人!”

谢怜道:“那加起来也有三百一十六个人了,只要再找……”花城却道:“不对。”

谢怜回头道:“什么不对?”

花城收回目光,凝视他道:“数目不对。现在,这里有三百一十七个人。”

分享到:
赞(15)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