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三十三神官争福地

谢怜问道:“这是你的坟么?我喝的是你的酒么?”

他喝得稀里糊涂,也没听清那鬼火有没有回答什么,以为是坟墓的主人不满了,在赶自己走,嘟囔了一句,道:“知道了,我这就走。”

谢怜抱着酒坛子爬起来,摇摇晃晃地迈开步子。谁知,没走几步,突然脚下一空,“砰咚”一声——整个人摔了个倒栽葱。

原来,这坟地里竟是有个大坑。大约是挖好了准备埋死人的,岂知,死人还没埋进来,倒先让谢怜躺进来了。

谢怜额头在坑的边缘磕了一下,磕得生疼,越发头晕脑胀。他晕了好一会儿才挣扎着爬起,两手都是泥巴和血,不知摔破了哪里。

他举着手,茫然无措地看了一会儿,试着爬出坑。但他刚喝了一坛子酒,手脚发软,使不上力,爬了好几次都滑了下来。谢怜瘫回坑底,瞪了乌云蔽月的夜空好一会儿,十分生气:

这坑又没多深,为什么就是爬不出来?

越想越生气,谢怜忍不住喃喃地道:“……我操了。”

谢怜从没骂过人。这是他第一次从口里吐出这种字眼。奇妙的是,骂完之后,他胸口郁结闷气竟是瞬间就稍散了。于是,谢怜像尝到了甜头的小孩一般,奋力扒在坟坑边缘,扬起声音又骂了一句:“我真他妈的操了!”

他拍着地面喊道:“有没有人啊?有没有人来拉我一把啊?!”

当然没有人。只有一团幽幽的鬼火,飞舞不熄。谢怜掉下来后,那团鬼火冲过来似乎想拉他,但永远不得触碰。谢怜根本没在意它,怒道:“干脆来个人把我埋了算了!”

骂归骂,爬还是爬。吭哧吭哧,谢怜好容易才靠自己爬了上来,已经是一身狼藉,气喘吁吁地躺在地上。半晌,他才翻了个身,抱着自己蜷了起来。

谢怜小声道:“好冷。”

他说的很小声,怕被人听到。那鬼火却听到了,飞过来贴着他的身体,火焰突然亮了许多,似乎在用力燃烧自己。

然而,鬼火是冷的。

就算它靠得再近,燃烧殆尽,也不会给活人带来一丝温暖。

恍惚中,谢怜似乎听到了一个微小的声音。

那个声音似近似远,亦梦亦真,绝望地道:“神啊,请你等等我,等等我吧……求你再给我一点时间吧……让我……让我……”

“……”

谢怜心道:“神?是在叫我吗?”

可是,就算向他祈求也是没有用的。

因为,当他是神的时候都无能为力。现在,不再是神的他,更是什么都做不了了。

……

“……殿下?殿下?殿下!”

谢怜是被风信推醒的。

他勉强睁开双眼,发现自己躺在一条小巷子里。风信的脸悬在上方,一见他醒来,总算松了口气,随即面上染上几丝怒色,道:“殿下!你到底怎么回事?一句话都不说,跑出去两天多!你再不回来,我就瞒不住陛下他们了!”

谢怜慢慢坐起身来,道:“两天?”

这两个字一出口,他才发现自己喉咙干涩,语音沙哑,眉头也是一跳一跳的,头痛欲裂,好像记得点什么,又好像什么都不记得。风信蹲在他身边,道:“就是!两天!你到底去哪儿了?!刚才你怎么疯成那样?”

难道他醉了两天?他不是在一片野坟地里吗?怎么会躺在这里?而且听风信的口气,谢怜有种不祥的预感,道:“我怎么了?”

风信没好气地道:“你中邪了!到处砸摊,到处打人,还去拦街上巡逻的永安兵!之前你还干了什么,我就不知道了!”

听说他居然去拦了永安兵,谢怜一惊,道:“我拦了兵?那……那些士兵呢?”

风信道:“幸好你被我撞上拉住了,你又这幅样子,他们以为你是醉汉疯汉,骂了几句没多留心,不然就死定了。你到底怎么了?我怎么看你的样子像是喝酒了?”

谢怜低头看了一下,他现在浑身上下都脏兮兮的满是污泥,抓抓头发,也是乱得仿佛就要拉下去秋后问斩的犯人,果然像极了那些整天睡大街的醉汉疯汉。

默然片刻,他爬起身来,含糊地道:“嗯……喝了点。”

风信一时还没反应过来,道:“啥?你怎么能喝酒?到底是喝了多少才醉了两天?”

