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 无悲喜白衣祸此世

谢怜不知道他是醒着还是睡着。

如果说是醒着,他对外界的一切都没有反应,也没有记忆,如果说是睡着,但他却一直睁着一双眼睛。

等他清醒过来的时候,白无相已经将那把黑剑佩在了他腰上,像个奖励孩子的长辈一样,道:“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

说着,拍了拍剑柄,意味深长又温和地道:“它,绝对比你从前收集的那些和君吾送给你的那些要更锋利。”

谢怜任他帮自己佩上了剑,没说话,也没有反抗。因为任何反抗都是无用的。

他就这样,换上了一身新衣服,佩了一把新宝剑,拖着一副仿佛新生般的身体,向漆黑的太子殿外走去。白无相又在他身后道:“等等。”

谢怜顿住了脚步。白无相无声无息来到他身边,把一条白绫放到他手里,道:“你忘了这个。”

那是之前他用来遮脸,后来又被缚住的那条白绫。

谢怜一个人,摇摇晃晃地下了山去。

已经是白日,太阳也出来了,但阳光照在他身上,谢怜一点也不觉得暖。

下山途中,他看到一条小溪,叮咚叮咚,甚为清澈活泼。走到溪边,溪水里倒映出他的模样,谢怜盯着那张苍白的脸看。

脸是光滑白皙,一丝伤痕也没有,脖子也是,那么,胸口,腹部等所有地方一定也是。但他看了一会儿,就不能再看下去了,埋头掬起几抔溪水,洗了把脸,又喝了几口。喝着喝着,忽然发现上游似乎有什么东西。

他缓缓抬起头,只见不远处的上游岸边,一块大石旁,倒着一具尸体,看衣着,正是那卖艺的汉子。

这人没有下山,而是死在了路上,大石上有一滩格外明显的血迹,看样子是疼痛或恐惧之下撞石而死的。尸体已经烂了,一半泡在水里,散发出阵阵恶臭,一动不动,但那半烂的脸上生出了几个小小的畸形的人面,还在蠕蠕地翕动着。

谢怜趴在溪边,撕心裂肺地呕了半个时辰,呕得见了血。

下山之后,他走了许久,在大街上漫无目的地游荡。突然,一只手拍上他的肩,把他抓进了巷子里。谢怜一回头,还没看见对方的脸,就先看到了一个迎面而来的拳头:“你这些天都跑到哪里去了!!!”

拳头后是风信怒气冲冲的脸,谢怜看到的时候,已经被这一拳打得扑通一声倒了地。

风信也没料到他居然这么容易就被打倒了,看看自己的拳头,再看看地上的谢怜,愣了好一会儿,还没去扶,谢怜已经自己爬了起来。风信脸色变了变,还是没缓和下来,又道:“你好大的火气,说了一声就跑出去,两个月不见踪影!可你知不知道陛下他们担心成什么样了?!”

谢怜抹去脸上被他打得飙飞的鼻血,道:“对不起。”

见他脸上的血越抹越脏,风信重重叹了一声,道:“殿下!对不起就算了,咱们说这话真的没意思,但是你……你到底怎么了?你这么久到底干什么去了?到底有什么事,不能和我说吗?”他注意到谢怜腰上配的那把黑剑,又道,“你这剑是哪儿来的?”

谢怜是想说的。但是,想到离开之前与风信起的争执,当时风信脸上迟疑的神色,还有那些他连想都不想再去想的经历,只是又说了一声:“对不起。”

二人回到原先的藏身之处,王后一见谢怜就抱着他哭了出来。国主看上去又老了不少,原先是在满头黑发里找白发,现在是在满头花白里找黑丝。但他却没怎么怒发冲冠,简单说了几句就没开口了。大概是怕他一激动又跑个十天半月不见踪影,三个人言辞举止之间,对他都小心翼翼的。

“风信。”

简单到简陋的一餐过后,谢怜把腰上那把黑剑解了下来,递了过去,道:“这把剑给你,拿去当掉吧。”

风信觉察到他拿剑的手在颤抖,却没猜到是为什么颤抖,道:“为什么要我当掉?”

