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三十三神官争福地 2

也许是他情绪激荡之下的目光太刺人了,被他盯着的那几名小神官连忙摆手,道:“我们没有告诉外人呀!”

谢怜红着眼睛道:“那他们是怎么知道的?!”

在场的三十几个神官听到了那句话后,根本没几个脸露惊讶之色。既然这么多神官都知道了,那上天庭又有多少神官知道了?

被他质问,那几名神官卡了一下,又辩解道:“他们又不是外人嘛,这里的都是相熟的朋友,大家之间都没有什么秘密,告诉他们不算告诉别人,除此以外的神官我们不会说出去的……”不等他说完,谢怜便厉声道:“谎话!谎话连篇!我不信!!!”

被他如此厉声打断,那几名小神官也有些脸上挂不住,缩回人群里。这时,忽然一名神官大声道:“你信不信又有什么所谓?太子殿下你自己在被贬期间做的好事,人家没有当场告发你就不错了,你还要求别人为你保密?我们有什么义务要为你保密?真是好笑!”

谢怜仿佛突然被迎面泼了一盆水夹冰,又被一把刀扎透了心,急道:“不是!我……”

又听有人道:“平日不做亏心事,夜半不怕鬼敲门。你不洁身自好,又如何能怪旁人不信守诺言?如果有人替你瞒着这种不义之事,那才是失职无德!”

谢怜道:“不是!!!我……”

他想说我是有原因的,我也不想的,可他心里也清楚,无论什么原因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确打劫了!

这样一块污点,仿佛一块耻辱烙印烙在他脸上,使他在这些神官面前变得无限渺小,连为自己辩解都不敢大声。见他气势下去了,一名武神站了出来,道:“太子殿下,你现在该明白,为什么我们不希望你也在这里修炼了吧?”

谢怜低下头,握紧了拳。

那名武神接着道:“我们不是一路,道不同不相为谋,你还是自行离开吧。”

看他振振有词说着“道不同不相为谋”的模样,谢怜却忽然明白了。

说来说去,归根结底,不还是想要他让出这片灵地吗!

他双手拳头骨节咔咔作响,喉头压抑一阵,沉声道:“……我不走。我要在这里修炼。”

此刻,对这三十几个神官的愤怒,已经压倒了他的羞耻之心。

反正已经到了这一步,干脆破罐子破摔,豁出去了。比起灰溜溜地逃走,他宁愿厚着脸皮杠在这里,教他们没法得逞。谢怜猛地抬头,又重复了一次:“我要在这里修炼。这座山不是你们的地盘,你们没有资格让我离开!”

见他态度强硬,那三十几位神官都黑了脸。谢怜听到有人低声道:“这又是何必?”

“我真是从没见过这么厚脸皮的……”

然而,任他们怎么说,谢怜都杵在原地。纵使心里已被唇枪舌剑扎得流血,但还是倔强地死撑着一动不动。

那名武神道:“看来太子殿下是一意孤行,非要闹得大家都不愉快了?”

谢怜冷冷地道:“有本事就来赶我,反正就算你们想,你们也没那个本事!”

此句一出,对面十几位神官登时色变,齐齐抽出了兵刃!

这是自然。对于武神而言,方才那句可是个大大的挑衅。在场为数不少都是武神官,哪里能当做没听到?

被团团包围,谢怜却分毫不惧。他手里没有刀剑,只紧紧握着一根登山时充作拐杖的树枝。一名武神官肃然道:“太子殿下,如果你立刻道歉,我们可以当做你方才没有冒犯我们。”

谢怜却道:“如果我有哪里让你们不愉快了,我绝不会道歉。”

他执着那根树枝,指向前方,道:“因为你们根本不配为神!”

对面一阵骚动。

有人嗤道:“我们不配?你这种打劫凡人的强盗就配了吗!”

谢怜再也忍不了了,他也本来就不想忍了,抄着树枝便攻了上去,喝道:“欺人太甚!”