见风信一脸不可置信,谢怜没来由的有些心烦,往前走去,道:“说了没喝多少,就喝了点。不怎么办。为什么我不能喝酒。”

风信没想到他会这样回答,愣了一下,追上去道:“什么叫不怎么办?为什么?殿下你忘了吗,因为喝酒破戒,你不能破戒的,不然修炼怎么办?你要再飞升的。”

“……”一听到修炼、飞升,谢怜就不想再听,加快脚步。风信道:“殿下!”

他又追了上来,迟疑片刻,道:“是发生了什么吗?和我说说?”

听风信这么小心翼翼地询问,谢怜张了张口,欲言又止。

再不找个人说出来,他可能就要崩溃了。但他又不确定,说出来后,风信会是什么反应。

他不敢赌。

见他呆滞,风信又道:“说真的,又不是杀人放火抢劫,殿下你还有什么事儿不能对我说的吗?”

听到“又不是杀人放火抢劫”,谢怜登时一阵窒息。

如果说他原本已经生出了一点点动摇、一点点侥幸,那么这一刻,就都被彻底打碎了。谢怜低下头,转身继续走,含混地道:“没有什么……只是,我真的很累了。你……”他正想编点借口,忽然发现风信脸颊侧面有些东西,顿住脚步,道:“你脸上怎么回事?”

风信顺手摸摸脸颊,似乎摸到痛处,肌肉一抽。他脸上的东西,是瘀痕。而且,一条胳膊上也缠了绷带,被一层层细心地包扎着。

这绷带肯定不是风信自己包扎的,不过,谢怜在意的是绷带下的伤,他道:“你怎么受伤的?”

以风信的身手,凡人可不能轻易让他受伤,而且伤的还是手臂。风信不以为意,道:“哦,没什么,那些无赖来砸摊了而已。”

谢怜惊疑不定,道:“是那天那些卖艺的本地人?”

风信道:“就是他们。”

谢怜道:“他们为什么去砸你的摊?”随即顿悟,“是因为那天我们认输了,但你后来又去卖艺,所以他们来赶你?”

多半就是这样了。弄明白缘由后,谢怜心中陡然一股怒气暴涨。

他生硬地道:“你别去了!”

风信却满不在乎地道:“管他们!我偏要去。认输的是你,又不是我。我反正没认输,不算反悔,我就是要在那里卖艺,他们除了偷偷摸摸丢东西砸摊还能拿我怎么样?这次是没防备,下次不会了,打起来我也不怕他们!”

听了这话,谢怜心头那股突如其来的戾气登时散去了,被一阵内疚代替。

风信如此,他却还自己一个人在这儿颓废丧气,如何对得住到了这一步还未舍他而去的忠心侍从?

想到这里,谢怜叹了口气,道:“对不起,风信。”

风信一愣,大力摆手,道:“殿下干什么和我说对不起,这不是废话吗。”

谢怜道:“这些日子都是你一个人挣钱,辛苦你了。”

风信道:“只要你好好修炼,早日再飞升,比什么都强!”

又听到“飞升”二字,谢怜沉重地点点头。

国主和王后被风信瞒住,只以为谢怜这几日在外修炼。见到他回来,王后还是高兴地又做了顿饭。谢怜于心不忍,把风信那碗拿过来,代替他吃了。一夜无眠。

第二日,风信早早起床出去,谢怜则留下来修炼。

可是,虽然他已经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却仍是无法集中精神。

这道理,就像人人都知道,要出人头地唯一的办法就是勤学苦练。但是,一万个人里,有几个能真正做到勤学苦练这四个字?同理,就算他在心里告诉自己一万遍心无杂念,但又如何是说说就能做到的?

一连十几日,修炼进展都停滞不前,一无所获,谢怜难免心中焦急。尤其是每日深夜里风信拖着疲惫的身躯回来,和王后一起问他今日是否有进展,谢怜都感受到一阵难以言喻的巨大压力。

但他不敢实话实说,只能含糊回答有进展,于是,风信和王后便十分高兴。长久下去,不是办法。两个月后,谢怜终于无法再让这种现状持续下去了。

一日,风信深夜归来,两人在桌边吃着昨日留下来的剩饭。吃着吃着,谢怜忽然对他道:“我恐怕要离开一段时日了。”

风信一边扒饭,一边愣了:“啊?离开?你要离开去哪?”

谢怜缓缓地道:“我要去寻找一处灵气充足的清幽之地,闭关修炼。”

修炼之地若是灵气充沛,对修行人必将大有裨益。之前,谢怜是因为不能下定决心离开父母和两个侍从,这才一直无法抽身。眼下,他却改变了主意。风信没多想,道:“太好了!殿下,你早该这么做了!清修才最有效。”

谢怜点了点头,顿了顿,又道:“我离开期间,就麻烦你看顾父皇他们了。”

风信正要回答,却忽然犹豫了一刻。虽然转瞬即逝,但谢怜对他熟悉至极,怎会看不出来他这一瞬间的迟疑?

