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立天地神人破铜炉 2

正在此时,二人忽然同时感觉到一阵颤动,双双微敛笑容,凝神戒备。谢怜有点紧张地道:“怎么了?是这神像在震动??它不是要塌了吧?”

毕竟那铜炉封顶也是邪性满满的万斤巨石,如果这座巨石人像真的因为冲破了它而散了架,那他可就要懊悔万分了,毕竟,这是花城为他雕刻的最好的神像。花城则道:“不要紧,它没事。是整座山在震动。”

果然,下方积雪如洪流一般塌落,有的地方已经露出了山体。看来,有什么东西要从铜炉里冲出来了。

花城拦到谢怜身前。谢怜道:“是白无相。”

他当然不会认为方才这巨石神像一拳下去就能捶死白无相,顶多只能让这东西懵一会儿,警惕万分。但不一会儿,二人便感觉到一阵灼热的空气扑面而来。

那灼热的气息是从深不见底的火山口里喷出的,还有一股硫磺的气味。

谢怜本能地预感到危险逼近,花城也沉声道:“哥哥,离开!”

谢怜翻转手印,随即,便和花城一齐顺着那巨石神像的手腕、胳膊几步跃上,站立在它肩头。那神像听他召令,大步迈开,顺着滚滚雪流,一滑就是数里,周身雪浪飞驰,但因为腾出了双手,虽是万斤之躯,却也很好地保持了平衡。然而,他们才滑到铜炉的半山腰,整座山的震颤更剧烈了,那神像也被震得险些一个趔趄。谢怜和花城向上望去,只听一声轰然巨响,铜炉之巅,一道漆黑的烟柱喷薄而出!

这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加上那毁天灭地的烟柱,看得谢怜整个人都惊呆了。不过瞬息之间,整个上空就为一片黑云浓烟所覆盖。遮天蔽日的黑云之中,无数人脸、人手、人足翻滚纠结,恐怖万状。

这幅画面,谢怜在几百年前就见过一次,如今,终于又见了一次!

谢怜道:“那些是?”

花城凝神道:“乌庸国众的亡灵。”

恐怕,所有被火山爆发埋葬的乌庸国人,全都在那里了。忽然,花城道:“哥哥,下方十丈之外!”

他话音未落,谢怜已经驱使着那巨石神像的右手,一掌拍了下去。

下方雪地十丈之外,一片白茫茫中,站着一个白衣人影,正是白无相。他几乎和雪地融为一体,但还是瞒不过二人的眼睛。厚厚的积雪被这一掌拍得惊起一片飞白巨浪,却没有击中。

之前已经在黑暗中中了一次招,白无相自然早有防备,白影一闪,下一瞬,身形出现在这巨石神像的膝头。那巨石神像不假思索,又是一掌拍向自己膝盖,但掌到半途,谢怜反应过来,咬牙使力,生生拽了回来,心道:“好险好险!”

方才那铜炉封顶是被这巨石神像硬生生拿头冲破的,如果现在谢怜又让它一掌拍上自己膝盖,硬碰硬的一个控制不好恐怕就要缺胳膊少腿了。恐怕,这就是白无相故意跳上来的目的,为了让他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边谢怜急刹住了,那边,花城缓缓拔|出了修长的银色弯刀,对白无相道:“滚下去。”

白无相抬头看他们。花城冷然道:“这尊神像,不是你可以染指的。”

突然,谢怜道:“三郎!!!”

他指向上方的铜炉之巅。黑色的烟柱之后,有什么东西,也跟着喷涌而出了。

赤金的,流动的,雄雄燃烧的。

岩浆!

那赤金的岩浆和滚滚的黑烟混在一起,铺天盖地,向铜炉下方滚滚流去。趁此机会,白无相纵身一跃,消失在雪地里。谢怜也顾不上去抓他了,喝道:“跑!”

那巨石神像听他喝令,大步迈开,咚咚咚几声巨响,就跳下了铜炉。双足落定山脚平地,地动山摇!

然而,它快,那岩浆和黑烟的速度也不慢,几乎是紧跟下来。落地之后谢怜也不敢多留,驱着那神像站起,继续载着他们跑。跑着跑着,谢怜感觉它速度似乎慢了下来,心中奇怪又不妙,正在想是不是错觉,感觉身体一顿,被那神像带着,猛地下坠。

竟是那巨石神像不听他的驱使,停了下来,单膝跪地了!