那十几名武神官也以兵刃迎战。后排有神官道:“又不是我们让你去打劫的,你怨我们是什么道理!”

他们却是高兴的太早了。本以为谢怜既无法力也无兵刃,肯定好对付得很,谁知,完全不是那回事。谢怜手里拿的虽然只是一根树枝,却被他使得仿佛一柄毒锋,咄咄逼人,强劲至极。双方对上没多久,好几个武神官的剑险些给他挑飞了,他们甚至连给这树枝的劲风刮到也不敢,惊得连忙闪到了后排。

以神官之尊,居然打不过一个被贬的凡人,这可太丢脸了!

这时,一名观战的神官突然远远惨叫一声,号道:“什么东西?!”

这一喊,其他神官也惊了:“怎么回事?!”

那神官似乎痛得厉害,捂脸弯腰道:“刚、刚才,有一团鬼火打中了我眼睛……是不是他搞的鬼?”

谢怜记起,这正是方才指着他鼻子喊他强盗的那名神官,气极反笑:“什么鬼火?你们要抢灵地直说就是了,用不着再污蔑我!”

他怒气勃发,出手更狠,一圈武神的刀枪剑戟给他手里一杆说粗不粗、说细不细的普通树枝噼里啪啦打掉了一地。突然,一人喊道:“抓住了!抓住了!你们看!”

谢怜身形微定,只见对面神官乱成一团,有人手里抓着什么东西,高高举起,道:“真的有鬼火,他在搞鬼!抓到证据了!”

谢怜定睛一看,那是果然一团幽幽燃烧的小小鬼火。他怒道:“我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你们凭什么逮着一团鬼火就说我搞鬼?鬼火又不是什么稀罕的东西!它身上写了我的名字吗?!”

惨叫的那名神官捂着眼睛道:“普通的鬼火怎么会往我眼睛上扑?不是你指使的怎么会这样?”

谢怜斥道:“那我还说它也有可能只是这山上的游魂,无意间被你们吓得晕了头才撞上来的呢!这算什么证据?”

最先动手的那名武神一把夺过了那鬼火,道:“管它是谁指使的,这种害人的东西,打散了就是!”说着手上一用力,竟是要把那鬼火捏得魂飞魄散。见状,谢怜脱口道:“放开它!”

终归是不忍那游魂就这么被他们这场闹剧波及,他抢上前去与那武神缠斗起来。因意在夺魂,出手便收敛了些,二人正僵持着,后方几个神官却忽然喊道:“你来了?快来!来看看,这都是什么事儿!”

听起来像是有谁赶到了。众神官回过头去,都道:“你可算来了!”“等你好久了,快来帮忙!”

闻言,谢怜先是一惊,心道:“莫非是来了什么厉害的神官?”再转念一想:“管他来的是谁,如果也要来和我为难,再打上一场又如何!我谁都不怕!!!”

他现在满腹怨气,已经准备好了要大战一场。谁知,待到人群分开之后,那姗姗来迟之人走上前来,谢怜却完完全全地愣住了。

万万没想到,来人,竟是慕情!

慕情也显然没料到,会在这种情形下遇到谢怜,两人一打照面,皆是满面愕然。谢怜睁大了眼,把正在与他打斗的武神们都忘到了一边,嗫嚅着道:“……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

说了几个字,他注意到了一件事,登时明白,闭上了嘴。

慕情现在穿的,不是他们一路逃亡时的陈旧黑衣了,而是下天庭的武神官服。

原先,风信和慕情作为谢怜的副手活动时,二人的能力就颇得赞赏,惹人注目。后来谢怜被贬,不少神官都惋惜风信和慕情也和他一起被贬下去了,还有暗暗来牵过线问他们要不要转到别的神官殿里去侍奉的。如果有神官出于欣赏,把慕情再提回下天庭去为己所用,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一定就是这样了。而且,他现在应该混得不错,不然也不会和这群神官一起,成群结队地出来找洞天福地修炼。

谢怜还是凡人之身,慕情却已经回到下天庭了,此情此景,莫名讽刺。

那边,慕情好容易才定了神,疑道:“这是怎么回事?”

