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 无名鬼供奉无名花

他的情绪还沉浸在那些怨灵的尖叫里,一时回不过神,面具下的脸上都是冷汗,魂不守舍地道:“……不要用那两个字称呼我。”

每次听到有人这么叫他,就像是在提醒他什么,使得他分外烦躁,每叫一声,他心里就一惊。无名却道:“殿下永远是殿下。”

谢怜望了过去。当然,看不到这黑衣武者的脸,只能看到一张笑面。而对方看他的脸时,也只能看到一张惨白的面具。

他冷声道:“再这么叫我就让你魂飞魄散。不要以为你真的有多强。”

那黑衣少年俯首不语。谢怜冷静下来,道:“去探查郎儿湾这一带,寻找最适合设阵作法的地点。”

无名道:“是。”

谢怜闭上眼睛,顿了顿,又睁开双眼,望那黑衣武者,皱眉道:“你怎么还没走?”

那黑衣武者道:“地点定了,那么时间呢?”

“时间?”

“亡魂们已经迫不及待了,必须要帮它们找到诅咒的对象,不可拖延太久。”

的确不能拖延太久。沉默片刻,谢怜道:“三日之后。”

无名又道:“为何是三日之后?”

不知为何,谢怜一跟他对话就有些心浮气躁,道:“三天后是月圆之夜,届时发动人面疫势必威力大增。你问太多了。快走就是了。”

无名颔首,无声无息地退下。谢怜再次闭上双眼,捂住额头,希望能缓解这阵头痛。正在此时,他听到了几声从背后传来的冷冷嘲笑。

一听到这熟悉的冷笑声,谢怜浑身血液都仿佛冻结了。他霍然转身,果然,在他身后,坐着一个戴着悲喜面、身穿大袖丧服的雪白人影,正双手笼袖,在神台上看着他。

白无相!

谢怜拔剑刺去,那白衣人“叮”的一声,二指夹住剑锋,叹道:“如我所料,这副模样,果然很适合你。”

若不揭开面具,这两人几乎从头到脚都一模一样,一番缠斗,两个白衣人来回交锋,外人便根本分辨不出来谁是谁了。白无相一边轻松躲避着谢怜的剑锋,一边道:“太子殿下,你把你父母埋在那种贫瘠凄清的异乡土地上,不觉得委屈了他们吗?”

谢怜心往下一沉,道:“你动我父皇母后尸体了?你毁了他们的尸身?!”

白无相道:“不,恰恰相反。我帮你厚葬了他们。”

闻言,谢怜一怔,白无相道:“我帮你把他们带到了仙乐皇陵,还为他们穿上了珍稀的玉衣,可保尸身千年不腐。如此,你下次去看望他们的时候,还能见到他们宛若生人的遗容。”他告诉了谢怜皇陵的位置和进入方法,这本该是由国主和国师告诉谢怜的,但他们都没来得及这么做,就死的死、散的散了。谢怜惊疑不定,道:“你怎么会知道进入仙乐皇陵的方法?”

白无相微笑道:“只要是关于太子殿下你的事,我无所不知。”

谢怜骂道:“你知道个屁!”

如此粗俗露骨的字眼从他嘴里吐出来的时候,他还是不习惯。白无相却仿佛又看穿了他的想法,打量他片刻,温声道:“没关系的。从现在开始,不会再有什么东西束缚你了,也不会有人对你抱有多余的期待,更不会有人知道你到底是谁。所以,你大可以做一切你想做的事。”

听了这句,谢怜心中油然而生一种奇怪的感觉。

这怪物找他是来干什么的?

示好。

是的。虽然听起来似乎可笑,但谢怜的直觉告诉他,这个东西就是来向他示好的。无论是厚葬他父皇母后,还是安慰他,都是出于此种目的。

他一定非常非常高兴,比谢怜以往见到他的任何一次都要高兴。仿佛看到这样的谢怜就令他格外愉悦,不由自主地便柔和亲切起来。这种亲切居然让谢怜在一瞬间有点想感激涕零,但紧接着,更多的,还是恶心。

谢怜寒声道:“你别高兴的太早,不要以为我会容你这个东西留在世上,待我灭了永安,准备好我来找你算账!”

白无相摊手道:“欢迎至极,乐意之极。哪怕你要来杀了我,我也会在这里等着你的。什么时候你真的能强到杀了我,你就可以出师了。不过——”

他面具之下的笑容似乎收敛了,道:“你,真的会灭了永安吗?”

谢怜道:“什么意思?”

白无相道:“你明明可以现在就动手,为什么还要特地选在三天后?难道事到临头,又犹豫了不成?莫非你到了国破家亡的这一步,竟然连复仇的魄力也没有?我是不是又要看到一场太子殿下的失败了?”

“失败”二字,极其扎耳。谢怜举剑劈去,却被一脚踹到,踩翻在地。

白无相不知如何夺到他手中黑剑的,方才那温柔可亲的语气陡转轻蔑,道:“知道现在的你像什么吗?”

谢怜抓住胸前雪白的靴子,可无论怎么用力,也移动不得分毫,被牢牢踩住,不得翻身。白无相微微俯下身,道:“你就像个小孩子在赌气。你根本没有下定决心。”

谢怜怒道:“谁说我没有下定决心?!”