正在这时,屋里国主道:“你去便是。孤王不需旁人看顾。”

风信和谢怜放下碗筷,往屋里看去。国主竟是还没休息,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出声插口。谢怜摇了摇头,低声道:“又在逞强。”风信则笑了一下,则=道:“殿下放心。那是肯定的。”

现在他倒是答得爽快了,不过谢怜也没忘记,方才,风信在答话之前,好像稍微犹豫了那么一刻,仿佛有别的顾虑。

可是,想想他又觉得,说不定真是看错了。除了他们,风信又不认识别的人,又没有别的牵挂,能有什么别的顾虑?略去不想,转而考虑明日行程。

第二天,谢怜便背了简易的行囊,暂时告别了父母和风信。

他徒步行走了不知几十里,风餐露宿数日,终于寻到了一处适合作为清修之地的僻静深山。一番勘察,谢怜先是一愣,随即,心中狂喜:

“太幸运了……此地风水甚佳,竟是一处难得的洞天福地!”

倒霉至今,居然突然时来运转了,谢怜还有些不敢置信,反复确认,这才无疑。这真是一处灵气充沛的宝地。若能在此潜心修行数月,必将事半功倍、突飞猛进!

谢怜仿佛看到了希望,连日来黯淡的心情一下子明朗了,心中欢欣雀跃:“父皇、母后、风信,等等我。我很快就会回来了!”

顺着陡峭崎岖的山路攀行了三四个时辰,谢怜终于在日落之前,进入了这座灵山的深处。

在重重树林中穿行,明显能感觉到离灵气发源之地越来越近了。谢怜的脚步也越来越轻快。谁知,正当他在挑选清修地点时,身后忽然传来一阵杂杂的脚步声。

如此僻静的山野之地,居然会有这么多脚步声,谢怜下意识回头望去。万万没想到,这一望,他嘴边的微笑就僵住了。

在他身后,竟是出现了许多人,大约三十几个,高矮胖瘦不一,相貌服饰各异,但无一例外,都是神官。少数是上天庭的末位神官,多数是下天庭的同神官。

其中,赫然还站着上次撞上拦路打劫时的那几个小神官!

他们看到谢怜,神色微变,扯扯这个,捅捅那个,低声不知道说些什么。而看到他们,谢怜的手一下子微微发抖起来。

双方面面相觑。半晌,那边才有神官咳了一声,道:“这么巧,居然在这儿遇到了太子殿下。”

“是啊,太子殿下怎么也到这儿来了?”

“……”

谢怜微一点头,尽量镇定从容、不卑不亢地答道:“我是来此修炼的。”

虽然如今的他,今非昔比,但谢怜还是极力用和以往没被贬时一样的口吻说话,不让自己低声下气,也不让自己心虚气短。

对面的神官笑道:“更巧了,我们也是来修炼的。”

“是啊是啊,没想到撞到一处来了。呵呵呵……”

原来,这一处洞天福地,不光是被他发现了。这几十位神官,也都看中了。

面对这样的状况,谢怜心中犹豫起来。难道要和这么多神官一起修炼吗?

说实话,他打心底抗拒和其他神官一起修炼。第一,他是来闭关清修的,如果不能独处,而要和这么多人一起,难免要受打扰。有的人喜欢成群结队修炼,“好彼此有个照应”,但谢怜从来都是独自一人静修的。

第二,上次拦路打劫之事过后,他现在见到昔日打过交道的神官便惴惴不安,总觉得对方目光如针一般扎得他难受,比如此刻,他就有一种所有人都在用微妙目光审视着他的错觉,如此,根本无心修炼。

虽说,占福地这事,有个规矩是先到先得,只要足够强硬,谢怜可以说是我先来的,你们请另寻别处修炼吧,但那几名撞破他打劫之事的小神官就在对面,不好太强硬。而且,他一个人占了福地,赶走这么多神官,说来也霸道。纵使谢怜心底抗拒和其他神官一起修炼,但也没办法。一时半会儿他也找不到别的灵气这么充沛的清修之地了,只好点头道:“是啊,太巧了。那我先进去了,诸位也请自便吧。”

说着就想匆匆先行离开,找一个最安静的洞府藏起来。谁知,他刚转身,身后便有神官道:“且慢?”

谢怜顿住脚步,回头疑惑道:“何事?”

那三十几位神官有的以眼神交流,有的低声说话。须臾,站出一人,微笑道:“太子殿下以往占的洞天福地也不少了,这一个,不如就让给我们吧?”

谢怜愣了好一会儿,这才反应过来。

他们的意思,竟然是要让他一个人离开?