谢怜道:“之前你不是要钱吗。”

闻言,风信脸上忽然有伤痛之色一闪而过,随即,摇了摇头,道:“现在不用了。”

谢怜不再说话,把那黑剑丢在一旁不去管,倒头睡了。

这次回来,谢怜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希望能尽快回到原来的状态,争取一切如常。很快,他就和风信一起出门摆阵卖艺了。

原本风信还不大放心,道:“算了,你还是多休息两天吧。”

谢怜道:“我休息快两个月了。如果那些卖艺人再来找你麻烦,我们两个人也好应付。”

风信却道:“那些卖艺的早就不来了。”

并不是因为原先那卖艺汉子死了,没人带领了,而是因为,风信已经在这里驻扎很久了。初来乍到,大家还觉得新鲜,但时间一长,人们也差不多过了那个新鲜劲,看他和看本地其他卖艺人没什么区别。和以往相比,风信失去了竞争力。构不成威胁之后,其他卖艺人也就不来找他的麻烦了。反正大家赚的钱都差不多,都一样的。

所以,任风信再怎么卖力射箭,射艺再如何精绝,前来观看和打赏的人也比原来少了大半。甚至连原先的十分之一都不到。大半天过后,风信累得满头是汗,坐到一旁。谢怜道:“换我上吧。”

风信道:“不了吧?”

谢怜却径自上了。一看换了个人,行人又都来了兴趣,道:“这位小哥有什么拿手绝活?”

谢怜不答,捡了根树枝,自顾自开始使一套剑法。虽然拿的是树枝,但剑法使得漂亮,破风之声还带着尖锐的剑意,因此,也有些人赏脸叫好。风信在一旁看着,神色复杂,看了一会儿就转过头去。

谢怜毫无羞耻之心,也毫无心理负担,继续认真使剑。这时,忽听人群中一人喊道:“不好看不好看!难看死了!谁要看你拿着根树枝瞎鸡|巴戳?”

风信一下子站起来,喝道:“嘴巴给我放干净点!”

谢怜动作微凝,望了过去。只见人群中一个汉子一边吃瓜一边吐籽,显是个看热闹的。他对风信叫道:“老子是来看卖艺的!想怎么说怎么说,你个讨赏的还敢管我们打赏的?换真剑!换真剑上来大爷再考虑要不要赏你几个子儿!”

他一喊,其他人也跟着喊。风信大怒,正要出手,只见白影一闪,谢怜已经出现在那人身边,一把抓住,高高抛起。

他一出手,力量奇大,那闲汉被他抛得飞起几丈,瓜皮落地,惊得众人都张大了嘴。而那人“砰”的一声,重重落地,七窍流血,大声惨叫,然而谢怜还没停手,上去再次抓住他,平淡无波地道:“真剑没有,真要命想不想看?”

围观众人吓得四下奔逃,道:“来人啊!救命啊!杀人啦!”

风信更是大惊:“殿下!!!”

谢怜充耳不闻,准备把那闲汉再抛个几丈任他落地,风信上去一把按住他,连掩饰他的身份都忘了,吼道:“殿下!!!你醒醒!这人要给你打死了!!!”

谢怜双瞳中黑火狂烧,一掌拍开他的手,把那人一把按进了地里。那闲汉两腿一伸,再不动了,风信扑上来正要探他气息,却听大街尽头有人尖着嗓子道:“就是他们!在那里!”

坏了!永安兵来了!

风信拔腿就跑,却见谢怜还站在原地,盯着那些永安士兵,似乎想要上去打一架的样子,又折回来一把拉了,道:“你还站着干什么,快跑!”

二人一路东躲西藏才逃了过去,回到藏身小屋。一进门,当着王后的面,风信就喊开了:“你怎么会做这样的事?!”

原先的风信,自然是万万不敢在二位陛下面前如此放肆的,但这么久消磨下来,很多事情早已改变了。谢怜对王后道:“回屋去。”

王后道:“皇儿,这究竟……”谢怜道:“回屋去!”

王后想问不敢问,回屋了。谢怜又转向风信:“我做什么了?”

风信怒道:“你要把那个人打死了!”

谢怜反驳道:“他又没死。而且打死又怎么样?”

“……”

风信愕然道:“你说什么?什么叫打死又怎么样?”

谢怜道:“谁让这个贱民找死?找死我就成全他,有什么错吗?”

仿佛被他的用词惊呆了,好一会儿,风信才道:“他……是犯事儿,可也不至于杀了他啊?打他一掌算了,就这一句就该死了?”

谢怜打断他道:“是的。他敢这么说,他就要付出代价。”

“……”

风信不可思议道:“你怎么会说这样的话?”