白无相道:“那你现在干什么?你的诅咒呢?你的死光、死绝呢?你的父皇母后,你的士兵,你的国民摊上你这么个神,真是可怜!他们生前你保护不了他们,他们死后你连为他们复仇都做不到!你这个废物!”

他脚下一用力,谢怜的悲喜面下登时溢出几丝鲜血,是从他喉中涌出的。

白无相垂手握剑,黑玉般的剑尖抵在谢怜喉间,划过那道咒枷,唤醒了谢怜某些回忆。

他道:“要我帮你温习一下百剑穿心的滋味吗?”

过分的恐惧让谢怜屏住了呼吸,一动也不敢动。而吓住他之后,白无相又重新变得可亲起来。

他挪开了靴子,把地上吓得僵住的谢怜扶得坐起,掰着他的脸让他望向一个方向:“看看,看看。这就是你现在的样子。”

他让谢怜看的,是破败神台上破败的神像。

那太子像手里的花与剑早就不翼而飞,被烈火焚烧过,被斧头菜头劈砍过,被举起来摔在地上过,半身焦黑,残缺不全,惨不忍睹。的确是和谢怜残存的记忆片段中的自己十分相似。

白无相道:“你变成这个样子都是拜谁所赐?你以为是我吗?”

谢怜的脑子仿佛被他强行洗刷过一次,又反复灌入新的东西,越来越迷惑,越来越怀疑。他连愤怒也忘了,迷惑地道:“……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你到底为什么要缠着我?”

白无相道:“我说了,我是来教导你的。我教你的第三件事,就是:如果不能救苍生,那就灭苍生。把苍生踩在脚下,他们才会对你拜服!”

他说完这句,谢怜的头忽然疼得想要炸开了一样,抱头大叫起来。

是那些怨灵!

无数怨灵在他脑子里尖叫哭号,谢怜头痛得恨不得在地上打滚。白无相却在一旁笑了起来,温声道:“它们已经快等不下去了。三天后,如果你不能发动人面疫,不能给他们诅咒的对象,他们诅咒的对象就会变成你。你知道,那时候,你会变成什么样吗?”

谢怜感觉那把冰冷的黑剑又被塞进了他手里,一个声音在他耳边道:“你没有回头的机会了!”

待到那阵头痛慢慢褪去,谢怜放开手睁开眼,破破烂烂的太子殿中,还是只有他一个人,另一个和他一模一样的白衣人早就消失了。

不知已经过去了多久,夜色早已降临,太子殿内昏暗无光。谢怜心中一动,意识到一件事。

三日之期,已经过去一天了。

这时,一片漆黑的太子殿中,似乎有一抹白色一闪而过。

鬼使神差,谢怜转过了头,看清那一抹白色是什么之后,面具之下的瞳孔收缩起来。

他一把夺了那东西,道:“这……花是怎么回事?”

那是一束清新柔弱的小白花,被放在了残缺不全的焦黑神像左手上,显得格外洁白如雪,也格外凄凉。看上去,仿佛是这尊神像为了保护了这一束小花,才落得这满身的伤痕一般。

谢怜也不知为什么他看到这一幕会如此怒不可遏,喝道:“鬼魂,出来!”

不多时,那佩刀的黑衣武者果然出现了。他还没说话,谢怜便道:“这花是怎么回事?谁做的?你做的?”

无名微微俯首,目光在谢怜手中被攥得仿佛要窒息的花朵上凝了片刻,最后,低声道:“不是我。”

谢怜道:“那这东西是谁放的?!”

无名道:“为何殿下看到这花如此烦躁?”

谢怜脸色愈沉,将那朵花扔在地上,道:“……这种恶作剧,令人厌恶。”

无名却道:“为什么殿下会觉得是恶作剧?也许在这里,真的还有殿下的信徒在供奉着您。”

分享到:
赞(54)

评论11

  • 您的称呼
  1. 就是发发啊

    匿名2019/03/27 07:34:36回复
  2. 对,就是他。

    匿名的我2019/05/15 14:38:33回复
  3. 怜怜没有从这复仇中得到快乐和解脱……更痛苦啊这样……

    陈栎媱2019/06/05 11:15:10回复
  4. 白无相到底和谢怜什么关系?看得我着急,恨不得直接去看结局。

    匿名2019/06/30 11:31:14回复
  5. 我好想看白无相和谢怜的肉文啊……

    白衣祸世2019/07/07 21:48:42回复
  6. 楼上请冷静

    匿名2019/07/13 17:29:52回复
  7. 那个要看肉的,你的口味……好清奇

    不安全2019/07/15 21:32:16回复
  8. 上百度查花怜肉文的时候,下面推荐弹出君吾谢怜h……

    一脸猥琐的林秋石2019/07/15 23:29:55回复
  9. 那么问题来了,fafa为什么会叫花城呢??

    我青鬼戚容天下第一2019/07/16 14:10:52回复
  10. 五楼的口味挺。。。奇葩

    我真是操了2019/07/21 04:24:25回复
  11. 五楼告诉你个道理:两攻相遇必有一受,两受相遇莫得结果

    匿名2019/07/23 12:45:27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