跪地之后,它上身还慢慢向前倾去,似乎体力不支,就要晕倒了。谢怜的心一下子吊到了嗓子眼。

糟了!要倒下了!

而那火流黑烟,就要追上来了!

正在此时,谢怜忽然感觉腰间一紧,却是花城一把将他拉了过去,一手搂他腰,一手抬起他下颔,将微凉的双唇贴了上去。

“……”

谢怜睁大了眼,一股清凉畅快之气瞬间充盈了胸口,流过四肢百骸,整个人似乎都鲜活了起来。这一吻短暂得很,须臾,花城便分开了唇,道:“哥哥,再试试起来!”

谢怜登时醒神,手印再出,就在那巨石神像即将脸朝下倒地的前一刻,它猛地伸出双手,撑住了地面。

下一步,重新站起!

原来,这巨石神像不是看上去像体力不支了,而是当真体力不支了。操纵如此之庞大的一尊神像所要消耗的法力是极为可怕的,花城先前借给谢怜的那一波法力已经烧得精光,它自然就减慢了速度摇摇欲坠。直到被重新注入法力,它才又“活”了起来。这一次,它跑的比之前更快了,动作也更灵活了。花城却道:“哥哥,再跑快些!”

谢怜也想再快些,但他又担心这么个驱使法太消耗法力了,不确定地道:“再快能撑得住吗?万一法力不够怎么办?!”

花城却在他耳边笃定地道:“不会的,你只管跑!永远不要害怕,我就在这里!”

花城就站在他身后,双手稳稳地扶住了他的腰,只要这么一个人,就仿佛整个世界站都在他身后。谢怜深深吸一口气,闭上双眼,道:“好。”

须臾,他向前伸出双手,释放了全部的法力,祭出了最强劲的法印,喝道:“——跑吧!”

轰!轰!轰!轰!

那巨石神像一路狂奔,一步数里,沟壑他一步跨过,丘陵他一步飞跃,果然远远把那黑云和岩浆甩在身后。它实在是一个根本无法被忽略的庞然大物,每踏出一步,都像是一块天外陨石落地,激开一层强劲的波动!

无数零零散散分布在铜炉山的妖魔鬼怪们都感到地面狂摇,大惊失色。抬头一看,许多都看到了天空中盘旋扩散的黑云,有点儿惊奇,但并不是很在意。反正是在铜炉山,出现什么奇景也不稀奇。反正那黑云里不就是怨灵?它们自己都是跟怨灵是差不多的东西,每天见得多了,有什么值得害怕的?

然而,当它们看到那尊巨大的武神像蹬蹬蹬狂奔而过时,全都惊呆了——

那是什么东西?!

登时一片鬼哭神嚎:“好大的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么大的人像它们可从来没见过。真是太可怕了!!!

谢怜本想绕开乌庸皇城,免得他的神像几脚把这些有两千年历史的老房子踩成一片废墟,又记起一事,问道:“三郎,裴将军、雨师大人他们是不是在这附近?”

花城道:“是。”

谢怜忙道:“回来回来,有东西忘了,捞起来带走!”

于是,那跑过了头的巨石神像倒退几步。正准备折回去,谢怜却忽觉周身一震,脚底一空,整个人飞了起来。

在半空中,他才反应过来刚才发生了什么。

神像摔倒了!

谢怜和花城稳稳落在神像胸口,谢怜一边驱使它重新站起来,一边向前望去。使这巨石神像摔倒的,并不是他自己,而是别的东西。

一座巍巍的高山。

当然,这座大山,远远比不上铜炉本尊高大,但比起这巨石神像,还是要更高大一些的。谢怜来时记得很清楚,他们根本没有翻越这样一座山,于是,他的视线越过这座山,向它身后望去。

果不其然,在它身后,还矗立着两座差不多高的大山。三座大山,拦在了这尊巨石神像的身前。

花城道:“哥哥,当心了。它们就是铜炉山的‘护卫’。‘老’,‘病’,‘死’。”

分享到:
赞(18)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