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 白衣鬼点将黑武者 2

无名道:“殿下,我去开道。”

谢怜却道:“不用,我亲自来。”

说完,他便一跃而下,仿佛一朵白花被风吹下枝头,无声无息地落在了宫殿之前。

正当他要推开殿门之时,殿里飘出来一阵婴儿的啼哭之声。

郎英又没有妃子,儿子也早就死了,他殿里哪来的婴儿?

谢怜并不在意这个。别说是有个婴儿,哪怕是里面藏了千军万马他也无所畏惧,提起一脚踹开殿门!

奇怪的是,大殿之内只有一个人,并没有第二个人,更没有什么婴儿。一看清来人,那人一抬头,道:“你来了?我正在找你。”

殿内之人,正是郎英。

他虽然已贵为国主,却并无华服在身,木然地坐在一张宝座上。谢怜还奇怪了一瞬他怎么这个反应,随即才明了,他此刻带着面具穿着丧服,郎英是把他认成白无相了。

这座宫殿里也设有阵法,谢怜迈入之时,明显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阻拦。但他脚下稍稍用力,便踩在了殿内地面上,空气中传来踏碎了什么的声音。

殿外的寒冬和夜色涌了进来,灌得谢怜狂风满袖。他阴恻恻地道:“你找我干什么?”

听到他的声音,郎英神色微变,道:“是你?”

谢怜缓缓向他走近,雪白的靴子一步一步踩在冰冷冷的石地上。他道:“是我。”

郎英一介莽夫,带兵灭了仙乐,帝王之气加身,一般的邪祟近不了他的身。但此时此刻,谢怜带来的,是成千上万的战死亡魂!

他就不信,数目如此之庞大、怨念如此之强烈的怨灵,还拿郎英没有办法吗?果然,怨灵们在躁动,迫不及待地要挣脱出来寄生到敌人新鲜的血肉之躯上。那躁动之声任何人都不可能听不到,但郎英也并未大惊失色,道:“你是来杀我的?”

谢怜不答,下一刻,他便闪到郎英身前,抓住他的头发,按到了地里。

成功了!

悲喜面下,谢怜嘴角不自觉地上扬。果然,果然!他,可以打败郎英了!

原先的他被神官的身份束缚,拿这个有帝王之运的人毫无办法,而抛弃了神官之身的他却反而终于可以打败郎英了。谢怜心脏砰砰狂跳,正要进行下一步动作,却勃然色变:“什么声音?”

咿咿,呜呜,他又听到了那阵细小的婴儿啼哭,可是,这大殿之内,分明根本没有婴儿!

再一确认,不对。那哭声是从他手下的郎英嘴里传出来的!

更准确地来说,是郎英的身上。谢怜一把扯开他的衣服,双眼陡然大睁,霍地起身:“……这是什么?!”

郎英慢慢翻身坐起,道:“不要怕。”

这一句不是对谢怜说的,而是对他身上的东西说的。

郎英的胸口上,赫然生着两张脸,每一张都和真人一般大小,凸出个硕大的肿瘤。大的那张面目秀美,依稀看得出是个女人模样,小的那张则皱巴巴的,像个婴儿,而那一阵有一阵无的啼哭之声,就是从这“婴儿”的嘴里发出的。

人面疫!

谢怜愕然道:“你怎么会有人面疫?!”

郎英却道:“这不是人面疫。”

谢怜道:“这哪里不是人面疫?这不是人面疫是什么?”

郎英道:“这是我老婆和儿子。不是你说的那种东西。”

他一边低声说话,一边抬手轻轻抚摸着自己身上的这两张人脸,真的就是一个丈夫和父亲在抚摸自己的妻子和孩子的模样。但那两张脸不是连眼睛都睁不开,就是只会张着嘴呀呀哭泣,空有人形,不成人样。

须臾,郎英抬头道:“白无相在哪里?他说了这样我老婆就会回来的,但都这么久了,她怎么还是不会说话?到底怎么回事?快叫他来找我!”

闻言,谢怜明白了,道:“你,让白无相,把你妻子和儿子的怨灵,养到了你身上?”

原来如此,一路上皇宫里那些阵法,根本不是为了防住外来的东西,而是为了防止藏在里面的东西逃走!已经成为国主的郎英,却在用自己的血肉偷偷喂养这两只怨灵!

谢怜还想来找他算账,谁知根本不需要他动手,郎英已经给自己种上了人面疫。那两只疫面长在他身上的时间肯定不短了,连细小的手脚都一并长出,累赘地垂了下来,畸形又可怖。而且,它们已经吸干了宿主的养分,郎英两排肋骨异常突出,小腹也瘪了下去,肤色蜡黄,身形憔悴,看上去仿佛根本没几天好活,和原先战场上那个神勇凶猛的武者根本不是一个人。

看来,虽然他打了胜仗,成了国主,过的也不怎么样。谢怜一点也不觉得痛快,一把抓住郎英,怒道:“开什么玩笑?!”

他还没要仇人的命呢,仇人自己就快死了!这算什么?这怎么办?!