谢怜道:“什么话?”

风信道:“你以前不会用贱民这个词的。你从没说过这个词。”

谢怜道:“你到底是什么意思?我又不是神仙,我不能愤怒,不能憎恨吗?”

风信噎住了,半晌,勉强挤出几个字:“我不是这个意思,但是无论如何,也不至于……”

谢怜不想再听,不和他说了,自己进屋去,重重摔上了门。

刚关上门,他便大喊一声,把自己撞上了床。

自欺欺人!他根本是在自欺欺人!

无论如何,根本不可能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也不可能再回到原来那样了!!!

晚间,有人敲门,谢怜以为是风信,不应。半晌,才听王后的声音道:“皇儿,是母后。让母后进来看看你,好吗?”

谢怜本想躺着不动,但躺了半晌,还是起来开了门,疲倦地道:“干什么?”

王后端着一个盘子,站在门口,道:“皇儿没吃东西吧?”

谢怜看着她,忍了许久,才把已经涌上喉头的一句“没吃东西也不想吃你做的东西”忍了下去,侧开身子让母亲进来。王后把盘子放到桌上,道:“你看。”

谢怜一看,气得简直想笑,道:“这是什么?”

王后献宝一样地道:“你看,这个,是‘比翼连枝丸’,这个,是‘花好月圆羹’……”

叫比翼连枝的长得像一尸两命,叫花好月圆的根本凹凸不平,谢怜不得不打断她道:“怎么这些东西还给取了名字?”

王后道:“菜式不都得有名字吗?”

谢怜道:“那是皇宫中的御膳。普通人没有人给菜取名字的。”

皇宫,御膳,普通人。王后顿了一阵,笑道:“也没有人规定一定要御膳才能取名字啊,就当图个吉利吧。来,吃吃看?母后花了好久给你做的。”说着递上筷子。谢怜却没笑,也没动筷子。

王后笑着坐了一阵,笑容渐渐缓下来,道:“皇儿啊。”

谢怜道:“什么。”

王后道:“你怎么又跟风信吵架啦?”

谢怜根本不想解释,也没力气解释,道:“你们屋里待着就行了,不要管这些。”

王后迟疑片刻,道:“母后知道可能不该说,但是,你不在这的这些天,都是风信这孩子一直在照看着……”

谢怜道:“母后,你到底想说什么?”

王后忙道:“皇儿,你不要生气,我不是指责你。真的不是,我知道你也很辛苦。我只是说,风信这孩子一直跟我们,跟着你,也不容易。我感觉得出来,他不是不想走的,但是他留到了今天,全是因为惦记着你们的情分……”

听到这里,谢怜霍然起身,道:“谁又容易了?我很容易吗?!母后,你们不要问了行不行,你们不懂不要掺和了行不行!!”

见他夺门而出,王后慌了,起身追出,道:“皇儿,你去哪里啊?我不说了,母后不说了!你回来!”

谢怜厉声道:“我知道!大家都不容易,你放心!我这就去让大家都容易一些!!”

王后跟不上他,不一会儿就被甩开了。直到晚间,谢怜才拎着几个袋子回来,一打开门,所有人都没睡,都在等他,脸色都很差。谢怜反手关上门,道:“怎么了?”

国主好像已经数落过王后了,她眼眶还是红的,见谢怜回来,长舒一口气,强颜欢笑道:“皇儿,你回来了!我今后再也不会多问了,你不要突然掉头就走,有什么事母后一定听你的……”

所有人都怕了。怕他掉头一走,又是两个多月不见人影。谢怜却道:“你们想多了,我没要走。你们进去休息就是了。”

待到国主王后都进屋去了,沉默片刻,风信道:“就算我问你你去哪儿了你也是不会回答的是吧。”

谢怜没说话,把那几个袋子丢到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风信道:“这是什么?”

谢怜打开袋子倒过来,从里面抖落了一大堆金器银器,几乎映亮了整个屋子。风信一下子站起来,道:“你……你这是哪儿来的?!”

谢怜头也不抬,坐在地上一边清点,一边道:“用不着这样。到城里大户人家走了一趟而已。放心,没人发现。”

风信双目圆睁:“你!……”

他想起国主王后还在隔壁,压低了声音,道:“你偷东西?!”

谢怜道:“你用不着这样看着我。大家都不容易,有了这些就容易多了。”

风信道:“那你也不能偷东西吧?!我们可以卖艺的!”

