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四武神化剑执掌中

若是真的让这些怨灵飞出去了, 岂不是要爆发第三次人面疫?

谢怜立即道:“得想办法阻止!”

下方肩头的慕情黑衣黑发被吹得凌乱不堪,道:“能有什么办法阻止?”

那巨石神像刹住脚步,激起扑天沙尘,谢怜道:“诸位先屏住呼吸!”

说完,那步步紧逼的黑烟飞灰便追了上来。巨石神像举手便是一掌, 掌风惊天动地, 若是在地面上,便是可让百年老树连根拔起的飓风。然而终归打散了一部分,也刮走了一部分, 谢怜忍不住心道:“要是有一把剑就好了!”

花城仿佛一眼看穿了他在想什么, 道:“哥哥, 要剑也不是没有办法。”

谢怜喜道:“什么办法?”

花城道:“那就要看下面几位你的仙僚乐意不乐意了。”

风信道:“你有办法就直说, 不要跟他讲些有的没有。”

谢怜多少猜出来了, 道:“你是说, 让裴将军他们合力, 以身化剑吗?”

花城道:“不错。铜炉山内神官法力受限,但这里有好几个武神,如果有四人化出法身, 合力出击,应该也威力不弱。”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裴茗首个响应,道:“裴某觉得这主意可行。”

慕情却仍是疑道:“这真的可行?这里有几个武神?三个吧?”裴宿和引玉法力尽失, 雨师非是武神, 能顶上的也就裴茗、风信、慕情。裴茗道:“不对,是四个。奇英也在这里。”

“啊?”

引玉犹豫片刻, 一手抱着谷子,另一手翻出了个不倒翁。谁知还没解开封印,那不倒翁就疯狂摇动起来,还发出一阵呱噪至极的哇啦尖叫。众人被它叫得耳朵都是一阵刺痛,纷纷捂耳,引玉又连忙重新封住,翻出另一个不倒翁,汗颜道:“不好意思拿错了,刚才那个是青鬼戚容。这个才是。”说着把那不倒翁往空中一抛,爆出一阵红烟,一个少年的身形出现在烟雾中,向下坠去。

巨石神像抬手一接,那少年翻身落定在它掌心上,挠了挠一头被血糊成一团的卷发,抬头,看到一大串人,茫然不已。引玉已经偷偷躲到别人背后,却被权一真一眼发现,跳起来大声喊道:“师兄!”

“……”

权一真瞬间便嗵嗵嗵奔了上来,引玉一看到他就头痛,可能他宁可听戚容尖叫三天三夜也不想和权一真多说一句。好在裴茗一把就抓走了权一真,道:“来来来来,干活了奇英。干完活再叙旧!”

权一真莫名其妙,加上他对裴茗很有意见,似乎本想随便打一拳,但一抬头,便看到谢怜在上面,双手合十冲他诚恳地道:“辛苦你了,奇英。”

“……”

虽然他完全搞不清楚状况,但挠了挠头,还是加入了。要慕情当别的武神的剑,他也不是全无意见,但凑齐了四个人,也不能说他一个人突然甩手不干,遂无话。于是,神像掌心上,四人以裴茗、风信、权一真、慕情的顺序排了阵列。

花城手肘撑在玉冠台的边缘上,看了一眼,道:“最后两个人的顺序是不是反了?”

照理说,的确应该是裴茗、风信、慕情、权一真的顺序更合理。因为相对而言,权一真法力不太稳定,如果处在剑阵中间,说不定挥得狠了就中途“折断”了。谢怜却抹了一把汗,道:“不,没反。风信和慕情这两个人是绝对不能排在一起的,因为挥着挥着说不定就开始互殴了,所以中间一定得隔着其他人。”

闻言,花城挑了挑眉,那神情似乎在说请他们把对方殴死最好。再向下望去,四人身上发出一阵灵光,越来越强,延展出去,连为一体,最后,化成了一把灵光之剑!

剑一成形,那巨石神像将它向上一抛,伸手,一把握住!

利剑在手,谢怜登时如虎添翼,气势大盛,一剑劈去!

那些拖着滚滚黑烟尾巴的怨灵们,被这灵光一剑斩得先是尖叫不止,而后戛然而止。乘胜追击,谢怜把那剑舞成片片狂花,斩得万鬼四分五裂,如风卷残云。剑刃扫过之处,仿佛漫天烟花连片炸开,煞是好看。底下众妖魔鬼怪都看呆了,等到那巨石神像的千斤靴子踩了过来时,才想起来要四散逃窜。斩得正酣,忽然,那巨石神像脚下一个趔趄,似乎又要歪倒,谢怜赶紧以剑撑地,勉强稳住它。组成剑阵的几个武神都道:“太子殿下怎么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接着打啊!它们又聚起来了!”

谢怜操纵了这巨石神像这么久,微觉疲惫,满头大汗,心神也是高度紧绷,道:“没怎么!只是……”

只是法力又被烧光了而已!

他猛地转头,花城就站在他身后咫尺之处,似乎正要向他伸出手。于是,谢怜豁出去了。

他扑过去双手捧住花城的脸,微微踮起脚尖,闭着眼睛便把双唇贴了上去。

风信:“………………”

慕情:“………………”

权一真:“?”