这一抓,从郎英身上掉下什么东西,莹莹红光,一弹一弹,滚得远了。郎英抓住谢怜的手,似乎连做这个动作都觉得困难,喘气道:“珠子……那颗珠子。”

谢怜转头一看,地上滚动的,居然是那颗他给了郎英的红珊瑚珠。郎英道:“我一直想跟你说,谢谢你的珠子。”

听到这一句,谢怜一愣,没想到他会突然说这句话,心里像是有什么东西翻起,又被他强按了下去,道:“你!……”

郎英低声道:“你早点给我就好了。可惜……”

话音未落,谢怜手下抓着的躯体一沉,郎英就这么睁着眼睛倒下了。

谢怜还没反应过来,无名道:“殿下,他死了。”

“……”

谢怜道:“死了?”

低头看看,郎英的瞳孔已经开始涣散了,他真的死了。

谢怜喃喃道:“他怎么就这么死了?”

他还什么都没对郎英做,他怎么就死了?

而且,说起来他还死的挺圆满挺高兴的。他完成了对仙乐的复仇,身上带着他的至亲,准备去黄泉之下相会了。他在世上受够了煎熬,死去反而是一种解脱,一死了之。反倒是谢怜,现在连报复的对象也没有了!

满腔的憋屈和愤懑,最终化作一种感觉——可恨,可恨!实在是太可恨了!

郎英倒下不动了,他胸口那两个人面却仿佛知道宿主已经死了,忽然齐齐哭了起来,呜呜咿咿,刺耳至极,比手指甲在金器铁器上擦刮的声音还令人难以忍受。谢怜已经要气疯了,他拔出那把黑剑,正想一剑下去让它们闭嘴,那黑衣武者却“铮”的一声拔了刀。刀光闪过,郎英的尸体霎时被斩成了几块,十几块、几百块……血肉横飞。谢怜还没动手就被他抢先一步,冷声道:“谁让你这么干的?”

无名道:“不必脏了殿下的手。”

正在此时,门外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个少年的声音喊道:“叔叔!”

谁?谢怜转头,只见殿门大开,一个十几岁的少年站在门口,正望向这边。他原是满面笑容的,一迈进来看到的却是尸块满地,登时呆住。谢怜无动于衷地道:“你是什么人?”

那少年道:“我……”目光一转,又看到地上尸块,惊道:“叔叔!”

这时,外面又有人叫道:“太子殿下!你别乱跑啊,国主说了,不能在宫里随便乱跑的!大半夜的您别让我难做啊……”

太子殿下?

郎英的儿子已经死了,这少年喊郎英“叔叔”,定然是郎英另立的太子,永安太子!

这小太子也反应过来了,惊恐道:“鬼!有鬼!来……”没喊几个字,那黑衣武者在他脖颈上一击,这位永安太子便晕倒在了满地血泊之中。然而,喊声已经传了出去,外面喧哗起来:“什么?你们听到没有?”“卫兵!卫兵!”

谢怜目光移动,那黑衣武者微微俯首,示意交给他解决,闪身出去。一瞬之间,外面的喧哗便尽数被掐断了。迈出殿去,大片侍卫倒地不起,而那黑衣武者站在中间,纤细的长刀滴着血,竟是一刀解决。而远处又起了新的喧哗,来了一批新侍卫,喊着“保护国主!”“保护太子殿下!!”

谢怜漠然转身,不理。果然,不到片刻,那些人声又仿佛被一刀收割了一般,尽数湮没。随即,那黑衣武者无声无息地跟了上来。

谢怜微微侧首,道:“皇宫,烧了。”

无名颔首道:“是。”

熊熊烈火燃起,两个漆黑颀长的剪影立在烈火之前,地上的影子不断扭曲、变形、拉长。

闹了这么大一场,永安皇宫中的宫人们早被尽数惊醒,或救火或逃跑时的叫骂、哭喊飘了满天,和仙乐皇宫被烧时的情形一模一样。

那黑衣武者道:“殿下,接下来你想做什么。”

那白衣人寒声道:“去郎儿湾。”

仙乐灭国之前,谢怜去过无数次郎儿湾。每次去,都是为了降雨救人,身心俱疲,步伐沉重。这一次,他是为了完全相反的目的来的,却是一身轻松。

熬过了旱灾,又得到新任国主的大力扶持,郎儿湾早已恢复生机,大街小巷和乐不已,行人都是兴高采烈的,和几年前的惨淡光景天差地别。只有一个地方惨淡依旧,那就是仙乐太子殿。

破败的太子殿没有人会来,谢怜便把栖息地点选在了这里。此刻,他正在殿中打坐。

这些怨灵们本该很快就找到宿主、也就是诅咒对象的,然而因为郎英已经死了,它们现在还在苦苦挣扎,不依不饶地向谢怜哭诉尖叫,被谢怜闭着眼随手挥开。他蹙着眉道:“等着,不要急,会让你们都解脱的!”

这时,一个声音道:“殿下。”

谢怜睁开双眼,只见那黑衣武者在他面前,单膝跪地。

分享到:
赞(43)

评论5

  • 您的称呼
  1. 太子是郎萤是吗

    小长2019/03/02 02:05:44回复
  2. 是郎千秋吧

    青灯夜游2019/05/15 12:04:20回复
  3. 是郎萤,郎千秋是后来的永安太子,他们中间隔了很多年

    更将无羡思2019/05/25 23:05:58回复
  4. 嗯嗯到朗千秋那里,怜怜当了芳心国师

    陈栎媱2019/06/05 11:08:20回复
  5. 造化弄人哪

    匿名2019/06/08 21:37:29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