谢怜道:“卖艺一天累得要死要活能挣几个钱?”

风信倒退两步,谢怜还是第一次在他脸上看到这种快要晕过去了的表情。

风信好容易站住了,确定了这话不是自己听错了,喃喃道:“你,怎么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谢怜抬起头,反问道:“什么样子?”

风信怒道:“我不想说你!你自己看看你现在是什么样子!打劫的事情我已经不问你了,你怎么还变本加厉了?!”

谢怜冷笑一声,道:“果然。”

风信道:“什么果然?”

谢怜站起身来,道:“你果然一直都记着打劫的事。想问我,又不好意思问,是吗?你心里想象过千百次怎么回事了吧。不用想了,我告诉你。”

他一步一步,逼到风信面前,道:“是真的。我打劫了。”

风信被他逼得倒退一步,道:“你……”他又前进一步,低声怒道,“我们过的这么苦,为的是什么?!如果这种事你愿意做,我们早就做了,何苦要捱到今天?!你这样算是什么?!前功尽弃吗?!你还是从前的太子殿下吗?!”

谢怜道:“是啊,为什么要苦苦捱到今天?”

风信一怔。谢怜又道:“从前的我是什么样的?骂不还口吗?打不还手吗?自不量力吗?拯救苍生吗?这是什么?这不是个蠢货吗?你觉得那样一个蠢货好吗?你觉得我必须是那样的我吗?一旦不是,你就很受打击是吗?”

风信惊道:“你疯了吗?你为什么要这样说?”

谢怜道:“你错了。我没疯,我只是突然清醒了。然后发现从前的我才是疯了。”

“……”

风信喃喃道,“你怎么会这样?你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我,我真不知道,我这样,我跟着你是为了什么了……”

谢怜道:“那你别跟了。”

风信还没反应过来:“什么?”

谢怜道:“我说,那你别跟了。”

说完,他就摔门了。

两个时辰后,屋外才传来悉悉索索的动静,和低低的说话声。

似乎是风信和他的父皇母后在道别。风信声音极低,王后语带哽咽,国主说得不多,咳嗽居多。不一会儿,门开,门关,风信的声音消失,脚步声远去。

风信走了。

谢怜关在屋中,木然无表情,半晌,闭上了眼。

终于走了。

自从慕情离开之后,谢怜就一直恐惧着这件事:有一天,风信也会离开的。

因为太恐惧了,今天,谢怜已经无法再忍受被这种恐惧折磨。

与其慢慢耗下去,像慢刀子磨一般慢慢把那些恩义情谊都一点点消磨得精光,最后两看相厌,彼此仇恨,不如早一点,就在此刻爆炸!

风信走之前,他害怕。而风信走了之后,他就一点也不害怕了。

可是,虽然他不害怕了,却更痛苦了。

原本,谢怜还在心底抱着万分之一的期待,期待即便是他承认做了不该做的事,即便是他变成现在这样糟到极点的样子,风信也还是会留下。毕竟,自从他十四岁那年挑中风信作为自己的贴身侍从后,他们两个几乎一直如影随形。是主从,更是好友。除了他这个太子以外,风信也没有任何需要关心的对象。最多就捎带国主和王后。

可是,风信真的走了。

谢怜早就猜到了这个结果,也完全能理解这样的结果,但他还是暂时有些受不了。

这时,寂静的屋外传来王后的声音。

她道:“皇儿,对不起啊。”

“……”

谢怜从床上爬起,开了门,出去,疲倦地道:“不关你们的事。”

王后和国主都坐在破旧的桌边。王后道:“是父皇母后拖累了你,要你为了我们去做不好的事,还让你和风信吵架。”

谢怜勉强笑道:“有什么不好的,话本传奇里不到处都是劫富济贫的故事吗?风信走了就走了,挺好的,他走了反倒轻松些。两边都轻松。你们先把病医好再说别的吧,明天可以买最好的药了。”

国主却瞪着他,道:“我不用这些钱。”

王后暗暗拽住他。谢怜道:“你想怎么样?”