裴茗:“呵呵。”

捧住花城的脸还不够,反正都这样了,谢怜心想干脆一次多吸点,于是手臂紧紧环住他脖子,吻得更深。方才的疲倦一扫而光,浑身又都充满了灵力。而被那巨石神像握在手里的灵光巨剑里却传出一阵乱七八糟的大呼小叫。风信震惊道:“这是在干什么???你们在干什么???殿下???”

谢怜不小心呛了一下,这才分开,看都不敢往下看,向天喊道:“借,借法力!只是在借法力!很正当的!”

慕情也震惊道:“借法力根本用不着这样吧???击掌为誓也可以的?!”

谢怜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胡乱道:“哈哈哈哈!被你们看穿了!其实不是借法力!哈哈哈哈……”

见他如此,花城也哈哈一笑,双手捧着谢怜的脸,低头在他额上亲了一下,柔声道:“别紧张,哥哥。”

“……”

说来也奇怪,这么一下之后,谢怜忽然就正常了。他假装没听到风信和慕情的声音,一脸肃然,重合手印。那巨石神像将灵光之剑从地上拔起,狂劈乱砍,仿佛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儿!

权一真突然佩服:“原来刚才真的是在借法力!突然变强。”

慕情忍不住道:“简直狗扯,你懂个……”随即大概是想到这种事情不用详细地教给权一真这种大孩子,又硬生生改口了,“是的,没错,就是在借法力。”

裴茗哈哈道:“是没错,但是不能随便这么借知道吗奇英。”

风信:“???你们都在说什么???你们还真信了???”

可是,虽然威力增强了,但那些怨灵毕竟连天盖日,又没有一张遮天巨网能将它们全收,见这巨神厉害,纷纷掉头逃窜,在空中甩着尾巴游向远处,仿佛巨大的人面蝌蚪。谢怜道:“追!”

谁知,追了没几步,那巨石神像忽然毫无征兆地一歪,向一旁倒去!

方才分明已经摄取了充足的法力,谢怜也状态极好,没理由突然如此,将倾未倾之时,谢怜往下一看,这才发现,这神像的一条腿上,居然多了个大洞,破碎的岩石正从洞口上滚滚落下。一个白衣人影飘飘从它身上落下,悠悠落定,随即消失,当真神出鬼没,无觅踪迹。正是白无相。

他居然徒手打坏了这神像的一条腿!

巨石神像轰然倒下,好在乘在石像身上的众人都非是凡俗之辈,反应极快,抢先跳下,安全落地。

谢怜和花城跃上神像胸口,谢怜试着召令它起身,却是极为艰难。那巨石神像趴在地上,慢慢挣扎,模样颇有些狼狈,剑阵中慕情道:“如何?还能站起来吗?”

权一真道:“又没法力吗?还要再借吗?”

裴茗道:“不。这次不是法力的问题。奇英你别再记着这茬了,忘光吧。”

谢怜道:“恐怕是伤得有些严重了……不宜再动。”

虽然石头是没有痛觉的,但如果强行让它起身继续出击,只怕这条被打伤的腿会整个儿掉下来。不光是攻击力大打折扣的问题,这毕竟是花城最用心的一尊杰作,也是谢怜最喜欢的一尊神像,若真的被毁成那样,难免痛心。见敌人倒下,空中那些怨灵狂喜乱舞,四散飞去,难道就要眼睁睁看着它们这样流窜出去?

他望向一旁,花城神色沉怒,是对白无相的沉怒,沉吟片刻,他道:“哥哥……”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正在此时,密密麻麻的黑云中,透出了一缕耀目的白光,似乎云层上方,有什么东西亮了起来。

紧接着,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

无数道耀目的白光穿刺了下来,刺破乌云,刺破怨灵!

这强烈到几乎要闪瞎人眼的白色灵光,众位神官都一点儿也不陌生。整个仙京,几乎终日都被这样的灵光充斥着、照拂着。

君吾来了!

分享到:
赞(43)

评论11

  • 您的称呼
  1. 嗯,借法力!

    争渡晚回舟2019/02/18 21:03:21回复
  2. 裴茗的“呵呵”笑死我了哈哈哈

    匿名2019/02/20 01:39:48回复
  3. 青鬼戚容也笑死我了

    小长2019/03/02 02:38:10回复
  4. 真的只是借法力!哈哈哈哈。

    花城媳妇2019/03/20 00:07:02回复
  5. 嗯,很正当的!

    匿名2019/04/06 14:24:18回复
  6. 权一真太单纯了hhhh

    二狗2019/04/08 20:33:20回复
  7. 权一真啊权一真哈哈哈

    闻舟渡我2019/04/21 11:45:41回复
  8. 权一真想嗯嗯这样借法力真的好厉害的样子人家也想借给师兄~(ง •̀_•́)ง

    陈栎媱2019/06/05 15:00:59回复
  9. 摁爪爪qwq

    嘤嘤怪2019/07/15 08:54:34回复
  10. 真真超可耐

    突然被萌死的林秋石2019/07/16 00:24:21回复
  11. 他扑过去双手捧住花城的脸,微微踮起脚尖,闭着眼睛便把双唇贴了上去。

    风信:“………………”

    慕情:“………………”

    权一真:“?”

    裴茗:“呵呵。”
    哈哈哈,裴将军明白人不过青鬼戚容的出场哈哈哈……xswl

    青鬼戚容天下第一2019/07/16 19:08:17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