莫名其妙,欺人太甚!

一股气血当场便冲上了他的脑门。谢怜心想:“是我先来的,我没有让你们离开,为何你们还反倒让我离开?”

但他也不好贸然发作。沉默一阵,抓着行囊缚带的手指慢慢握紧,谢怜生硬地开口道:“诸位,这是何意?”

一名神官道:“这个……刚才不是已经说了吗嘛……太子殿下以往占过的洞天福地也不少了……”

谢怜打断他道:“但是那跟这又有什么关系呢?难道我以往占过的灵地多,我今后就不许再来灵地修炼了吗?”

那名神官被他堵了回去,讪讪的不说话了。谢怜又尽量心平气和地道:“况且,我不是很明白,又不是我在这里修炼,诸位就不能在这里修炼了。共用灵地修炼,岂非是很常见的事?大家各修各的,有何不妥?为何一定要让我离开?”

这时,只听有人嘀咕道:“……别装傻了。本来就有三十几个人了,你在这里修炼,别人还能修炼什么……”

虽然那人很快就被其他人按下去了,但谢怜还是瞬间就明白了。

原来如此!

一片福地的灵气,是有限的。修炼时,如果一个人占了一半,后来的人就只能占另一半。而如果其中一个人占了八成,另一个人就只能占两成。吸收灵气化为己用的能力越强,能占用的灵气就越多。

这些神官是在担心,如果他也在这里修炼,会把大半的灵气都占尽。而剩下的灵气再给他们三十几个人分,每个人就根本都没剩几丝了!

想通了这一点,谢怜脑中那股血气冲得更猛了。他握紧了拳,冷声道:“……我要在这里修炼。”

对面有神官道:“太子殿下,我们是敬你才在现在还愿意叫你一声太子殿下。你眼下是凡人之身,何必非要跟我们抢灵地呢?”

谢怜道:“既然我是凡人之身,你们都是神官,那我在这里修炼,你们怕什么呢?如果我不走,难道你们还会把我强行赶走?”

那是当然不行的。如果一个凡人并无大过,神官却对他擅用强力,是要被罚。众神官还真拿他没办法。然而,谢怜忘记了一件事。

正当他执拗地与这三十几名神官对峙时,忽然一个声音道:“太子殿下被贬下凡了,骨头倒是越发硬了,不但会打劫凡人,还会冲撞神官了,哈哈哈!”

一听到这句,谢怜登时如坠冰窟!

他猛地抬头,只见说话的是一个不起眼的下级神官,可是,并不是那天撞破那件事的神官中的任何一个!

果然,他们早就说出去了!方才根本不是谢怜的错觉,所有人的确都是在用那种微妙的眼光看着他。所有人都知道了,这些神官,全都知道了!!!

刹那间,谢怜仿佛突然被抽掉了骨头,浑身的气焰都消了,双目几欲充血,僵硬地转过头,望向那几个小神官,哑声道:“……你们说过,不会告诉别人的。”

分享到:
赞(41)

评论12

  • 您的称呼
  1. 可怜的怜怜

    争渡晚回舟2019/02/18 15:25:21回复
  2. 心疼啊……

    小长2019/03/02 01:22:13回复
  3. 边哭边看 太心疼我们的太子殿下啦

    小薇2019/03/26 21:56:08回复
  4. 尼玛就是这三十三神官吧!花花之后打的那些!

    陈栎媱2019/06/05 07:47:22回复
  5. 所以,这之后才有血雨探花暴打三十三神官那一出吧
    我能说什么? 我还能说些什么? “该”啊!!!

    匿名2019/06/07 08:56:34回复
  6. 花花打死他们

    匿名2019/06/23 12:02:46回复
  7. 花花后来收拾的就是这三十三个玩意吧

    匿名2019/06/24 22:45:35回复
  8. TMD去死吧。。。

    2019/06/25 00:35:24回复
  9. 没错后来花花教他们做人了,不过……他们他妈的算人吗!!!!!!他妈的算人吗!!!!二刷的我真的好TM气愤!!!他奶奶的,我几乎没有说过过分的脏话,今天就让他们破了这个例,他们还要脸吗!!还是人吗!!!(其实心疼怜怜的要哭出来的我)

    北辰2019/07/07 23:09:26回复
  10. woc,这就是那三十三神官了吧,活该!叫你们趾高气扬!MD

    匿名2019/07/15 07:43:34回复
  11. 虽然知道花花以后饶不了这些败类,可是还是看得好心酸啊……

    匿名2019/07/15 19:32:51回复
  12. fafa后来干掉的就是这三十几个玩意儿吧,不是我说 fafa真的是丧(gan)心(de)病(piao)狂(liang)

    匿名2019/07/16 11:26:15回复