国主又咳了几声,道:“你……去把风信追回来。我不要这些钱。”

王后虽然拽着他,但也道:“是啊,你去追风信吧。他是你最忠心的侍从,又是你的好朋友……”

谢怜道:“没有忠心的侍从了。有钱拿着用就是了,别的不要多问。我说了,这些事你们不懂。”

沉默许久,最后,王后道:“对不起啊,皇儿。爹娘看得到,你一个人挣扎得很苦,但是爹娘都只是凡人,没办法帮你一点儿忙,还要你照顾。”

谢怜没力气再多说,随口安慰敷衍几句,送他们回屋去了。为了让自己清醒,谢怜拆下绷带和所有衣物,胡乱洗了个澡,倒头就睡,睡到第二天起来,迷迷糊糊心道:“风信怎么没叫我?”

好一会儿,他才想起来,风信已经走了。

谢怜翻身坐起,发了一阵呆,又想起一事。

就算风信走了,但他父皇母后呢?怎么他父皇母后也没进来?

往常这个时候,早就能听到国主的咳嗽声了,这声音就没断过,今天却是极为安静。

不知为何,谢怜感到一阵不安,他穿上衣服下床,抓了两把抓了个空,发现自己敷面的白绫没了,推开隔壁屋门,道:“母后,你看到我的……”

一推门,他一对瞳孔瞬间收缩成了两个极小的点。

他的白绫找到了。

那条白绫,悬在高粱之上,还吊着两个一动不动的老人身影,早就僵了。

是他的父皇母后。

谢怜怀疑自己还在梦中,晃了晃,勉强扶住墙,还晃来晃去,没扶住,顺着墙滑了下来。

他坐在地上,双手遮脸,突如其来的一阵呼吸困难,哭了笑,笑了哭,道:“我,我,我,我……”

也不知对谁语无伦次了一阵,他又道:“不是,没有。我,等等,我,不行,我……”

最终,一个完整的词都讲不出来,他转身大叫一声,猛地把头往墙上撞了十几下。

他早该想到的。他父亲是一个多么古板老旧的君主,而他母亲更是那种根本见不得亲人受苦的母亲,尤其是还是为他们受苦。两个人都是养尊处优的贵族,这一路来居然能坚持到现在,已经是个奇迹了。

谢怜把头在墙上撞了几百下后,喃喃道:“风信,我父皇母后没了。”

没人在听。

这时,他才想到,要把父母的尸体放下来。放下来后,谢怜仿佛就没了事做,在屋里走来走去,看到桌上还有几盘冷掉的难看的菜,是他昨晚不吃让王后拿走的。现在,他六神无主地拿起来,全部吃了下去,一根菜也没敢漏,生怕少吃了一粒米。吃完后又开始呕吐。

突然,谢怜抓了那条白绫扔到梁上,把自己的脖子套了进去。

阵阵窒息袭来,然而,他始终清醒着。就算两眼充血,颈骨咔咔作响,他也始终清醒着。而且,不知怎么回事,吊着吊着,那白绫竟是自动松开了。谢怜重重摔在地上,头昏眼花中,发现那条白绫居然无风自动,仿佛一条毒蛇一般,缓缓盘了起来。

这东西,竟是生出了自己的灵魄!

被注入了法力,染上过谢怜的血,还吊死了两个皇族——如果谢怜会死,那就是三个。如此一条白绫,带了如此之深的怨气和邪气,不成精怪,反倒奇怪。

刚刚来到世上的这只小精怪全然不懂自己是在怎样令人绝望的情形下出生的,快乐地向给了自己灵魄的人游去,似乎期待着一个亲昵的举动,谢怜眼里却根本没有它。他抱头咆哮道:“谁!!谁来杀了我!!!”

他只盼着有谁能立刻来要了他的命,帮他解脱了这无穷无尽的痛苦和折磨!

正在此时,远处传来一阵震天响的敲锣打鼓之声。谢怜喘着粗气,双目血红,心道:谁?是什么?

某种力量驱使他踉踉跄跄起了身,出去查看。走了许久,他终于发现,那是永安新立,皇城迁都,新宫落成的庆祝之声。

普天同庆!仙乐国的旧民,现在都在为永安而欢呼了。大街上,每个人脸上的笑容都如此灿烂,如此熟悉。谢怜想起来了,上元祭天游的时候,仙乐皇城的人们也是这样欢呼的。

谢怜又踉踉跄跄走了回去,瘫坐在地上。

为什么要在仙乐国君国母尸体躺在他脚边的时候,让他看到“永安人”们的欢声笑语?