众神官纷纷抢着给他讲前因后果。谢怜远远站着,身体僵硬无比。

他注意到,他们并没有特地对慕情讲他打劫之事。这说明什么?

说明慕情也早就听说过这件事了。慕情也知道他去打劫了!!!

一滴又一滴的冷汗从谢怜头上滚滚落下,他不由自主后退了两步。方才与他对峙的那名武神气喘吁吁地喊道:“他想一人抢占灵地、赶我们走,慕情快来帮忙!”

帮什么忙?

让慕情帮忙来一起打他吗?

谢怜气得头皮发麻,震惊不已。他好容易才反应过来,结结巴巴地怒道:“……你们,你们真是颠倒黑白,无耻至极!根本不是这样的!我明明没有!”

慕情就在旁边看着,他心里着急生气,又是一树枝又打了出去,那武神有些招架不住,节节败退,又喊道:“慕情!你还愣着干什么!”

别的神官也跟着喊,慕情却始终神色迟疑,似乎不知该不该出手。谢怜听他们连连催促慕情跟他们一起围攻自己,心中狂怒:“慕情才不会跟你们一样,他是我朋友,他才不会帮你们!!!”

怒着怒着,他手下一用力,又打飞了一排兵刃。其余神官见他越战越勇,势头不对,忙道:“慕情!你就这么看着他乱来?!”

慕情脸上神情变幻莫测,上前一步,手指微抽,站在他身旁的神官催道:“别不动啊,帮忙啊!”

偏生在这时,又有人阴阳怪气地道:“慕情不想动,也可以理解,毕竟人家以前是太子殿下的贴身侍从,就算太子殿下又打劫又抢灵地,也要顾念一下主仆旧情嘛。人家不去帮太子殿下的忙已经很给面子了,怎么还能指望他帮咱们的忙呢?”

这话听似在为他开脱,实则阴险至极,慕情额头颈间瞬间爬上了几丝青筋。

气氛微妙起来,谢怜觉察不对,道:“慕情……”

他只叫了个名字,下一刻,手上便陡然一轻,传来了什么东西被削断的声音。

谢怜一愣,低头看看,被削断的,是他唯一的“兵刃”,那根树枝;再抬头,对面的慕情手里,已经化出了一把长|刀。

此时此刻,那刀锋正指向谢怜。而手持刀锋之人冷冷地道:“……请你离开。”

“……”

谢怜手里握着半截树枝,看着慕情,良久,道:“我……不是真的想打劫。我也没有抢占灵地。是我先来的。”

“……”

慕情面无表情地重复道:“请你离开。”

谢怜看着他,迟疑片刻,道:“……你知道我没有说谎吧?”