谢怜把脸埋在手里,哭哭笑笑,哈哈哈哈,呜呜呜呜。

半晌,他嘻嘻地道:“没这么容易。”

一个声音在他脑子里一闪而过:人面疫,是怨恨……制造人面疫的方法,是……

他眼里闪过凶狠的光,忽然放轻了声音,道:“你们休想好过。”

他脸上神情似哭似笑,似喜似悲,顺着墙慢慢站起来,道:“永安,永安?休想。永远也休想!我,诅咒你们。我诅咒你们!!!我要你们全部死光,死绝!!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着笑着,谢怜如一阵狂风般冲了出去,路过那面镜子的时候,突然一顿,猛地回头!

镜中的他,已经完全变了一副模样。

他身上穿的,不是那件洗到磨损的白道袍,而是一间雪白的大袖丧服。他的脸也不再是他的脸,而是一张半哭半笑的悲喜面!

如果是之前的谢怜,看到此刻镜中的自己,一定会吓得大叫起来,但是,现在的他却一点儿也不害怕了。他视若无睹,狂笑不止,跌跌撞撞,撞开了门,奔了出去。

旧国的仙乐皇城,如今已是一片破败不堪的废墟。

废墟附近,还是有侥幸未死的居民和无路可走的流民。虽说自从人面疫爆发,皇城覆灭后,这座昔日的华丽王都就时常阴风阵阵,令人胆寒,但今天,似乎格外令人胆寒。几个衣衫褴褛的乞丐一溜烟跑了,边跑边望天。人们都觉得,好像要发生什么非常不好的事了,还是不要逗留了。

皇城破败的城门前,便是战场。平时就没什么人敢去,现在,只有一个老道士在东跑跑、西跳跳,捕捉那些迷茫的游魂,捉到了就塞进自己袋子里,准备扎成花灯。捉着捉着,他忽然发现,不知何时,战场的尽头,出现了一个奇怪的白衣人影。

当真奇怪,当真诡异。一身丧服,白袍大袖,一段白绫挽在袖上,随风飘曳,若有生命。脸上则戴着一张惨白的面具,半边脸哭,半边脸笑。

那老道士一阵恶寒,在他反应过来为什么要跑之前,双腿已经自己带他跑出了战场。他心内还残留着惊魂未定之感,驻足回看。

那白衣人一语不发,在战场上漫步。凄风猎猎,脚下每一步都踏着战死者的尸骨。

无数亡魂在这片土地上挣扎哀鸣,以至于连空气都是怨念的黑色。

那白衣人冷冷地道:“恨吗?”

亡灵们呜呜哀叫。那白衣人又迈开几步,道:“当初你们誓死保卫的人们,现在已经成了新国的国民。恨吗?”

亡灵们的哀叫中,混入了尖叫。

那白衣人缓缓地道:“他们忘记了死在战场上的你们,忘记了你们的牺牲,为夺走你们生命的人欢呼。恨吗?”

尖叫中,又混入了嘶鸣和咆哮。

那白衣人厉声道:“光是叫有什么用,回答我,恨吗?!”

整个战场的上空,回荡起无数个充满怨念和痛苦的声音。

“恨啊……”

“好恨啊……”

“杀……我想杀了他们啊!!!”

那白衣人向着它们打开了怀抱,伸出双手,道:“到我这边来。”

他一字一句地道:“我承诺:永安之人,永不得安!”

震天狂响的尖叫、惨叫、咆哮中,仙乐士兵们的亡魂和皇城人面疫患者们的死灵相互应和,在铺天盖地的黑雾中,幻化成形!

那在远处观望的老道士将这一幕尽收眼底,胆战不已:“这是……这是……!!”

一瞬间,他脑子里只冒出了四个字。

白衣祸世!

这时,那白衣人听到身后传来一个少年人的声音:“殿下……”

他回过头。不知何时,他身后站了一个黑衣少年,正对他俯首下来,单膝跪地。

分享到:
赞(24)

评论5

  • 您的称呼
  1. 哦,破灭的理想主义

    匿名2019/01/31 20:00:41回复
  2. 谢怜和白无相到底什么关系。

    匿名2019/02/13 20:20:46回复
  3. 老父亲和小儿子

    匿名2019/02/13 20:48:01回复
  4. 是老父亲和小公主hhh

    千千2019/02/15 19:40:28回复
  5. 谢怜……心寒了,心灰意冷了

    小长2019/03/02 02:00:18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