问这一句的时候,他有些期盼,又有些害怕。有个声音告诉他,不要问了,转身走吧!但他还是忍不住问出来了。

慕情还没回答,谢怜的身体突然向前一倾,整个人重重扑倒在了地上。

地是山路的泥地,坑坑洼洼,满是落石和碎叶。谢怜扑在地面上,顿时瞪大了眼,还有些不可置信。

不知道是哪个神官,趁他失神在背后推了他一把,让他在这么多双眼睛前面,摔的这样难看。

实在是太难看了。四面八方都是高低不一、铺天盖地的人声,谢怜都听在耳里,一双眼睛睁得极大,看着眼前黑乎乎的地面,又很慢很慢地抬头,看着站在他前面不远处的慕情。

慕情就站在那些神官中间,没看他,侧首望向一边,和所有其他人一样,也没有要伸手拉他起来的意思。

于是,谢怜明白了,没有人会拉他一把。

趴了好半晌,他慢慢自己从地上爬起来了。

众神官以为他还要发难,警惕万分,谢怜却没再对任何人动手,而是低头在地上找了一阵,找到王后给他收拾的小包裹,默默捡起,重新背在背上,转了个身,一步一步朝山下走去。

走着走着,他的步子越来越快。没过一会儿,谢怜便狂奔起来。

他憋着一口气,一路狂奔下山,一刻不歇。不知奔了多远,突然没留神脚下,又摔了一跤,那口气才带着一股血腥味吐了出来。

心慌意乱之中,他没想到要爬起来,只是坐在地上喘气。待到气息渐渐平缓,谢怜也没想到要站起来,反而就这么坐着发起了呆。

忽然,一只手伸了过来。

谢怜略显迟缓地眨了一下眼,顺着这只手,缓缓抬头望去,居然又是慕情。

他站在谢怜身前,脸色微青,伸着一手,半晌,口气生硬地道:“你没事吧。”

谢怜呆呆看着他,没说话。

也许是被他这种令人毛骨悚然的目光看的不自在了,慕情避开了他的眼神。

但他的手还是伸着,道:“起来吧。”

可是,这手已经伸的迟了。

谢怜没有接他的手,也没有起来,还是直勾勾盯着他。

二人僵持许久,慕情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正要收回手,谢怜却突然从地上抓了一把烂泥,“啪”的一声扔到了慕情身上。

慕情没想到他会干这种事,简直不知该说是粗鲁还是幼稚,胸口一下子炸开了一团脏兮兮的烂泥,脸也溅上了几点,错愕不已。少顷,怒气上涌,但被他强压了下去,低声道:“……我也是没有办法!”

他的确是没有办法。现在他和那些神官应该交情不错,如果就这么看着同僚被谢怜暴打,而他却不出手阻止,或者被人以为是站在谢怜这边的,他恐怕就不好过了。

谢怜仿佛不会说话了一般,只会抓着地上烂泥不断砸他。慕情挡了几下挡不住,怒道:“你疯了?!我说了我是没有办法,你去打劫不也是没有办法吗?!”

滚!滚!滚!

谢怜脑子里只有这一个字,然而他连这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只能疯狂地抓起手边能抓住的一切东西砸过去。他也不在乎砸的是谁。终于,慕情被他砸得受不了了,铁青着脸拂袖而去。谢怜喘了几口粗气,瘫坐回去,又发起呆来。

他就这么一直坐到了天黑。

天黑之后,四周不知从哪里飘来许多磷火,幽幽飞舞。谢怜仿佛没看见一般,半点也提不起劲。

然而,那些磷火仿佛不甘心没被他注意到一般,越来越多地聚集在他身边。谢怜依旧不理。

直到磷火之中,出现了一个人影。

那人的来临,总是伴随着巨大的不祥预感。谢怜觉察到了什么,缓缓抬头。

十步之外,一个白衣人影站在无数飘浮的磷火之中,脸上半张面具正在森然微笑。

他和和气气地道:“你好啊,太子殿下。”

分享到:
赞(43)

评论6

  • 您的称呼
  1. 我们怜怜可是仗剑持花的武神,神官与凡人对打不能使法术,拼武力他们怎么可能打过怜怜╯^╰哼

    陈栎媱2019/06/05 07:56:05回复
  2. 慕情忘恩负义啊,气愤

    匿名2019/06/06 01:48:06回复
  3. 这该屎的白无相啊!真是祸害遗千年!

    匿名2019/06/07 09:00:42回复
  4. 殿下后来还是原谅了慕情……每个人都活的不容易……当经历足够多的磨难之后,就容易看开一些事情,更容易原谅一些人……心疼殿下

    匿名2019/06/08 19:29:02回复
  5. 这三十三神官太臭不要脸了

    云层2019/06/25 07:23:57回复
  6. cnmlgb白无相

    匿名2019/07/15 07:47:01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